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章、这女鬼有点浪
    从山里来,想找回血灵芝,身后有妖尾,老奶奶,这几样综合,也只有山妖姥姥了。

     我心中的震撼,几乎无法言说,山妖姥姥在这一片山区,那几乎是‘神’一般的存在,从来没人敢惹到她。

     据说,很久很久以前,降妖伏魔的道士成群结队前来对付山妖姥姥,可是进了山后,再没见一个出来。

     后来,再没人提起对付山妖姥姥了,就算偶尔有人在山里失踪,大家都只能说‘活该,不知道山妖姥姥的厉害’,而不会有人说要报仇。

     住在山脚下的山民,据说有不少人见到过山妖姥姥。山妖姥姥有个特点,哪怕遇到再多的人,一次也只吃一个人,其他人可以任意离开。

     至于山妖姥姥吃什么样的人,那只能说看谁是倒霉蛋了。

     还有传说,就算一个人遇到山妖姥姥,只要你有能够打动她的宝物献上,也可以活命。

     我们村子并不在山脚下,离那片山颇有点距离,可是对山妖姥姥的大名,依然是如雷贯耳。

     而且,这些年已经没有人遇到过山妖姥姥了,大家几乎都以为她离开或者死了,谁想到今天突然出现在我家院子里。

     我和山妖姥姥的对话,也惊动了婉儿。

     婉儿从屋里出来,一眼就看出山妖姥姥的来历,比我显得还要震惊。

     山妖姥姥也上下打量婉儿,又看看我,露出一丝笑容来。

     如果不是已经知道她是山妖姥姥,我会觉得她笑得好慈祥。

     山妖姥姥笑眯眯地道:“你这小丫头胆子真大!我就说什么人能从我手底下把血灵芝盗走?原来如此。”

     她也看出婉儿的真实身份来,只是没有明白说出来。

     婉儿如临大敌,眼中红芒闪现,走过来,把我拦在身后。

     山妖姥姥看着婉儿,问道:“我的东西呢?”

     婉儿道:“被我吃光了。”

     山妖姥姥眼里先是失望,随即露出一丝恶毒,用她的长鼻子嗅了嗅,说道:“不对,你们俩都吃了。”

     我是明白了,婉儿说血灵芝被她一个人吃了,其实是想把我和爷爷撇清,说明婉儿自己也知道不是山妖姥姥的对手,想一人承担后果。

     婉儿有内丹在身,已经是鬼中厉鬼,山妖姥姥厉害到什么地步,几乎难以想象。

     最恐怖的,她闻一闻,就知道我也吃了血灵芝。

     这时候,我最怕的是山妖姥姥发现爷爷。

     山妖姥姥看了看天,说道:“现在动身,天黑前应该来得及进山。——跟我走吧。”

     婉儿道:“姥姥,我跟你走!”

     山妖姥姥摇摇头,看着我,露出一嘴小而细碎几乎看不见的牙齿,笑道:“他也要跟我走。我有好些年没吃过人肉了,这个后生仔是个好人,我喜欢他,吃起来应该更够劲。”

     我听了心中骇然,果然是个妖,想法都变态。拉着婉儿,道:“婉儿,你也不要去。”

     山妖姥姥显得很生气,脸都耷拉下来了,说道:“敢不听姥姥的话。”

     手一抬,指甲瞬间长出十几厘米。

     婉儿一见,把我往后推去,说道:“快跑!”她自己往山妖姥姥扑去。

     我被婉儿推得连连倒退,但我没打算逃,我当时的想法就是宁愿一起死了,也不能丢下婉儿。

     只见婉儿快如疾风地向山妖姥姥攻了过去,她身法太快,只能看到一道白影子一闪而过。

     山妖姥姥眼中很是不屑,只是随手一挥,就将婉儿击退了。

     我感到婉儿似乎很怕山妖姥姥的指甲,根本不敢与其触碰,但是婉儿速度快,一击不中,立刻退回,再次攻了上去。

     山妖姥姥连挥三次,都没伤到婉儿,终于怒了,我都没看到她动,她已经化作黑风展开了反击。

     院子里只见一道白一道灰两道身影纠缠在一起。

     白影子是婉儿,她穿着我第一次遇见她时的白裙子,灰影子是山妖姥姥,她穿的是老式麻布衣。

     灰白两道影子,时而分、时而合,看得我眼花缭乱,根本不知道情况如何,我想帮忙都不知道如何插手。

     我忽然想起照妖镜来,老爬尸怕它,山妖姥姥应该也怕,那天之后,我把照妖镜藏在床下,立马奔回屋里,把照妖镜取出来。

     可是当我返回院子的时候,战斗已经结束了,山妖姥姥一只手掐住了婉儿的脖子,她长长的指甲在婉儿脖子上绕了一圈,婉儿想挣脱几乎不可能,我瞧在眼里,莫名觉得恐怖。

     婉儿被掐得喘不过气来,双手去扳山妖姥姥的手,可是哪里扳的动?她脸上现出几道浅浅的血痕,眼角也流出血来,这是快要被打回原形了。

     我一阵心疼,亮出照妖镜,喊道:“老妖精,受死!”

     举着照妖镜,对着山妖姥姥照去。

     照妖镜已经证明有多厉害了,老爬尸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山妖姥姥虽然厉害点,毕竟是妖鬼一类,至少会害怕,照妖镜也应该能对她造成伤害。

     可我没想到,照妖镜照到山妖姥姥身上,只是冒出一丝青烟。

     山妖姥姥伸出另一只手,用衣袖遮住镜光,冷哼道:“就这破烂玩意,还想对付我?”

     衣袖一挥,一股阴风扑面而来。

     阴风刮过镜面,顿时将照妖镜震碎了。

     有几片照妖镜碎渣飞到我脸上,划了两道血痕,除此之外,我倒没有事。

     照妖镜碎了,我的心也碎了,今天注定在劫难逃。

     山妖姥姥又是一挥袖,一股阴风直接把我卷了过去。

     我感到脖子剧痛,原来山妖姥姥也掐住了我的脖子。

     婉儿就在我身边,我艰难说道:“对不起,婉儿。”

     婉儿道:“小浪哥哥,是我对不起你。”

     山妖姥姥发出几声令人起鸡皮疙瘩的笑声,说道:“人鬼相恋,真是稀奇,也不怕遭报应。”

     我嚷道:“遭报应,也比你个老妖婆孤独活着的好。”

     山妖姥姥大概被这句话刺激到了,手上一使劲,我感到已经无法呼吸了,很快舌头都吐出来了,双眼一黑,死了过去,——我以为我已经死了。

     我再次睁眼的时候,发现眼前一抹黑,什么都看不见,身上湿漉漉的,很是寒冷。

     我这是在哪?难道说我死了,下到阴间了吗?

     耳边唯一能听到的声音,就是滴滴答答地滴水声。

     我站起来,摸着往前走,忽然听到一个声音道:“小浪哥哥,你醒了?”

     “婉儿。”

     我高兴地几乎要叫起来。

     “婉儿,你在哪里?我看不到你。”

     婉儿幽幽地道:“小浪哥哥,我就在你旁边的山洞里。我们都被姥姥关了起来。”

     “啊?我以为我已经死了呢。你在我旁边山洞里?这里是山洞?”我摸到了山洞岩壁,开始顺着岩壁行走。

     婉儿又道:“小浪哥哥,你停下吧,山洞里已经被姥姥施了法,你就算走一百年,都找不到我的。”

     她刚说完,我就摸到一个柔软的身体,很冰也没有温度,婉儿的身子就是这样的,我高兴地道:“我摸到你了,婉儿。”

     婉儿惊道:“那不是我!”

     我奇道:“不是你,还有谁?”

     一个娇媚入骨的声音笑道:“是我啊,小哥哥。”

     我一惊,松开她,问道:“你是谁?”

     那人却又贴了上来,缠着我的身子,咯咯笑道:“我是姥姥身边的侍女,你可以叫我小琴。”

     我使劲推开她,吼道:“别碰我。”

     小琴依然笑嘻嘻地道:“小哥哥的手真是温暖,摸得小琴浑身舒服。”

     我听婉儿没有声音,还以为她生气了,赶忙道:“婉儿,我——我没有摸。”

     婉儿叹口气道:“我知道。”

     小琴道:“如今你们落到这里,再想出去就难了,我劝你们能快活一时就快活一时。”

     她说着,又往我身上靠。

     我不敢再开口斥责她,生怕婉儿听到了多心,只是推着她、躲着她。

     婉儿突然道:“小琴,你别缠着我小浪哥哥了。”

     我脸上一红,才想起婉儿是女鬼,再黑的地方,都看得见。

     小琴笑嘻嘻地道:“姥姥都说了,你和小哥哥今生都别想再见面了,就在这山洞里做个同命鸳鸯吧。不过,你们彼此又见不到摸不着,小哥哥肯定很孤单,我替你陪小哥哥,难道不好吗?”

     我听到她说我和婉儿‘今生都别想再见面了’时,心里一阵酸楚,山妖姥姥本事太大,也许‘同命鸳鸯’真的是我和婉儿的命运。

     婉儿冷冷地道:“你想陪小浪哥哥?就算我答应,姥姥会答应吗?”

     小琴‘哼’了一声,可以听出她很不满婉儿呛她。

     婉儿又道:“这里是禁地,没有姥姥的话,谅你也不敢进来。快说,姥姥让你来做什么?”

     小琴这才道:“姥姥让我来看看小哥哥醒了没,如果醒了,就把你们带过去。”

     我道:“我已经醒了,那就带我们过去吧。”

     黑暗里什么都看不到,已经让我很憋闷了,还不如出去透透气,如果能见到婉儿一面,那就更好了,至于山妖姥姥憋了什么坏主意,我一点不在乎,反正我们也逃不掉。

     黑暗里,小琴又拉住了我的手臂,委屈地道:“我还想在这里多陪你一会。”

     我皱着眉头,她自己说是山妖姥姥身边的侍女,我猜也是一个女鬼,只是太也自作多情了。

     小琴又道:“好吧,我带你们过去。”她说完,又在我脸上亲了一口。

     我擦掉她的口水,心说,这女鬼真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