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四章 【天欲破晓(下)】
    城中位置,某户人家的地窖之中。

     黑暗的环境里,当林汉城口中轻微的声音响起时,跟在他身后的张适和蒲七俱是一惊,止住了脚步:

     “到了,都别出声。老张留下别动,蒲七跟我来。”

     林汉城说着,猫儿般的脚步已经到了昏暗地窖的一个角落前,身前是一个硕大的柜子,足有两人来高,直顶这地下室的天花板,其上陈列着大大小小的坛子,都贴着红色的封纸“酒”字,原来三人是潜入到了一处酒窖之中。

     张适闻听此言,心知前路有险,便给蒲七让开道路,蹲下身去,让拿刀的走在前面。

     而蒲七常年混迹江湖,杀人越货等事所做已经数不清次数,心理素质更比他这伪神医强得多,听林爷的吩咐,矮下身来,道:

     “林爷,没路了,是不是搬柜子?”这一路行来,他和张适跟在林汉城的身后左拐右拐,又是黑灯瞎火,到了地方后连门都不入,直接翻墙进到院子里下的地窖,连他也猜不出这是到了什么地方。不过那放置在角落的硕大柜子毫无疑问是掩人耳目的东西,其后八成会有暗门所在,便出声询问是否需要帮忙。

     “别说话,等我命令。”

     林汉城道,一边说,他自己却是踮起脚来,依记忆中的位置将柜子最高处的一只大酒坛取下,轻轻放到地上,揭开陶盖子,坛口朝地往外一倒,叮咣一声便掉出了一把硕大的钥匙来,足有成人巴掌的长度,两指并排的厚度。

     张适和蒲七闻声心惊,却都没敢出声,只看着身前林汉城的影子动作,捡起地上那个金属物件后,却是伸手递了过来,道:

     “老张,拿着。蒲七,来和我搬柜子。”

     “好,全听您老吩咐。”蒲七道,放下了手中的短刀,走到林汉城身旁,搓动着双手,搭上了柜子外侧的木壁。

     林汉城道了声开始,两只大手也抓上了柜子的边缘,却是面向墙壁内侧的木壁,腰身转动,开始发力向外搬动起来。

     那柜子也不知有多重,饶是林汉城的力量已经远超常人,又有蒲七这样一个强壮的杀手在另一侧使劲搬动,挪动起来也是甚为缓慢。

     果然,当巨大的木柜被两人合力挪动出一个直角的位置后,其中的秘密显现而出:这柜子之后,居然是一个黑漆漆的洞口,柜子背面连接着一扇等高不等宽的金属大门,厚厚的防护层足有两寸不止,重量折合下来岂止千斤?若非有林汉城这样的大力怪客,光凭一个蒲七,就算把浑身骨头都拉散架了,也别想搬开这道门。

     黑暗中,蹲在地上的张适只能听到金属摩擦地面的声音,却看不清近在咫尺的情景,正欲发问,却听见了蒲七的声音:

     “林爷,小心些,这种暗门后面通常都有机关的。”

     林汉城一双利眼早看清了洞口处那阴毒的东西——正是一架前世博物馆中见过的的台式弩机,在两人先前搬动柜子的时候,用绳子连接着铁门中间位置铁环的弓弦便被拉动。当搬柜子的人能看清其中蹊跷时,那弓弦已经卡在了月牙上,如果再往外拉动一点的话,那根粗如拖把棍,连接着一枚硕大箭头的弩矢便会被飞射而出,将人的身体直接贯穿。

     好在先前刑讯那些城中的齐王府爪牙时,有两个骨头软又恰好知道这秘密的人忍受不了痛苦的摧残,将其中的要点与林汉城尽数说了才痛快地上了西天。否则那一箭真***出来,林汉城纵有九牛二虎之力也不过肉身一具,肯定是身穿命丧的下场。

     “你们都别动,等我命令。”

     林汉城道,看着蒲七蹲下身去,他踮着脚走向那洞口,直到那根粗大的弩箭伸手可拿的位置停了下来,心下一横,爆炸性的力量聚集右脚一点,猛然上抬踢出,嘭唧一声将那重达数十斤的台式弩机直接踹翻。草鞋触碰弩机的瞬间,搭载箭槽上的箭矢几乎同时被脱离月牙的弓弦大力带出,箭头擦着他的短发掠过头顶,咔瞪一声射中了对角的墙壁,直接嵌在了墙上,其力度之大,着实令人乍舌。

     “林爷,没事吧?”蹲在地上的蒲七道,那一箭入墙的声音甚是刺耳,把他和张适都吓得心下一凛,以为林汉城中了陷阱。

     “没事,你们跟在我后面,走。”林汉城道,一边将那被一脚踹得稀烂的木制弩机拖拽出来,一边矮下身去,自己走在了暗洞的最前面。他期待着,如果那个两个人所说不假的话,这个地方便藏着大批对自己的计划有利的好东西。

     “好。”两人应声,跟在他后面遵着挪着,那柜子后隐藏的暗洞只有半人来高,宽度勉强够一人通过,甚是难走。

     所幸修建这里的人也没有钻牛角尖,暗道的长度只有数米,挪在最前的林汉城看见了身前的一道椭圆形的门。伸手一敲,声音沉闷,应该是铁的,中间还挂着一把硕大的铁锁,锁孔足有两指并排的宽度。

     他头也不回地道:“老张,把钥匙扔过来。”

     “叮当。”

     先前那坛子里倒出来的大钥匙被扔在了铁门上,掉在了地上,林汉城捡起来看准了锁孔位置,插进去向右用力一旋转。【零↑九△小↓說△網】

     张适和蒲七只听咔噔一声,那锁栓应声弹开,林汉城推开了那椭圆铁门,是铁板两侧拼接的门,重量也不在轻,心道这设计重重的储物室里八成有宝贝:半人来高的狭小空间,锤子斧凿等破锁用具根本施展不开,要是没钥匙想强行破门,只能用炸药尝试了——除非来这儿的人不是来寻物,而是来寻死。

     林汉城挪着脚步出了洞口,还是一片黑漆漆的空间,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刺鼻的烈性味道,环境比外面的酒窖还要黑,他虽然不至于掉进可能存在的陷阱里,却只能看清周身范围内的情景而已。

     出洞时,他特意留个心眼,把那取下的大锁卡在了一半小铁门的边角,再招呼着二人出来。

     等蒲七和张适都喘着气跟了出来,林汉城从怀里取出一根巴掌来长、拇指来粗的小棍子,对着洞口墙面用力一甩,哗声引燃了一簇烟火,是入城时在城东坊市买的火折子,现在派上用场了。

     “林爷,我有蜡烛。”蒲七的声音,他也闻到了空气中那股怪味,似乎有些熟悉,却记不起来从前在哪儿闻到过。

     “林兄弟,这儿有硫磺的味道,会不会…”张适的声音,在出了暗洞的一瞬间,那味道便直冲鼻腔,他隐约猜到了这儿储存的是什么东西了。

     林汉城就着火折子的光亮,结果蒲七递来的一根蜡烛,点燃烛心后灭了火折子,把蜡烛和火折子都放在地上,就着微弱的光亮,开始打量起这个封闭的空间来。

     不料蒲七的声音又响起来了,却是变得有些哆嗦:

     “林,林爷,这,这一桶桶的,都是火药!”

     “啊,火药?”张适心里一咯噔,猜中了。

     “你们待在原地,别乱动那些桶子,等我命令。”

     林汉城道,语气波澜不惊。他早看见了,这间隐秘的储物室右侧堆满了一只只人头大小的木桶,都盖着油布,加上先前审问那两个知道些情况齐王府爪牙时,他们明明担心身首异处却还说得含含糊糊不清不楚的样子,还有空气中弥漫的硫磺气味,这里,应该是一个军火库了。

     “好…”两人又蹲坐在地上,不再作声了。

     饶是蒲七少年上匪路,在江湖道上混了几十年,为人保镖时被十几把山贼的刀子拦住过,为自己劫镖时被几十把镖客的刀子追杀过,待在这装满火药的封闭地方,心里也是乒铃乓啷直打鼓——万一要是溅出个火星子点了桶子,别说自己这一身血肉,就金刚不坏的齐天大圣也得炸成烤猴子了。

     脑中闪过爆炸的场景,张适诧异地看见他连忙转过身去两手护着那蜡烛,生怕上面跳动的火苗会飞走似的。

     而林汉城此行的目的除了避难到天亮外,便是在这个意外得到消息的地方,找到一些能够在日后带兵打仗时有用的东西。

     找到了!

     他就着身后微弱的光亮,揭开了储物室左侧堆到顶上,宽有七八米,高有近十米的茅草堆,其后掩藏着的一只只长方体木箱即刻显形。

     林汉城两眼眯起,伸手从中搬下一箱,轻轻放到地上,看着这长约一米,宽高都是半米左右,正好能通过那暗道的箱子上用墨水标注的古怪难懂的西洋字体,还有些阿拉伯数字编号。他心下一喜,徒手将那用铁钉固定的箱盖强行扒开,里面装的东西,让他眼睛发亮。

     火铳,清一色的燧发火铳,还有压弹杆和火药囊,套装齐全,堆得厚厚的一摞,这一箱起码有二十把以上。

     林汉城从里面取出一支,握在手里,又从怀中取出先前在客栈击毙黑衣人时所用的缴获短铳,在黯淡的光线中对比着两者的做工。

     一模一样。不管是木制的枪托,还是最关键的枪机装置,都是相同的打磨精美,甚至连铳管的口径都一样,明显不是人工产物,应该是由水力机械生产出来的标准件产品。

     原来如此。他心里大叫一声侥幸,幸亏先前问出了这地方的所在,否则这一室几十上百箱燧发枪和大量的火药流了出去,被那些早有准备的齐王府爪牙装备起来,对付城中留守的连盔甲都配不齐的孱弱厢军根本是绰绰有余。

     “林爷,发现什么了?”蒲七的声音,他先前听到窸窸窣窣的搬东西声,林汉城又半天不出声,,以为他是在寻找什么宝贝。

     “这里的东西换不了银子,能换命。全是火铳,没有步兵列阵齐射的话,估计过了二十丈连个稻草人也打不中的,你打算拿一支做兵器么?”林汉城道,打消了蒲七的念头。他倒没说假话,这些燧发枪的铳管内壁都没有拉膛线,还是滑膛枪,精准度绝对不用怀疑。虽然对只有冷兵器的敌人会有极大优势,但如果单兵对垒的话,一枪打出不中就意味着会被敌人冷兵器杀死。

     说话的空档,他又从茅草堆里抱出了一只正方形的箱子,蹲下来掰开箱盖伸手进去摸了一把,入手全是硬邦邦的不规则颗粒,拿出一看,赫然是一枚枚拇指粗的黑色铅制弹丸。

     再往里一摸,拿出来时,却是一个用铁合页连接两边的金属长方体,其上有五个圆孔,分量颇沉。这东西换做常人肯定认不出用途,对于他这个前野战军人来说,却是小儿科了——是一只用于铸造铅弹的模具,虽然制作粗糙了些,但胜在效率,铸出的铅丸只需经过手工打磨边角,就能入膛待发。

     他将模具放回箱子,站起身来,走到那蜡烛跟前,对二人道:“走,那些人应该要来了,先做准备吧。”

     “啊。”张适一愣,随即想到了,这满屋子的火枪和火药的主人,除了那些齐王府的爪牙都不可能是别人,而今天是他们袭城的最好时机,若非林汉城下午只身斩杀了大批城中的王府人马,恐怕这些东西早被运了出去,装备起来和官军正面对抗了。

     “林爷,雷是说那些人会来这里拿武器?”

     蒲七问道,他心里的疑惑终于得到了解释,为什么那总管吩咐要守在原地不准乱动,自然有大队人马的信号弹会传上天空,到时候便知如何行动——还能如何行动,那些在道上被招揽入齐王府参加训练的亡命徒,以及王府本身的人马多数都是武功平平之辈,总人数也不多,不过二百来号人,对付小队官军和普通百姓还好说,和大批正规军对抗几乎没有胜算。可要是装备上了这一大批火枪,再和官军当面锣对面鼓地硬撼,那胜负可就难定了。

     林汉城却不解释,直道一声:“他们快到了,蒲七你跟我走,老张留下守在这里。”

     “好,听林爷的!”蒲七也不废话,跟在他身后,蹲着身挪出了暗洞。

     林汉城的宽刃剑就放在酒窖的梯子下,他一手握住剑柄,一手攀着长梯,翻上地面,把梯子上的蒲七也拉了起来。

     “林爷,城里还有很多他们的人,为什么不用火药拉一条火线出来,直接炸了这里?”蒲七看着自己手里的短刀和林汉城手里的重剑,实在想不出,凭两个人怎么和即将冲到这儿来的几十号人对抗,就再高的武功,也是双拳难敌四手啊。

     “我要保留这批军火,日后有大用处。”

     林汉城道,他已经听到了越来越近的脚步声,那些人应该发现了城中多处的同伴都已经身死,突击台州知府从而一举破城的行动成功率大降,已经顾不得隐藏行迹,正在拼命往这个地方赶来,想取出地下室里的火器做今夜的最后一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