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亚洲赌神
    王致远的思绪飞回了和刘星的第一次见面,那已经是十一个月前的事了,那时刘星衣衫褴褛,浑身脏污,不折不扣的是个乞丐,但就是这个乞丐,在大圈帮上百人的围杀之中救出了他,在那一瞬间,在数十人的刀光之中,刘星宛若闲庭信步,他像风一般轻灵,穿梭于刀光剑影之中,当现场一片狼藉,当数十人在血泊中呻吟的时候,刘星那一刻给他带来的震撼,实在是无以伦比!

     事后当王致远提出要谢刘星的时候,刘星却只是淡淡的一笑:“你和我赌一次,如果你赢了,我救你的恩情一笔勾消,如果你输了,就拜我做大哥如何?”

     王致远不愿欠人情,能以一赌来还这救命之恩,对他来说也算是一种心灵上的解脱!何况听到赌他就心痒痒,号称“香港第一快手”的他近几年来未尝一败,一个小乞丐又如何能是他的对手?

     赌局开始,当刘星如幻影一般的手在王致远眼前晃动之时,王致远就已经知道自己输了!那双手之快,让他想起了古龙小说中的小李飞刀李寻欢!飞刀是死的,但李寻欢的快手却让它成为神器,兵器谱第一名!这样说来,兵器谱的第一名不是那把例无虚发的飞刀,而是李寻欢的那双神话一般的手!

     王致远很干脆的拜了这个年纪比他小的多的乞丐为大哥,愿赌服输,刘星又于他有救命之恩,恩同再造,拜为大哥也是理所应当!随着和刘星的渐渐熟识,王致远讶然发现,刘星和四川那座高不可攀的乐山大佛一样,足以让他顶礼膜拜!

     刘星的为人如他的身手一样神秘莫测,无论王致远遇到什么解决不了的事,刘星总能轻而易举的帮他解决,尤其是当刘星凭借一已之力降服大圈帮归顺青虎堂的时候,王致远已经把刘星当作神一样的人物!这世上还有谁能在一夜之间,让上千人的大帮会俯首称臣?

     当神一样的刘星和“天使”负手相对而立,那惊天一战,或许只能用惊天地、泣鬼神来形容了吧?

     咚咚!敲门声打乱了王致远的思路,王致远沉声道:“什么事?”

     整个世纪城,能到九楼的人寥寥无几,何况王致远吩咐过,没有事不要来打扰自己,没想到才二十分钟不到的时间,就有人来敲门,只能说明下面出事了!

     门外的回答验证了王致远的猜想:“大哥,下面的兄弟罩不住了,谢十三已经赢了一千万了!”

     王致远霍然起身,回头对刘星说道:“大哥,我下去一趟!”

     刘星摇摇头道:“算了,谢十三少年成名,至今未尝一败,自有独到之处,你下去也不一定行,让他上来吧!”

     王致远恭敬道:“那只有请大哥出马了!”转头向外喝道:“下去请谢十三上来!”

     谢十三出生在新加坡,三岁学赌,苦练十五年,于十八岁出师,出道之后辗转于世界各大赌场,从一文不名到如今身家数亿,至今未尝一败,被人称为“亚洲赌神”!自然是实至名归!

     在世纪赌城,他只用了十局就赢了一千万,在众人的艳羡之中,他却怅然不乐,因为他来这里不是为了赢钱,而是为了和世纪赌城的老板一战!

     当服务生下来请谢十三时,谢十三并不意外,因为他只要赌下去,总有逼出王致远的那一刻!每个赌场见到他来,都是高接远送,热情款待,但他也并没有因此而少赢了那个赌场的钱!在他心目中,一切都是虚的,只有对手,才是他最想要的!

     但出乎他的意料,当他步入九楼,见到王致远之时,王致远却是毕恭毕敬的站在一个年轻人身后,而这个年轻人,却在把玩着一叠扑克牌!而这个年轻人,还是让自己刚才在下面输了一局的人!但谢十三并不在意,因为刚才他未尽全力!

     手,是赌徒的生命与灵魂!级别越高的赌客,手便保存的愈好!谢十三无疑是赌中的大行家,观人观手,这是他学赌的第一课,也是他的习惯,当看到年轻人的手时,他顿时吃了一惊!

     白皙修长,温软如玉,任何人看到这样的一双手时,都会赞叹上天的恩赐,居然有如此完美无缺的手!但是在谢十三眼前,那双手却突然让他有了一种挫败的感觉!那双手虽然只是在玩着扑克,但却如一记重拳一般,将他的信心在瞬间击的粉碎!

     手未出,心却已败,如何能战?谢十三头上的汗落了下来,那双手,给他的压力越来越重,甚至窒息!

     “我败了!”谢十三艰难的说出了这三个字,将一千万的支票放在赌桌上,压力嘎然而止,但谢十三身上的衣物已被湿透!

     这是一种什么境界?穷其一生,也许难及项背的境界!谢十三儿时的梦想,在那一刻消失的无影无踪!在这样一个年轻人面前,如何敢妄称称霸赌坛?

     “请坐!”年轻人随手作了个请的姿势,然后笑道:“谢先生,久闻大名,如今一见,果然不同凡响,世纪赌城愿交你这个朋友,不知谢十三可否赏脸?”

     话语温和,闻之如沐春风,年轻人前后的变化令谢十三心里暗暗折服,连忙点头道:“那我就高攀了!”

     王致远站在身后,刚才的一幕恍如一梦,想不到强大如谢十三,居然在刘星面前连手都出不了,那么“天使”呢?

     王致远将刘星送至花园小区的楼下之时,已是月上柳梢,望着高楼唯一亮着的那家灯火,王致远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悲伤!

     这里,是香港唯一能让刘星驻足的地方!因为这里的灯火,对刘星有着无穷的吸引力!每一次刘星来,都是晚上,而每一次刘星到这里的时候,也总是能看到那些许的亮光,也许,那家灯火在为刘星指明了一个方向,家的方向!

     月红,一个痴心的女人!只是王致远不明白,以刘星之优秀,怎么会喜欢上这样一个女人!夜夜做新娘的女人!月红虽然漂亮迷人,但是又怎么配的上刘星?

     王致远轻叹一声,为刘星打开了车门,刘星却没有下车,而是望着月华满天的苍穹,轻轻的说道:“致远,替我准备五十万的支票,明天送到这里来!”

     王致远点点头,静静的目送着刘星离去,然后发动车离开,在一个地方,也有一盏温柔的明灯在等着他的回归!

     门铃刚响了一声,就从里打开,一个穿着睡衣的女人纵体入怀,修长的大腿如水蛇一般缠在了刘星腰上!刘星微微一笑,一手带住门,一手紧紧的抱住了怀里的女人,而女人滚滚的热唇,已深深的印在了刘星的唇上!

     一夜疯狂,两个人无休止的缠绵,一次又一次的冲上了高峰,直至推上云端!

     激情与销魂之后,两人依然彼此相融,交颈而眠,在疲倦中沉沉睡去!

     月光惨淡,微弱的光芒笼罩着大地,一片乌云飘过,给大地带来了无尽的黑暗!黑夜中,乌鸦凄厉的惨叫在荒原中飘荡,一个孩子惊恐的望着空无一人的荒野,四周的坟头森冷的直立,刺骨冰冷的风呼呼的肆虐着,侵袭着孩子单薄的衣服!

     妈妈!妈妈!孩子推推躺在身旁的母亲,母亲一动不动,但冰凉的身躯似乎要将孩子浑身的热量吸噬而去,一个念头在孩子心头生起:妈妈死了,妈妈再也不能睁眼看自己了!

     孩子的心在瞬间被巨大的黑暗吞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