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村长家的鸿门宴】
    傍晚时分,勤裕村上空挂上了半轮月亮。中午领了红包的乡亲们都自发帮那位大方的师爷寻找张道长的踪迹,忙活了一下午,却连人影也没见着。渔夫黄山更是惊奇,回到家后才发现,不但张道长不见了,那位被他从海边救回家里一直昏迷不醒的虚弱汉子也跟着消失了。一问女儿,却是什么也问不出来,气的他吃完晚饭便罚黄石跪在屋里反省,不把事情说清楚不准起来。

     而收了好处的村长温宝仁说什么也要留着远道而来的善客们吃顿便饭,留宿一日,明天一定帮他们找到那位道行高深的仙师,这不,到了开饭的时候了。

     十余支烛光照亮着的客厅中,摆放着那张往日只有逢年过节才会推出来的八仙桌,十来张椅子上分别坐着温宝仁、大儿子温六、小儿子温七以及数位村里德高望重的老人,当然少不了那位薛府的师爷。至于那数为随行的薛府家丁,自然是没资格坐在一起吃饭的,都在后院摆了张小桌儿吃着呢。

     大圆桌上摆环着摆放了三碗肉、三碗菜、三碗汤,可以说全村能吃上这样一顿丰盛晚饭的时候,也只有正月的前三天而已,这可是超高规格的接待了。

     长子温六是个读书料,在那两大碗肉面前也有些按捺不住眼里放光;小弟温七更是直流哈喇子,那炖得酥酥烂烂的猪蹄膀,飘着香葱的油汤,更是直抹着嘴边的哈喇子,不时打量着坐于首位的父亲,像头饿狼似的等着那声“吃饭”。

     村长呢?小气性子,加之家底又不富裕,还得供着老大读书求学盼着将来考功名。以往的晚饭都是粥加鱼,鱼加粥,最多给温六加一个水煮的鸡蛋补补身体。不过今天这顿他可一点儿不心疼,师爷说了,酒菜饭钱全归他出,之前悄悄递给温宝仁的那一锭大雪花银沉甸甸,他掂量着起码有五十两的分量,足够家里三年的花销了。

     温宝仁看着满桌的菜,心不在焉,又像发泄情绪,抬头后院方向催喊着道:“咋个还没上饭,让客人等这么久!”

     “来喽来喽!”没过多久,一个膀大腰粗的肥胖老妇捧着一大桶刚从蒸锅里提出来,还冒着热气的糙米进了客厅,小心翼翼的把饭桶摆在桌中间,出于习惯想和客人们打打招呼,却丈夫的怒视瞪得低下了头,匆匆离开了厅堂,又回到了忙碌的厨房。封建时代,女人是不能上桌吃饭的,有时甚至连待在男人议事的饭桌旁也不行,比如现在。

     眼见饭菜齐全了,村长很客气地问着师爷道:“要不要嚯(喝)酒?我们这儿有自酿的米酒。”

     “哦,不必了,明日还有正事要做,只管吃饱了便好。”师爷摆摆手,环视了在座诸人一圈,眨着眼睛示意是不是该开动了。

     在座的一位满头白发的村里老人咧着一口掉的差不多的黄牙,皮笑肉不笑地劝着道:“客人远道而来,又慷慨解囊仗义疏财,给村里的乡亲们发那么多的花红,咱们也应该好好尽尽地主之谊,应该要喝两碗的。”

     “是啊,大家乘了薛员外的善财,我们应该敬师爷一碗,以为太夫人祝寿祈福。”文绉绉的温六也看向师爷,细声劝着道,这是父亲之前的吩咐,一定要劝客人喝些酒,虽然他不明父亲用意,却也觉得应该要谢谢这位大方的师爷,喝酒以敬无疑是一种最合适的方式。

     “对,应该喝些,村长家里自酿的甜糯米,搬到城里一坛还能卖上价钱哩。”又是一位客人附和着道。

     眼见诸人热情相劝,桌上也早摆上了酒碗,看来是钦定的了。师爷抚了抚胡须,干脆也不再推辞,借坡下驴道:“那就少喝一些,尝尝味道便好了,千万别耽误了正事。”

     温宝仁一听他答应了,连忙拍着坐在身边的小儿子的后背训着:“客人要嚯酒,你还愣着做啥,快去拿!”

     温七后背连遭几下重拍,心下明了是父亲给他传递着讯号——之前温宝仁嘱咐了温六一定要劝酒后,又单独吩咐温七,一旦在饭桌上连拍他的背,就表示这师爷可能是歹人,须得在上来的酒里下药,且先迷昏了捆起来送到官府再说。

     他笑呵呵地起身给诸位长辈告着不是,颠儿颠儿地出了门去,到了后院,见那先到的敲锣随从和后来的四名家丁围着张小桌子吃饭,打着招呼问着:

     “各位大哥吃的还好?要喝些酒吗?我们家有自酿的米酒。”

     众人一听还有酒喝,都看向家丁中的领头人,都滚着喉咙吞着唾沫,盼着头儿答应。那人看上去三十来岁,胡子拉碴的,正像个酒鬼,只见他连声说着:“谢谢谢谢,一点儿,一点儿就好。”

     他应着,进了厨房,厨房里只燃着两支蜡烛,光线就黯淡得多了。见母亲还在收拾锅灶,他问着道:“阿妈,家里的酒放在什么地方?客人要嚯,快帮我找一下。”

     那正在水池边上刷着锅子的村妇扭头瞥了他一眼,腾出手来指了指厨房一角,道着:“喏,都那里嘞。”

     温七走过去一看,墙角是堆着好一摞坛坛罐罐,容器的表面都擦得干干净净,明显是开过喝过的又新封上了红纸的老酒。

     他气着了,走到母亲身旁斥问着道:“你做啥子,要我把开过的酒拿去给客人嚯?我爹不打死我?”就是嘛,这乡下穷人的喝法哪里能拿去招待贵客,就原本能劝着师爷喝一两碗的,一问那老酒的馊味儿也指定不会喝了。

     那村妇还委屈呢,嘟囔着什么杀小猪仔摆宴,不当家哪晓得柴米油盐贵之类的,原来是心疼那一桌绝对算得上丰盛的饭菜。

     温七不耐烦地摇摇头道着:“爹讲唠,拿最好的,就是年市的时候拿到城里去卖的那种,快些,别让他们等久唠。”本来他和长兄就不是一个路数,性子就野,见不得那小心眼的抠索样子。加上父亲先前那番怪异的嘱咐让他也感到了危险,这下直接搬出父亲来压母亲了。

     这个时代的妇女地位低下,普通家庭嫁出去的女儿就是泼出去的水,只能完全依附于夫家,温宝仁的妻子便是如此。

     虽然不情愿,但她也不敢违背丈夫的意志,只得放下了手里的活,碎嘴抱怨着,走到厨房另一角的一处柜子边上,小心翼翼地打开柜门,阴凉的柜子里储存着村里人能喝得起的最贵的自酿酒,尽管在台州城里并不稀罕,却是每到逢年过节时为家里创收的重要产品。

     “瓜娃子咋个这么慢,快拿酒…”

     村长的声音传到厨房来了,温七的眉头皱得更紧了,只催着道快些快些,拿四个就好,客人也只是尝尝味道。

     连等母亲关上柜门的时间都来不及等,他把那四个覆着一层灰尘,巴掌大小的酒坛子装进了四吊绳网,又让母亲回去接着洗锅,伸进衣服口袋里的右手再出来时已经握着了一包东西,也是父亲在先前嘱咐的时候交给他的,估计是蒙汗药之类的东西。

     他把三个酒坛上封着的红纸揭了,开了坛盖,悄悄将手里那只油纸包中的白色粉末倒进坛子里,一坛一坛摇匀了,剩下一坛是没有动过的,盖上坛盖提起绳网正要起身出去,回头时目光突然与还在刷锅却一直看着这边的母亲碰了个正着,先前的小动作明显是被母亲尽览无余了。

     妇人的眼睛瞪得大大,嘴一张就要发出声来,温七连忙摆手制止,龇牙咧嘴走到她面前,眼睛瞪得比她还大,压低了声音警告着:“你别吵吵,爹怀疑那些人来路不正,让我在酒里下药哄他们喝唠,捆起来报官,明白冒?”

     妇人闭紧了嘴巴点点头,不敢再看自己的儿子了,只是卖力地刷着锅子,任凭涮锅水溅到身上脸上,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

     温七也不管她,提着酒匆匆往外去了,出了厨房到了后院和家丁们打着招呼道:“哎哎,几位阿兄,这是你们的。”一边把一只小酒坛放到他们那张小桌上,一边往厨房里喊着:“阿妈,再拿五个碗出来,客人嚯酒。”

     说罢笑着告别了几个家丁,一边提着三只下药过量的小酒坛子,一边吆喝着回到客厅了。

     “你这瓜娃,咋个这么慢嘛…”

     村长训着磨蹭的儿子,温七则嬉皮笑脸地连说怠慢。父子二人在照面的时候相互使着眼色,温宝仁确定事情已经办妥了,便站起身来拿起那坛没有动过手脚的酒,亲自为自己这边邻座的老人们倒上三四碗,然后自己倒上一碗,边倒边催着两个儿子给客人们倒酒。

     温六温七各拿了一坛,一路过去陪着笑脸给长辈们倒着酒,那小肚酒坛容量虽然不大,满上一圈十二只小陶碗却是刚刚足够。

     等在座诸位的酒碗里都盛满了那略显浑浊的酒液之后,村长端起碗来,环敬了一圈,最后转向师爷道着:“祝薛老夫人早日康复,福如东海,寿比南山。我先干为敬。”说罢,他便举着碗咕咚咕咚灌着,那祝词听得他自己都肉麻,不过为了全村的安全,哄那师爷喝下一碗蒙汗酒,再膈应的话也不得不说啊。

     “啊,是啊是啊,祝老夫人早日恢复,尽享天伦。”温六也端起碗来附和着,虽然他并不知道父亲的心思,只是觉得那位不曾相识却饱受疾病困扰的老太太很可怜,又派了这些府里的人为村里乡亲们发了那么多善财,真心为其祈福着。

     那些被邀请来陪客的村里老人们也都笑的咧开嘴吧,露着黄牙,纷纷祝贺着那位并不存在的薛老夫人身体安康之类,显然是因为白天的红包领得很到位了,晚上自然要多多卖些便宜面子出去。

     师爷也端着碗站了起来,语气激动地向诸位满脸笑容的乡亲们道着:“承各位父老吉言,明日定能请到张道长回去为我家太夫人治病,我先替她老人家和我们老爷谢过诸位了!”

     说罢,脖子一仰,将碗里的酒尽数饮进腹中,又引得了阵阵好声,温宝仁和温七父子两个一直悬着的心也才算是放下,悄悄咽了一口唾沫,又忙着给客人们夹菜盛饭,掩饰着真实的心理状态。

     这场气氛颇好的迎宾晚宴还在欢声笑语里进行着,只是在座的人们看不到,距离此地百余米外的黄山家宅子周围的树丛中,几个身着夜行服,戴着脸谱面具的鬼祟身影闪动着,甚至有一人手里还持着一把长约三尺的强劲短弓,搭上了镶着柳叶箭镞的箭矢,随时准备射杀可能出现在周围的活人,悄无声息地接近着那座安静的渔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