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9章、铁笼里的怪人
    轩辕古镜做为超级大杀器,对鬼物的伤害实在太大,一院子的鬼物瞬间消失不见。

     由于消散的鬼物太多,即便是在瓢泼大雨中,仍能看见鬼物消散时的一缕烟气。

     后面仍有不知情的鬼王大军赶来,都逃脱不了同样命运,直到群鬼醒悟,掉头而去。

     刘念和我带头追去,一直将众鬼赶出洞灵观。

     众鬼从山墙破洞逃出,再没有先前的气势。

     刘念命人将破洞堵上,留一队道士守着,和我又回到一鹤道长身边。

     一鹤道长引雷电力劈铁僵尸,自己也受了内伤,此时脸色依然惨白,吃了几颗回元丹也没见效。见我们围过来,微笑道:“今日几次大战,在铁僵尸之前,斩杀了几个凶猛恶鬼,那时就已经受伤了。再引天雷,自己身子差点承受不了,不过还不碍事。”

     刘念关心地道:“师傅,你多休息休息。”

     一鹤道长摇摇头道:“没时间了。”

     我道:“怎么会没时间呢?六臂鬼王和他的鬼大军,难道还敢闯进来?”我看了旁边一眼,五个老道士依然静坐不动,轩辕古镜在他们手里,再让人放心不过。

     之前一鹤道长说过,暴雨天因为没有天光,轩辕古镜发挥不了威力,鬼王才敢率众鬼攻打洞灵观,可是现在看来,轩辕古镜明显有用,甚至比当日一鹤道长使用时,厉害处有过之而不及。

     一鹤道长道:“你一定很奇怪,为什么轩辕古镜在我几个师兄手里,就能发光了吧?”

     我连忙点头,本来还正打算问呢。既然能发挥威力,干嘛不让五位老道士出去杀鬼?

     一鹤道长解释道:“我之前说过轩辕古镜在星月无光的天气,是没有用的,这话并不是骗你。你刚才看到的,其实不是镜光,那是五位师兄联合起来,以全部修为,通过古镜发射出来。这是特别损耗生命力的,五位师兄也坚持不了多久了。”

     我道:“原来如此。不过,六臂鬼王应该不懂这里面的玄机,我猜他未必敢进来。”

     一鹤道长道:“你别忘了亡灵棺,他只要把情况一说,亡灵棺的妖道就能猜到了。”

     我再也说不出话来,原来事情紧迫到如此地步了。

     一鹤道长又对刘念道:“你带着师兄弟守在这里,我要和小浪兄弟说几句话。”说着,领我往后走。

     我也不知道他要和我说什么,问道:“道长,你要说什么?”

     一鹤道长边走边道:“我查过你的身世,你以后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不该死在这里。所以,我要放你走。”

     “放我走?”我不由叫道。

     “对。洞灵观是保不住了,我们也不会轻易离开,但是你还是赶紧离开洞灵观吧。”

     一鹤道长如此说道,看他要去的地方,显然是后院。

     何无双还在后院,看来是想喊何无双,让她和我一起走。

     一鹤道长又道:“你的命比你想象中还珍贵,你要珍惜。你现在不懂,以后你都会知道的。你也不要内疚,一切都是命中注定,所谓冥冥之中有天意耳。”

     我也不知该说什么。

     说话间到了后院,何无双听到脚步声,立刻跑了出来,见到我和一鹤道长,突然‘哇’的一声大哭出来。

     我很怜惜的摸着她头发道:“别哭了,会没事的。”

     何无双哭声小了点,抽噎地说道:“我不是怕,我是担心你们。”

     看她眉眼,这两天憔悴了很多,她本是淮河第一小美人,沙门大龙头的千金小姐,应该在家好好享福才对,岂知过上这般担惊受怕的日子。

     一鹤道长微笑道:“贫道这就送你们出去。”

     他带着我们去了他平时修炼的斗室,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就在这里。他让我们先坐下,随即把狗头道人也传唤了来。

     “师弟,你找我?”狗头道人进来见到我们,一头雾水地问道。

     一鹤道长道:“师兄,我想把小浪兄弟和无双小姐安全送出去。”

     狗头道人苦笑道:“你喊我来,难道是要我送?我可没这本事。外面遍地是鬼王大军,没有人能做到的。”

     一鹤道长静静地看着他,不说话。

     狗头道人忽然一惊,说道:“难道你想让他送?”

     一鹤道长微微点头。

     狗头道人眉头皱起来,看来在深深思量着。

     我心里好奇,问道:“要谁送?”

     听他们的口气,好像还有外人,可是洞灵观除了我和无双,全是道士,哪里还有别人?

     “师兄你觉得呢?”一鹤道长轻声咨询。

     “哎。”狗头道人叹气道,“已经到了如今地步,也没有比这更坏的了,一切由师弟决定好了。”

     一鹤道长道:“我找师兄来,还是想跟师兄说一声,替我掌管一下洞灵观。”

     狗头道人缓缓点头,说道:“师弟放心去吧。”

     一鹤道长道:“好。”

     我和何无双在一边,听得云里雾里,不知他们说什么,但是心里还是好奇,因为他们所言,明显提到一个能够送我们安全出去的人。

     要知道在目前这种情形下,我觉得只要神仙才能安全送我们出去。

     一鹤道长把身下蒲团拿开,手按在地面上,片刻间,斗室里出现一条通往地下的密道。

     “来,你俩跟我走。”

     见一鹤道长往密道走去,我拉拉何无双,快步跟上,对出现的密道,更是充满了好奇。

     走过长长的密道,出现一个密室。

     密室外面锁着一道铁门,一鹤道长取出钥匙,开了铁门,走了进去。

     进了密室,里面黑咕隆咚的,一鹤道长点着蜡烛。

     我才看到密室还有一个铁笼,笼里锁着一个怪人,那人肥头大耳,皮肤黝黑,头上长着几个鸡蛋大小的肉瘤,看着怪异而恶心。他手脚都带着镣铐,锁在铁柱子上,连眼睛都蒙上了。

     密室除了这人之外,再没有其他。

     那人听到有人进来,扯着嗓子就嚷道:“玄风道长你个老杂毛,什么时候放爷爷出去?”

     一鹤道长道:“阎大,我师父玄风道长早已羽化而去了。”

     “哈哈。”被叫做阎大的胖子大笑起来,密室里全是他的笑声,震得我们一阵耳鸣,阎大笑完又道,“你个小杂么是什么人?”

     一鹤道长也不生气,回道:“贫道一鹤,现在是洞灵观的观主。”

     阎大‘哦’了一声,说道:“我记得四十年前,我被玄风那个老杂毛抓到的时候,你还是个小杂毛,现在都是观主了?再过一阵子,离死也不远了吧。哈哈。”

     一鹤道长道:“我们修道之人,早就看淡生死了,死没有什么可怕。”

     阎大怒哼一声,道:“你来干什么?”

     一鹤道长道:“我来看看你。”

     阎大骂道:“看你老母。你们这些杂毛没一个好东西,等我出去了,一个个把你们脑袋都拧断。”

     一鹤道长又道:“阎大,你也不必动怒,我就问你,我师父玄风道长为何抓你?”

     阎大‘呸’地吐了一口痰,说道:“老子心情不爽,杀几个人怎么了?老子杀的人还少?玄风那个老杂毛,要不是偷袭我,能抓住我?”

     一鹤道长道:“过去的都过去了,我师父也早走了。我也不想管这些事情。”

     阎大颇感意外地道:“既然是这样,你什么时候放我出去?”

     一鹤道长道:“我和师傅想法不一样,我一直都想把你放出去。”

     阎大道:“少废话,要放快放。”

     一鹤道长道:“放你可以,但是你得向我保证两件事情。”

     阎大问道:“什么事?”

     一鹤道长道:“第一件事,当然是以后不能乱杀人。”

     阎大笑道:“我疯病早好了,只要人不惹我,我不会乱杀人的。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为何乱杀人?——第二件事是什么?”

     一鹤道长揭开阎大的遮眼布,说道:“第二件事,就是把他俩安全带到山下。”他说话时,手指了指我和何无双。

     我这时候才看清阎大的眼睛,开始明白为什么要把他的眼睛蒙上了,他的眼珠子的颜色时刻变化着,有一股诡异的感觉,他被关了这些年,肯定不是一个简单的人。

     阎大看了看我和何无双,突然哈哈大笑道:“小杂毛,你这不是要我保证的事情吧,你这是在求我!我也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送人下山,还非要我送?但是你觉得我会答应你吗?我被关了几十年,也不在乎继续关下去。”

     他左口一个‘老杂毛’,右口一个‘小杂毛’,听得我早就怒了,说道:“道长,我们不要他送了,你也别放他出来。他这种人,就活该被关下去。——我们走吧。”

     何无双也道:“就是,这人好凶恶。”

     阎大朝着何无双龇着牙道:“小丫头,你要是像老子这样被关几十年,还会好脾气?嘿嘿,你以为我会相信,他会放我吗?小杂毛比谁都清楚,只要他一放我,我立马就会扭断他的脖子。”

     一鹤道长淡淡地道:“关了你这些年,你当然一肚子怨恨,你不就想要我的命吗?我把命交给你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