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左云的分析
    方韦顺看向面前并立的左云和左雷,脸上的笑容渐渐收敛,两只手握了握拳,一阵噼里啪啦从两支手上传来,方韦顺对着左云和左雷说道:“你们以为一起来就可以了嘛?左云小子,我记得你可只是锻气中期的修为,别以为你能造成威胁。”

     左云笑了笑,对着方韦顺道:“左家主,你记性可真好,不过那可是好多年前的事了,如今我已经到了锻气后期,你说我能不能帮助我大哥呢?”左云伸出手,一团淡红色的气团从他手上慢慢凝聚出来。

     方韦顺看着左云手中凝成的那一团红色气团,震惊道:“锻气后期巅峰!想不到你小子的实力也精进得如此之快。”方韦顺心中暗暗想到:现在这左云的实力也进步得如此之快,这左云还年轻,要是再给他个几年时间,估计这左家总体实力就得超过我方家了,不行,这左云留不得,要是以后计划之中多出了这么一个变故,这可就不好了。

     左云淡淡一笑:“承蒙方家主赞赏,不知现在你还留不留得下我们呢?”

     方韦顺的双拳握得越来越紧,说道:“留不留得下你们,哼哼,试试才知道。戏凤掌!”只见方韦顺直接化拳为掌,手掌上泛起浅蓝色的光芒,蓝色的光芒映照得方韦顺脸上显得十分渗人。人高马大的身子向左云和左雷冲过来。

     左雷一看方韦顺直接攻击而至,一只手握拳,拳头上也冒出淡红色的光芒,“呀,猿搏直拳”左雷身子也向前冲去,那只淡红色拳头迎上了方韦顺的淡蓝色手掌。两个人虽然都有攻击有颜色,但是仔细观察就可以发现,方韦顺的淡蓝色比左雷的淡红色眼色要深一点。“嘭”两个人的攻击相遇而至,一击之后两个人并没有停下,都在继续互相攻击着,左雷的攻击非常威武,每一拳都虎虎生风,而方韦顺的攻击则似乎非常柔和,但每一掌都有绵绵不绝的暗劲在其中。

     左云看见左雷和方韦顺交起手来,也立马冲上去,比左雷还要淡的红色光芒包裹着左云的拳头,使用着和左雷一样的招式朝方韦顺攻击而去。

     “哼,你们两兄弟联手又怎么样,戏凤柔掌”方韦顺招式一变,两只手掌如同方精刚才一样比在胸前,手掌上都是有蓝色光芒包裹。

     左云和左雷也换成猿搏六式第六式猿搏碎骨锤进行攻击,但每一次攻击都能被方韦顺防御下来。

     “你们以为联手就能打败我,真是大错特错了。”方韦顺的手掌将自身防御的很严密,左云和左雷都攻击不到其身上。“哼,左云小子,早就知道你会来,你就先接我一掌吧。”方韦顺身子向前一步跨去,一掌顶住左雷的那个粗锤,另一个手掌直接从左雷的身侧朝还在准备挥出下一锤的左云拍去。

     “糟糕。”左雷一看左云此时没有办法抵挡这一掌,身子往旁一侧,那只准备击向左云的手掌直接拍到了左雷身上。

     “咚”左雷被这一掌直接给击飞,在其身后的左云也被左雷的倒飞给压倒而后退了几步,左云马上就把左雷的身子搀扶好。左雷捂着被方韦顺击中的那个地方,喘着粗气道:“我没事,他的防御太过严密了,我们根本攻不到他身上。”

     左云看向方韦顺,眼睛一眯,道:“不一定,刚才风儿能把那方精的防御破掉我们也应该可以,就是不知道方法。”左云看了看又准备攻击过来的方韦顺,看向其双脚,脸色一喜道:“我想我知道该怎么破出他的防御了,大哥,你一会攻击他的上盘,我去攻击他的下盘,他的柔掌讲究的是身稳而掌凝,一但他的下盘不稳了,他的掌法自然会露出破绽。”

     左雷点点头,道:“恩,我听你的。”

     说完两个人又朝方韦顺冲过去,不过这次左云一直攻击方韦顺的下盘,而上盘被左雷拖着,方韦顺使出戏凤掌也没刚才顺畅了。

     左云使出猿踢猿横扫一直攻击方韦顺的下盘,当然,这比刚才左风使出来的威力要大的多。方韦顺一不小心,身子被左云弄得倒退几步,左雷的使出猿搏碎骨锤攻击向方韦顺,“哼,既然你们有破解我招式的办法,你们也别想就这样取胜。”方韦顺伸出双掌,一掌拍向左雷一掌拍向左云,左云和左雷也直接将攻击到方韦顺身上。

     “咚”两声闷响,左云和左雷被戏凤掌攻击得往后大退了几步,而方韦顺承受了两个人的攻击也是往后倒退了几丈。三个人同时口中吐了一口鲜血。

     “哼,今日看来是不能把你们留下来,算你们走运,下次可就没那么好的机会了。”方韦顺看见不能打败左雷和左云的联手,也绝不含糊,直接带着方精和护卫转身离开人群。“你们左家,别以为有皇上的御旨就能苟延残喘,你们左家的末日不远了。哈哈哈”方韦顺的声音从人群外传来。

     左云和左雷互相搀扶着,看着离去的方韦顺,脸上都露出愁容,轻叹一声,左雷道:“回府吧,这次可是把方家彻底得罪了。

     左云也是摇摇头道:“得罪是早晚的事,这方家觊觎我左家的产业已经很久了,只是没有理由下手而已,看来这次他们可要有机会动手了。”

     “这方韦顺就是个恶棍,他的孩子也是一样,欺男霸女。唉不说了,我们先回府吧。”左雷看着搀扶着左风和抱着左烬的护卫说道:“回府吧。”

     “是,家主。”护卫们也连忙跑过来搀扶左雷,左雷摆摆手说:“不了,你把二弟扶着。这可恶的方韦顺,下手可真重。”

     左云被一个护卫搀扶着,笑着说道:“大哥,我看他是怕我们呢,他老了,可我们还比他年轻很多,方韦顺现在估计得有什么计划除掉我们左家,我们左家可得好好准备准备。”

     左雷皱皱眉,道:“皇上下了御旨说没有人可以灭我们左家,难不成他还有那个胆子吗?”

     左云摆摆手道:“大哥,你想的可太简单了,那是先祖之时的约定,到了现在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这震慑力已经很微弱了。”

     “唉,算了,该来的总会来,我们先回府,有什么事我们回府再讨论。”

     左云听到这话也点点头。左雷擦掉嘴角的血,走到左烬的身前,把左烬抱起来,看着左烬腰间的御牌,叹了口气,道:“现在回府吧,烬儿我来抱着。”

     于是一群人的往左家方向离去了。

     周围群众看见左云和左雷与方韦顺的这场战斗,无不一一讨论。

     路人甲:“这方家主实力还真是强大啊,你看看刚才他那水属性的元力,可是把左家主的火属性的元力给压制了呢。”

     路人乙:“你别说,我听闻啊,这方家主的实力已经快凝元中期了呢。”

     路人丙:“哇!凝元中期,那不就和城主大人快一样的实力了呢,这方家主真是恐怖啊。”

     路人丁:“你们静静,你们看看这方家主多大岁数了,我看啊,他可能就卡在这上面一辈子呢!”

     路人乙:“说的也是,不过那左家主实力已经到了凝元境,而且年纪也不大,我觉得啊,他才是有机会突破到凝元中期的呢。”

     路人皆点点头,露出崇拜的眼色。

     ……

     这段街斗之事就这么过去了,方家与左家也因此结下了恩怨。

     左家府邸。

     大厅内,左云和左雷两个人喝着茶坐在里面,两个人都露出愁容说着一些话。

     左云拿起茶杯吹了吹漂浮在上面的茶叶,小饮一口说道:“大哥,我看这方家这次对我家城外围酒馆的那些骚扰不同寻常啊。”

     左雷疑惑道:“怎么了?你这次又有什么发现吗?”

     左云点点头道:“方家自从大哥你晋级到了凝元境之后,就开始骚扰我家酒馆,虽然都是一些散人前来骚扰,但是我去观察了一下,那些散人全部都是方家花钱收买而来的,我左家酒馆遍布全城,分散了我家很多的武力,有的酒馆虽然挂的是我左家的招牌,但是却没有一些有武力的人看守,那些人就专门去破坏那些酒馆,虽然那些酒馆对于我左家来说收入很少,但是,这破坏的却是我左家的名声啊。”

     左雷的手指在桌面上敲击着,拿起茶杯喝了一口,口中吐出一片片茶叶在地上,摇摇头说:“真不知道这方韦顺搞什么鬼,难道他还是想分割我左家的酒馆嘛?就算让他占据了,我左家可是曾经御厨家族,手艺他可学不来。”

     左云手摸了摸下巴,眉头一皱说道:“我想那方韦顺的目的肯定不止这些,大哥,我看这样,你先调动人手去守卫那些在城里收入比较大的酒馆,还有那个丰香楼也必须派出锻气境的人手守卫。”

     左雷疑惑的道:“丰香楼?他敢动吗?他就不怕挑起我左家和方家的战争。我左家实力现在可是不弱如他方家。”

     左云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但是我有这种感觉,要是这方韦顺想动我左家必先动我丰香楼。要是丰香楼被破坏,我左家的名声可是就完了。”

     左雷起身站起来道:“说的也是,那我就立马派人去守卫丰香楼。”

     左云看着站起来的左雷说道:“大哥,这事也不用着急,我估计这方家一时半会也不会动手,过五个月就是云岐宗前来我建岭城招收弟子的时候了,要是这方家这时候动手,到时候云岐宗前来我建岭城可是没地方招待的。”

     左雷一拍手掌道:“对啊,云岐宗可是每两年一来,每次都是在我丰香楼落点。要是丰香楼毁坏了,那云岐宗还不是将怒火发到方家头上。”

     左云一笑道:“对,大哥,就是这样,所以说这左家暂时还不能打我左家什么主意,不过还是得密切关注方家的动向。对了去看看风儿和烬儿吧,叶老大夫现在给他们在后房疗伤呢。”

     左雷一听这话就气的不行,说道:“那方小子竟然已经是武者了,风儿一个武士还去和他争斗,烬儿也是没头没脑的去掺合,我得去好好教训一下他们。真是太不听话了。”

     左云站起来说道:“大哥,别生气,我听说那方小子是和风儿打斗过程中晋升到武者的,这方小子天赋也极是优秀啊。”

     左雷疑惑不解的看向一旁的左云道:“这方小子平时横行霸道的事我也是略有耳闻,想不到其实力也与我风儿差不了多少,如今实力也超过了风儿,不知道到底是如何练成的。”

     左云想了想说道:“大哥,前段时间我听说有人在山里发现了渺莲果,后来我想打探这渺莲果的消息的时候却不知踪迹,我估计就是给这方韦顺拿到了吧。”

     左雷恍然大悟:“难怪呢!我说就那方小子每天霸道的样子,怎么可能有我风儿努力练功实力强大,原来是那灵果给这方韦顺得到了。”

     左云也是淡淡一笑道:“借助外物终究还是没有自身修得的牢固,大哥你就别太惊叹了,走我们去看看风儿和烬儿的伤势如何了。”

     左雷点点头,应了一声便和左云走到后房去看左风左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