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3章、婉儿归来
    众人散后,我去找何无双,顺便把事情告诉她。

     何无双一听说洞灵观被群鬼包围,倒没有害怕,而是惊讶万分,说道:“洞灵观数百年基业,名头那么大,这些鬼不要命了,敢来攻打洞灵观?”

     我解释道:“我们出去的路都已被封死,不能搬救兵,等于没有后路了,只能背水一战。”

     何无双道:“那群鬼怎么还没有进攻?”

     我道:“这也正是奇怪的地方,我来找你,就是让你有个心理准备。”

     何无双撇撇嘴道:“昨天捉到的阴兵,我去见了都没害怕,我现在胆子大着呢,什么都不怕。如果再见到猪脸山魅,我一定打烂他的鬼脸。”

     “那就好。”

     我见她把群鬼围山当做平凡事情来对待,很让人放心,就打算离去。

     何无双又拉住我道:“我听说了,说是你在河眼里放走了鬼王,是真的吗?”

     我点点头,补充道:“你还记得,我们离开水阁楼船的时候,小船不是突然翻了吗?后来遇到阴鱼,你还以为是阴鱼把我们的船撞翻的?其实不是。阴鱼是来救我们的。”

     “难道说,撞翻小船的是鬼王?”何无双想起前事,一下子想明白了,“可是,说来算你救了他,他为什么还要对付你?”

     我想轩辕古镜一事已经不是秘密了,于是把我从一鹤道长那里听到的千古秘事都一一告诉了她。

     何无双睁大了眼睛,说道:“原来我们活着的人间,有这么多危险啊?要是尸神归来,岂不是人间要变成地狱?”

     我道:“尸神一事,时间太久远了,他到底能不能回来,还不一定。倒是目前之事,六臂鬼王率众鬼明目张胆攻打洞灵观,一个不好,全道观的人都有可能死亡,这个不得不小心谨慎。”

     何无双微微点头,抱怨地道:“可惜不能下山,不然我要回沙门,将沙门的人都请来,一定能把群鬼赶跑。”

     我笑而不语,在我眼里,沙门就是一群欺负人的河上恶霸,遇到鬼大军,恐怕跑的比谁都快。

     何无双拿出一把匕首给我看,说道:“这是有一年我过生日的时候,爸爸送给我的,他说这把匕首能辟邪。你拿着防身吧。”

     这把匕首我还有印象,她还曾经用来刺我。

     我一听说是她爸爸给她的生日礼物,就笑道:“沙门大龙头果然和我们不一样,我还没听说过,爸爸给女儿的礼物是一把刀呢?”

     何无双不屑的道:“那是你小瞧我。我虽是女孩子家,可是自小习武,我才不怕你呢。听道长说,你最近练功很勤,进步很快,他都不许我去打扰你。要不趁现在,我们比一比?”

     我忙摆手道:“好男不跟女斗。”

     何无双把匕首收起来,说道:“我们空手过招,又不会伤到人,你怕什么?我就想看看,你现在多厉害。”她说着,突然自椅子上弹起,凌空一脚就往我踢来。

     如果换做以前,我肯定要躲避,但是现在,我一眼就能看出她身法里的漏洞,只把头一偏,就避了过去u,同时伸手在她膝盖弯处轻轻一点,何无双忽然失去了力气,腿一软,就掉了下来。

     我只是本能反应,只想着破了她的招式,没想到她掉下来的时候,就落在我眼前,我赶忙双手伸出,将她抱住。

     何无双整个人都倒在我怀里,抬头看了我一眼,突然小脸通红,然后把脸转过去,不让我看到她此时的样子。

     我也有些尴尬了,她肯定以为我是故意的,她一脸娇羞的样子,比任何时候都要迷人,我突然很不想放开她。

     就在这时,门外忽然传来一声轻咳。

     声音虽小,但我听来却如惊雷一般,因为那声音我太熟悉了,是婉儿的声音。

     我连忙放下何无双,奔向门外,门外空空,并没有人,我找了一下,也没看到婉儿。

     何无双揉着膝盖走出来,问道:“你找什么呢?”

     我问她:“刚才你听到有人咳嗽吗?我不会听错的,是婉儿来了。”

     何无双摇摇头道:“我怎么没听到?再说,外面被鬼围住了,婉儿怎么可能进来?——呵呵,你不会是想念媳妇出现幻觉了吧?”

     我又找了一番,确实没找到婉儿,这才死心,心说难道真是我出现幻觉了?

     无双说得对,婉儿也不可能进来,这个时候的洞灵观加了几道守卫,严密得连只老鼠都进不来。

     吃晚饭的时候,尤其能感受到紧张状态,平时什么都不放在心上的朱太也认真起来,背了把宝剑,加入到巡逻大军。

     我寻思着也找点事情做,去问狗头道人,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吗?

     狗头道人说要我好好修炼,其他事情都不用管。

     我回到屋子里,又开始修炼起来,到了大半夜才躺下休息。

     朦胧中,我感到一只手在摸我的脸,一睁眼就看到婉儿坐在床头,我以为是梦,揉了揉眼,发现婉儿还在,惊喜地道:“婉儿,真的是你吗?”

     “咯咯。”婉儿笑起来,“不然你以为是何家大小姐呢?”

     我‘啊’了一声,听她这句话,就知道我抱着何无双的时候,被她看见了,那声咳嗽是她发出的,说明我都没有听错,也不是我的幻觉。

     “那你怎么不出来?害得我一通好找。”我抱怨不已,顺手把她搂在怀里,往床上一躺,同床共枕了。

     “啊,你别这样,道长他们随时会进来的。”

     婉儿还想逃,我拿被子一盖,把她裹住,这次她彻底放弃了,再也不反抗。

     “你什么时候来的?伤好了吗?为什么不跟我说一声?”在被窝里,也不知道她穿得什么衣服,摸上去很滑,大概是丝绸。

     “我今天才到,找到你时,你和何家大小姐在练武呢,我不想打扰你们。”婉儿说得就是我抱住何无双的时候。

     我嘿嘿笑道:“那你怎么走了?你是不是妒忌?你要是妒忌,我可以补偿你,我们现在就洞房花烛。”

     婉儿又羞又急,说道:“小浪哥哥,我看你修炼地是道家引导术和炼气术,这个时候可不能乱来,一旦气血逆行,气息紊乱,你的身子可就废了。”

     我道:“那你是不是生我气呢?你也看到了我和无双之间的事,我再怎么解释,你也未必信。”

     婉儿笑道:“你和她之间能有什么?再说了,我的思想还保留在古代,你就算三妻四妾,在我看来,也是合理的。我在乎的是,何家大小姐是不是真的喜欢你。”

     我道:“这事先不说。”我心里确实也喜欢无双,可是还没到婉儿说得那种‘妻妾’的地步,目前我心里只有婉儿一个,和无双在一起的时候,我也时常会想起婉儿。

     “你来这里,还有谁知道?”我问道。

     “就你一个知道啊,我又不见其他人。”婉儿躺着,一脸平静地道,“不过,我一会儿就得走了。”

     “为什么?”我可不舍得她走,这都几个月没见了,一见面又要走了。

     婉儿说道:“现在是非常时期,外面鬼王大军已经集结了,如果洞灵观的道士们知道我是女鬼,肯定不会放过我的。”

     我道:“狗头道人师徒是知道你的,一鹤道长也知道你,你还担心什么?”

     婉儿轻轻一笑,说道:“别傻了,对他们这些真正的修真人士来说,是不会相信我一个阴间来的女鬼的,观里有很多老顽固,你是说不服他们的,当然狗头道人倒是可以相信。”

     她说的有理,洞灵观还有些老道士看着就不好说话,我来几个月了,几乎没说上一句话。

     外面忽然吵嚷起来,我和婉儿都竖起耳朵细听,能听到一阵脚步声往前面跑去。

     婉儿道:“你看,道观也不安静,肯定又出事了。”见我表情,就笑道,“我知道你放心不下,你也出去看看吧。我也要走了。”

     我叹口气道:“如果被其他道士看到,你会很麻烦的。”又想到轩辕古镜就在道观,要是被不知情的道士拿来照婉儿,那就悲剧了。于是又道,“最近确实情况特殊,你能不来就别来了吧,免得惹麻烦。”

     婉儿点头道:“我知道,鬼王召集了一批野鬼,把洞灵观都围住了,我见观里的道士比什么时候都紧张。”

     外面的吵嚷声更大了,我起身,说道:“我送你出去。”

     婉儿一笑:“你去忙你的吧。我偷偷地走,没人发现我。”说着,她就闪身出门,消失在黑暗里。

     我带上雷击木,往前殿跑去,看到狗头道人,忙问道:“道长,发生了什么事?”

     狗头道人说道:“就在刚才,突然来了一批纸人,抬着十几口棺材,把道观门都被挡住了。”

     “纸人?”

     我猛然想起在渔村遇到的纸人,道长说过那些是亡灵纸人,是邪派亡灵棺的一项道术。

     狗头道人皱着眉头道:“我没见到,不知道是不是亡灵纸人,如果是的话,那就真的麻烦了,说明亡灵棺已经和鬼王联合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