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月黑风高,谁的阴谋进行时(上)】
    片刻之后。

     在距离张适居所不到五十米外的黄家渔舍院墙外,几个在黯淡的月光下犹如鬼魅的身影无声地搭起人梯,将同伴撑上围墙,再由先上墙的黑衣人拉上墙外的同伴,一个接着一个悄然无声地翻进院内,仅余下那个弓箭手藏身丛中,留守待发。

     数个黑衣人动作流畅,配合默契,却是没人发现,在离他们身后的不远处,一双在暗夜中依然利如鹰隼的眼睛将他们行动看了个一清二楚,他们已经成为了黄雀锁定的目标。

     几人入了院内,踮着猫儿般的轻步,动作娴熟地穿过狭窄的客厅到了后院,身形移动间俱是已经握刀在手,向那扇闪动着明晃灯光的纸窗户摸去。

     屋内的窗边,点着一盏小油灯,随时可能熄灭的微弱光亮拉长着一个佝偻的背影,还有一个娇小的身影。

     黄山盘着腿坐在矮床上,严厉的目光盯着从晚饭后就一直被罚跪在地上的女儿,心头虽有不忍,怒气却甚是难消。

     他压低了声音,再次开口责问着黄石道:“再问你一遍,张道长为什么要走,他们去哪里唠?跟阿爹讲实话,不讲就继续跪!”

     跪着的女孩身体颤抖着,低着头隐隐啜泣着,不知是膝盖跪的疼还是被父亲责骂伤了心。虽然疼却不开口,她不敢把偷听张道长他们谈话的实情讲出,更不敢把那连她也不相信的怪异谈话内容告诉父亲,只能默默地忍受着惩罚。心里却不怪父亲的狠心,只怪自己不懂事,要是自己不一时兴起去偷听,张道长又怎么会拂袖而去呢?

     “到底发生唠什么事,你快讲啊!”

     黄山直眉瞪眼,拍着床板大喊着,要是村里人知道了那位医术似仙的张道长,全村的大恩人是因为在自己家里受了气,一怒之下拂袖离去,以后在村里可怎么抬得起头来啊。

     只是这对一怒一悲的渔家父女没有注意到,几个黑影悄然闪过了窗边,留下一阵阴风,刮着跳动的小火苗,把屋内照的忽明忽暗。

     “呜呜,呜呜…”

     父亲一怒,女孩终于没能忍住眼里的泪水夺眶而出,呜呜抽泣着,就是不说。

     气的黄山直接起身下了床,鞋也不穿,打着赤脚便往门边走去,要去后院去取竹条子,一边走回头指着她骂着:“了不得唠你,了不得唠你,我今天打到你讲为止!”

     就在他的手扶上门把的同时,仅一寸厚的木门另一侧等候着门开的黑衣人举起了右手,身体向右扭转半个体位,手臂弯曲成直角,掌中刻意用火熏黑过的短刀折闪着月色,蓄势待发,像随时准备收割生命的死亡獠牙。

     黄山骂着一拉门,吱呀一声,门没开,那漆黑的刀刃却已经随着身体的转动挥了出去。

     原来是木门内侧挂了一把大锁,他生气喝骂之下都忘了这回事。正转过头去面对着门,在腰间取着钥匙准备开锁的空档,突听“咔”的一声,身前木门一下震颤,锋锐的刀刃携着大力直接戳破了木板,突进了室内,刀尖正擦上了黄山的鼻尖,吓得他见鬼似的大叫一声,一屁股摔倒了地上,伸手指着那捅进门来的黑色物什,转头看向女儿大喊着道:“阿石,屋里进贼唠!快躲起来!”

     “呲呲…”他惊呼大喊着的同时那把捅进木门的短刀被左右搅动着,发出刺耳的金属磨木头的声音,向外拔着,几个眨眼的功夫便被门外的黑衣人拔了出去,只留下一刀触目惊心的洞穿竖痕。

     黄石抬头看去时,只见父亲满脸惊惶地指着门大喊着,让她躲起来,可她却没能看到那把捅进门来的刀,连那短暂的瞬间发了生什么事也没看清楚,含泪的大眼睛里满是疑惑。

     “嘭!”

     门外那黑衣人右肘猛然一撞门板,发出一声巨响,木门随之一震,抖落下些许灰尘,把门后挂着的老黄历也给撞落在地,唰唰翻动,停留在一页血红的“四月初七”,除了“宜嫁娶、宜动土”之外,全部都是凶忌。

     黄山一听这撞门声,更是确定家里进了贼,又见跪在那儿的女儿愣着不动,顾不上一摔之下的疼痛,赶紧强行站起身来拉着她,一边拉着一边大喊着:“救命啊,进贼了!”那久跪着的双腿哪里能一下起来,一动都是钻心的痛。

     黄山此时也顾不上女儿疼得眼泪直淌,把她拽到房间靠内的墙角,转过身蹲下去,两手扶上矮床的一侧,使尽浑身力气把床板掀了起来,堵在门窗一侧的墙壁上,身体压靠在床底板上,阻挡着屋外一下又一下嘭嘭的撞门声。

     此时,院墙外那个留守的弓箭手已经倒在了藏身的灌木丛中,是被拂尘尖刀一下从背后戳穿了喉咙。

     偷袭得手的林汉城套上了那身扒拉下来的黑色夜行服,戴上了那只脸谱面具,取下那人腰间的短刀握在手里,把那尸体生前所带的弓包和箭囊挂在自己的背后,为防万一,又蹲下身去对准他的左心部位捅了几刀,那伏倒在地上的死尸又像触了电一样扭动一阵,彻底失去生命气息,再也不动弹了。

     确认那人死透了之后,他站起身来踮着脚悄悄地摸近了渔舍后院的围墙,到了墙下,浑身肌肉随着意念转动猛然紧缩,两条腿如同压紧的弹簧猛然一跃,悄无声息地跳上了院墙。

     此时半空的月亮被乌云遮挡,渔舍周围的光线更是黯淡,林汉城手握着熏黑的短刀,窥视着下方的动静,一双鹰眼只见卧房外四个黑衣人背对着他,一个高大的黑色背影把手的短刀插回了皮鞘,显然是一行人的领头者,对正在撞门的手下骂着道:“吊那妈,让开!”

     林汉城看到那撞门的黑衣人闻言便闪开一旁,那骂人的壮汉在门前扎下一个铁马,深呼吸一口,喝一声吼,猛地抬起门柱似的右腿直踹那房门而去,鞋底镶着铁块的特制靴子直砸向门板。

     只听嗤啦一声,整个房门连着顶在门后的半边床板被这大力一脚踢得粉碎,木渣飞落。那顶在床板后的黄老汉直接被这一脚传递到背上力量推得失去重心,脸面朝地俯身摔落下去,鼻子嘴巴重重磕在砖地上,脑袋都要震碎了似的。他只觉两眼一发黑,闷哼一声,鼻孔口腔血流淌淌,声音也发不出来了。

     还蹲在一边墙角瑟瑟发抖的黄石眼见床板一侧被踢烂,父亲也被踢倒在地,被半边床板压在下面。她想起身去扶,却是两腿酸麻根本动弹不得。她强忍着疼趴倒在地,哭着伸手去握父亲伸向这边的粗糙手掌,那双为这个贫苦家庭辛勤劳作的大手,那双曾经在年幼时候打得她哇哇大哭的大手,还散发着温度。

     她趴在地上挪动着身体,想把倒在地上冉冉流血的父亲的身体翻转过来,却微弱灯光的照明下看到了门口那个黑衣人,戴着一张红白相间的面具,又突然消失在了门口,取而代之的一个、两个,不,三个同样带着面具的黑衣人向这边走来。她埋头抱紧了父亲的手,强忍着不让哭声冲出喉咙,心中一个劲地祈祷着菩萨保佑,菩萨保佑…

     就是现在!

     林汉城看准了大个子破开房门顿身缓气、其余三个同伴都进入屋中的空档,嘿声大吼,握着短刀的右臂高高举起,整个人从院墙上弹身而起,如同一颗流星向下滑落,要顺着坠落之势一刀将其解决。

     那一脚踹烂房门的领头黑衣人闻声猛然回头,在他惊恐的眼神中一道漆黑的刀芒急速放大着,已经近在咫尺避无可避,那蕴含着千斤力道的一刀从他的左肩胛破开衣料斜切而入,然后是肺部,再是心脏,肠子,盆骨…

     转瞬之间,那高大的面具身影连抬手的机会也没有,已经被林汉城这凌空一刀如同切火腿肠一般竖着斜劈成了两半,啪声往左右两边齐齐栽倒,黯淡的光线中模糊的肢体狂涌着淋漓的鲜血,将卧房门外的地面染成一滩血红。

     “怎么回事?”

     冲进屋内正要将那父女抓出逼问的三人听闻屋外那声大吼,俱是一惊,最后进来的一个黑衣人刚转身向门口看去,一把拂尘,不,是那把张适的拂尘尖刀唰声迎面飞来,携着巨大动能的厚实刀刃直破开了坚硬的陶瓷面具,戳进一人的鼻梁,插入了他的大脑,噗通一声便仰身栽倒,直接暴死当场。

     此时屋外一阵风刮进室内,把那昏暗晦明的小火苗彻底吹灭了。不待剩余的两个黑衣人反应过来,林汉城左手方才甩出拂尘尖刀,右手掌中沾血得短刃又随即凌空掷出,在不到五米的距离内划出一道死亡的弧线,翻滚着的刀身呼啦啦朝向一人飞去,刀尖接触右胸,喀拉一声穿肉碎骨,生生绞穿胸腔,嘭声把人钉在了土木构筑的墙壁,尸体如同一具被钉在墙上的标本。

     眼见同伴被飞刀杀死,仅剩的那名黑衣人却看不清黑暗中门口那个模糊的身影,下意识地一个懒驴打滚扑倒在地,顺势将那穿着红裙的女孩揽入怀中。

     再一起身,左手环抱控制住怀中那不停挣扎着的女孩,右手握着与夜色一样漆黑的短刀架在她的径边,朝门口的方向大吼着道:

     “放我一马,不然我杀了她!”

     他不知道那突然现身的黑影是何来路,但他确定肯定是来救人的,只要人质在手,性命就没…

     他脑中念头转动未完,脸谱面具下的双眼却陡然间睁大,那个和自己一样身着黑衣戴着面具的身影像根本没听到他的威胁,左手径自从背后取下了一把三尺短弓,右手从挂着的箭囊里抽出一支羽箭搭上,锋利的柳叶箭头对准他,弓身随着弓弦的拉动发出嘎嘎的刺耳声音。

     “我杀了她!”黑衣人怒吼着,握刀的右手向内移了几分,刀刃已经切进了女孩的颈部,被他搂着的黄石只觉喉间一凉,一股死亡的气息瞬间从脚底冲上额首,脚下的砖地上仿佛伸出了两只血糊糊的大手,抓住了她的脚踝,要把她往阴曹地府里拖。

     随着林汉城拉弓引弦的幅度加大,黑衣人手里切入黄石吼间的刀刃又深了几分,离她的大动脉只有不到一寸的距离,疼痛和对死亡的恐惧让她两眼泪流,哭诉着求饶着:“救救我,救救我…”

     黑衣人还在威胁着,大叫着。他怎么也想不明白,面前这个人到底是谁,明明是一次计划周密万无一失的连环任务,在搜寻那名道士的同时侦查台州卫敌情,为埋伏在后方的大队人马作为先遣斥候,到适当时机引燃信号弹通知袭营。可非但没有找到那个道士,反而被这个人从背后袭击杀死了同伴和领队。他的眼睛赤红着,面具下的表情扭曲着,将怀里的人质越勒越紧,像一头临死之前疯狂挣扎的野兽在嘶吼着:

     “放我一马,放我一马!不然我杀了她!”

     快被勒得休克过去的黄石也在昏醒之间求救着,在濒临死亡的状态下,她的眼睛在黑暗中也突然变得明朗清晰,她看到了那个搭箭拉弓的身影,甚至能看清那人面具下隐隐泛着泪光的双眼。她心下莫名地生出一股安全感,因为她认出了那个人脚上那双明显比脚小得多,已经变了形的草鞋。

     那是她当初亲手为未来的夫家编织的一双,因为阿爹把他救回家里,才拿了一双放在病人的床边,她还记得白天喂他喝粥时的情景,他是来救自己和阿爹的,一定是的。

     她几乎用尽了最后的意识张开口,微弱的声音传入了林汉城的耳朵里:

     “救,救,我…”

     她的声音凝噎在嚣杀的空气里,那支携着大力的箭矢离弦而出,咫尺之遥,锋锐的柳叶箭镞在半秒内碰到了女孩的眉心,阻断了她最后的意识,那双灵动的大眼睛在瞬间失去了最后的色彩。

     “咵嚓噔…”

     眨眼间,箭镞旋动着突破了她的后脑勺,撞进了其后黑衣人的喉咙,贯穿了他的大动脉脊椎骨。

     一箭两命。

     林汉城矗立门前,目视着那两具尸体搂着,歪着,终于倒了下去,他感觉到有什么温热的东西涌出了眼眶,划过面具下他的两腮。

     不知过了多久,直到天上被乌云遮蔽的月亮终于重新出现,下方的渔家庭院中却再无人迹,只有枝头的乌鸦鸣叫祭送着亡魂。

     为了穿越者的大计,今夜,要死的还有很多人。

     “轰!”

     寂静的夜空掠过一道银光,一声惊雷陡然炸响,一道霹雳自云霄之上落下东海,平静的海面腾地升起一道足有数十丈高的通天水柱,像是雷公在发飙,像是龙王在咆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