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6章、山雨欲来
    群鬼最害怕的当然是轩辕古镜,上古神器果然不是凡间之物可比,一鹤道长随手几个照面,一大片的鬼物魂飞魄散,连个渣都不剩了,甚至都看不见是如何消散的。

     一个留着尾巴的妖物突然闪身,一下子欺近一鹤道长身边,举着毛茸茸的爪子,就想夺轩辕古镜。

     一鹤道长待到妖物将要碰到轩辕古镜时,把镜面一歪,对准了妖物。

     古镜里出现妖物的影子,那妖物惊恐地张大了嘴巴,但它动作还真快,立刻飞身而逃,可是再快也快不过古镜里的神光,妖物飞到半空,就凭空消失了,空气里只有几根毛发飞舞。

     一鹤道长往前窜了几步,轩辕古镜对着群鬼一晃,不待其他鬼物反应,人已经到了另一个方向,又是一晃,转瞬间,一鹤道长换了七八个位置,每换一个位置,就有一大片鬼物灰飞烟灭。

     他的速度更快,快到只有一个虚影。

     群鬼开始哭泣起来,然后有的鬼物开始转身逃走。

     一两个逃跑,带动所有的,群鬼都开始逃跑,比来的时候速度更快,山头隐隐有回声传来。

     洞灵观的道士冲了出来,符纸、飞剑,齐齐往群鬼招呼,跑得慢的,立刻被杀。

     这一役,在一鹤道长带领下,一直追了两个山头,杀死的鬼物数不胜数,沿途山道、树林里,随处可见鬼物奇怪的尸身。

     到一鹤道长回观,已是艳阳初升了。

     这一场大战,洞灵观仅死了六人,伤了三人,可以说是大获全胜。

     洞灵观全体也都很高兴,觉得群鬼果然不堪一击。

     我和狗头道人、何无双在一起吃早饭,朱太说起昨晚之事,唾沫横飞,好像他亲身参与了似得。

     “我就说吧,敢惹洞灵观,这些鬼也是做鬼都不明白。我要不是守着后门,连六臂鬼王一起捉了。师傅,都怪你,非要我随你守后门。”

     狗头道人吃着米粥,淡淡地道:“不要你去拼命,是为你好,你以为你是小浪兄弟?”

     何无双忙问道:“小浪哥哥做了什么?”

     李一常道:“掌门师叔说了,小浪兄弟是打头阵的所有人里,最厉害的,连刘念师兄都被比下去了。”

     我一听,赶忙道:“那是我占了兵器便宜,论本事,我可及不上刘念。”

     何无双笑眯眯地道:“别谦虚了。后面还有需要你发挥的时候呢。”

     朱太道:“掌门师叔大发神威,就怕六臂鬼王吓破了胆子,再也不敢来了。”

     我道:“有点奇怪,昨天没看到六臂鬼王和铁僵尸,按理说,这么个大阵仗,鬼王是要出来指挥的。”

     朱太笑道:“没出来就对了。鬼王也知道害怕,叫一群小虾米来做炮灰,他自己躲得远远的。我估计这次之后,鬼王再也不敢来了。”

     以后几天,风平浪静,连围山的群鬼都不见了。

     派出去的探子,在附近山头打探了一下,都没见到一个鬼影,看来是真的吓怕了。

     连我都觉得,鬼王是不会再来了。

     这天黄昏,我照例修炼一番,一直到很晚,正要去睡觉,听到外面传来吆喝追赶的声音,忙提着雷击木出去查看。

     我以为是鬼王派来的鬼探,溜进了洞灵观,没想到却看到一个白胡子老道在追赶婉儿。

     白胡子老道明显是一鹤道长和狗头道人同辈级别的,实力可想而知,婉儿不敢和他打,被追得东奔西逃。

     我出现的时候,白胡子老道还对我喊道:“小浪,拦住她。”

     我伸出手,婉儿直接从我手臂下钻过去,躲在我后面。

     白胡子老道吃惊地看着我们,说不出话来。

     我道:“道长,这是婉儿,不是鬼王派来的。”

     白胡子老道指着婉儿道:“你知道她是女鬼吗?你还和她走这么近。”

     我道:“我知道。她是我前世的新娘子,今世来找我而已。”

     白胡子老道怒道:“胡说。女鬼的话,你也敢信?你让开,让我抓了她,交给掌门发落。”

     我道:“道长,我说的话,你要是不信,我们去问狗头道人。”

     白胡子老道怒道:“胡闹。人鬼怎么可以相恋?你想遭天谴吗?”他说着,一步跨过来,伸手就来抓婉儿。

     我提起雷击木,在他手腕上一推,说道:“我们去找狗头道人,如果他说把婉儿抓起来,我就抓,不劳道长动手。”

     “好!”白胡子老道很生气。

     我道:“我们一起去狗头道人房间。”

     白胡子老道哼一声道:“别跟我耍花样。你俩跟我来,我叫人去喊狗头师弟。”

     我点点头,听他的好了,跟着他去了他的房舍,他又命弟子去喊狗头道人。

     不一会儿,狗头道人一个人来了,一见婉儿,立马就知道发生了什么。朝着白胡子老道抱拳道:“师兄,你找我?”

     白胡子老道气呼呼地道:“我抓了一个女鬼,你说该怎么办?”

     狗头道人笑呵呵地道:“你说的是婉儿姑娘?哈哈。那你可抓错了。她是我们派到鬼王大军里的密探,为我们侦查收集情报的。”

     白胡子老道不解地道:“为什么连你也包庇一个女鬼?你什么时候开始信任鬼了?”

     狗头道人道:“师兄,咱们修道中人,不是也有像亡灵棺那样的败类吗?鬼,也不全是恶的。”

     白胡子老道气愤地问婉儿:“你说,你都查到了什么?”

     婉儿道:“鬼王又在山脚下集合鬼大军,我打听到他们明晚又要来,听说鬼王发誓不破道观誓不退兵。”

     白胡子老道一听就乐了,说道:“鬼丫头,你骗谁呢?鬼王大军刚被我洞灵观追杀过,还敢前来送死?”

     我看向婉儿,她说的消息不知真假,另外,狗头道人说她是我们的探子,其实我都没和她谈过,今天婉儿才是第二次来,结果就被白胡子老道遇上了,幸好我及时出来,要不然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结果呢。

     狗头道人问道:“婉儿,你说的是真是假?”

     婉儿点头道:“我说的是真的。”

     狗头道人道:“看来六臂鬼王还不死心。”

     白胡子老道却冷笑道:“我才不信鬼王还敢来。——这女鬼说的话,你这么容易就信了?”

     狗头道人道:“师兄,人家都说了,他们前世是夫妻。婉儿不会骗小浪的。”

     白胡子老道大摇其头,说道:“不行。我不管你们是什么关系,这女鬼必须离开洞灵观,要不然别怪我翻脸。”

     狗头道人朝我做个鬼脸,表示很无奈。

     婉儿则道:“我来就是告诉小浪哥哥消息,你们既然知道了,我也要走了。”

     狗头道人忙道:“来,我送你出去吧。”

     出了门,白胡子老道终于没有跟来,狗头道人说道:“师兄没跟来,婉儿,你可以不用走啦,回我们屋子去。”

     婉儿摇头道:“不了。我还是走得好。洞灵观正气凛然,我一个小小的女鬼,一进来,就浑身不自在。”

     我又问道:“婉儿,你说的消息,可靠吗?”

     婉儿道:“我是听到的消息,他们说,就在明天晚上,还说,明天晚上是个难得的好时机,错过了,不知道又要等多久。”

     说话间到了侧门,守门的小道士见到我们,乖乖地开门。

     到了观外,虽然不舍得,还是送婉儿离去,她被老道士发现,决不能继续呆下去。

     临走前,我对婉儿说等到打败鬼王,我们就回家团聚去。

     狗头道人带我一起去找一鹤道长,一鹤道长在斗室静坐,听说我们来找他,忙把我们接进来。他一见我,就道:“每次见你一面,就发现你又厉害一成,真是让人羡慕。”

     我忙说:“道长,你这是损人呢,我连独眼鬼都对付不了,还值得羡慕?”

     一鹤道长笑道:“那是你修为时间还短,假以时日,一定超过我们这些老骨头。——说吧,这么晚了,还有事吗?”

     我把婉儿所说、鬼王再次要来的事情,又都说了一遍。

     一鹤道长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然后陷入沉思状态。

     我问道:“道长,刚才这话,你信吗?”

     一鹤道长道:“当然信。——上次之后,我就奇怪,为什么没见到鬼王?他终究还是要来,另外铁僵尸还没出现,鬼王是不会轻易认输的。”

     狗头道人又道:“婉儿说,明晚是个难得时机,错过又要等好久。难道明晚还有什么特殊吗?”

     一鹤道长一听,不由一愣,随即‘嗖’的一下,站了起来,往外走去。

     我和狗头道人不明所以,赶紧跟上。

     一鹤道长抬头望着天上稀稀拉拉的星星,掐指算了算,脸色顿时变了。

     我问道:“道长,怎么了?”

     一鹤道长道:“天上风云变化,很可能有暴风雨。”

     “暴风雨?”

     我还没懂这有什么关系,狗头道人脸色也变了,说道:“糟了!”

     我问道:“到底是什么情况?怎么糟了?”

     一鹤道长道:“暴风雨一来,星月肯定不见,轩辕古镜没有可以借的光,等于一个破烂,那时候鬼王率大军前来,我们只有硬拼一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