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八章 【风云皆来,棋局生变(中)】
    此时,悦来客栈,二楼客房。

     林汉城矗立在窗户边,伸出脑袋往外看,往后摆手招呼着道:“老张,快来看,出事了。”

     一直盘腿坐在床上闭目养神的道长睁开眼来,准确来说已经不是道士了,那身破烂不如的服装已经换成了城中百姓的惯常短袖布衣,脑袋上那顶诸葛帽也早扔了,盘了一条黄色的汗巾。不过因为治疗术的缘故,那两条胳膊白的出奇,倒像女人的手臂,从城东走到西边,一路招了不少奇异的眼光。床边还放着一蓝一红两只花色的布包袱,鼓鼓囊囊,也是在城东坊市里买的,不知道林汉城在里面装了些什么东西。

     他也听到了,楼下的声音,从原本的窸窸窣窣变成了现在的吵吵嚷嚷,像有人在一层的大厅宣布着什么消息。不过这客店的房间隔音效果很好,他听不清,但林汉城肯定听清了。

     他走下床来,伸展着筋骨,问着道:“林兄弟,现在是什么时分了?”

     林汉城从那身新买的短衫内袋中取出了那块西洋表,翻开盖看了看,时针指向12,分针指向30,道了句:“晌午了,你猜到是什么事了吧?”

     他说着,张适已经走到了窗边来,几乎是不假思索地道:

     “台州卫出事的消息,已经传进城里了。”

     “对,你看那儿。”林汉城手指窗外,九点钟方向。

     张适伸头眯着眼睛一望,窗外数十米远的街道上,一队十数人的留守厢军气势汹汹,在军官的带领下正闯进一家布店里,不过多久,那些士兵怀里人人捧着一大卷颜色各异的棉布冲出了店铺,一手提兵器,一手捧外快,一个个都是笑逐颜开。

     那位唯一穿着皮质铠甲的带队军官出门时,左右各捧着两匹卷起来的料子,在阳光下闪闪发亮的。他认出来了,那是丝绸。

     林汉城指着那条大街,嘴里数着:“一队,两队,三队…嘿嘿,足有十几拨人在挨家挨户的搜查勒索,这一天下来的收入,怕是不少啊。”

     张适摇摇头,道着:“林兄弟,你的视力比我好得多,难道你没发现那些厢兵只敢去搜查没有背景支撑的小店铺,遇到珠宝行当、高档酒楼,那些带队的低级军官根本不敢入内么?”

     “呵呵,我看见了,恐怕那一家家能免于搜查的商号背后,都和咱们对面这衙门牵扯不清。现在台州卫十有八九已经被毁灭了,台州军队的指挥权自然会转移到知府大人手里,这些同样是军队底层的兵丁怎么敢为了些小利蹚浑水。”

     林汉城撇撇嘴,又补充着道:

     “而且我猜他们搜查的名义是搜捕倭寇,接到的命令也的确是这样,但实际上无论是下命令的军官还是台州城的一把手吴大人,都不会指望能搜出个子丑寅卯来。不过是借这个机会让底层的士兵享受些甜头,因为接下来就是全城封闭,军队戒严,实行军管了,到时候能战的军队都会在各门做好准备,而维护基本秩序还是要靠这些最底层的军队来做。”

     “难道林兄弟认为,台州知府真的坚守城池,而不是从西城门撤退?”张适看着他,问着道。

     林汉城摇摇头,右手食指指了指二人脚下踩着的地板,又指了指头上的天花板,意味深长地道着:

     “逃?现在台州城一没发生地震,二没遭遇洪涝,知府大人在这里也任职了数年,用一些白手套积攒的财富储存与此,他一个人要逃很容易,要搬着大量的金银珠宝逃,他根本做不到。而且你别忘了,自古文官的职责就是为皇帝牧守城池,打仗输了是武将的责任,而王土失了,文官就要丢乌纱帽,甚至掉脑袋。你想想,如果知府大人现在就丢下满城的百姓自己撤退,转进到浙江的首府杭州去,他上面的巡抚大人和总督大人为了减轻责任会放过他这个顶货缸么?朝廷能放过他这个可以拿来消解民怨的替罪羊么?”

     他这话里直点官场的窍门,不过戏谑的味道却更浓了。张适听罢,却是想道:不管知府大人留还是走,不管台州城是安还是危,真应了前世那句老话——天塌了,个高的顶着。既然知府大人现在总揽一城的政军大权了,看来在即将来临的大风暴中,他就无可避免地会成为继台州卫首长后第二颗被摧垮的秀林之树了。

     不对,似乎可以避免…

     张适想到此处,突然觉得其中似有蹊跷,转头看向林汉城,问道:“林兄弟,你是不是打算从知府那里着手,往上跨台阶?”

     “你可算明白了。”

     林汉城点点头,一手指着对面的知府衙门,反问道:

     “设想一下,如果你是台州知府,在突然得知台州卫被倭寇摧毁的消息,并确认消息属实的话,你会怎么想?”不知从什么时候,衙门前站岗的兵力又增加了不少,也像顺便拱卫着这家悦来客栈。

     “我会立刻组织城中的留守兵力,严守四门,实施通行管制,所有人等准出不准进,然后立刻向省里和邻近的府州军卫、城池派出求援队,坚持到大部队来支援。”张适毫不犹豫地道。

     林汉城追问着道:“城中兵力只有千人,分散到四门,为了全天候战备,还必须实行多班轮值。一座城门能时刻保持的守备军力最多一百人,一支百总队而已,你认为能消灭台州卫的倭寇要是强攻某座城门,那薄弱的兵力能守得住吗?”

     张适一愣,反问道:“兵力不够,可以按你说的,临时征召兵丁啊。这种危急情况,百姓要么逃难,要么留下,逃难的话成本太高,留下的话就得确保安全,就是一般的家庭也会鼓励壮劳力去参军的吧?”

     “对,城中的指挥层一定会搭台招兵,那么你认为在这种危急的情况下,知府大人他们会对兵丁的质量严格筛选吗?”林汉城问道。

     “不会,真到了全城戒严的时候,只要是个成年男子,发上一套军服和一杆长枪,让老兵约束着就能在城墙上起到威吓的作用。而这个时候知府大人他们需要的不是出城野战,就是与毁灭了台州卫的大队倭寇保持对峙,让他们不敢强行进攻而已。一直拖延时间到其他军队赶来支援,才可能出城与倭寇战斗。”张适答道,虽然对军事所知甚少,但常识还是有的。

     林汉城点点头,抛出了最关键的问题:

     “连我们都知道城中的那些厢军战力孱弱,难道一府首长会不知道?如果你是台州知府,在招兵时听说有一个应募的壮丁力大无穷,可以一刀斩断活牛,能够一脚踢断台柱,十个士兵也不是他的对手,你会不会立刻派人将他召来作为自己的亲兵,时刻拱卫自己的安全?”

     张适眼睛一亮,打量着面前这位准备以力破巧跳出被动局面的同类,点头问道:“林兄弟,你是不是还漏说了什么东西?”

     “你猜到了,对,那就是成为这位知府大人的亲兵后,无论是在战场上立功还是必要时的撤退,都会比普通军官拥有更大的进退范围,生存几率也要大得多。”他解释着,又补充着道:

     “如果我只成为了普通军官,那我所带的军队无论是装备水平还是后勤供给,肯定和那些被放出来在大街上抢掠勒索商号店铺的兵没有区别,甚至会更差。但如果我成为了知府大人的亲兵军官,那知府大人为了确保自身的安全,当然不会吝于批发更好的武器装备和充裕的给养。到时候同样是低级军官起步,如果你在我手下给知府大人当亲兵的话,那你的安全系数会大大提高,我能在这场抗倭战争里拥有的晋升空间也比其他普通军官大得多。”

     张适一想,确实如此,点点头问着:“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动身,我该怎么配合你?”

     林汉城略一思索,将身上那块西洋表拿了出来,摆到窗边的桌上,又从已经代替迷彩裤的粗布大筒棉裤口袋里取出了一把巴掌长的小刀,是进城后在城东坊市里买的。将刀也放到桌上,嘱咐着道:

     “台州城遇袭的消息显然传回了城里,我估计快则一个小时内就会在城中各处贴上相关告示,慢则两个小时内就会封闭四门,然后城内的官员会组织人手,把城中的百姓都聚集到菜市口。哦,就是咱们来这儿时在城中位置见到过的那个人满为患的菜市场,宣讲一番倭寇来袭,朝廷的大军就要来支援的安抚话,讲完话后再撒一些铜钱之类,再让些化妆成普通百姓的士兵混进人堆里当托,喊几句拥护朝廷剿灭倭寇的话,民众是很容易被引导情绪的,然后才会抛出征兵的告示…”说到这里,他停下了,想在考验张适的思维能力。

     “你是说,我到时候前去应征?”张适道,明显没有跟上他的思路。

     林汉城摇头反问着:“应征?你认为齐王府的人能做到一夜之间摧毁台州卫,那军营里会没有他们安插的奸细?既然在军营那种环境里都能打进钉子、收买内鬼,这偌大的台州城里,会没有他们的人?而且肯定不止一个,我敢肯定,除了台州知府本人外,城中的任何一位官员包括军官都有是内鬼…”

     张适的眼睛睁大了,这才从他先前的暗示里回过神来,惊异地问道:“你是说,在百姓被召集聚成大片之后,齐王府的人就会趁乱反应,甚至直接杀掉没有被吸纳进他们阵营里的台州知府,一举把台州城打破,然后以这里为中心,开始将倭寇侵扰的消息大规模蔓延出去,导致全浙江的人心陷入恐慌,以达成他们兼并巨量土地牟取暴利的目的?”

     林汉城抬头看天,极佳的视力透过万米之外的云层,看到了九霄之上的金光,坚定地道:

     “没错,为了达成搅乱东南的目的,我甚至猜到他们破城之后会干出什么事来,屠城或许做不到,但制造血案并传扬出去,震慑临近府州县是绝对会干的。而且他们的机会就在今天,那些人肯定早就计划周全了,我不知道他们会怎么做,但目前来看最有可能的情况是,那些人在知府大人召集百姓训话时当众暴起刺杀,再来一次斩首行动,砍掉台州城的首脑,那破城的阻力就冰消瓦解。我们要做的,就是护卫台州知府的安全,让台州城内的政治机器维持正常运转,直到我练出一支够强的军队,能够和那些人正面硬撼或等到外地的援军为止。”

     “可是依你所说,他们会在招兵的时候刺杀台州知府,我们现在两个平头百姓,连兵都没当上,难道以侠客身份去保护他?”张适不解了,要成为知府的亲兵首先就得去参军,而在他们参军之前那些齐王府的爪牙就已经下手了,从时间上来说根本是做不到的事。

     林汉城却似料到他的问话,不答反问着:“老张,如果你是知府大人,在突然得知城外驻扎了数千兵马的卫所灰飞烟灭后,第一时间会是什么反应?”

     “那自然是匪夷所思,立刻派人前去确认。”张适道,心想这还用问吗?

     “震惊过后呢,你会想到什么?乌纱帽?自家财产?还是全家性命?这个时候的知府大人,会是什么状态?”林汉城追问着道。

     “啊。”张适一愣,旋即一想,这晴天霹雳要是陡然落在了台州知府的头上,恐怕第一时间是震惊,之后就是惊慌与恐惧了,毕竟积累多年的财富和全家老小的性命都拴在这一城的安危上,而这一城十余万百姓的安危也系在他知府大人一人身上,其压力之大,恐怕比起林汉城昨夜亲手杀戮无辜还要大得多。

     “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林汉城问,已经从他的眼睛里看到答案了。

     张适此时已经摸清了他的想法,道:“现在的台州知府肯定是忧惧交加,但重担在肩又不得不扛,恐怕生理心理都已经被压力压迫出问题来了…”

     “而身心都生了病的知府大人,是不是需要一位神医前往治疗,用神奇的仙术帮他解忧排毒缓解焦虑,让他深信是天上的神仙保佑他。如果那位神医再给他算上一卦,让他不必担心,安心养上一天病,太上老君自会派一位转世的天兵天将来辅佐他解此危局…”

     看着张适已经目瞪口呆的表情,林汉城继续补充着道:

     “而不久后负责招募兵丁的官员,就将招到一名天生神力的奇人的消息传到了知府大人的病床前,你说,那转世的天兵天将会不会被知府大人委以重任,一步跨上台阶呢…”

     张适听着,那所谓的“神医”自然是指自己,而“天兵天将”就是眼前这位已经算到了这一步的林兄弟。他已经惊讶到说不出话来了,只是倾听着林汉城讲述着详细的计划,再不发言。

     直到数分钟后,林汉城将这场精心设计的大骗局前后步骤剖析明了后,他拍了拍林兄弟的肩膀,没有质疑,只有最后一个问题:

     “林兄弟,我很好奇,你为什么想要成为一名军官,算计这么多,冒这么大险,只为当一个小小的军官,你到底在追求什么呢?”

     而林汉城却把玩着桌山那把小刀,像在解释,也像在自言自语:“我在追求一个机会,一个能登上历史大潮的机会。于我个人而言,或许是为了权力,为了晋升阶层后获得的成就感。于时代而言,我想让这个平行宇宙里的古天朝提前一步走上新的历史阶段,加速从封建走向近代,这是一个残酷的过程,但由我们自己来做,比几百年后让西方的鸦片大炮来做,会更好。我能依靠的,只有以强大的军队为后盾建立的统治机器,除此之外别无选择。”

     “你想在获得成功后流芳百世,可你不怕在失败后遗臭万年吗?”张适问,他看着林汉城的眼睛,意味深长。

     林汉城蓦地将刀放下,没有说话,走到床边,将在城东坊市里准备好的包袱背上,里面装着些寻常百姓出远门的细软,是特地加上这个道具以增加应募时,让伪造出的履历拥有更高的可信度。

     在张适目光的注视下,他走到门边,拉开房门,没有回答,只是叮嘱:

     “新的道士服之前已经买好了,就在床上那只包袱里,你准备一下,立刻动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