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章 刘星的恐惧
    敲敲门,没有动静,丁玲再敲,依然没有动静,想到刘星在里面,丁玲便旋门走了进去!

     室内飘散着一股奇异的花香,令人闻之欲醉,是不是豪门千金都喜欢在房间里布置这样的花香?丁玲想着,在房间里四周观看!

     外室空无一人,沙发上的被子整整齐齐的叠着摆在上面,刘星不在,丁玲又敲了敲内室的门,还是没有动静,丁玲突生一种不祥的预感,便闯了进去!

     明石雪衣不在,室内空空如也,丁玲来不及多想便冲了出来,向保安问道:“你见到明石小姐了吗?”

     保安不语,只是双目直直的目视前方,丁玲心急的用手一推,保安竟然应声而倒!

     情况不妙!丁玲连忙对着耳麦通知人过来,片刻之后,小野四郎便得到了四处搜索后的消息,明石雪衣不在庄园,众人很沮丧,他们没有想到,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明石雪衣竟然意外的失踪了!

     明石雪衣失踪了,刘星呢?

     丁香进明石雪衣房间走了一趟,出来之时手中却拿着一张粉红色的纸筏,上面用英语写了几句话:迷途的孩子也该回来了,我想你了!字迹娟秀,显然出自女人的手笔!

     小野四郎仔细的看了一番,没有看出任何端倪,也不知道这句话有什么含义,便对众人道:“去,再在庄园里找找!”

     丁香拉着丁玲悄悄问道:“楼顶找了吗?”

     丁玲摇摇头,丁香便拉着丁玲向天台走去!

     天台的门果然开着,丁香和丁玲蓦地心头一紧,提高了警惕,慢慢的,慢慢的靠近了门!

     跨过门,并没有想像之中不麻烦,但是举目四望,两人却一齐一声惊呼!

     刘星直直的站在那里,双眼直直的望着前方,脸上写满了恐惧!丁玲轻轻推了刘星一把,她以为刘星会像下面的保安一样倒下,但刘星却没有动,丁玲却感觉到了刘星身上的衣服被雾水打的精湿,他在这儿站了多长时间?他为什么要这样站着?他在恐惧什么?丁玲和丁香的心头生出无数的疑问!

     “刘星!”丁香试着轻轻呼唤,刘星仍然无动于衷,丁玲在刘星的背上抚了几下,刘星方才恢复了意识,回头望望身后的丁玲和丁香,脸色缓和了下来!

     “发生什么事了?”丁玲惊异的问!

     刘星摇摇头,嘴唇微微动了动,然后双眼无神的望着远方,那里是一个小小的农家,正在升起袅袅的炊烟!

     丁玲正欲再问,丁香适时的拉住了她,刘星呆呆的看了片刻,回头说道:“走吧,我们下去吧!”

     这么多的保安人员,居然被人潜入,而且把自己的女儿带走,现在女儿下落不明,明石有和心中的怒火再也抑制不住,一股脑的发泄出来!整个明石庄园,充斥着明石有和暴怒的斥责声!

     “一群饭桶!你们这一群猪猡!滚,我不想再见到你们!”

     众人脸色一变,特别是丁玲等中国人,虽然对于明石有和的现状表示同情,但不代表同意明石有和骂自己是猪!

     丁玲偷眼向刘星望去,刘星依然失魂落魄,对明石有和的话充耳不闻,只有靠自己了,丁玲腾的站了起来!

     “明石先生,我请你收回这句话,我对明石小姐的情况表示同情,但对骂人的话却请明石先生收回,我们是来为你工作的,不是来被你侮辱的!·”没等丁玲说话,血无红冷冷的说道!

     血无红的几句话不卑不亢,将明石有和说的哑口无言,血无红身上瞬间散发出的逼人气势,令明石有和也不敢直面他的锋芒,明石有哼了一声,转头不语!

     血无红冷冷说道:“明石先生,请你向我们道歉!”说着,竟向明石有和逼了过去,大厅中的气氛瞬间剑拔弩张!

     小野四郎见势不妙,一个横跨站在明石有和与血无红之间,对血无红等诸人说道:“各位,因为小姐的关系,刚才董事长措词不太合适,冒犯了大家,我在这儿向大家道歉,当务之急,还请大家集思广益,共同将小姐找回来!”

     小野四郎一番话,让几人的怒火平息了下来,小野四郎向血无红道:“武先生,你知道这纸片的来历吗?”

     血无红思索片刻,向小野四郎说道:“小野管家,不瞒你说,我见过这张纸片,但是她代表什么涵义,我还真不知道,我想,刘星先生应该知道吧!”

     刘星?众人的目光集中在了刘星身上,刘星依然神色恍惚,小野四郎向丁香说了句话,示意丁香问问刘星!

     丁香还未问,刘星已经说话,用的是日语,而且标准的东京日语,一时满座皆惊:“小野先生,你不用再费功夫了,带走明石小姐的人我认识,不过很抱歉,我不能去找她,但我可以保证,明石小姐绝不会有生命危险!”

     明石有和听说刘星认识带走明石雪衣的人,但刘星后面的话又让明石有和黯然了下来,但还是向刘星说道:“刘先生,你有什么条件尽可以提,只要能救出我女儿,多少钱我都可以出!”

     “明石先生,你别说了,这不是钱可能解决的,那个人是在座的任何人都惹不起的,所以我不会再参与此事,但我也可以保证,她们绝不会伤害明石小姐!”

     刘星说完,不再理会众人的疑云重重,起身向门外走去,走的很快,似乎想早点儿离开这个地方!

     丁玲和丁香互望一眼,这个刘星还真是迷一样的人物,无数的疑点在两人心头盘旋,两人毫不犹豫的收拾了东西,跟随刘星出了明石庄园!

     阳光明媚,在乡间小道上洒下一片灿烂,两边绿草如茵,大地一片春色,走在这样的道人,原本让人心旷神怡,但三人默不作声,却又如此的郁闷!

     丁玲率先发难,冲着刘星大叫道:“你还是不是男人?明石雪衣那么好的一个女孩子,被人抓走了你都能不管不问,你在怕什么?”

     “我在怕什么,不用你管!”刘星冷若冰霜的回了一句!

     丁香柔声道:“阿星,也许你内心的事不愿意让我们知道,但是雪衣小姐确实是个好女孩,我想我们不应该放任她不管!”

     刘星霍的转身,双眼通红的望着两人,突然声嘶力竭的喊道:“为什么要逼我?你们为什么?”眼中的怒火,让刘星看起来神色骇人,身上在瞬间迸发的杀气,让丁玲和丁香也不由打个冷战!

     三人就这样站着,丁玲和丁香不敢再说话,一阵微风吹过,将一片落叶吹至刘星身旁,竟然落在地上再也吹不起来!

     片刻之后,刘星的神色缓和下来,叹了一口气说道:“你们别逼我,这件事容我想想!”

     “有什么可想的……”丁玲话未说完,便被丁香捂住了嘴,丁玲只好闭上了嘴!

     “走吧,我请你们喝酒!”三人走到一个酒吧门口,刘星突然站定了身子,向二人说道。

     还不到中午用餐时间,酒吧里空空如也,三人刚坐下,刘星就大喊道:“威士忌,三瓶!”

     服务员刚端上来,正欲问刘星兑什么喝,却见刘星扭开一瓶,冲着嘴里倒了进去!一会儿功夫,一瓶已经见底了!

     服务员愣在一边,四十度的威士忌这样喝,她还是第一次见到,看看丁玲和丁香,丁香冲她摆摆手,表示没关系!

     喝完了一瓶,刘星伸手抓向了第二瓶,但丁玲更快,一把将两瓶护在手里,“先说,说完了再喝!”

     刘星懊恼的拍拍头,向丁玲说道:“丁警官,这瓶喝完,我就告诉你们,行不行?”

     “不行,你早上都没吃饭,空腹喝两瓶,你想死啊?”丁玲话语冷冰冰的,但却透着关心!

     “死不了!”刘星大大咧咧的一笑,打个酒噶,“我只再喝一瓶,绝不多喝!”

     丁玲还是不给,刘星突然伸手在丁玲乳.房上摸了一把,丁玲没想到刘星竟然有如此举动,一手惊呼,伸手冲着刘星就是一个耳光,但刘星的手,同时也将一瓶威士忌抓了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