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一章:天宴:酸菜
    又和刚才一样,整个大厅黑了下来,只不过这次,没有出现其他颜色的光,只有红色的一团光在前面悬浮着,而那红光之中的令牌则快速旋转着。突然,那块令牌碎裂开来,分成三份,在这黑暗的上空旋转交错着,只是一眨眼的功夫,那三个散开的红色光芒往这黑暗之中落去。

     “叮叮叮”一阵玉石轰鸣的声音响起,只见黑暗之中的三处地方亮起红色刺眼的光芒,这时整个主厅也亮了。

     “烬弟,你咋在发光啊?”左风一脸震惊的看着浑身被一阵红光包裹的左烬。

     左烬在那红光之中挠挠头道:“我也不知道啊,我腰上的令牌刚才突然碎了,然后这一阵红光就把我包裹了。这红光是什么啊?”左风也是挠挠头,准备用手触碰这个红光,但是红光只是持续十刹那的时间,说道:“我也不知道啊。”

     左翠在前面拍了拍手掌,看着大部分带有遗憾的众人扬声说道:“天宴的选择已经结束,还请令牌碎裂的客人走上前来。”

     “是说我嘛?”左烬面带疑惑的指着自己。“对啊,是你,你的令牌不是碎裂了嘛,肯定是你啊。”左风在一旁兴奋的说道。

     “那我这是被这什么天宴选中了嘛?”左烬喃喃道。“对啊,烬弟你运气真好,去尝尝这天宴弄的啥东西,回来给我说说啥感觉。”左风在一旁推着左烬的腰让左烬上去。

     周围的人看向左烬这边,无一不露出羡慕的神情。纷纷议论道:“左小公子的运气真好啊。”“对啊,真是运气好啊。”……

     “还请令牌碎裂的客人上前来。”左翠在前面看着众人。

     左烬听到这第二次呼喊才慢吞吞的走了上去。与左烬同时走上前来的还有那城主的女儿-驲芋,还有那方精。

     “想不到你这只会做饭的也会被选上来。”方精一脸诧异的看着站在台上的左烬,说道:“上来又有什么用,还不是一个无用之人。”

     左烬漠视着方精,看了一会又正正当当的等着左翠说话。左烬心里想着:要是我有哥哥那样的实力就好了,唉。

     与左烬站在一起的驲芋听着方精左烬的对话,脸上眉头微微一皱,看了看方精一眼,又看了左烬一眼,又笑嘻嘻的看着台下看着自己父亲驲珏,还对着驲珏挥挥手。

     启犁人看向台上的驲芋,摸着自己的羊角胡笑着对着驲珏说道:“驲城主,那是你家闺女吧,长的真是聪慧伶俐。”

     驲珏笑着对着启犁人说道:“确实是我家闺女,芋儿今年已经十之又四了,一转眼就这么大了。也是时候学点东西了。”

     启犁人摸了摸胡子,眼睛眯着看着前面的驲芋,对着驲珏说道:“驲城主,你家闺女如今可是武人之境?”

     驲珏点点头说道:“是啊,她可喜欢练武了,今年这才刚刚到武人之境。”启犁人点点头,摸了摸胡子又看向左烬,启犁人心中想道:能被天宴选中之人为何还有如此天赋平平之人,唉。启犁人叹了叹气又看向那站在台上的方精。眼中精光一闪。指着方精对着方韦顺说道:“方家主,那可是你家孩儿?”

     本来一肚子气的方韦顺看到启犁人指着自己的孩儿问自己的话,转瞬一想到方精此时的境界,不禁一喜,道:“正是我家精儿。不知启长老突然问起有何事呢?”方韦顺明知故问的说着。

     启犁人说道:“方家主你家孩儿的境界可是已达到武者之境?”

     方韦顺一听这话,得意的笑着说道:“正如启长老所见,我家精儿如今的境界已到武者之境了。”

     “啧啧,想不到这建岭城竟然出了如此有天赋之人,真是好啊,哈哈。”启犁人笑着又接着说道:“不知方家主是否有意让令郎来我云岐宗学习武学之道?”

     方韦顺笑着点点头道:“启长老既然都这么说了,我也就只好替精儿同意了。哈哈”

     启犁人也是得意的笑着,心想:这次来此建岭城招收弟子竟然能招到两个天赋如此之高的,宗主看到肯定会奖励我玄药武宝的,说不定还能赏赐我上好功法,哈哈哈,启犁人在心中笑着。脸上也露出笑意。方韦顺也是得意的笑着,撇了撇左雷,左雷一脸正常的看向前方。方韦顺冷哼一声,本来心中那因为方精受启犁人的夸耀的好心情又没了。

     左翠走到方精左烬驲芋三人前面,笑着说道:“想不到这次天宴之选竟然全部选择的是正值年轻的孩子们,看来这次天宴之物可是没那么简单。”左翠手一挥,一块令牌出现在手中,左翠唤来两个侍女,只见那两个侍女手中共同抱着一个碟盘,碟盘不大,但却有一臂之宽,侍女将碟盘放到桌子上就退下了。左翠笑着看着众人也看着一旁迷惑的三人,笑着说道:“天宴之选,其择食也并不唯一,有时是那天下断绝的美味,有时却是那普通的家常之食。”左翠将令牌放在那碟盘的上方,只见令牌化作红光慢慢融入那碟盘之中。

     这时站在一旁的左烬看到这个情况,心中顿时一惊,想道:刚才在远处没看清楚,现在近处观察,这不是和我做饭之时所用的御牌放光有相似之处嘛,这其中难道有什么联系?左烬心中又多了疑惑。

     当那令牌彻底化为红光融入那碟盘之中后,左翠将那盖住菜肴的碟盘掀开。这时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注意在那上面。

     “这是什么啊!”下面众人都在一句一句的问着,“这好像是我家的酸菜啊。”一个身穿布衣的人说“不会吧,不过一看好像真的是啊。”

     “这丰香楼也会出这种菜肴啊。”

     ………

     当掀开那碟盖的时候整个主厅之中的人都沸腾了,因为他们看到那碟盘之中是一碗黑中带绿的酸菜,对没错,就是酸菜。左翠看向那碟盘之中的那一碗酸菜,缓缓说道:“这次天宴看来是选错东西了呢。不过天宴之选肯定是没错的,那么三位你们来吧。”左翠命令侍女分成三份之后分别递给了方精左烬和驲芋,左烬还好,看向手中的酸菜不以为然,但是方精和驲芋两个人就神态不好了。

     “这东西能吃吗?”方精看向手中那一碗黑中带绿的酸菜,“这怎么看起来有毒啊。”驲芋也是一脸窘迫的看着手中的酸菜不知如何下口。

     但是左烬就不一样的,端起手中的酸菜直接一口就倒在了嘴里,一碗酸菜正好一口,左烬咀嚼着,看着那还在选择吃不吃的方精驲芋说道:“你们吃啊,这酸菜蛮好吃的,不酸牙,还有点甜,似乎有糯米般的黏性,好奇怪的酸菜。”左烬边咀嚼还在边回味感觉。

     方精和驲芋可是从来都没有吃过这种东西,酸菜这种东西只有那些家境贫穷的人家里才会有的,黑色之中带着墨绿,看得就有点渗人,也难怪下不了口。

     “方精,你要是吃不了就给我吃,我还没尝出啥味道呢。这酸菜咋给我感觉和我吃的不一样。”左烬用手一擦嘴角笑着对着方精说道。

     方精冷哼一声,说道:“这种下人吃的东西你都能吃得这么尽兴,我看你真是只能当厨子的命了。哼,这种东西,不吃也罢。”说玩便将自己手中的酸菜抛向了左烬,走下台去。

     驲芋看着方精将酸菜扔给了左烬,自己看向自己手中黑中墨绿的酸菜,腼腆着脸也给了左烬,说道:“你能不能帮我吃。”左烬看向驲芋,心中微微一叹,仿佛为什么不值一样,不过也笑着说道:“好啊。”左烬接过驲芋的酸菜,看着驲芋走了下去,颠了颠两只手上的酸菜,苦笑着。

     左翠看到方精和驲芋都将这最后的天宴所选之物给力左烬,也没用说什么,左翠走上前,对着众人说道:“丰香楼天地人宴现在已经结束了,现在开始普通宴席,大家可以玩的开心。”左翠走到那几位建岭城的家主面前,笑着说道:“各位家主,天地人宴已经结束,还请各位来此一聚。接下来为几位家主献上我丰香楼的最知名的云花千梦。还请各位跟我来。”

     “我老头子早就听闻丰香楼的云花千梦了,可是就没机会能够品尝,这次可是有机会了,哈哈。”启犁人笑着说道,一边笑着也对着一旁的驲珏说道:“驲城主,不知你可知道这云花千梦的滋味是如何?”

     驲珏眯着眼睛回忆道,脸上露出享受的表情说道:“那是一种犹如梦境一场的感觉,我也是在我刚上任城主之时有幸能够品尝到一次,那感觉就如同梦入仙境一般,很神奇。”启犁人一听这评价,越发迫不及待想要品尝一番了。

     这时方韦顺后面来了一个侍卫在其耳旁嘀咕了几句话,方韦顺皱了皱眉头,站起来说道:“抱歉了各位,鄙人家里还有点事情要处理,就不能陪下去了,就先告退了。”说完对着启犁人拱了拱手就趾高气扬的离开了。

     左雷看向方韦顺离开的背影,心中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左翠带着江家主和左雷,城主驲珏以及一脸高兴的启犁人和想凑近启犁人的镇海往后面走了。

     这时左烬则端着两碗酸菜从前面跑到左风的位置。“风哥,风哥,你看看我给你带来了什么。”

     “不就是酸菜嘛。”左风一脸无奈的看着递在眼前的两碗黑中墨绿的酸菜,又说道:“真不知道为啥是这个酸菜。”

     左烬苦笑的摇摇头说道:“风哥,你可别瞧不起它,这可是我吃过最特别的酸菜,我可以说这东西不一般。”

     “不一般?”左风看着眼前的酸菜,左瞅又瞅的也没发现其中的不同。

     这时一旁的王米则看着那两碗酸菜说道:“应该是不一般的东西,能被丰香楼的天宴之选选中,这菜肴应该不简单。”

     左风听了这话才端起一碗酸菜,尝试的吃了一口,顿时眼睛一亮,又接着把那剩下的还有那剩余的一碗吃了。左风砸吧砸吧嘴说道:“不用烬弟你说,哥我现在知道啥味了,酸中带甜,味道还真不错啊。”左风眼睛愁愁左烬似乎还想来一碗,但是并没有了。这时,左风突然脸色一正,立马端坐了下来,

     左烬疑惑道:“风哥,你怎么了?”

     王米一看到这情况,想了想说道:“你风哥估计吃了那酸菜后身体出现问题了。”

     “啊?问题,我吃了咋没事。”左烬也是满脸疑惑。

     “这我就不知道了,等你风哥好了之后再看看情况吧。”王米也是在一旁注视着左风。

     等了大约一盏茶的功夫,左风才缓缓睁开眼。

     “风哥,你是怎么了?”左烬在一旁关心着问道。

     “我刚才吃完这两碗酸菜之后似乎触摸到了突破的契机。”左风兴奋的笑着说道,“我现在已经武者巅峰了,我只差一步便可踏入锻气境了。”

     “这酸菜还有这种好处啊。”左烬在一旁惊讶道。

     王米也是一脸羡慕的道:“天宴选出的菜肴,定不是凡品啊。”

     “这次方精可是有眼不识珠了。”左烬在一旁笑着。

     左风左烬王米都笑出来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