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四章 【战争前夕(中)】
    悦来客栈,灯火未熄。【零↑九△小↓說△網】

     二楼客房,人声渐息。

     昂贵的普通房间里,窗户两边左右相对的两张床上,一人坐着,一人卧着。

     醒着的是张适,睡着的是林汉城,一个静默无声,一个呼噜声响,一个在现实中思考,一个在梦境中惊魂。

     张适盘腿坐在左边的床上,屋内的烛火已经吹灭,门窗皆是紧闭,周遭漆黑一片,能看勉强看清的只有自己的五指,还有对面床上那个隐隐约约的背影,那个野心勃勃的未来枭雄,此时把后背面向了自己。

     他知道,林汉城这样的人,不可能把这样的破绽留出去,如果此时有人敢悄无声息接近那张床的话,一点点轻微的脚步声或衣服摩擦声都能惊醒那头昏睡的猛虎,然后被其撕碎吞下,绝没有从他背后捅上一刀再安然离去的可能。

     可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他在想,一直在纠结于这个得不到答案的问题。

     一个苏醒伊始,就能处变不惊,迅速适应恶劣居住环境的强悍穿越者。

     一个从清醒后,就突遭惊魂,还能立即作出战术反应提前规避危险的前退役军人。

     一个苏醒半日,就能制定计划,反过来利用齐王府联合高嵩搅乱东南以牟取暴利的阴谋,打破逆境,脱离危险,即将成功的未来军官。

     明明心狠手辣,杀人不眨眼,对财富没有什么兴趣,却对军事兴趣浓厚。但又和历史上那些为了满足各色私欲的军阀不同,想的是追求权力之后,用自己的方式改变这个大帝国,试图将天朝提前推上近代化的轨道,为此不惜拿命去赌,几乎变态的权力欲望和成就欲望充斥其心,却也有求权为国的意味在内。

     这一点,从白天二人交谈时,林汉城以嘲讽的语气将那些军队的潜规则和官商之间的千丝万缕联系直接点破,贬大于褒就能看出来,其心里还未阴暗到与那些封建官僚同一个水平。

     而且其对大华朝现行的国家机器十分不屑,想要凭借军队自己建立一个小的统治机器,再不断把它放大,再放大,直到那套近代化的统治机器能强到倒逼封建王朝向近代统治过渡,用自己的手来做西方列强曾经用鸦片和大炮做过的事情,再往后,似乎…

     念头转到这儿,张适一直闭着的眼睛却突然睁开了,看着黑暗中那个隐隐约约的背影,回想着二人先前的酒后谈话,实在很难相信出一个人的野心居然能够大到这种地步。

     “那么当你拥有足以改变中国历史走向的权力之后呢,你会怎么做?”当时自己如是问着。

     “我会用手中的力量把它更快更猛烈地推上近代化轨道,直到相对于封建制度更先进的近代制度无法维系统治,当我创造的统治体系已经无以为继濒临崩坏时,社会矛盾也到了最激烈的时候。到那时,总会有人站出来,把已经拖累了中国向前发展的旧制度摧毁,建立更加先进完善,适应时代变化的特色制度。而我会尽最大努力,让我创造的那个近代体系拥有更大的漏洞,在维系统治的同时更大的激化社会矛盾,在尽可能短的时间里逼出那样的人来建立新体系,通过革命打倒旧的,再由革命者中的各派自行角逐,无论那一派获胜,中国都会走上新的道路。”当时林汉城如是回答。

     “那你认为,在你建立的体系被摧毁之后,什么样的人和制度会取而代之?”当时自己如是追问

     “三座大山,封建主义、帝国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而我将来要建立的统治体系,就是这三座大山本身的集合。谁能打破这三座大山,谁就能成为引领中国走向新道路的人,他和他的继承者们所建立的制度就能走上现代化道路。”当时林汉城如是回答。

     张适回味着林汉城的话,又闭上了眼睛,思索起来。

     这个人身处封建时代,想用自己的方式将中国推上近代,又期盼自己亲手创立的制度在后世会被加快速度摧毁,看似矛盾的两个终极目标,也和这个人本身一样矛盾。明明对个体的生命毫无敬畏,肆意屠戮,又对国家的道路万分重视,拿命去赌也要赌一个改变的机会。

     这个人,究竟是君子还是小人,是该称之为阴谋家,还是该称之为政治家?

     夜渐渐深了,他轻轻下床走到窗户边,拿起西洋表翻开表盖,微微掀起一点帘子,就着透进纸窗的黯淡月光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九点三十分了。

     他轻吁了口气。这两日两夜未到,发生了如此多的事情,纵是治疗术奇妙无比,生理疲劳会被自动消除,可心理疲劳却非那体内的热流能够恢复的,罢了,不想了,休息吧。

     他转身时,又不禁转头看向了林汉城的床上,那个背影依然面对着他,似乎毫无防备,可在他眼中却像是正在埋伏,因为桌上那把小刀已经不见了,如果自己现在悄悄接近过去的话,恐怕会被当成靶子削切成块吧。

     ……

     此时,林汉城的梦里。

     “驾,驾!”

     蓝蓝的天空下,广袤无垠的大草原上,一匹毛发纯白,披着战甲的高头大马载着一名浑身黑甲的骑士,正是此时全副武装的林汉城,正从一处高高的草坡上急速向下方的原野奔驰着,踢踏声响,马蹄落下之处,尽是碎草与干泥齐飞。

     “昂多啦(抓住他),昂多啦(抓住他)…”

     就在他身后的不远处,十余匹同样披着马甲的蒙古大马在骑士们的鞭策下冲出了高地另一端的草坡,领头的一名模样狰狞,赤裸上身,体格雄壮,腰间横着马刀的蒙古骑兵伸手远远指着那冲下坡去的马影子,向跟上来的同伴们大吼着,一边吼,一边已经是握弓在手,张弓搭箭开始瞄准那个高速移动的目标。

     那十余名跟上来的蒙古骑兵都猛拉缰绳,止住身下马儿的动作,纷纷从马脖子上取出弓袋里的牛角弓,从胸前挂着的箭壶里取出箭矢,咬着牙愤怒无比地三指开弓,箭头全都锁定着那个汉人骑士,准备一波攒射将那犊子直接毙命。

     “嗖!”

     一只鸣镝响箭随着领头蒙古骑士的三只指头撒放弓弦,一瞬间离弦飞掠而出,紧接着十余支镶嵌着锋利箭头的羽箭也随着鸣镝箭离弦而出,所指之处皆是那冲在草坡下的黑甲骑士,百米不到的距离,劲矢几乎是转瞬过半,那猎物眼见已经无处可逃。

     动了,马上的骑士极为敏锐的听觉在这危机时刻救了他,那被厚重盔甲裹着的身体蕴含的爆炸性力量在瞬间被下意识带动,一个侧身直接弃马向右侧外翻而出,身体落地,被惯性带得噼里啪啦在草坡上翻滚起来,那十余支飞矢几乎在他落地的一瞬间同时到达。

     “吭吭嚓嚓…”

     那一下子失了重心的战马本就四蹄不稳将要倾倒,又被数支劲矢连续射中没有盔甲保护的马臀马背,顿时嘶鸣声起,前蹄一弯,喀喇一声马头落地向前跪倒,和主人一起坯里咚隆翻滚起来,却没有林汉城那强悍的身体做基础,一路翻滚而下嘶声不绝,口吐白沫痛苦地死去了。

     而翻滚着的林汉城凭着铠甲够厚,在翻滚了几秒后四肢伸展强行贴在了坡上,总算躲过了又一波弓箭攒射,还未喘上一口大气,耳中便传来了随风飘来的怒吼声音:

     “昂多啦木哈(抓住那个汉人),库萨(冲锋)!”

     他虽听不懂那怪声之意,却知声从何来,猛然回头向上方看去,果然是追兵喊出来的,只见那十余匹蒙古战马在唯一一头披了铠甲的战马带领下冲出了高地,蒙古骑兵们一个个高举着马刀挥舞着,正朝着自己的方向发起了俯冲,大有借着马力追击,将其砍成肉酱的气势。

     “哼,塞外的野人,既然不用弓箭,想近战,那你们就准备好下地狱,和萨满邀功去吧!”

     林汉城心里骂了一声,他被追了一路,身后一直是飞箭不断,数次都堪堪避之不及。所幸身上这盔甲是特制的,普通的弹射冷兵器在数十米外的距离上基本能够免疫,也是因为被弓箭远程攒射的原因,他才被追了这许久功夫依然不敢调转马头回身反击。

     眼下那些蛮子见自己已经没了马匹,跑也跑不过战马的四条腿,自然不必浪费箭矢了,想用廉价的刀劈取了自己的性命。

     反击的机会到了!

     念头既达,林汉城左手摁住腰间宽刃剑的皮鞘,右手握住红木剑把,噌声将那重达四十余斤的特制宝剑拔出,随着右臂的抬起横在半空。一双鹰眼目视上方,看准了那个冲在马群最前,已经越来越近的蒙古骑兵军官,嘿声大吼,两只镶着铁甲鳞片的军靴应声而动,与那军官的马刀所指迎面反冲了上去。

     那身上的凶性早被长久的追击激发而出,正驾马狂奔准备追猎劈砍的蒙古军官两眼猛然瞪大,那汉人没了马匹居然还敢拔剑向自己发起了反冲锋,脸上还是一副咬牙切齿的愤怒表情,和那些废物一样的南国军队截然不同,端得是悍猛不畏死,在草原上也可以称之为勇士了。

     他骑在马上大笑一声,大吼着蒙语道:“哦罗给(都别管),啊卡萨本(我要和他决斗)!”

     身后的十余属名蒙古骑兵闻声拉动缰绳,策马减速,分成两队向两侧方向驱动着,将正面冲锋的空间留给了自己的长官,同时也向那悍不畏死敢于对俯冲的骑兵发起反冲的汉人展开侧翼包围,抄封着他的后路。

     林汉城眼见跟在那人身后的马群散开,心下一喜,嘴角冷笑浮现,知道那军官是想和他单挑,估计还没见过敢在下位对上位的俯冲骑兵发起反冲锋的步兵吧?

     他右手还横握着宽刃剑做出准备攻击的态势,一直空着的左手却突然往后腰摸去,眨眼之间,一把已经上好了燧石机簧的西洋手铳握在其间,拇指口径的黑洞铳口对准了那已经近在二十米内的高头大马,搭在月牙扳机上的食指向后一扣,机簧带动着燧石复位,砰声猛然击在了药池边的打火铁上,激起一小串火星,跳入药池点燃火药,瞬间引燃了膛内勉强压实的火药。

     “嘭!”

     铳响,铳口火光大放,射出一道青烟,一枚圆形的铁制弹丸于青烟里冲出,划过空气,携着巨大的能量飞掠向前。

     “木哈(汉人),阿克多(去死吧)…”

     那名蒙古军官面目狰狞,在他眼中,那汉人掏出的破木棍根本毫无作用,不过是猎物死前最后的挣扎反抗。他粗壮的右臂带着马刀高高扬起,大吼着俯冲而下,就要收割走那汉人的头颅,拿回帐篷里用来盛酒。

     他的声音方才响起,眼睛中却突然看见一道隐约的细小黑影急袭而来,像嗡嗡的苍蝇一样看不清楚。

     此时离那汉人已经不到十步的距离了,他兀自保持着挥刀待砍的动作,那枚携着巨大能量,划破空气的小圆球却在他眨眼之前到了目标,与战马的脖子接触,瞬间沁透马甲而入,又瞬间贯穿马匹的喉颈,突破第二层马甲,凭着剩余的动能,砸向了蒙古军官的面门。

     “啪…”

     在弹丸与肉体接触的一瞬间,那蒙古军官的鼻子变成了一个空洞,随即后脑勺爆炸开来,顿时红白血浆飞溅,未完的声音也卡在了喉咙里,随着身体失去重心栽落下马,消失在肃杀的空气中。

     “吁~”

     骑士被一枪爆头栽落下去的同时,身下战马悲啼一声,两腿一弯向前跪倒,在惯性的作用下和它的主人一起翻滚起来,厚实的铁制马甲乒铃乓啷磨着摔着,那马儿的喉管被弹丸击穿了,前胫只有一个拇指大的洞,后颈却炸开了碗大的空洞。

     惊雷一铳,将剽悍的草原勇士和骄傲的战马一齐毙命,而在那蒙古军官的尸体翻动至林汉城身前之时,他右手握着的宽刃剑已经高高举起,在两侧草坡上的蒙古骑兵们惊愕的眼神中,携着大力猛然挥落了下去。

     “嚓…”

     剑落草地,断骨声起,那具尸体,横成两半,鲜血淋漓,飞溅到林汉城满身满脸。

     “阿里哟(畜生)!屋麻给(哥哥)…”

     一个蒙古骑兵目睹了自己的兄长被那汉人劈成了两半,紧握着马刀的黝黑右掌拧得发白,狰狞面孔状似魔鬼,两眼赤红着便策马向林汉城斜冲了过去。

     “阿里哟(畜生)!易克多(杀了他)!”

     目睹长官被那汉人以羞辱方式杀死的蒙古骑兵们都红了眼睛,纷纷调转向下俯冲的马头,挥舞着马刀向那一身黑甲的汉人冲了过去,草坡两翼各是数名奔驰的骑兵挥刀冲锋,将的林汉城定在了中间,两翼的骑兵离他都不过十余米的距离,战马转瞬即可达到,他已经是躲无可躲,避无可避,俨然要成为那蒙古军官的殉葬者了。

     就在这生死时刻,林汉城的大脑飞速运转,先前在反冲锋那数秒的时间里酝酿的作战步骤,随念头通达身体各处,左手丢下火铳的同时,右手提起染血的剑,两只军靴随目光的转移,下意识地往左侧数名正向他冲来的蒙古骑兵方向迈去,在横面上再次发起了发冲锋。

     “易克多,易克多!”

     那被爆头军官的弟弟眼见仇人向自己冲来,怒吼着,手里的弯刀大力地挥动着,早将那黑甲步兵的强悍战力丢之脑后,两眼只有赤红的血丝,满脑子只想着一刀砍飞那个汉人的脑袋,把他的身体砍成碎肉,熬成肉汤喝进肚里,为兄长报仇。

     “连封建社会都不如的奴隶社会蛮子,死吧!”

     林汉城疾步飞奔,重剑高举,黑甲轻飘,披风烈烈,丝毫不弱于那战马的气势,在金黄的阳光照耀下,迎面和那骑兵对冲了上去。

     “叮!”

     “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