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4章、铁僵尸
    我见狗头道人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本来还想把婉儿归来一事告诉他,这时也只好闭嘴了。

     到了观外,只见十几口棺材摆在门外,一群道士堵在门口,都出不去,想出去就得从棺材上跳过去,棺材大部分都是半腐朽的,有的棺木都烂穿了,棺材里的人骨都能看到。

     我问狗头道人:“亡灵棺把这些棺材摆在这里,是什么意思?”

     当然不会是堵路了,这招没用处。

     狗头道人道:“亡灵棺是在叫板。不过,这招是够狠的。你别看棺材里的都是死人白骨,其实都是施了法术的,一旦做起法来,他们还会复活,这只是亡灵棺一贯的鬼蜮伎俩。”

     我道:“那就搬走,扔到山下不就行了?”心里还想,亡灵棺这招被识破了,就没用处了。

     狗头道人道:“但是一般的人,不能靠近棺材,棺材里有亡灵阴魂,一旦靠近,阴魂会附身上去,人会疯的。”

     我道:“不能抬?那该怎么办?”

     这时一鹤道长走了出来,说道:“只能放火烧了。可叹我道门清静之地,却要被这肮脏之物亵渎。”

     一个老道长怒道:“亡灵棺的妖道,居然勾结鬼王,真他麻连脸都不要了。”

     说话间,刘念带着一群道士,搬来木材,堆在棺材上,放火烧尽。

     又一群道士,打来泉水,将灰烬冲洗干净。

     洞灵观门外才又恢复原貌。

     一鹤道长问我道:“如果你是我,此刻你最想做什么?”

     我道:“当然是找几个亡灵棺的妖道开刀,要不然这口气怎么咽得下去?”

     一鹤道长微笑起来,小声地道:“我也是这么想的,可我不能随便说出口。既然你都说了,我们出去转转,会一会亡灵棺的人。”

     我忽然对他心生崇敬,他是修道之士,还是洞灵观的观主,修的就是清净无为、静如止水,这时毫不掩饰心里的感情。

     一鹤道长只带着我和刘念,狗头道人没有跟来,因为他要负责观里的安全。

     走出第一个路口,我就指着前面的山道:“白天的时候,我们就是在那里遇到群鬼的。不知道,众鬼换地方没有。”

     刘念道:“群鬼不会动的,除非他们觉得危险。”

     一鹤道长看了看方位,指着另一处山头道:“亡灵棺的人肯定在那里。”

     我一看,那是另一个山头,路程不近也不远,和群鬼所在的山面正好是对着的,但是看不到有人,就道:“道长,你是怎么知道亡灵棺的人在那里?难道你看到了?”

     一鹤道长道:“人鬼毕竟不同。他们就算是合作,彼此也都会防着对方。亡灵棺的人十有八九,不会和一群鬼待在一起。但是又属此山头离得近,所以就会选了它。”

     刘念道:“我们要怎么走过去?不知道山林里藏了多少个野鬼,只怕还没走进去,就被发现了。”

     一鹤道长淡淡的道:“发现就发现,被发现了,就退回来。我们只是要告诉他们,我们可不怕他们。”

     他是艺高人胆大,白天的时候,我见过群鬼追击的场面,绝对吓我一跳,现在是深夜,正是群鬼活跃的时候,恐怕更吓人。

     群鬼围山,但是并不敢靠近洞灵观,我们一直走到另一个山头处,都没发现一个敌人。

     在进入山间林子的时候,我们发现了一个身材细高的红眼纸人守在路口。

     一鹤道长道:“亡灵棺最会使用亡灵纸人做事,我虽不齿他们的为人,但不得不承认他们的剪纸术是天下一绝。”

     我问道:“这个高个子纸人,是放哨的吗?”

     一鹤道长道:“正是。不过,不用担心,他们可以用纸人站岗放哨,我可以用符纸来对付它。”

     他说着,拿出一张符纸,立在掌心,吹了一口气,说道:“去吧。”

     那符纸,飘飘摇摇往红眼纸人飞去。

     红眼纸人立马被吸引,符纸在纸人面前跳了跳,一下子遮在它眼睛上,纸人立马不动了。

     我们这才走出。

     一鹤道长道:“亡灵纸人在,说明亡灵棺的人也在,希望不要让我失望。”

     进去林子中间,就发现几口棺材,在棺材外,站立着至少二十多个红眼纸人,那些纸人排好队,好像等着检阅似得。

     我问道:“怎么没有看到有人?”

     一鹤道长道:“亡灵棺的人,以棺材为床,那几口棺材里面一定有人。”

     不过,我最担心的反而是那些个纸人,在渔村我见识过纸人的厉害,一阵猛冲的话,我们三个都难以阻挡。

     一鹤道长自袖里取出一口小短剑,往上一抛,短剑如闪电一般从纸人群里划过,如砍瓜切菜一般,将一队纸人斩为两段。

     小短剑飞了几个来回,纸人已经全部碎了。

     一鹤道长并没收回短剑,嘴里念叨着咒语,手指往一口棺材指去,只见飞剑‘嗖’的一下,从棺材里穿过,棺材里传来一阵惨叫,里面的人已被飞剑刺杀而亡。

     叫声也惊动了其他棺材里的人,咔咔咔,几个棺材盖子打开,从棺材里跳出几个穿着白色道袍的道士来,他们一看到满地的破碎纸人,都是猛然一呆。

     一鹤道长催动飞剑,飞剑又从一名亡灵棺道士前胸穿过,再从后背飞出,那名道士看着身前的血洞,摇摇晃晃,摔倒在棺材里。

     其他几名道士顿时慌了,一人举起棺盖往飞剑丢去,他的本意是想将飞剑砸下来,可是他想不的是,催动飞剑的是一鹤道长,飞剑和棺盖相撞,直接洞穿过去,一秒都没有停留的又将那名道士穿了个洞。

     其他白袍道士都吓坏了,我见到两个道士一边躲着,一边拿出一张白纸,抖开来,原来是一个纸人,俩道士咬破中指,迅速给纸人画了个眼睛。

     有了眼睛的纸人立刻活了,道士骑上去,纸人如飞一般消失在树林里。

     我想起来了,渔村遇到的那名亡灵棺妖道,最后也是这么逃跑的,看来亡灵棺的逃跑绝技,也靠的是纸人。

     剩下几个没来得及逃跑的,都被飞剑穿身而亡。

     眼见已经没有一个活着的人,一鹤道长收回飞剑,忽然林子里传来‘咚咚咚’的声音,好像有什么敲打地面一般,震得树林里一阵叶落。

     刘念奇道:“这是什么声音?”

     我听了,感觉好像有什么冲过来一般,说道:“莫非林子里有大象?”

     随后,我就发现我错了,因为一个全身黑毛,形如巨大猴子的怪物,往我们冲了过来。

     刘念叫道:“好大一个猴子精!”

     一鹤道长道:“不是猴子。这是亡灵棺门人修炼僵尸术而变成的铁僵尸。我的太乙分光短剑怕是穿不透铁僵尸。”

     说话间,铁僵尸已经离我们很近了,他咆哮着冲来,被斩断的纸人更是被气浪冲得飞上半空,好像林间飞舞的一群蝴蝶。

     一鹤道长吹动飞剑,往铁僵尸刺去。

     只听‘当’的一声,飞剑折为数段,而铁僵尸没有丝毫损伤。

     一鹤道长都不由喝道:“好一个铁僵尸。你们小心了。”

     铁僵尸冲过来,横臂一扫,光气劲就让我们心中生畏了,他的手臂比人腰好粗,看着像超大号的铁棍,吓得我连连后退,我可不敢用雷击木和他相碰,那无疑是以卵击石。

     铁僵尸脸上生满了长长的绒毛,把脸和眼都遮住了,看不到面貌,看得最清的是露出嘴巴外的四颗尖牙。

     刚才一鹤道长说了,铁僵尸是修炼了僵尸术的亡灵棺门人,其实也是人,不过是修炼了邪法,才变成这个样子的。

     人长出这么长的尖牙,已经和野兽恶鬼无异了。

     刘念跳到铁僵尸身后,青锋宝剑往铁僵尸后颈斩去。

     又是当得一声,铁僵尸没有一点事情,青锋宝剑却豁了个口子。

     铁僵尸回臂一扫,直接将刘念扫出去十米远。

     一鹤道长迎向铁僵尸,扭头对我道:“带他先走。”

     我知道自己无法对付铁僵尸,往刘念跑去。

     刘念吐了一口血,生命却无大碍,我扶起他,就往林外跑,偶尔还回头去看,有点担心一鹤道长,不知道他身上还有没有武器和法宝,又好奇他能怎么对付铁僵尸?

     但见一鹤道长硬是以空手接下了铁僵尸的铁拳,只是每接一拳,他就往后飘出去几米,然后再飞身上去。

     看到这一幕,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要知道一鹤道长在铁僵尸面前,简直就是婴儿身材。

     但我也终于放了心,带着刘念往前跑。

     出了林子,来到山道上,我回头看了一眼,一鹤道长还没出来,只是林子里不断传来‘咔嚓咔嚓’声,那是树木被铁僵尸打折的声音。

     铁僵尸力气极大,铁壁一扫,能将一排碗口粗的树尽数打折,想到这里,我又不禁担心起一鹤道长来。

     但是,很快我就看到大袖飘飘的一鹤道长,从林间走了出来。

     奇怪的是,林子里依然有大树倒下时的‘咔嚓咔擦’声,显然是铁僵尸所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