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阴谋与阴谋】
    “小人遵命!”那两个带队的军官闻声跪倒在地,朝着刘光潜的方向俯首一拜,头盔碰地磕了一个响头,然后起身带队出了营帐,在军营铁架火盆的光亮照耀下直往朱参将的营帐行去。

     这二人李游击都认识,都是刘家的家丁,也是副将大人委以信任的亲兵队长,一天十二个时辰不离刘大人身侧,虽然都只是底层的千总军官,却连他堂堂的游击将军平日里见了也得客气相待。

     方才他们突然带人冲进帐来,可把李游击吓得不轻,还以为自己在潜规则准许的范围之外多贪了些军饷的事败露了,要拿自己问罪。又听闻刘大人让他们通知朱参将立刻点齐兵马前往调查,而且只批了一百人马的兵额,还全是步营的官兵,连起码的通讯骑兵都不配上一队,还要在最短时间内把情报送回老营,怎么看也不像是给朱参将立功的机会啊。

     他再一想,要是那个地方真的有倭寇,就凭朱参将领的那一百还指不准是不是老弱士兵的“先头部队”,也没有马,以他曾经亲眼见识过那些东瀛鬼子锋利的长刀和凶悍的刀法,要是发生了遭遇战,还是这月黑风高的深夜,岂不是连撤退的余地都没有,大好前程连着身家性命就断送在那无头地方了?

     高高在上的刘光潜瞥眼看着半跪良久,整个身体都有些发抖的李游击,道:“起来说话吧,还有件差事需要你去办。”

     “是,末将遵命。”李游击保持着抱拳的姿势,几乎是咬着牙忍着疼伸腿站了起来,心下已经看透了顶头上司的阴狠毒辣,摆明了想借这件真假难辨的倭寇案整治朱参将,甚至是想致其余死地以后快。

     一想到这儿,他可千万不敢在刘大人面前造次了,平抑着呼吸,恭声问着道:“请大人吩咐任务,末将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哼,赴汤蹈火?你好好看,这是什么?”刘副将冷笑一声,从袖间取出了一件东西,唰地丢到了李游击身前。

     李游击低头一看,那东西他认识,是一本红色封皮的奏折,是武官系统专用的样式,封皮上的标注是“营务报告”,参将以上军阶的高级军官才有资格使用,能直通内地防卫司或边镇总兵府的营官事务报告。

     他回忆着,据国朝军务操典记录,这种“营务报告”是朝廷为了防指地方卫所、堡垒驻地武将首长权威过大营私舞弊而颁发的陈事奏折,持有的参将及以上军官每月须向直属上级的省防卫司或总兵府发送两份,记录当月军队驻地的各项工作情况,以便让上一级衙门更加清晰确切地了解下级机关的运行状况,这东西自己一个五品的游击可没资格使用,刘大人这是什么意思?

     没有摸清上官的心思,李游击没敢弯身去捡,又听刘大人不冷不热的声音道着:“那是朱参将三日前呈交给我的,我一直压着,不过最多再过三天,就必须派出快马把这东西送到司里去,否则上头的人就该到我的营帐里来喝酒了,你好好看看里面的东西吧。”

     李游击知道,依照大华律例,下级军官不可直接跨级传递公文,必须呈递上级后层层转达并记录在案,为的就是确保军队上下体系的稳定,也是朝廷对军中可能产生的一些问题表示的默许态度,留下了很多操作的空间,只要事情不捅到无法收拾的地步,就尽可能往小里处置。那朱参将这封被暂时压制的营务报告里写的又是什么呢?

     李游击心下好奇,又有些发虚,一边猜测着这报告里的东西和自己有什么关系,一边揣摩着刘大人的所言所行是何用意。

     终于,他还是弯下腰捡起了那封奏折,小心翼翼地打开,一页页地翻看着。

     入目是一列列整齐的蝇头小楷,看着看着,他的眼睛陡然睁大,睁得越来越大,额头开始冒出一颗颗豆大的汗珠,后背像被阴风刮过只觉阵阵发凉,本来就因为久跪而酸麻的两腿不自主地打起战来,神色从诧异到惊慌,再从惊慌到恐惧,恐惧又变成了愤怒,心头多种情绪交织变幻,杂乱无章。

     直到翻到最后一页,看到那落下去的参将公章红印,他的两眼炯炯有神,像燃起了两把大火也似,默默合上了奏折,毫无征兆地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俯下身去朝高高在上的刘副将咚咚咚连磕起头来,磕了足有十几个响头,直到刘副将厉声斥骂责令站起方才作罢。

     在他的情绪回复表面上的平静之后,刘副将才沉声问着道:“知道本将为什么要替你把这东西压下来吗?”

     那东西指的自然是是朱参将的那封营务报告,那封字里行间充斥着针对台州卫的财政、后勤以及兵员训练存在着的种种问题,其中点上大名的没有那位被踢爆贪污军饷的孔游击,却有他李平灿的名字,罪状诸如克扣军饷、奴役兵士、欺上瞒下等共计十余条之多,一旦盛放到了防御使大人的面前,上面一派人下来核查,只贪污军饷这一条就足够摞了自己的官帽,轻则发配边镇充作苦役,重则作为典型被抛出潜规则容忍范围之外,用一颗血淋淋的人头把台州卫的其他事情全部一笔勾销。

     事情到了这个份上,李游击哪里还会不知刘大人的打算,只见他蓦地从腰间拔出佩刀来,两眼如炬,咬牙切齿地道着:“但请大人一声令下,末将现在就去砍了那朱国志的狗头!”

     他本就是辽东禁军出身,从底层的大头兵干起,砍下过两颗蒙古人的首级,从青年到中年,花了二十年时间才爬到今天这个位置上,好不容易熬出头了,不过是依照军中规矩为自己多谋了些利益,却莫名摊上了这等要命的大事。既然那个姓朱的杂碎想拿自己开刀,大不了一拍两散,先手为强,上阎王殿也要拉他王八蛋当垫背的!

     “愚蠢!”刘大人嗤鼻不屑地评价道,对这冲动的莽夫脾性根本看不入眼。

     李游击神色一凛,一下子清醒过来,连忙把剑插回鞘中,急声问着道:“请大人指给末将一条明路!”

     刘副将也走下了座位,慢步踱到他的身前,冷笑着道:“朱国志是司里外调来的人,是一颗钉在咱们这儿的钉子,打狗还要看主人,要拔了这颗上头敲下来的钢钉,你手里那把刀够硬么?”

     他瞥见李游击的眼光蓦然一暗,神色变得颓然,像一下子泄了勇气,又峰回路转地道:“不过东瀛倭寇的武士刀可锋利的很,虽然做不到削铁如泥,可削肉断骨却是没有问题。李游击,你明白本将的意思吗?”

     听罢这话,李游击原本黯淡下去的两眼一下子重燃光亮,突然着了魔障似地点起头来,道着:“对,对,大人说的是,末将明白了,末将明白了…”

     此时刘大人又踱步回到了座位边,没有坐下去,而是径自走到座位后的兵器架前,取下了那把黑鞘白柄的名贵武士刀,转过身来,走下台阶,一直走到李游击身前,将刀递给了他,用几不可闻的森冷声音道着:

     “带上你的亲兵队,骑马先行到达那个村子,提前布置好。现场必须要真实,有大队倭寇袭击沿海,纵火渔村,朱参将身先士卒保护百姓,不幸为国殉职,你收拢剩下的人即刻回营求救,记住了吗?”

     说道为国殉职四个字时,刘副将几乎是咬着牙吐出来的,那个姓朱的既然敢把台州卫的事全捅到台面上,将事做得这般绝,就怨不得别人不顾同僚之谊,送他上黄泉路喝汤了。

     “末将明白!”

     李游击接过了武士刀,沉声吐出四个字来,转身便头也不回地大步向帐外行去,出了帐来才发现先前去传令的刘阿四、刘阿五已经返回了帐外,一亩见方的副将大帐环卫着一圈上百的披甲精锐,随时奉命待发。

     他大步向自己的营房走着,身后响起了刘大人浑厚的命令声音道:“阿四,阿五,马上传本将命令,让朱参将率领点齐的一百兵马前往勤裕村调查,令到即出,若敢贻误怠慢,可就地军法处置!”

     两位亲卫队长领命而去,不过多久,负责守卫老营东门的营内巡逻兵门目送着朱参将带领的小队人马步行出营,渐渐消失在夜幕下并不开阔的视野之中。

     却看不到,老营的南门缓缓打开一道足以过马缝隙,数十匹蓄养已久的高头战马前后连成一线扬蹄而出,马鞍左右都挂着盛满用于军营火盆燃料的桐油的密封木桶,载着全副武装披甲戴盔的亲兵队,在李游击的火把带领下按迂回路线疾驰着,朝着西边勤裕村的方向激起阵阵灰草烟尘。

     没人注意到,几个黑色的身影悄无声息地翻入了高高的木锥防墙,躲避着巡逻岗哨的探查,如鬼影一般消失在了台州卫方圆数里的帐篷群中,在领头者的带路下,朝着寂静军营中唯一亮着灯火的那处巨大营帐潜行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