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三章:左楠的小报复
    自从左楠拿了左烬的那本棋谱之后,左烬就接连几天没有见到左楠了。家里的所有人都似乎因为云岐宗要来招收弟子也变得很是兴奋。因为家主左雷说了:只要能达到云岐宗招收弟子标准的人,赏金千两,日后归来为左家效力的定封为左家长老。这怎能不让左家的一众人兴奋呢,毕竟那千金不说,左家长老的名分可是很重的,长老可是位于家主之后的话语权者啊。所以整个左家只要是练武的人都在拼命的修炼,只为了能上云岐宗。

     建岭城的百姓都知道:一入云岐宗,就如野鸡变凤凰,瞬间飞黄腾达,光宗耀祖了。这也让建岭城的人流量越来越多,一些城外的人和岭云山脉里住着的人都往城内跑,建岭城的人口瞬间翻了倍。城主府也是派了更多的人维持城内纪律。不过这可苦了左风左烬了,本来过一段日子左风和左烬就可以出门玩了,但是因为这云岐宗的招生计划,城内越来越乱,所以左风左烬被禁足在家中。

     一个月的时间就这样眨眼之间就过去了。

     云岐宗入建岭城的这一天。

     左家内,上百个身穿左家浅红色衣服的人站成方阵立在左家演武场上。左家家主左雷站在百人之首,背着双手,看着面前的一干众人,面带庄严的说道:“今日是云岐宗进城之日,明日便是他们正式招收弟子的日子。你们是我左家的精英,是我左家发扬壮大的未来,你们这次能够选择参加云岐宗的招收弟子之争我感到很荣幸,但是,我也感到不舍。”左雷一边说着,一边扫视着这百位众人,又缓缓说道:“要是有人入了云岐宗,我左家便要失去你们了,你们要是能入云岐宗,你们还是我左家男儿,我左家永远欢迎你们回来。”

     一干众人听了左雷的话纷纷性情激昂,有的还流下来眼泪,呜咽的说着:“左家主对我们这么好,我们要是能入云岐宗,日后是不会不回左家的,我们还要为左家效力一辈子,大家说对不对!”

     “对!对!”

     左雷看着面前的众人,脸上露出了微笑。但是脸上还是有一抹淡淡的愁容。对着众人说道:“大家的好意我已经知道了,今日你们好好休息,明日便是云岐宗正式招生之日,大家加油,为我左家争得荣誉!”

     众人一齐说道:“定不负家主重任!”

     左雷看了看一干众人,说道:“好了,你们各自休息去吧,明日清晨,还是在演武场集合,大家听清楚了没有。”

     “听清楚了。”

     “好了,你们各自散了吧。”左雷对着众人摆摆手说着。

     左风和左烬此时两个人正蹲在演武场的一个角落里,看着演武场中间的那慢慢散去的左家众人,左烬对左风说道:“风哥,明天就是云岐宗招收弟子的日子了,你是不是也得你去试试。”

     左风点点头说道:“当然啊,父亲说我现在已经可以直接入云岐宗了,但是还是要去走个场面。”

     左烬疑惑的对左风道:“那云岐宗今年招收弟子又是像以前一样的擂台比拼嘛?”

     左风也是摇摇头道:“你问我我问谁去。”顿了顿又道:“不过我看那云岐宗几年来招一次,几年来招一次,有潜力的人都被招走了,这让我们左家少了好多人才。”

     左烬一听这话,也是无奈的说道:“听父亲说云岐宗势力很庞大,对学徒们待遇很好,那些加入云岐宗的,我都好像没听说过有人回来了呢。”

     左风也是摆摆头,蹲在地上捡起一块石头,在地上乱画着,说道:“还是我们左家太小了,要是我左家的势力也那么大就好了。”

     左烬叹了口气说到:“那得要有实力强大的人才行呢。”

     左风把站起来,把石头往前面的演武场上一扔,说道:“我左风以后一定会成为绝顶高手的,到时候我们左家一定会扬名四海。”

     左烬一看到左风站起来,连忙把左风拉得蹲下来,转起脑袋四处瞅着什么,看了半天,转过头嘘了一口气对左风说道:“你站起来干嘛,要是被那魔女看到了我们在这里,还不得又是一番…”

     “一番什么?恩?”一句清脆悦耳的声音从左风左烬身后传来。

     左烬一听到这个声音,瞬间石化,心想道:不会这么巧吧?我们躲在这也能被发现?

     左风也是头顶冒着冷汗,小声的看着左烬,说道:“是哥哥我太不小心了,忘记那魔女还在找我们呢,这可怎么办呐。”

     左烬一脸绝望的苦着脸看着身侧的左风,说道:“还能怎么办?只有直接面对她呗,跑又跑不掉,打又打不过,我们不面对她,难道还要她逼着我们面对啊。”

     左风左烬同时唉叹一口气,转过身子看向前面。

     “咦,我们后面可是墙啊,怎么可能是那个魔女呢?”左风看着眼前的围墙对着左烬说道。

     左烬嘴角扯了扯,把手指往上指了指,看着左风,一脸的无可奈何。

     左风把头往上面看去,只见一个手掌直接在眼前放大,“啪”一声脆响从左风的脸上发出来。

     “唉,可怜的哥哥,你到底是眼瞎呢,还是眼瞎呢还是眼瞎呢,头顶那么大的一个人都没看见啊”左烬心中想着,默默为左风祈祷。

     “左楠姐姐我错了,我错了,不要打我。”左风在一旁哀嚎道。

     “哦?你错了?你为什么错了?”左楠笑着揪着左风的耳朵道。

     左风脸上带着一个大大的巴掌印,鼻子还留着血,道:“我现在说不好意思啊。”

     “哼,你还知道不好意思啊,趁我洗澡的时候把我的衣服拿走,你个小子倒是蛮会玩的啊。”左楠边说边把左风的耳朵转圈的揪着。

     左风看着一旁一脸我什么都不知道的左烬,绝望的说道:“左楠姐姐,那其实是个误会,那时我看你衣服脏了,我想叫仆人替你洗洗,才拿走了你的衣服,真没别的意思啊,左楠姐姐你就放过我吧。”

     左楠笑着看着左风,不过那个笑容真是不毛而栗,道:“哦?真的只是想替我洗洗衣服嘛?那你为什么要偷看我洗澡?为什么我看到我的衣服上多了一个大大的小狗的头像?而且我的贴身衣物也都为什么不见了。”

     “这个…左楠姐姐这是个误会啊,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那是烬弟他的法子。”左风看一旁偷着笑自己的左烬,一手指向左烬,准备祸水东引。左风心里想着:叫你在那嘚瑟,嘿嘿,这下看你怎么办。

     左烬被这突如其来的一指搞懵了,茫然的道:“啥?是我的法子?”

     左楠一听,转过头看向一旁的左烬,道:“嗯?是你的法子?”

     左烬这才会过来,连忙摆手说道:“不不不,不是我的法子不是我的,是风哥叫我这么做的,我偷衣服他画画,我们分工很好的,是哥哥他叫我这么做的。”

     “烬弟,你怎么能这样啊!”左风一听到左烬从实招来,一脸崩溃的哭喊着:“左楠姐姐我错了,我不应该在你衣服上画画的。”

     左烬心中笑道:想陷害我,嘿嘿,再给你加一把火。

     左烬满脸无辜真诚的说道:“当时偷了衣服之后,左楠姐姐你的内衣都太小了,不能画画,全部都给扔了,我们把那个外套还回去的时候,风哥他说他想看看你的身材到底咋样,我还没看就被你发现了,看到你的只有风哥,我什么都没看到。”

     左楠一听,瞬间火冒三丈,笑嘻嘻的把左风的耳朵再拧了一圈,道:“小烬弟弟的法子?你还真是会扯啊,小烬弟弟哪次不是被你带坏的,我的内衣小?嘿嘿,还敢偷看我的身体,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吧。”

     “痛痛痛痛!楠姐姐,我的好楠姐姐,你轻点,再拧下去我的耳朵可就没了。”左风两只手握住左楠的拧他耳朵的手,哭着道:“楠姐姐我错了,我再也不瞎玩了,我再也不偷看你洗澡了。”

     左楠把左风的耳朵松开,摸了摸那只被左风使劲握住的手,微怒道:“你这么小就学会偷看别人洗澡,要不是我发觉得早,就什么都被你看光了,真是不知廉耻。”说完看了看自己的胸部,心中疑惑道:小嘛?不小啊。

     其实左风画画的时候想画一个大点的画,左楠的内衣当然嫌小了,左烬在一旁憋着的笑,脸都憋红了。

     左楠又转眼看向左烬,左烬一愣,讪讪的对着左楠笑了笑,左楠走到左烬面前,嘿嘿的对着左风一笑,道:“好笑嘛?憋得那么痛苦,脸都憋红了。”

     左烬低着头道:“不好笑。”左烬心想:完了,这厮找上我来了,准没好事。

     左楠一手揪住左烬的耳朵,说道:“你也是的,跟在你哥哥身边,他叫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偷看女孩子洗澡是能干的嘛?还听你哥哥的话偷我的衣服,我看你们两个不想穿衣服了。”

     左风一看左烬也被揪了耳朵,心中闷笑道:叫你把话抖出来,这次你也受罪了吧。不过听到左楠后一句,左风紧了紧自己的衣服,感觉有什么不好的事要发生。

     左烬也听到左楠的后一句话,心想:完了,这魔女得要刮我们的衣服。

     左楠把左烬的耳朵松开,把左烬赶到左风身边。

     左风左烬两个人互视一眼,小声交流着。左烬道:“都怪你,出的什么馊主意,这次我们可是真的倒大霉了。”左风道:“能怪我嘛,你当时不也说这法子挺好的嘛,我也没想到她会发这么大的火啊,找了我们一个多星期的麻烦了。”

     左风左烬两个人都叹了一口气,耷拉着脑袋。

     左楠叉着腰看着眼前的左风左烬道:“现在就学乖了,怎么当时不老实,哼,今天再给你们一下教训。”左楠说完,伸握向挂在自己腰间的一把短剑,拔出剑对着左风左烬划去。

     左风左烬一听到剑出鞘的声音,两个人二话不说的转身往后跑。

     左风哀嚎道:“不要这样啊楠姐姐,我不想光身子啊。”

     “哼,那当时偷我衣服的时候你们在想什么。今天就再让你们光着身子。”一句话还没说完,左楠就赶上了左风左烬,手中短剑对着左风左烬一阵挥舞。

     “唰唰唰。”左风左烬被左楠赶上,感觉自己的身子越来越凉快。

     “咔”左楠手中的剑放入剑鞘内,转身离开道:“你们要是再做错这样下流的事,可就不是光身子这么简单了。”

     左风左烬两个人抱着自己的身子,看着越走越远的左楠,脸上都流下了后悔的眼泪。左风左烬两个人的衣服除了内裤之处,全部变得破碎淋漓,一阵风吹过两个人瑟瑟发抖。

     左烬望着左风,哭丧的脸道:“风哥,那魔女我们再不能招惹了,真是太可怕了。”

     左风一想到左楠刚才对自己的衣服做出的恶事,狠狠说道:“要是我的实力比她厉害,我一定也要让她尝尝这光身子滋味。”

     “风哥,你先别说了,我们先会房间换一套衣服,要是被其他人看见了,真是要丑死啊。”左烬看了看周围,无奈的对着左风说道。因为左烬听左风说这话都不知道听了多少遍了。

     “恩,对,先去把衣服换上,我一定要努力练武,尽早超越她。”左风也是点点头,和左烬两个人躲躲藏藏的往两个人的房间走去。一路上遇到行人都躲起来,像做贼样的。

     距离云岐宗招收弟子也只剩一天了。方家,江家也都是集合好了家里的精英们,这不只是云岐宗的招式弟子,也是建岭城这三家的暗暗比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