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关禁闭
    一个年纪轻轻的女人从内院里着急的向着门口跑去,一直跑到门口,看到站在门口的左风左烬,才缓了一口气,脸上露出点点薄怒,对着左风左烬一句一句的说教道:“你们又跑哪去玩了,从早上出门,一直到现在,中午回都不回家吃饭,你们看看这天,已经快过了申时了,在外面走丢了怎么办。”

     这女人便是左风左烬年轻的母亲李华凤。

     左风左烬两个人挠挠头,互相对视一眼,然后对着母亲“嘿嘿”的笑了笑。

     李华凤还是不能消气,看着左风左烬两个人身上都是灰尘,又发起了脾气:“你们看看自己,身上的脏成什么样子了,还有你这个当做哥哥的,怎么又带着弟弟到处跑,你弟弟他还小,万一走丢了怎么办,还有,你都这么大了,该懂点事了,不要总是到处乱跑。”李华凤对着左风说道。

     左风挠挠头,脸上带着委屈的说道:“母亲,我错了嘛?您就消消气,消消气,我保证下次不会带着弟弟乱跑了。”

     李华凤插着腰,还是一脸怒容的对着左风说道:“你都说多少次下次了?你自己数一数,哪一次你不是说下一次不出去,但又总是跑出去。我都这样放过你多少回了,不行,这次必须得关禁闭,你再怎么说也没用。”

     左风着急的小脸上想解释却又带着无奈,看了看左烬一眼,低着头应声道:“我知道了母亲。”

     左烬看见左风就这样应了下来,也对着急的对着李华凤说道:“母亲,事情并不是您想的那样的,其实不是哥哥主动带我出去的,是我要求哥哥带我出去的。您就不要再责怪哥哥了。”

     李华凤一看小左烬在一旁说话,走到小左烬身边,拎着左烬的小耳朵一边拎一边说着:“你还知道承认啊,要不是你主动想要和他一起出去跑,他会带你出去啊。”

     左烬一时语塞,心想:明明是我不要哥哥他出城的,可是不能和母亲说,要是母亲现在还知道我们出城了的话,估计关禁闭还得长。

     左烬低着头不说话。李华凤看着低着头的左风左烬,说道:“你们两个人全部都给我去祖祠里面壁思过去,不到十天不允许出来。”

     两人生怕母亲再责骂,异口同声的回答道:“是,母亲。”

     李华凤看着两个人应答得如此乖巧,随后脸上的怒气才慢慢消失,说道:“关你们禁闭是你们做了错事,下次不要这样就可以了。好了,就这样吧,小兰,你把风儿和烬儿带去祖祠里面,叫人把他们看好,不到十天不允许他们出来。”李华凤对着跟在身后的一个妙龄少女说道。

     那个妙龄少女就是李华凤的贴身丫鬟,小兰。

     小兰对着李华凤应答道:“是,夫人。”小兰从李华凤身后走过去,看着两个低着头的左风左烬,一手牵着一个带着他们走向祖祠所在的地方。

     李华凤看着小兰带着左风和左烬离开了,脸色露出一抹愁苦之色,摆了摆头,道:“风儿真是太顽皮了,烬儿也不听话,唉,当两个孩子的母亲真难。”再看了看小兰牵着左风左烬的背影,叹息一声,转身进到内院里面了。

     此时牵着左风左烬的小兰看着转身离开的李华凤,微微叹了一口气,对着左风左烬嗔怪道:“你们两个小淘气鬼,又惹华夫人不开心了。”

     左风嘿嘿一笑,抬起头看着侧看着牵着他手的小兰说道:“小兰姐最好了,母亲怪罪我们,你就不要再说我们了吧。”

     “哼,你这小淘气鬼还知道说啊,我一看就知道是你强行带着小烬出去的,小烬这么乖,怎么可能会跑出去。”

     左风嘿嘿一笑,挠了挠脑袋,对着小兰说:“小兰姐,还是你懂我们,烬弟他本来是不想出去的,还叫我不出去,我这不是想出去玩玩嘛,结果就变成这样了。”

     小兰脸上也是露出无可奈何的神情说:“华夫人关你们禁闭看来是对的,要是再不关你们一下,你们那还不天天往外跑。还有啊,你们要是再惹华夫人生气了,我可就要打你们的小屁屁了。”

     左烬脸上一红,前世思想的他想到一个少女脱自己的裤子打自己屁股就老脸羞红。左风则是嘿嘿一笑道:“不会的,我们再不会惹母亲生气的,小兰姐你就放心吧。”

     小兰也是看向了另一旁的左烬,看着左烬微红的小脸,微微一笑说道:“小烬烬,放心,我是不会无缘无故打你们的小屁股的,只要你们不惹华夫人生气。”

     左风左烬都嘿嘿一笑。

     走了不一会,就到了一个祠堂,祠堂里面摆放着很多的灵牌,这些灵牌都是左家先祖的,每一个灵牌就代表着一位左家先祖,一共有两百多个灵牌摆放在一个阶梯状的供台之上。这个祠堂也不是很大,一个香炉摆放在这些灵牌前,香炉上还有几根未燃尽的香线飘出点点白烟,整个小祠堂里面都是这种庄穆的气氛。

     小兰对着左风左烬说道,“你们就在这里呆着吧,我每天会帮你们送食物的,侧门后就是休息的地方,你们应该知道吧。”小兰指着一旁的一个侧门说道。

     左风和左烬点点头,应答了一身:“知道。”

     小兰点点头,说道:“那好,那我就走了,你们呆在祠堂里不要乱跑。”

     左风拖长了音说道:“知道了~,小兰姐上次你都已经告诉我们这些了。”

     小兰看着两个站在一起的左风和左烬,嗔了一下,转身离开了。

     左烬看着离开的小兰,对着左风说:“哥,我们又一次被关禁闭了,而且母亲还不知道我们的出过城的事。”

     左风也是一脸无奈的道:“去那个张老头的地方一去一回用的时间太长了,唉,没办法。”

     左烬也是一脸无奈,转身看着面前的那些灵牌,突然对左风说道:“哥,你还记得那张老爷爷说我们左家先祖的事嘛?”

     左风也是一怔,疑惑的问道:“记得啊,那老头子说我们先祖是一位绝世强者。”左风顺着左烬的眼神看上了那些灵牌,又对左烬说到:“你想说这些灵牌中有那位先祖的名字。”

     左烬看着这些灵牌,点了点头说道:“既然他是我们的先祖,那么这里面必然就会有他的灵牌。就是不知道他到底叫什么。”

     左风看向那些灵牌,也是挠挠脑袋,说:“太多了,根本不知道。”

     左烬眯着他的眼睛看着一个被一层迷雾笼罩的灵牌,说道:“不,我想我们应该知道,哥,你看看那最顶层的那唯一一个灵牌。”

     左风顺着左烬指的方向看去,只见那最顶层只有唯一的一个灵牌,而且灵牌仿佛被一层迷雾遮挡,整个灵牌透出一股强大的威压。

     左风和左烬一直盯着那个被迷雾包裹着的灵牌看,想看得清楚里面到底是什么,但是是一直看不清楚,似乎有一种神秘的力量将其笼罩着,不允许任何人窥视,而且一直盯长了看的左风和左烬都感到了一股强大的威压从那个灵牌上传来,压的两个人都快透不过气来,两个人就只好不再仔细盯着那个灵牌看了。

     左烬疑惑的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刚才想仔细看那个灵牌的时候,我感觉那个灵牌有一股莫名的气息要将我压住。”

     左风也点了点哟,说道:“没错,我也感受到了,好恐怖的威压。估计是我们左家的那位先祖不想让人们知道他的名字吧,才会弄成这样,强者就是不一样,我们连他的名字都看不透。”

     左烬摇了摇刚才被压的有点疼的脑袋,眼中露出疑惑,对着还在一旁看着其他灵牌的左风说道:“哥,刚才我看那个灵牌的时候,我感受到了那个灵牌周围散发着万物的香味。和我拿到御牌时是一样的感觉。”左烬也顺手摸向了他腰间的那块铅铁片。

     左风脸上也是微微疑惑,说道:“没啊,我没感觉到万物的香味。我只是感觉刚才有一股强大的威压,压在的我差点喘不过气了。”

     左烬此时心想: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风哥闻不到那种香味,那种香味明明是威压越强,香味越浓啊。这和铅灰色铁片只间到底有什么联系。左烬摇了摇头,留下一大堆问题,不再去纠结的想了。

     左风看着还在疑惑的左烬,说道:“别想那么多了,我们现在得先去洗个澡,你看看我们身上多脏啊,那只大黄狗把我们当时按在地上,地上的灰尘全部都沾到身上了。还被母亲说了一顿,要是下次遇到那只大黄狗,一定也要把它打得趴在地上起不来才可。”

     左烬也看了看满身的灰尘,也不再去想那么多,对着左风说道:“恩,那我们一会就去洗个澡。不过我觉得那只大黄狗还是不简单。风哥你下次遇到它应该还是不是它的对手。”

     左风脸上露出奋斗的表情,说道:“不管他多么厉害,我一定要把它打倒,否则那不就是连狗的不如了嘛,好了,咋们也不多说了,去侧门后去洗个澡吧。洗完澡就跪在灵堂前吧,呆满十日好出去。”

     左烬点了点头,应答道:“好的。”

     于是左风左烬两个人一同走进侧门里面洗澡去了。

     不一会他们洗完澡了,之后左风左烬就跪在灵牌之前,接受十日禁闭之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