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2章、群鬼围山
    看到独眼鬼不躲,我以为这一棍别说眼睛了,连脑袋都会被打爆。

     我没有心软,这些鬼怪活着,只会给更多的人类受害。

     啪——

     雷击木实实在在的打在独眼鬼的眼睛上。

     可是他的眼睛没有爆,而我却有种想要发狂的感觉,因为我的力气全部不见了,打在他眼睛上,就像打在空气上一样。

     我体内澎湃的真气让我罡步都乱了。

     “退后!”一鹤道长看出不对劲,忙喊道。

     我收棍疾退,体内还难受的要吐血。

     飞空的青锋宝剑又回到刘念手里,他见我受伤,立刻挺剑往独眼鬼刺去。

     独眼鬼待得宝剑临身,额中独眼突然睁得更大了,眼球仿佛要撑破弹出一般。

     刘念也受到干扰,宝剑不由刺向独眼鬼暴睁的眼睛。

     我在侧面,看得清楚,宝剑已经刺入眼球几寸,剑尖都不见了。

     被宝剑刺中眼睛,会是什么后果?眼睛肯定会瞎的。

     但是独眼鬼依然没事,眼睛还是圆睁着,倒是刘念不受控制地退了两步,一下摔倒在地。

     这时,我可以肯定,独眼鬼的眼睛是有魔力的,这么独特的眼睛,绝不会白长。

     刘念松开宝剑后,宝剑还插在独眼鬼的眼睛里,这场景就算是耍杂技的都做不到,最恐怖的是,独眼鬼并没有受伤,他眼睛依然完好无损,反而发出妖异的邪光。

     一鹤道长突然踏前一步,伸手在宝剑剑柄上一拍,喝道:“好一个鬼眼。”

     却见宝剑‘嗤’地一声,又插进去一截。

     一股浓黑的液体从独眼鬼的眼睛里喷了出来,同时独眼鬼捂眼大叫起来:“我的眼睛,我的眼睛。”

     他一边叫着,一边把宝剑拔下,只见剑尖插着一个拳头一般大的眼球。

     独眼鬼疯狂了,往一鹤道长扑去,喊道:“我要吃了你。”

     一鹤道长站着不动,食中二指并起,捏了个指诀,画了个圈,被扔在地上的宝剑突然跳起,飞到半空,转了个圈,咔嚓一声,将独眼鬼脑袋斩了下来。

     脑袋掉了的独眼鬼,还多跑了两步,才轰然倒下。

     这时候,石洞里还有包括红毛鬼在内的三个小鬼,立刻趴在地上磕头求饶。

     刘念从独眼鬼身上取来地形图,递给一鹤道长。

     一鹤道长看了一眼,就微笑起来。

     红毛鬼忙道:“这图是假的,我胡乱画的。”

     刘念道:“看来他真没有地形图。他被我们抓住,于是随便画个地图交差。”

     一鹤道长问道:“红毛鬼,你告诉贫道,六臂鬼王为何要洞灵观的地形图?”

     红毛鬼顿时支支吾吾起来,看起来是知道,但是不敢说。

     刘念捡起宝剑,擦拭剑上的污血,说道:“谁先说,就饶谁的命。”

     三个小鬼突然都激动起来,吵着要先说。

     刘念道:“一个一个来,红毛鬼,我信不过你——。”

     红毛鬼忙道:“我说我说,我要是说假话,他们会检举的。”

     刘念道:“这话说的也是。那你说吧。”

     红毛鬼着急说道:“鬼王说要率领众鬼攻打洞灵观,需要掌握好观外的地势,才好做布置。”

     “攻打洞灵观?”

     我以为自己听错了。洞灵观里面可都是真正的修真道士,而且观里观外禁忌那么多,想闯进来都难,另外,轩辕古镜现在也在观里,对众鬼几乎是灭绝性地残杀。

     一鹤道长忽然哈哈一笑,说道:“好一个六臂鬼王,果然是生怕天下不乱。我倒怕他不来呢。”

     红毛鬼问道:“我们可要走了吗?”

     刘念道:“你们是来侦查地形的,不带一个地图回去,不是找死吗?那去吧。”

     说着,把那张假地图一扔。

     明知道是假地图,红毛鬼还是欢天喜地地接了,然后和两个小鬼疯狂逃走。

     一鹤道长道:“我们也回去吧。”

     回去的路上,我见一鹤道长不说话,以为他担心六臂鬼王的事,就道:“道长,有轩辕古镜在,你可以不用担心。连山妖姥姥那么强悍的妖怪,都死在轩辕古镜下,一般妖魔鬼怪,根本不在话下。”

     一鹤道长道:“您能这么想,六臂鬼王也会这么想。他可不是傻子,没有哪个鬼怪比他更明白轩辕古镜的厉害。那么他为什么还敢来?”

     我说道:“会不会是他被压在河眼里太久了,想出来报复社会?”

     这是一般监狱重犯放出来后,都会有的想法。

     一鹤道长道:“想报复,也不必来洞灵观啊。——总之,这事还有些蹊跷,我们回去再好好讨论讨论。”

     回到道观第二天,一鹤道长就召开大会,座中除了我和刘念是小辈,其他都是师长级别的道士,加上狗头道人,一共十人,朱太和李一常也都没有入座资格。

     一鹤道长将昨晚一事说了一遍。

     座中几个老道士一听完,都拈须微笑。

     一个老道士道:“正愁找他不到,他却送上门来。这不是正好吗?”

     一鹤道长道:“我觉得事情不简单。六臂鬼王敢带众鬼前来,在他心里,肯定觉得有胜算。我就想问问大伙,你们觉得他的胜算在哪?”

     另一个老道士,轻蔑地道:“鬼兵吗,除了不怕死,还有数量多,不过,我们洞灵观可不怕他。”

     又有个老道士说道:“就是,贫道还怕小鬼们来的少了。”

     我听他们说话的口气,就知道他们并没将六臂鬼王放在眼里,各个都是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也说明他们确实有真本事,换了一般人早吓尿了。

     狗头道人咳嗽一声,说道:“不管怎么说,还是稳一点比较好。”

     一鹤道长问道:“师兄有何高见?”

     狗头道人道:“如果鬼王大举前来,硬拼的话,谁也不敢保证谁输谁赢,我想去河两岸请一些同门前来助阵。”

     一个老道士打断他道:“鬼王来不来,还不一定,要是请来同门,最后鬼王未出现,岂不是被同门笑话我们胆小?”

     一个头发全白了的老道士道:“没错。洞灵观要是还要别人助阵,说出去已经是笑话了。当年淮河闹水妖,同门同道去了那么多高手,不是降服不了吗?还不是我们洞灵观最后出面解决的?”

     这老道士说的也没错,如果他们都无法抵抗,其他同门来了,作用也不大。

     开会也没商量出什么结果,散会后,我跟着狗头道人往外走,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他这么沉默。

     狗头道人又停住了,说道:“不行。我还得找掌门师弟说说。”

     然后我们又去见一鹤道长。

     一鹤道长盘腿坐在天井中间的大石龟背上,正用铜钱占卜呢。

     六枚铜钱,在龟背上旋转不休,最后停下的时候,狗头道人和一鹤道长都震惊了。

     我看不懂,但是从两位道长的表情,大概能猜到结果。

     一鹤道长叹道:“这大概是洞灵观面临的最大的危机了。”

     狗头道人说道:“要不,我立即下山,去请道门同行。”

     一鹤道长道:“恐怕来不及了。这里面最大的问题就在轩辕古镜上。我们最依赖的是它,可是,如果我们想不通为什么六臂鬼王不怕轩辕古镜了,我们的结局可想而知。”

     刘念小声地道:“莫非他们找到了能对付轩辕古镜的东西?”

     一鹤道长道:“轩辕古镜是上古神器,还从没听说有能对付它的东西。不过,这事也难说。”

     狗头道人道:“我还是下山一趟,能请一点帮手是一点。”

     我道:“道长,我跟你一起去。”

     狗头道人呵呵笑道:“你还是去陪陪无双小丫头,我那徒弟都把她惹烦了。天天把自己关在屋里不肯出来,迟早要闷坏。”

     我道:“她是在山里呆久了才烦的,过一阵子就好了。”

     狗头道人这才道:“你想去,就一起去吧。我还想见识一下,这些天你的本事涨了多少呢。”

     我俩简单收拾一下,李一常和朱太自然要带上,然后出门,途中需要翻过几道山梁,可是刚爬上第一道山梁,我们就看到对面林间埋伏着一群鬼。

     也许那不是埋伏,因为他们并没有隐藏身子,而是围在山之一面。

     群鬼看到我们四人,立刻叫嚷着,从林间冲来,黑压压的一群,不知道有几百几千。

     这些是鬼,和上次遇到的活尸不同,群鬼的速度本就快得惊人,我们和群鬼之间隔了半个山面,可是转瞬间就追近了很多。

     这比松林的活尸难缠多了。

     狗头道人都不用提醒,四人转身就往洞灵观逃去。

     看到洞灵观远远在望,群鬼便停住了,然后掉头回去。

     我们只能回观里来,去找一鹤道长,把群鬼围山的事情说给他听。

     朱太说道:“不过,我们洞灵观还是有威信的,鬼再嚣张,也不敢闯到观里来。我看,大家在观里等一阵子吧。”

     一鹤道长沉吟片刻,问道:“师兄,你怎么看?”

     狗头道人眯着小眼道:“我总觉得群鬼是有预谋的,围山而不进攻,似乎在等待一个时机。”

     一鹤道长道:“我也觉得他们在等待什么,可是总猜不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