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章、阴间小娘子
    婉儿站起身子,对着老赵叔深深一拜,说道:“多谢阴司老爷。”

     又对着狗头道人一拜道:“承蒙道长手下留情。”

     狗头道人笑道:“你不用拜我,要不是老赵头出现,我可不会留情。”看着我笑道,“小兄弟,事已至此,你就接受吧。人都有命,这就是你的命。老道参道这些年,就学会一个‘缘’字。——万事随缘,我把这四个字也送给你。”

     老赵叔赞道:“道长果然是高人,看得通透。”

     我是茫然无语,我一个大活人,要我和一个女鬼生活?总觉得惊悚。

     狗头道人又道:“小浪,之前我说你活不过三天,是我看错了。你身上的阴气,全部来自婉儿,她又不会害你,你不会有事的。”

     说完仰望河上一轮月,道:“这里没我们什么事了,我们走吧。”

     李一常立马收拾包袱,准备离去。

     朱太则看着老赵叔,一指婉儿,笑嘻嘻地道:“老赵叔,还有这样漂亮的女鬼吗?给我来一个。”

     狗头道人一听,眉头都皱起来了,一把抓住他的衣领,拎着他就走,边走边道:“你真是丢人啊。你师父我现在还是童子身,都不急,你急什么。”

     我迫切想留下他们,又不知道如何开口,眼睁睁瞧着他们走远。

     老赵叔咳嗽一声,问婉儿道:“你愿意跟着小浪好好生活吗?”

     婉儿低着头,轻轻点了点,看她的样子,十足一个害羞的少女。

     我忽然有点心动,她对我那么信任,没有任何防范之心,而且在她的记忆力,我是她的男人,是她的夫君,她虽然是女鬼,想法却很单纯,也许我也应该这么对她。

     老赵叔见我们的表情,呵呵一笑道:“我也该回去了。”

     说着,划着小船,就要离开,又想起什么,说道:“小浪,你以后要是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就在天黑之后来这片水湾找我。记住了?”

     说完,这次真的划船走了。

     沙滩上,就剩下我和婉儿了,虽然有老赵叔这个阎王爷给我撑腰,单独面对她的时候,我还是有点害怕。

     婉儿好似知道我心中所想,说道:“夫君,请你相信我。我宁愿我自己去死,也绝不会加害你一根手指。”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真情流露,听得我一阵感动。

     我道:“你别喊我夫君,现在早不流行了这样喊了。”

     婉儿侧着头看着我道:“那我以后喊你小浪哥哥,不过,你要喊我婉儿。”

     我回道:“好的,婉儿。”

     我只是随口应一句,婉儿又害羞起来。

     我道:“我们回去吧,爷爷大概在等我们吃饭呢。”

     婉儿坐在我旁边,忽然把头歪在我肩膀上,轻声道:“我熬了几百年,这辈子我们终于又在一起了。”

     她还穿着我的衣服,夜风吹来,衣服起伏摆动,显得她的身子很是单薄,听她说着深情款款的话,让我忍不住有把她拥入怀里的冲动。

     我还是第一次和一个‘女孩’坐得这么近,也很感慨地道:“我以为,我会和爷爷一样单身一辈子呢,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了个阴间来的小娘子。”

     说到这里,我又问道:“你说我们前世是夫妻,连老赵叔也默认了,可我怎么没一点记忆?要不然,你告诉我前世都发生了什么?”

     婉儿坐直身子,大摇其头,道:“我不能告诉你。”

     我奇道:“为啥?你告诉我以后,我想起前世,感情不是会更加深了吗?”

     婉儿还是摇头道:“要是能说,我早说了。因为,我一旦唤醒你前世记忆,你肯定会疯的。”

     我道:“难道说前世的记忆很悲惨吗?没关系,我这世活的也不顺心,任何感情上的打击,我都挺得住。你尽管说。”

     婉儿道:“逼疯你的不是感情经历,而是一种跨时代的压迫感,除非你能一点点想起来,或者,你能够强大到挺住这种压迫。”

     我苦笑道:“我连小时候的事情都想不起来,别说几百年前的事情了。至于变强大,有机会,我得向老赵叔讨教一番。我看他就很厉害,手心着火都不怕。”

     我边说话,边划着船桨,往对岸而去。我心里已经接受她了,顿时觉得轻松自在多了,想着狗头道人所说的‘缘’字,还真是真言。

     现在最重要的是,如何让婉儿融入到现实里来而不被别人发觉,包括爷爷。

     天上还是圆月,照得水面如万千银蛇舞动。

     我悄悄抬头看婉儿,她望着水面里的月亮,嘴里哼着奇怪的调子,面上挂着开心满足的笑容。

     小船划到河中心的时候,恰巧一条大船快速开来,我停下桨,让大船先通过。

     不想,大船从我们身边驶过时,忽然放慢,同时几束手电光照来,而且往我和婉儿头脸上照,照得我们睁不开眼。

     照人眼睛,这是很不礼貌的行为,我有点生气。

     片刻就没有手电光照我了,我抬头一看,手电光全都集中到了婉儿身上。

     婉儿好似害怕,手臂遮着额头,躲避着。

     我忍不住大喊道:“瞎照什么?”

     船上那些人不但不理我,反而全都无所谓地哄笑起来。

     一个嘶哑的声音道:“老大,你瞧,没想到,除了大小姐,淮河上还有这么漂亮的小妞,真是开了眼界。”

     又一支强光手电照来,在婉儿全身上下照了个遍,之前照人眼,是不礼貌,现在则是猥琐了。那人应该就是前一人嘴里的‘老大’,他边照边咋舌,说道:“真是个不错的小妞。”

     另有人附和地说道:“老大,你要是喜欢,就去追求人家嘛?”

     老大嘿嘿笑道:“你没看到女孩子旁边有人了吗?”

     那人不屑地说道:“老大,那小子哪能和你比。”说着俯身问我道,“那小子,她是你什么人?”

     我气愤地道:“她是我的妻子。”

     说话那人‘呸’地吐了口痰,骂道:“好好一朵鲜花插在了狗屎上。”

     我扳动船桨,从大船后面绕过去,惹不起只有躲了,他们说到‘大小姐’的时候,我就知道他们是什么人了,在淮河上只有一个大小姐,那就是沙门龙头何天鹏的女儿,何无双。

     沙门是在淮河水道上专门采沙、运沙、卖沙而逐渐形成的一个组织。本来淮河道上大大小小几十个沙门,但是现在已经统一成了一个大沙门。这样一来,更没人敢惹他们,在淮河上也只有沙门的人才敢这般嚣张。

     沙门大小姐何无双,从小就是出了名的小美女,加上她父亲沙门龙头的身份,在淮河上来往的人,几乎没有不知道的她的,听说她今年过十六岁生日的时候,提亲的已经踏破门槛了。

     我们都绕过去了,那些人还舞着手电追着婉儿照。

     婉儿气得腮帮子都鼓起来了。

     我生怕她一怒之下,找沙帮麻烦,更怕她现出原形来,如果是这样,事情可就闹大了。便安慰她道:“那些人只是开玩笑,我们不理他们就是了。”

     回到家里,已经很晚了,我赶忙去看爷爷,爷爷还没睡,看到我们回来,呵呵笑道:“去哪鬼混了?”

     我心想爷爷肯定想歪了,陪他笑笑,也不解释,毕竟以后也许真的要‘鬼混’了。

     爷爷又问婉儿:“河上好玩吗?”

     婉儿扶着爷爷的胳膊,撒娇一般地道:“好玩,淮河好美,水很清,天上的月亮又大又圆。”

     爷爷道:“喜欢的话,叫小浪天天带你去玩。”

     婉儿很高兴地连连点头。

     只有我在想,如果爷爷知道婉儿是女鬼,还会留她在家吗?

     另外,我也想问爷爷知道老赵叔的事情吗?毕竟全村只有爷爷和老赵叔有交集。转念又一想,还是不问了,知道就知道,不知道问了只会吓着爷爷。

     爷爷先去睡了,我才发现有个小问题,我和婉儿应该怎么睡觉?在一起睡?说真的,我心里还有负担;分开睡?明明都证明是夫妻了,还在乎什么?

     婉儿也看出来了,就道:“小浪哥哥,我回屋里了。”

     我道:“要不我们换个屋子睡吧,你那个屋子太破了。”

     婉儿微笑道:“你别忘了,我是女鬼啊,不在乎这个。”突然贴近我,鼻尖都几乎碰在了一起,幽幽说道,“小浪哥哥,我已经修炼出内丹了,等我内丹境界达到圆满,我的面貌将再也不会变了。”

     我高兴地道:“真的吗?你还要多久,才能是圆满境界?”

     婉儿又叹气道:“圆满境界太难突破,除了天赋、运气,还的看时机,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突破。”

     我见她有些没底气,安慰道:“没关系,你一定能做到的,我会一直等你,就算你突破不了也没关系,我不在乎。”

     婉儿也很感动,扑到我怀里,紧紧抱住我,然后才飘然回屋。

     我心里感慨万千,婉儿虽是女鬼,但是美丽,温柔,又善解人意,对爷爷又好,就算取了个真媳妇也未必比她这个阴间小娘子好,唯一的缺陷是身份问题,她说能改变,那我就安心等待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