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颓废的男人
    丁玲大怒,敢调戏姑奶奶,丁玲身形忽动,一拳击在胖子的肚子上,胖子惨叫一声,这一拳的力道虽然不大,但是足以将他打口吐白沫!

     丁玲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就是那个“无所不能”的人?丁玲上前一把抓住胖子项上粗大的金项链,“你真的是刘星?”

     “什么流星?”胖子疼的直冒冷汗,哆哆嗦嗦的说道,“我是周正星!”

     周围的保安见情形不妙,一群人迅速围了上来,将三人层层包围在了中间,胖子大叫道:“你们他妈的都是吃干饭的?老子都被打了,你们还不动手?”

     “住手!”一声呼喝制止了蠢蠢欲动的保安,一名三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分开人群走了进来,英姿勃勃,傲然挺立,一副金丝眼镜让多了几分温文而雅,但眼眸之中慑人的光芒却让所有人不敢直视!他扫视了一眼周正星,然后向丁玲说道:“丁督察,鄙人王致远,你大驾光临,不知有何指教?”

     被王致远的威仪所慑,丁玲竟有些嚅嗫,丁香说道:“王先生,我们找刘星刘先生!”

     “你们找刘星?”王致远微露异色,似乎有些惊异,但刹那间就恢复了正常,向保安说道:“黄杰,你带这两位小姐去见刘星!”说完王致远又转向丁玲说道:“小姐,这里是世纪城,所以还希望你们不要在这儿惹事,虽然你们是警察,但是如果你们乱来的话,我一样能让你们走不出这世纪城的大门!”王致远说完,不再看一干人,转身而去!

     再次回到大厅,黄杰把丁玲和丁香带到一个人面前,便逃也似的离开了!丁香和丁玲面面相觑,这就是那个无所不能的刘星?

     其实不能怪黄杰逃也似的离开,眼前的男人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的话,似乎只能用“颓废”两个字来形容,满头乱蓬蓬的黑发,一身黑衣已是浑身的油污,脏兮兮的脸不知几天没洗过了,丁玲和丁香虽然站在五米之外,却也能闻到刘星身上的味道,还有浓郁的酒气,和烟气等混合在一起,实在让丁玲和丁香有种终生难忘的感觉!此刻,如果周正星和眼前之人在一块选的话,恐怕丁香和丁玲宁愿选那胖子也不会选他,起码胖子看起来还像个人!

     此刻,刘星正拿着一个筹码犹豫着押大还是押小,凝重的神色,仿佛那个筹码是他的全部身家!但丁玲却看的清清楚楚,那是一个最小的,十块!

     丁玲忍不住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呻吟,黄老头,你是耍我的吧?这样的人也能称之为无所不能?无能还差不多!

     “啪!”十块的筹码终于离手,轻轻的落在了大上,其他的人却纷纷将筹码扔在小上,赌台上泾渭分明,大上竟然只押了十块,其他的人竟然买的全部是小!

     随着庄家一声“买定离手”,几粒骰子落了下来,一、二、三,小!

     一张台上,输的竟然只有一个人!刘星!

     输了的刘星伸出手,在衣服里一阵摸索,一直在打量刘星的丁香眼前一亮,一双修长、洁白如玉的手,在这样脏的男人身上,却有着这样一双手,这说明什么?也许只有不凡的人,才会有这样的一双手!

     刘星的手伸进衣服之后,好久也没有出来,继而尴尬的一笑,起身站了起来,转身欲走!

     丁香和丁玲正想拦住刘星,刘星却被刚才赢了的一群赌徒给围了起来!

     “别走,我给你一百……”

     “我给你一百!再玩一会儿吧……”

     不一会儿,刘星手里就堆满了筹码,起码有好几千,虽然他输了十块,但他却还是赢家!

     丁玲瞪大了眼睛,这是怎么回事?拉住身边的一个人询问,身边的人兴奋的说道:“你还不知道吗?他可是赌场的幸运星,他押什么,你只用押和他相反的,准能赢!”

     原来如此!怪不得这些人给他筹码,原来是舍不得他走!丁玲想笑,但处在这样的环境之中,实在笑不出来!

     “押小!”刘星这次却十分爽快,周围的人也迅速的押了大,然后便瞪大了眼睛盯着最后的结果!

     一、二、二,小!随着庄家干脆的一句话,赌台上顿时出现了一片死气的沉寂!所有的人都不敢相信的盯着三个骰子,但结果清楚明瞭!

     啊!一个人狠狠的扇了自己一记耳光!有人扯自己的头发,有人放声大哭,他们已经把全部身家押了上去,得到的却是一个绝望的结果!

     只有刘星赢了!

     刘星面色沉静,并没有胜利的喜悦,而是拿起筹码,然后转身就走!

     没有永远的胜利,只有最终的失败!想起澳门赌王何鸿乐的那句话,不怕你赢,只怕你不来!只要你没有停止,就没有最终的胜利!

     众人恍然,刘星刚才不就为这句话作了一个完美的诠释?

     门口的保安鄙夷的望着刘星,捏着鼻子远远的躲开,一个每次赌注不过百元的男人,在他们的眼前根本不是男人!

     刘星跌跌撞撞的走出了世纪赌城,很快融入了迷蒙的夜色,紧随而出的丁玲张口欲叫,却被丁香制止了,丁玲会意,丁香是想跟在后面观察一下刘星!

     穿过一条繁华的大街,刘星径直走进了一条黝黑的小巷,连路灯都没有的贫民窟,他来这儿干什么?丁香和丁玲对望了一眼,毫不犹豫的跟了进去!

     杂乱无章的小巷,到处充斥着垃圾与恶臭,丁玲小心翼翼的躲过垃圾,却一脚踩在了屎上!

     啊!丁玲快要发狂了!使劲的在地上擦着脚,就想叫住刘星,丁香皱着眉头,这次她也不想制止了!在这个鬼地方多呆一分钟她们都要发疯!

     丁玲抬头,却见刘星在一间房门口站定了身子,幽暗的红灯箱上写着三个醒目的大字:洗头房!丁玲张了张嘴,却没有叫出声,突如其来的好奇心驱使着她静静的看下去!

     只见刘星将耳朵贴在门上听了听,就转身靠着门坐了下来,似乎是醉意上涌,将头歪在了门上!

     洗头房中悄然传出呻吟声、喘息声,给宁静黝黑的小巷带来了一丝淫靡,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丁香和丁玲同时颊生红晕,尽管还未经人事,她们还是在瞬间知道了那声音意味着什么!

     黑暗的夜滋生着罪恶与肮脏,伴之而来还有色.情与龌龊!

     刘星来这儿干什么?丁香和丁玲心中充满了无数的疑问,虽然淫靡的声音让她们无地自容,但还是坚持了下去!

     片刻之后,一个矮胖的老头心满意足的走了出来,看到刘星他微微一愣,旋即露出了一个会心的笑容:“兄弟,算你找对了地方,这个妹子身材好,活儿也不错,也够淫.荡!”

     刘星没有说话,只是冷冷的望着老头,老头没想到热脸贴上了冷屁股,嘟囔了一句,晃着身子离开了!

     似乎听到了门口的说话声,一个披着浴巾的女人走了出来,还算标志的脸略显苍白,零乱的头发遮不住她容颜的憔悴与疲惫,看到刘星,她脸上慵懒的风情嘎然而止!

     刘星伸出双臂想搂那个女人,女人肩膀一缩躲开了,刘星从口袋里掏出一叠钱递了过去,女人只是看了一眼,却没有接,转身进房,啪的一声就关住了门!

     丁玲远远的望着,但眼神中却有着说不出的厌恶,一个女人,如果堕落到这种境地,靠出卖上天赐与的身体来挣钱,在她眼里还不如要饭的乞丐!

     那么刘星呢?一个深夜买欢的人,在她眼里又算的了什么?

     丁玲再也不顾脚下的污秽,此刻,她觉的眼前这个人要比脚下的污秽更肮脏!爱赌爱嫖的男人,她决定惩罚这个男人!丁香想拦住她,却来不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