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章、山妖姥姥
    我惊喜无限地道:“爷爷,你醒了?”

     爷爷还有些恍惚,问道:“我这是怎么了?哎呦——,腰好痛。”

     我激动坏了,知道爷爷算是躲过这一劫了,爷爷能醒来,全是这血灵芝的功劳,婉儿说这灵芝能续命,果然不假。

     婉儿上前,扶着爷爷,说道:“爷爷,你受了点伤,过几天就好了。”

     爷爷开心笑道:“好好,婉儿姑娘还没走?那就太好了。”

     婉儿笑道:“爷爷,你说什么呢,我赖这儿不走了。”

     爷爷乐呵呵地道:“不走也好。”

     我端着空碗,站在一边傻乎乎地笑着,不知觉眼角滑落两滴泪。

     爷爷吸了吸鼻子,道:“什么东西,这么香?小浪,你还站着干嘛?给婉儿盛一碗来。”

     我答应一声,盛了满满一碗。

     婉儿道:“爷爷,我早吃过了。让婉儿来喂你。”

     我和婉儿换个位置,婉儿一勺一勺喂爷爷。

     爷爷胃口从没见过这般好过,也许是真饿了,很快又吃了大半碗,这才想起来问我道:“三娃子找到了没?”

     我道:“找到了。那小家伙在草堆里睡着了,醒来跑不出去,一直困在那儿。”

     爷爷哈哈一笑道:“那就是了。这是不是你二婶送你的红芋?真是又香又甜。”

     我点头,说:“是啊,这都被爷爷猜到了。”

     爷爷开心地道:“你爷爷这辈子吃过的盐,比你走过的路多,这还能瞒过我?一猜即中!”

     我和婉儿不由相视而笑,婉儿还偷偷吐了个舌头。

     爷爷吃饱后,我服侍爷爷躺下休息,便和去到婉儿休息的房间,这里已经被婉儿收拾干净了。我问道:“婉儿,这支血灵芝你从哪里弄来的?”

     婉儿手一指,道:“前面摘得。”

     我道:“前面什么地方摘得?”

     婉儿道:“前面大山里摘得。”

     淮河南岸多是丘陵地貌,但是在一般人眼中,这些丘陵就是山,而且是大山。这些山连绵起伏,一座挨着一座,组成莽莽群山。

     但是附近的人并不敢随便进入山里,只敢在山脚下活动。

     山里怪石嶙峋,丛林幽深茂密,更有传说山里有吃人的妖怪,很少有人进去还能走出来。

     至于婉儿能从山里采到血灵芝,我一点不怀疑。

     婉儿又道:“就在中午你睡着之后,我进了一趟山,我都没想到居然采到了血灵芝。看来是爷爷很有福气。”

     我没有说话,静静看着她,她衣角沾了泥土,头发有些松乱,还有一根松针插在头发里,看起来风尘仆仆,为了采到血灵芝,一路上不知道吃了多少苦,伸臂把她抱在怀里,说道:“婉儿,谢谢你。”

     婉儿在我怀里,一开始还扭动身子要逃离,我搂紧了不放,她挣脱不掉,才安静下来,也抱住了我的腰,说道:“小浪哥哥,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

     我感慨无限地道:“你救了我爷爷,以后,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

     婉儿立即道:“那你先松手,被人家看到多不好意思。”

     我很干脆地道:“我不松!”

     我搂着她,更多的是感激,毕竟她默默地为了做了这么多。

     她的腰很细,摸上去像棉花一样的软,舒服地不行,我没摸过其他女孩的腰,但我想,一定比不过婉儿。

     我搂得很紧,几乎要折弯她的腰了。

     婉儿也不由紧紧贴着我,她可爱柔软的胸部触在我的胸膛。

     我不由心里一荡,一股欲望在心中迸发,双手从婉儿腰部往下滑去。

     婉儿立马感受到了,推开我,看着我道:“小浪哥哥,你的眼神好可怕!”

     我此刻被情欲蒙住了眼,在她看来,就是很可怕,对我来说,就是正常不过,我第一次有推到婉儿的欲望,毕竟我也是个正常男人。

     婉儿又道:“小浪哥哥,这两天你好憔悴,你去喝点粥吧,补补身子。”

     我知道她在转换话题,就道:“粥给爷爷留着,我还撑得住。”

     婉儿把我拉到床上坐着,吐出内丹,给我道:“你用内丹吧。”

     我推辞道:“你从大山里回来,挺辛苦的,你也要修炼一番。”

     婉儿说道:“我每天晚上都修炼,你别担心我。”说着,强行把内丹塞我嘴里。

     我只好含着内丹,在床上打坐。

     我已是第二次拿内丹修炼了,很快就进入状态。

     不得不说,内丹的神奇之处,不用过绝对想不到,此时我感觉自己身子里有一股气在飘荡,好像我随时都能飞起来似得,耳目也变得灵敏之极,我甚至听到隔壁曹二婶在哄三娃睡觉。

     忽然间,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传入耳中。

     声音是从外墙传来的。

     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一听到脚步声,立马能够猜出来人是陈奎。

     我睁开眼,把内丹还给婉儿,低声道:“陈奎来了。在外面偷窥呢。”

     婉儿一听,杏眼圆睁,‘腾’地站了起来,看她架势,是要立即收拾陈奎。

     我拉住她,说道:“婉儿,你先别动,听我说。爷爷出了这事,说白了,都是因果报应,我们也有责任。如果爷爷死了,我会不管不顾也要弄死陈奎。可是现在,爷爷没大碍了,我决定放过他。就当是为爷爷着想吧。”

     婉儿点点头,坐回床上,说道:“他还在屋外面没走。”

     我道:“你照顾一下爷爷,我出去看看。”

     出了篱笆门,就看到陈奎蹲在墙角暗影里,往屋里查看,我慢慢走过去,在他肩上一拍,没想到他胆子变小了,居然吓得一声惊叫,头都没回地就跑。

     跑了十几步,回头发现是我,这才停住。

     我发现他的脸都被吓白了,此时的镇定,也都是强装出来的。

     看样子,陈奎已经恢复了,不枉他喝了一碗黄白汤。

     “你他妈的想吓死我?”

     陈奎看了看,没看到婉儿,胆子大了,指着我骂道。

     我笑一笑道:“我就拍你一下,谁想到你吓成那样?”

     陈奎道:“谁他妈允许你拍我了?”

     我说道:“你偷看什么呢?这里是我家。”

     陈奎脖子一拧道:“你家怎么了?你家就不能偷看了?我大奎想做什么事,谁还敢管我?”

     我懒得再理他,说道:“你快点走吧,别在这里瞎看了。”说着,我就打算回屋。

     陈奎低声骂了一句,突然冲上来,抡起拳头,就往我打来。

     我侧身避开,说真的,心里还有点慌,说起打架,我肯定打不过他。

     陈奎第二拳跟着又来了。

     他的拳头从我眼前滑过,我顺手一拉,没想到陈奎整个人飞了出去,顿时跌了个狗吃屎。

     陈奎爬起来,手里多了一根棍子,看他表情就知道已经气急败坏了,对着我狠狠一棍子砸了下来。

     要是被砸到脑袋,我估计直接晕倒。

     我用胳膊一挡,同时矮身避让。

     ‘啪’的一声,木棍打在我的手臂上。

     我把力气都聚在手臂上,木棍一打上,立即又反弹回去,又是‘啪’的一声,这次打在陈奎脑袋上,鲜血顺着脑门流了出来。

     打完之后,我和陈奎都呆立不动,都有些懵逼。

     他不知道为什么,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陈奎愣了半分钟,扔了木棍跑了。

     我已经猜到,我发生这般变化,肯定是因为吸收了内丹精华的原因,比如,我并没看到陈奎,只是听脚步声,就知道是他,这对一个普通人,是不可能做到的。

     回到家里,我把事情和婉儿说了一遍。

     婉儿很高兴,说让我有空就多修炼修炼。

     我想着自己变强了,才有能力保护爷爷,心里暗下决定,从明天开始修炼,还好内丹是婉儿的,她不怕我吞了,我也不怕借不到。

     第二天醒来,我先去看爷爷,爷爷虽然还不能下床走路,但是脸色红润,精神也足,明显已经从死亡边缘走了回来。

     我又熬了一锅粥,剪了一块血灵芝在里面,盛好端给爷爷吃。

     爷爷吃了两口,就道:“你们怎么不吃?”

     血灵芝是给爷爷续命用的,我还真舍不得吃,但是不吃,又会引起爷爷怀疑,解释起来太麻烦,于是和婉儿象征性吃了半碗。

     后面几天,天天给爷爷熬血灵芝粥,这玩意真是救命良药,眼看爷爷一天天好起来。

     这几天,我和婉儿哪里都没去,就待在家里照顾爷爷。

     这天中午,像往常一样,爷爷吃过饭就要休息,婉儿也在屋子里修炼,只有我无事做,搬了个椅子在院中嗮太阳。

     忽然篱笆门‘咿呀’一声开了,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奶奶站在门外,她看到我,就道:“后生仔,老婆子走路渴了,讨口水喝。”

     我一看这老奶奶至少也有八九十岁了,鸡皮鹤发,背也有些驼了,忙把她请到院子里来,再去厨房给她端来一碗水。

     老奶奶咕咚咕咚喝了两大口,才把碗给我。

     我关心地问道:“奶奶,你一个人要去哪?”

     老奶奶慢吞吞地道:“老婆子一个东西丢了,我在找它。”

     我好奇地问道:“奶奶,你什么东西丢了?”

     老奶奶道:“我在山里种了一株血灵芝,不知道被谁摘了,我去找她要回来。”

     我一听,就愣了,血灵芝?那不是婉儿摘的吗?

     忽然间,我看到老奶奶身后拖着一条毛茸茸的尾巴,心中大骇,顿时想起山里的那个传说来。

     传说说的是山里住着一个吃人的老妖精,她在山中活了不下几百年,大家都习惯叫她山妖姥姥。

     我敢肯定,眼前这个老奶奶肯定就是吃人的山妖姥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