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二章:擂比开始
    建岭城的人现在可以说是已经非常的多了,大部分为参加云岐宗招收弟子而来的,当然还有一些是听闻了那丰香楼的天地人宴而来。丰香楼天地人宴的名头可是传遍千里来形容。虽然距离丰香楼那天地人宴已经过去两天了,但是所来建岭城的人们都盼望着丰香楼再开一次天地人宴,都想自己能得到其中的名额,毕竟那人宴和地宴出来之物可不是一般人能弄到的,但是可惜丰香楼再没有开这宴席。不过普通宴席倒是还是有,这也吸引了很多人入住丰香楼,毕竟能有机会见云岐宗长老就说不定可以直接步入云岐宗。

     左家后山小树林。

     “哈欠…,好困啊,风哥,你确定我这样做有效果?”左烬躺在草地上,整个人四肢都舒展开来,似乎这样是某种异样的姿势,不过看起来也挺逗的。左烬郁闷的望着那在一旁闭着眼扎着马步的左风,大声喊到:“哥!你听到我说话没!这样真的对我练武有效嘛?”

     “啊?”左风睁开眼睛,脚下扎的稳稳的马步也被这左烬的一声大喊弄得抖了一下,左风看到地上成大字躺着的左烬,自己脸上也略显尴尬的说道:“有、有、有效吧,我看书上说:人体接受阳之光,地之气,万物之灵就可以成就练武之身了,你现在这个姿势面对太阳,可以尽可能的吸收太阳的光,躺在地上可以全面的接触大地的气息和青草万物的灵气,应该可以炼成武体的。”

     左烬张开眼睛望着天上的那一轮烈日,说道:“我怎么感觉一点用都没有,我身体没有任何变化啊。”

     左风也不再扎马步,走到左烬身边蹲着说道:“估计是你这样做的时间太短了,还不够吧,多坚持就可以了,不需要功法就可以成就练武之身我只在书上见过这样的。”

     左烬一脸愁容的看着这一轮烈日,淡淡说道:“哥,要是我还不会练武的话,你走了以后别人仗着武力欺负父亲母亲怎么办。我连保护父亲母亲的实力都没有。”

     左风一听到这话也顺势躺在地上看着天上的太阳,说道:“父亲的功力可是比我厉害的多,要是别人连父亲都可以欺负,我们肯定帮不上忙,再说了,父亲哪里需要你的保护。”

     左烬微微一叹又说道:“哥,明天就是云岐宗正式收弟子的日子了,你离开我就要走了,不知道我们何时才能再见面。”

     左风伸出一只手,对着天上的太阳,眼睛眯着透过五指缝隙中看那烈日,说道:“不会很久啊,左楠那魔女不是两年可以回家一次嘛,我也可以的,要是我在那里表现的好说不定还可以比两年还短就回家呢。”

     左烬身体也不在摆着大字,把双手枕在脑后,看着那散发刺眼白光的太阳说道:“两年好久,这算是风哥你将和我离开最久的一次了。”

     左风也将双手枕在脑后,闭着眼睛,这时一阵微风吹来,将整个小树林吹得唰唰作响。两人安静一会之后,左风又打破了这片宁静,睁开双眼看着那太阳说道:“当我在云岐宗习武有成,我会早点回来的,等我有了父亲一样的实力,有了比父亲还要强的实力,我就会一直待在家里,我就会一直保护你们的。”

     左烬一听这句话,露出了笑容道:“知道了,哥。”

     一天的时间就这样过去了,当然那样躺躺并没有让左烬能成为武者,但是那天让左烬知道了,左风习武是为了守护这个家是为了保护自己和父亲母亲,或许这才是他的愿望。

     “全体人员安静。”左家演武场,左雷站在一群人的前面露出严肃的表情说道:“今天就是云岐宗正式招收弟子之日,这是对于你们的一份机缘,也是对于你们的一份考验,能成功进选的,那就是这建岭城的人中强者,也是我左家的最强精英,当然,进选成功之人我左家依然欢迎你们回来,现在,我们出发。”

     “定不负家主厚望!”

     “定不负家主厚望!”

     ……

     震耳欲聋的声音从这些左家侍卫口中一同发出。左雷看了看面前的这一干众人,脸上微微带着可惜,站在一旁的左云看到左雷露出这样的表情,轻声说道:“大哥,不用担心,进选成功的对于他们就是机遇,日后与我左家有缘的定会回来。”

     左雷摆摆头道:“我担心的不是这个,我觉得这次云岐宗招收弟子对于我左家又是一次削弱,虽然有一些忠诚精锐我留于家中培养,但是我还是担心那方家的动作。”

     “大哥你察觉到了什么不对之处了吗?”左风把手中的扇子一合疑惑的问道。

     左雷点点头道:“有点眉目,现在去城中广场吧,一看你就知道了。”

     左云疑惑的点点头。

     城中广场是建岭城的一处占地特别大的空地,平时几乎无人来这里,但是今天这里却是人山人海。原因就是云岐宗招收弟子是在这里进行的。城中广场上现在已经搭起了一个大擂台,而擂台中心则是站着那云岐宗的启犁人启长老。

     较擂台近处留有三个比较大的位置,分别是留给建岭城三家人员的位置。而这时已经有两家到来了,分别是左家和江家。

     左风左烬两个人站在左雷左云的身后,看着这周围一圈一圈的人,两个人都是满满的震惊。

     “好多人,我从没见过这么多人聚在一起。”左烬看着那密密麻麻的人群说道。

     左风也点点头道:“恩,我也是第一次见,看来这云岐宗招收弟子的名额的吸引了可不是一般的小啊。”

     左烬把目光看向那江家之处,发现江家也是和自己家一样,身后也带有上百之众。而方家那个位置则还是空着没有人到来。

     左雷皱了皱眉头看向那方家位置之处,道:“这方家到现在还没来,不知在搞什么名堂。”左云也疑惑的道:“平常他们来得挺快的,这次这么晚到还真有点不同寻常啊。”

     人群一阵喧闹,一队百人之众从外围走进来。正是那方家的人。方韦顺带着方家百人走到指定位置停下,笑着脸对着站在擂台中间的启犁人拱拱手,也对着江涛和左雷拱手说到:“这次方某人来晚了,实在是抱歉。”

     启犁人笑着说道:“没事,既然方家主你来了,那这次我云岐宗擂台比试就正式开始吧。”

     左雷和江涛也点了点头。启犁人站在擂台中间看向周围的所有人,面带微笑的用不大但是所有的人能令所有人都听得见的声音说道:“时隔两年,我云岐宗又来建岭城招收弟子,上次是我宗厉长老来此进行招收,这次宗主则派的是启犁人我,我看各位对我云岐宗的热情都如此之高,那也不多说了,这次云岐宗的招收弟子规则我就说说吧。”启犁人环视了下擂台下的众人,又接着说道:“这次我云岐宗招收弟子的方式很简单。”启犁人指了指脚下的擂台说道:“擂台比试,在场所有人皆可参加,但是我云岐宗只收强者,所以只有两百人能入我宗门,所以接下来就看大家的表现了。”启犁人摸着小胡子哈哈一笑走下台去。

     一个云岐宗的弟子走到启犁人刚才所站的位置说道:“需要参加比试的来我这里报名记录名字。”说完便走下擂台做到一个很宽敞的桌子上拿出笔纸记录参加比试人的名单。

     在场的人听到启犁人的那番话,顿时叽叽喳喳的讨论起来,“两百人,这也太少了吧,这里起码有五千人,像我这种练武人都没有的人怎么参加比试啊。”一些听到这个人的话也纷纷叹气,不过还是有很多人往那报名处走去,希望自己能有机会进入云岐宗。

     太阳已经挂在头顶,炽热的温度弥漫着整个广场。使本来就燥热的人们越发激动。

     过了一个多时辰,参加比试的人都已经记录下来了,本来还需很多时间的,因为一开始是一个云岐宗弟子在记录,但是人太多了,就多加了三个报名位置,所以才这么快记录完。

     启犁人走到擂台中央拿起手中记录的名单,笑着说道:“看来各位的激情很高,这次报名的足有四千六百五十八人众,可是在这四千多人中只有两百人才能加入我云岐宗内,接下来就开始比试,比试地点就是我脚下的擂台。比试方法就是一对一,当然这么多人在一个擂台上比试的话那不知要话多久,所以在我身后还有十一个小擂台。”启犁人指着身后那人群外,处于广场边缘的的十一个擂台接着说道:“比赛名单由抽签决定。比试过程中一方认输则另一方可获胜,不可置对手于死地。我要说的就是这些,接下来,云岐宗招收弟子比试,开始。”

     参加比试的人手中都有一个小竹片,上面写了比赛的场地和比赛的顺序。

     左风手中也有一个竹片,正面写的是九号擂台然后反面写的是七十八号。左风把玩着手中的竹片说道:“我应该去九号擂台,我是第七十八号出场的。”

     左烬点点头道:“是这样的,估计和风哥你拿到同样数字的竹片的人要悲剧了。”左风哈哈的笑了笑道:“还是不能小瞧这些人,藏龙卧虎的人还是有很多的。”

     左雷看着自己的儿子,脸上露出慈爱的笑容说道:“风儿,此次比试务必进入前两百名,但是要是遇到劲敌不比也罢,知道了吗?”

     “父亲,我知道的。”左风点点头。

     左雷笑着摸了摸左风的脑袋,望着已经开始的十二处比试的擂台,微微叹了一口气。左雷的背后被左云拍了拍,转过头道:“查清楚了吗?”

     左云脸色不好看,对着左雷说道:“大哥,你叫我查那方家的那一百人众,果然有问题。”

     左雷眯着眼看向那不远处的方韦顺,听着左云又说道:“这次方家派出的一百多人中绝大部分都是一些没有武力之人,只有少数武人在其中。”左雷点点头,缓缓道:“看来这次这方家打算收拢家族武力要干出一些事来了。”

     “大哥,要不要我们现在也将比试中的精英人员也收拢回来。”左云道。

     左雷摆摆手道:“不行,要是让旁人知道我左家为了留住他们而不让他们参加比武,可是有损我左家名誉,这种事干不得。”

     左云道:“那这次比武之后方家实力依旧稳固,我左家就少了很多精锐,这可该如何是好。”

     左雷看着那方韦顺,哼了一声道:“那老狐狸,看透他的狐狸尾巴可应该不止我一个人,二弟你今晚帮我约见江家家主。他应该也知道了些什么。”

     左云道:“好。”

     左雷看向方韦顺,喃喃道:“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你到底要干些什么,难道你还真有本身一口吞下我左家吗?”

     方韦顺似乎也察觉到了左雷的目光,对着左雷嘿嘿一笑,又接着看擂台比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