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五章 【战争前夕(下)】
    “啊…”

     一声惊叫还未来得及发出便被堵在了嘴中,他两眼猛然睁开,只见那手的主人,一个黑暗中人影站在自己床边,正用极小的声音说道:

     “林兄弟,城中果然出事了。”

     话毕,那只手也收了回去,林汉城惊梦方醒,头脑迷糊,那声音却很熟悉,他听出来了,正是张适。

     “出什么事了?不,你先别说,让我想想…”他话才出口,又止在了中间,像想要印证自己先前的猜测。

     张适也不做声,窗户和窗帘在先前短暂拉开后又被他封闭了起来,漆黑一片的屋中只有二人呼吸的声响,片刻之后,才听林汉城的声音幽幽地道:

     “是城西的军营出事了?”

     黑暗中,张适点点头,佩服的同时又颇是奇怪,先前那西门军营方向传出的巨大爆炸声响直接将自己从睡梦中惊醒,林兄弟的五感敏锐度远胜常人,竟然仍是熟睡不醒,还是他用治疗术输出热流将其从深层睡眠中唤醒的。

     张适见他之前的忧虑成为了现实,连事故的发生地点也能准确猜对,毫无疑问是花了大功夫琢磨的,此时却没见他有起身行动的意思,确是不解了,问着道:

     “林兄弟,片刻之前我被窗外突如其来爆炸声惊醒,因为那一声炸响动静很大,咱们所在处的脚下都隐隐震动,所以我想声源离这里很近,起了身来开窗一看,可见的全城大部分地区都是一片黑暗,只有西城门的方向亮光一片,之后还连续传来了两次爆炸的声响,恐怕是有人在军营里埋了炸药,又要将针对台州卫的夜袭重复施之,也不知具体情况如何,难道咱们现在就坐在这儿干等,什么也不做吗?”

     “你是怕城中的留守军队和黄昏时前去城西军营的知府大人安危难保,以至台州城陷入混乱,虎踞城外的大队齐王府爪牙乘夜突袭而入,咱们也会和这城中的百姓一样,成为他们掀起倭乱恐慌浪潮的牺牲品?”

     林汉城不答反问,语气镇定间,似乎没把这早有预料的夜间事故当成致命威胁。【零↑九△小↓說△網】是啊,这早就猜准了的事,急也没有用,比起那远在数百米外的军营现场,自己先前做的那个怪梦才是惊魂一场,在与那蒙古骑兵的对冲之中自己胜了一筹,却还面临着十余个凶悍野人的围攻,现在想来仍是心有余悸。

     “难道你不担心城中的军营也和台州卫一样,被那些早有准备的人趁夜发动突袭?这城里的留守兵力只有一千人,连大华军制里的一个营都不到,虽然全是战兵,可还要分散至四门防守,从今天下午起城内就开始调整防务了,城西军营的留守力量也不会充盈的啊。”

     张适问着,语气焦急,但见隐约可见林汉城脸上一片平静,和先前计算筹划时的忧心忡忡迥然不同,根本没有担心与畏惧,应该是心有定计了,才能这般镇静,忍不住又发问道:

     “林兄弟,你到底有什么思量,且先说来与我知道啊,难道你还信不过我?”话中已有几分责备之意了。

     林汉城沉默半晌,才抛出这样一句话来:“老张,我想先和你商量一件事,咱们先把总路线定下来,再谈战术上的计划吧。”

     “什么事?又是路线问题?我没有意见,无论是现在还是以后,除了和你一走同一条路,我根本没有活路可走。”

     张适摇着头道,这是实情,无论是齐王府还是其他某些知晓自己治疗术秘密的人,恐怕都不希望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多停留一秒钟,恨不得他早一刻消失,其心中的盘算预谋才能早一天实现。

     很多时候,他都在怀疑,老天爷赐给自己这回春神术究竟是一种帮助,还是一种嘲弄。明明怀着治病救人的心成为了穿越者,却不得不苟延残喘地四处躲避危险,仓惶求生,逃亡途中停留时间最长的便是在勤裕村的半年里,也是根据那个声音的提示咬着牙才等到了第二个同类的降临。

     眼下既然走到了这一步,除了与这位穿越者同伴结伙而行,他也真的没有什么自己的路线可走了。如果说有,那就是活下去,至少活下去再说。而有能力且有合作空间保护自己的人,恐怕当世只有林汉城一个了。

     “那好,你…”

     林汉城一边说着,一边站起身来,到了窗边的桌前,声音却越来越小。在张适诧异的目光中,他左手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右手已经摸上了桌上那把小刀。

     ……

     此时,悦来客栈三楼,位于林张二人所处房间正上方的一间客房里,同样门窗紧闭,漆黑一片。一壮一瘦两道鬼祟的黑影正趴在地板上,侧耳听着下面的动静。

     饶是二人听力尚佳,奈何楼下房中的谈话声太过轻微,这客栈在修建之时又格外注意隔音之效,听得实在不怎么清楚,上头交代的任务,恐怕是有点悬了。

     黑暗中,两人四目相接,心有默契,都想着是不是瞎编些东西回去交差得了。

     较为强壮的那位率先向同伴点了点头,两手轻轻撑起身体,正欲站起身来,不料突听咔嚓一声,自己胸前的地面上陡然窜出一道金属利刃,竟然是一把短匕生生插穿了楼层地板,惊得他两眼一凸,身形一个不稳,噗通一下趴到地上,那半截利刃便顺着他身体的下落插进了左侧胸口的位置,瞬间穿透了心脏。

     “呜呜…”

     攻心之痛钻入骨髓,那黑衣人几乎在叫声出喉的同时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强自将那嚎声压住,浑身不受控制地剧烈抽搐着,摆动着,却因那牢牢钉穿地板的利刃不动而无法翻动,殷殷的鲜血几乎是眨眼间便流了出了身下。

     这诡异的场景将那尚还趴在地上的较瘦同伴吓得三魂去其二,气魄去其六,啊声尖叫还未出口,也立即身处两手用力捂住嘴巴,把惊慌与恐惧强自按捺在口腔中,只有呜呜的闷响在喉咙里回荡,却是怎么也不敢露出一点声音去。对曾经训练刻骨铭心的恐惧让他条件反射般地想起了作训操典,如果执行任务的时候暴露了身形,就算不落到官家的手里,回到金陵也是断指去手的严刑惩罚等待着自己。

     想起曾建目睹执行任务失败后被执行残忍刑法的同道,他额头大颗汗珠直往下掉,背后冷汗涔涔,轻轻解开了夜行服,看着环在腰上的一圈系着长线的圆柱体,取出一个火折子点燃,咬了咬牙,却是没敢将点燃那引线。

     ……

     二楼,林张二人所处的客房中。

     嘴被一只大手捂着,声音发不出来了,不过这次因为惊吓而险些呼出声的人不是向楼上挥手出刀的林汉城,而是目睹那一下如同飞矢射出的强劲甩刀的张适。

     他自认为已经高度警觉,却没注意到楼上居然有人偷听二人谈话,更没想到,林汉城的战术素质如此之高,那一刀穿透楼层地板的瞬间,竟然真的击中了目标。

     尽管中刀那人在一瞬间后就掩饰了口中的声音,但身体因挨了那穿板一刀而发出的动作声却逃不过他的耳朵,更逃不过林汉城那双敏锐到远超常人的顺风耳。

     张适脸色有些发白,而林汉城的脸色却是变得铁青,他听出来了,楼上绝对不止一个人,最少有两个,而且有没有携带武器,可能携带什么武器都无法确定。如果是两个身上捆着炸药包的刺客,那自己和张适今夜就得死在这危楼之中了。

     “我数一二三,咱们就冲出门去,立刻往城东方向跑,我傍晚回来之前在那儿的一家客栈里订了房间,可以暂时躲上一躲。”

     肃杀的气氛里,林汉城的声音压到最低,低到张适也只能勉强听清,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一…”他轻声开口,右手将桌上的西洋表揣进怀里,同时和张适一起慢慢地向门口开始挪动起脚步。

     “二…”倒数的一秒,二人已经到了张适床边,一人一手拿起了一只满当当的布包袱,里面是银子和备用的衣服。

     ……

     此时,楼上。

     那黑衣人犹豫着,又见地上的同伴最后动弹了两下,终于咽下气去,彻底死了,心知任务已经失败,想起了当初目睹失败而归的人被架在火炉上生生烤死的惨状,他咬咬牙,闭上眼将那火折子往腹下一放,点燃了长长的阴线,心中念着阿弥陀佛,极乐升天。

     ……

     此时,楼下。

     “三!”大吼声出,林汉城抄起桌上的剑,拉着张适狂奔而去,破门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