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九章 【风雨皆来,棋局生变(下)】
    一刻钟后,知府衙门,内衙。

     大华朝的官府修建有律例可循,无论是样式还是规格,都必须符合严格的规范。

     在开国初期,若品级不够的官员在装修衙门的后衙居所时,建出了超出自己品级的东西,如家祠多了一扇门、池塘多了一道亭子之类,都可能被同僚一纸奏折参呈上官,告一个僭越朝纲的罪名。

     不过无论是那森严的等级区别还是更迭的皇权对其的重视程度,都随着时间的流逝,如同律法的效力一样渐渐流失。原本律例规定平民不得穿艳色的衣裳游走于街市,这沿海的城市里却时常能见到有坐在露天轿子上的富家翁身穿金色的绫罗绸缎,那可是天子才能配着的尊色,却也没人觉得稀奇了,常人也只会对那富有的显露感到羡慕而已。

     人对资本的渴望程度,随着生产力的发展,越来越压过传统封建礼法的束缚,这一点连维系着封建国家机器运转的各级官员们也无法免俗。应了那句坊市中说书人的调侃:千里去求官,只为孔方兄。

     这不,这知府老爷的后衙中就僭越了朝纲,光是三亩大的池塘便开辟了两个。一到夏天,满池的莲花便尽情地绽放开来,花香四溢,让此时正坐卧在池塘之上,浮莲之中的亭子里矮床上的吴大人一身常服,枕着裹满了中药草的药枕,嗅着花香修养着身体。

     之前吴大人确认台州卫被毁,倭寇即将袭来的消息时,因为过度的刺激导致气血不稳,又有多年的老痰病。急怒攻心之下浓痰冲上喉咙,要不是府里有聘请的常驻大夫及时诊疗,服了些速用的药丸,怕是还没到花甲的吴大人就得被痰噎死,魂归西天了。

     此时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儿去,两男两女,四个下人在亭子里外侍候观察着。大夫嘱咐了,只要老爷醒了喊肺热了,就是化痰的时候要到了,立刻去后堂的厨房拿煎好的药,趁热喝了,这急病就能缓过去了。

     “翠儿啊,你说,什么事能把老爷急成这样,多硬朗的身子,兀的便倒下了。”

     一个清脆的声音说着,是一位守在亭中看护老爷的侍女,眉目可人,乌发及腰,秀眉微蹙,像为老爷的病情担心。丫鬟们本来今日轮着半天假了,她约了人去海边的,却被困在这里动也不得,看着那张枯老发黄的脸,心里却是好不气恼。

     问的是同样守在亭里的另一位侍女,那丫鬟瞪她一眼,正要斥责她嚼舌,表情却一下凝住了,目光定格在了亭外的道路方向。

     “哎,翠儿,你怎么了?”那侍女见她发愣,伸手在她面前扇扇,没有反应,再往她的视线方向看去,一下也愣了。

     只见不远处的出后衙石板路上,府里的老管家脚步匆匆,正领着一位身着道袍,头戴方巾的年轻男子往这边行来。她不敢放肆了,连忙收敛仪态,转过身去当做什么也没看见,仔细地查看起那张憎恶的树皮似的老脸来。

     一小会儿功夫,管家已经带着那道士上了池塘的九曲窄道,到了亭前,亭外两个家丁跪下磕头给管家请安,管家没空理会,他们就跪在那儿不敢起来。

     入了亭子,走到老爷躺着的矮床前,摆手示意将两名侍女打发出去,很费力地弯下身去轻声唤着:

     “老爷,老爷…”

     还闭着眼睛,舒缓胸间浊气的吴大人缓缓睁开眼来,一看是自己的管家,二看管家旁边还站着一位年轻的道士,有气无力地道着:

     “福常,你怎的两手空空来了。药呢,大夫煎的药呢?”

     那管家抿抿嘴,又转头看向了那位年轻道士,是个抱歉的眼神。张适明了,先行退出了凉亭,等候召唤。

     见那道士走了,管家又俯下身去,伏在家主耳边细声汇报着事情的来龙去脉。

     听得吴大人先是眉头皱起,再是两眼圆睁,等他说完时,吴大人已经是满脸愕然,看怪物似的看着从小跟着自己的这位老侍从,低声喝问道:

     “搜过那个人的身没有,是不是倭寇的细作?”

     那老管家也是一脸茫然,道着:“搜过了,浑身上下无一长物,既无兵器也无医书,只说要您看病,转达仙音。”

     “这怪力乱神之事,我师从儒家怎可去沾!”

     吴大人义正辞严地训斥着,不过心里也有些没底,追问道:“是不是还有其他事?一次全说了罢。”他清楚,如果没有特殊原因的话,那道士如果是个江湖骗子,就塞钱给自己的管家也到不了这里来。

     那管家面露难色,又是弯下身去,附耳道着什么,将那不可思议的事全给说了。

     “他他,他真治好了洪儿的痨症?”吴大人盯着管家的脸,自己也是满脸激动。

     “千真万确啊,老爷,我亲自领他进去的时候二少爷还在咳,府里大夫开的药喝了也不管用。那道长只是手抚二少爷的额头,为他传功,片刻功夫咳嗽便停了,也没有痰了,二少爷从没那么开心地笑过啊。”

     管家很笃定地道,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这种事换别人来告诉他,他也是绝不会相信的。

     不料老爷听罢,满脸红润地便要下床去看,一起身却又是头脑晕眩,心肺发闷,浓痰又往上涌,差点后仰摔着。管家连忙扶着他后背,替他拍胸捶背,吴大人好一会儿才缓过气来,不过此时心里对那道士的警惕已经是大大下降了,喘着气再看那矗立在亭外的人影,连忙挥着手让管家去请。

     张适自打进府以后,就一直板着那副僵尸面孔,为了就是营造出一种庄严的气氛来。被管家请进凉亭后,依然是那副伪装出的肃容,见了那位知府大人连礼也不行,装模作样掐指一算,直接开门见山地道:

     “知府大人胸中有痰,痰从心生,心由事扰,若不放下心事,莫说喝些汤药,就算把天山上的白莲精熬炼成丹,服进肚中也毫无用处。”

     毕竟这道士不是读书人,本来吴知府还想摆摆官威,再换一副和蔼的态度问话。没想到此人面对朝廷命官居然如此失礼,眉宇间的英气与话语中的傲气十足,大有一言不合便转身离去的样子,根本没打算请求看诊,话到嘴边便变成了:

     “啊,不知道长是哪方仙观里的真人云游此地?本官为一方父母,没有尽到地主之谊,惭愧惭愧,还请道长见谅,咳咳…”

     说到后面,痰又涌上了喉咙,止不住的咳嗽上来了。管家要上前扶,张适摆手拦住,径自走上前去,左手握上了吴大人的右臂小腕,口中说道:“请大人闭眼,抛开无谓的念头,什么也不要想。”

     他一边说,吴大人一边依法施之,虽然还在咳嗽,但在脑中把什么倭寇,什么军营,什么招兵之类的杂念全部丢开一边,只想着自己那被痨病折磨了数年在,终于痊愈了的幼子。

     渐渐地,闭上眼睛的吴佩龙感觉到有一股热力从右臂腕间进入体内,温润细滑,热而不燥。那热力渐渐游走过整条胳膊,向上流动着。流动到右肩位置时,速度一下子变得更慢,像在洗涤着筋骨,像在揉捏着肌肉,像在拓宽着经脉。

     他在心里默数着时间,数到了第一百下时,那停留在肩膀上的热流消失了,也听到了那个道士的声音:

     “请大人睁眼,尝试一下舒缓右臂,按一按右肩。”

     吴佩龙睁开眼来,看了眼自己的右臂,手掌依然是枯黄干燥如老树脱皮,外在没有什么变化。抬了抬胳膊,却觉甚是轻松,比以往老态龙钟灵敏得多。再抬左臂时,却远不如右臂那般轻松,按了按自己的右肩,奇了,因伏案时间长产生的多年肩疼居然消失了,即便使劲捏也一点都不疼了。而用右手去按左肩,稍不小心力一大,却是疼得钻心,直让两眼都眯成了缝才强忍着不失朝廷命官的体统。

     一直观察着的管家此时却没那么震惊了,早在那姓张的道士医好了让二少爷痛苦多年,请遍全浙名医问诊也不见好的痨症时,他就已经下了定论:这不是医生,这是神仙呐!

     那位年轻的道长轻声问着:“知府大人感觉如何?”

     吴大人缓缓转头,看向站在面前的那一身蓝袍的道士,像叶公见了龙一样,声音颤抖地道着:

     “好,好…”

     “那大人现在还觉得,草民是倭寇的奸细吗?”张适不冷不热地道,话语间没有什么以下对上的尊敬可言,比这区区四品知府更高级的官员,他可不止医过一个。

     “惭愧,惭愧,是子群有眼不识泰山了,道长,道长您是真仙人呐…”吴大人像从一场梦里醒来,轻声喃喃着,已经被那神奇的“治疗”彻底折服,这种不可思议的事,除了仙术之外再无其他解释。

     张适摇摇头,否认道:“这并非是我的能力,而我先前与管家所说的台州卫遇袭之事,也是今晨我进城时遇到的一位骑牛老人所教,他还赠与我一枚仙丹吞服下肚,叮嘱我入城后来找到知府衙门,为大人静心把脉,自然医到病除。”

     “啊,仙丹?骑牛老人…”吴大人两眼大睁,似是从阅读多年的书海经卷里搜寻到了符合特征的人物。

     “是,太上老君?”他的声音变得有些嘶哑,身体也开始颤抖起来。

     张适依然摇摇头,继续说着早已编好的瞎话:“我乃三清弟子,不可枉论祖师。大人并非道家中人,因此百无禁忌。”

     吴佩龙顿觉惊雷劈心,击碎的却是悬在胸口的那块大石头,他满脸潮红,仰头对张适激动地道:

     “眼下台州城危矣,城中十万百姓危矣,仙君可救我一家,也请救救这台州府吧!”

     ……

     京师长安街,高丞相府,会客前厅。

     装饰典雅的厅堂中,处处可见诸如帆船模型、微缩人雕等价值不菲的西洋舶来品。

     此时,一位须发皆白,隐隐发黄,面皮松垂两眼浑浊的老者身着蚕丝睡袍,正与小圆桌对面另一位身着紫袍腰系玉带,头戴乌纱,须发微白的官员盘中对弈。

     那位已经年近八旬的老者,便是盘踞在大华朝政事堂首相位置整整十年的左丞相高嵩,高惟中。

     与之对坐的那位也近六旬的文官,在高丞相面前的却气势不足,乃是文渊阁大学士王涟,王太岳。

     而恭身侍立在二人身侧的红衣文官,便是高嵩之子,兵部左侍郎高东楼,则是这局棋的观众。

     盘中的双方局势也如二人之间的气势对比,高丞相所走的黑子已经在三边之间连起了龙骨,而王学士的基本盘已经被压缩至盘中西北的一角,白子的圆阵步步抵抗着黑龙的壮大,却阻止不了那条黑龙横跨其余三个方向的扩张。每互走一步,黑子便强上一分,而白子则弱上一分。二人之间像有默契,落子的频率都很慢,从开局伊始,黑子就一直占尽上风,而白子却总以防御的姿态结阵抵抗,在高东楼看来,白子迟早会被逐渐贯穿全局的黑子逼上绝路。

     高嵩有些微微发颤的手指再次从坛中捏出三粒黑子,已经被皱纹包裹起来的老眼目视着盘中的态势,虽然视力昏花了,还能勉强看清棋盘里的黑白之别。他的手慢慢移动到一处空位上,将一粒黑子丢了下去。高东楼看到了,那是棋盘的东南角,那里是大龙成型最关键的区域,一旦稳固,白子就再无翻盘的机会。

     不料他的黑子刚落,王涟两指夹住的一粒白子啪声也落在旁边。高东楼一看,那粒白子堵住了黑子两片大空与龙身拼接的去路,再次阻遏了黑龙的扩张。高东楼心里冷笑,不过是苟延残喘罢了,每一次落子阻止黑龙扩大,白子自己的势力范围也只是原地踏步,而黑龙却在不断膨胀,俨然要横贯全局了。防守,防得住吗?

     “唔…”

     一声梦呓似的闷哼打断了他的思路,他转头一看,父亲也正转过头来看向他,他连忙转头看厅间的西洋摆钟,镜面下那根较短的时针停留在13,较长的分针停留在20,不知不觉间竟又过去了半个时辰,这一局棋竟下了两个时辰还未完结。

     他连忙起身,对王学士拱手一礼,很抱歉地道:“王大人,家严近日患了慢急,太医嘱咐过,每日未时二刻后须得服药,仰卧休眠,耽误不得。今日这棋局,便算平了吧?”他的语气很恭敬,是官场中下级对上级惯有的态度,不光因为王涟名义上与其父品级相同,都是从一品的首列排序,更因为此人颇得皇帝信任,虽无实职在身,却是为了方便随时钦用,连政事堂也影响不到他,连父亲往日的教诲里也对此人看重三分。

     王涟向他点点头,又向高丞相合袖抱拳道:“高相的棋力眼光,实非太岳所能及。此局步数太岳已经熟记在胸,若他日还有机会与丞相对坐,还要复上一盘,请丞相指教。告辞了!”

     高东楼又是连忙还礼,高嵩也点头致意,命下人抄画这未完的棋局,以便下次再续。

     别了高府父子,他转身出了厅堂,离开了高府,坐上了早已准备妥当,一直等在府外的御赐马车。

     马车,奔腾前行,转出长安街,直向东华门驶去。

     一刻钟后,当马车停在了守卫森严的皇城之下,王涟走下马车之时,早已接到殿前司命令的三百名玄甲黑亮,头顶白翎的御林禁军和他们的马匹,排成了严整的阵容,在殿前司副指挥使何仁龙的领导下等待着那位大人的到来。而何将军此时也已重甲在身,正迈着彪悍的步伐向他走来。

     王涟观察着肃穆的军阵,面无表情,仿佛那一片在太阳照耀下散发着粼粼金光的黑甲乌云并不存在,那些象征着大华朝军队最高荣耀的白翎盔只是装饰,等待着那名走上前来的将领…

     啪啦一声,随着何仁龙单膝跪倒,特制铁甲的上千枚鳞片同时发出窣窣的摩擦声,伴随着铿锵有力的男中音:

     “报告钦差大人,殿前司御林军东华营三百铁骑整合完毕,随时可以出发!”

     “好,此番皇上命我巡检东南沿海三省军务,途经千里,全靠诸君之力了。”

     简短话毕,王涟一拂衣袖,大步流星地上了马车。那三百名精挑细选的皇家禁卫也在两级军官的指挥下翻上马背,一人在牵上两匹载物与备用的战马,跟在那辆马车背后,排列成线,于北京城中飞驰着,直到冲出南门,踏上宽阔的官道。

     此行目的地,浙江,杭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