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林生东海】
    嘉历三十年四月初七,浙江台州府。

     清晨,晴空万里,位于东海之滨的一个名叫勤裕村的小渔村中,某处人家的渔舍。

     客住的卧房里。

     醒来时,林汉城感觉自己好像躺在一张硬邦邦的床上,脑袋下面儿连个枕头也没有,一睁眼直觉刺痛两眼泪涌,使劲眨着眼,迷迷糊糊看见阳光射过来的方向,一个身着红色布裙,束着两只丸子头的身影走了过来,轻声问着他道:

     “阿兄,你还好伐?身上有没有痛的地方?”

     近了,他看清了女孩的容貌:端正的五官,眼睛很大,小麦色的皮肤,头上用束带裹着两只丸子。她的口音很像前世的粤语,也像老家的长沙话,听上去很亲切。

     他能听懂女孩的的话,仰起脖子点点头,用湘南老家的方言掺合着记忆里的粤语腔调说道:

     “没,没事,我的喉咙有点干,有水么?”

     “好,阿兄你等一下,别急着起来,张道长昨夜说你的脉搏微弱,须下不得床来…”

     那女孩起身离去,带上了门。他想坐起身子,眼前顿时加深了黑色还冒起了小星星,应该是低血糖的症状,还是老老实实地躺着不再乱动了。他就那么看着,盯着让他有些感觉怪异的天花板,回忆着,脑中略过尽是些模糊的影像片段。

     隧道,大海…

     渔船,沙滩…

     他头昏脑涨尚没清醒,女孩端着一只陶碗回来了,走到床边,微微弯下身,把碗递到床上病人的嘴边。他却闻到些香味,刚想伸手去接,右臂一用力,才感觉到剧烈的疼痛和酸麻,龇牙咧嘴直吸凉气道:

     “要不,算了吧…”

     话未说完,一只小汤匙却递到了他嘴边,他转头再看女孩,那双水汪汪的大眼也看着他。两人目光相接,林汉城脸皮较厚倒是没甚感觉,女孩的面颊上却浮起两片绯红,不好意思说话了,不过那双眼睛却像会说话:阿兄你还是别乱动了,好好躺着张口吧。

     林汉城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张开了嘴,记忆中还是第一次躺在床上动弹不得让人喂食。

     那只小汤匙入了口来,他努力地吞咽着,划过喉咙的是温热的白粥,暖烘烘的。粥料不是很浓,味道有些甜,放在前世应该是早餐店里吃面或肠粉免费送的白粥,口味一般般,但对于此时极度缺乏能量的他来说却比什么什么珍馐美味都更加可贵,那温软的滋味像激活了这具极度疲劳的身躯,让他的意识瞬间清醒了许多。

     一口,又一口…

     在补充能量的过程中,两个人就那么对视着,却像很有默契似的都不说话,林汉城是因为没空说,而女孩则是因为害羞而沉默。

     他的面色开始从苍白渐渐转向红润,而女孩的脸已经红得通透,显然是第一次这般照顾家人以外的病患。那张棱角分明的男子面孔并不出奇,头发奇短似光非光,牙齿整齐洁白,那双虚弱却散发着兴奋光芒的眼睛注视着她,让她的心像被触到一样嘭嘭地跳着,越来越快。

     终于,碗里的粥见底了,女孩像终于忍不住了一样,在他目光的注视下匆匆转身小步走出了门,急促羞涩的声音留在了房间中:“阿兄,张道长为你把脉的时候吩咐过,醒来后下不得床的,我,我去叫阿爹请道长来,你待在这里莫要乱动。”

     张道长?张适?林汉城看着那个娇小的身影消失在了门后,琢磨着女孩两次提到的那个姓张的道长是谁,难道就是张适把自己从海里捞出来的?自己现在又是在什么地方?

     太多的疑问千头万绪,一时半会根本梳理不通,越想反而脑袋越疼,干脆闭上眼睛,什么也不想,昏昏沉沉地睡去了。

     ……

     不知睡了多久,在梦里,林汉城看到了熟悉的奇异景象,自己像一颗被打出膛的炮弹一样,在一条仿佛看不到尽头的狭长通道里极速穿梭着,紫色的雷电不停落到他的身上,连疼痛了来不及产生,就在越来越快的加速度中失去了意识。

     再醒来时,已是室内。先前热粥的甜味仿佛还在舌尖流转,脱水般的身体渐渐热了起来。那个女孩,她是谁?

     此时屋内的阳光比上次醒来时强烈了不少,床上的病人缓缓睁开了眼睛,眨眨眼,没有先前那种刺痛感了,只是看东西还有些模糊。他努力地扭转着仍有些酸麻的颈椎。他看到了,房间的天花板上没有LED灯管,没有电线,连一个插电板也没有,像记忆里的农村老家。

     他闻到了,房间里弥漫着一股并不浓郁但让他很不习惯的咸腥味道,像小时候在市场里鱼摊前闻到的那种味道。

     他摸到了,身下的床板硬邦邦,没有床垫,两手触摸到的粗糙床单下就是木板,手指轻弹会发出沉闷的碰声。

     他想到了,自己可能已经来到了另一个世界,哪怕他根本不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事,自己是怎么来的。

     他能感觉到身上的衣服也被换了,质感比当时穿的便宜迷彩服还要粗糙;后背痒痒的,可能被虱子什么的光临过了;全身的疼痛酸麻虽然消去了大半,但还是感觉乏力,这身体像不是自己的一样,脖子以下除了几根手指头外根本不听大脑指令。。

     难道我摔成瘫痪了?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心里的疑问得不到解答,就在他深呼吸几口,准备尝试一口气从床上跃起时,吱呀一声,房间的门被推开了,他下意识转过头去,这时外面的太阳像刚从云里出来,眼前光芒一下大盛,随着透过门沿的暖风拍在他的脸上,让他一下子感到视觉模糊,像被撒了洋葱粉一样眼里直泛泪,使劲的摇头舒缓,却是越摇越觉得眼疼,眼泪也越发多了。

     推开门的娇小身影瞧见了床上病人的脸色,两只小巧的红色绣鞋踏入门楹,轻轻走到床边坐上不知什么时候放置的矮凳,轻声唤着他道:

     “阿兄,躺好莫动。”她纤细的手指托着碗沿和碗底,碗里还冒着热气,淡黄颜色的热水中飘散着些零零碎碎的茶叶渣子和两三片黄姜,还是用那只小汤勺喂他喝茶。贫穷人家,大伤小病的也只能尽人事听天命,更何况是被从海边救上来的陌生人,若没有那位神奇的道长为这当时已经断气的阿兄治疗,恐怕他此时连这茶也喝不到了。

     “啊,好。”他有些慌乱地应答着,不停眨着眼皮,溢出泪水,双眼的模糊渐渐散去,那张陌生而熟悉的面孔渐渐清晰,一双灵动的大眼睛眨巴着看着他。二人目光相接,在彼此的眼中看到对方的模样,女孩的脸蓦地泛上两团红晕,蓦地将头转开了。

     林汉城则还是半呆滞状态,一边感受着姜茶水入喉时的微微热辣,一边努力地回忆着苏醒前的意识,脑袋里却像搅了浆糊,除了当时整个龙空山地下建筑里震天的嗡嗡声,根本什么也想不起来,仿佛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似的,可怎么解释自己苏醒在这个从没见过地方呢?

     “阿兄,你认识张道长吗?昨日阿爹请他给你看诊的时候,他一见从你身上解下的绿衣绿裤就急匆匆赶来了,像很关心你的样子。”女孩问着,温柔的声音里是强烈的好奇,她从没见过那么奇怪的衣裳,也没见过那位医术高超的道长情绪那么激动过。

     衣服?对了迷彩服。张道长,难道是张适…对,八成就是他,一定要见见这个人。

     他没有回答女孩的问题,而是努力地转头看向女孩,强忍着浑身的酸麻疼痛对女孩说道:“请,请告诉张,道长。我,我想见他一面。嘶…”短短几个字,牵动脸部肌肉造成的疼痛让他直吸凉气,现在整个身体从脖子以下除了手指头外根本不听指挥,他算是知道狂猫委员所谓的绝对安全了,命是保住了,就是怕得成残疾人了。

     “恩,阿兄莫急,他现在就在屋外,我帮你转达一下,他可是你的救命恩人哦。”女孩将最后一勺姜茶小心翼翼地送进他嘴里,起身出了房门,替他传话去了。

     这时的林汉城连稍微转动一下脖子都只感觉像牵动着无数条痛觉神经,仿佛身体积累的痛苦随着意识的清明也陡然爆发了出来,连龇牙都做不到,只能像一具僵尸一样躺在那儿,手指头也动不了了。

     他干脆闭上了眼睛,努力回忆着当初在龙空山受训的时候学到的东西,脑海里的景象却都是碎片化的,只有一个念头无比清晰:

     老天爷啊,你这唱的是哪一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