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章、女鬼背上门
    很多人都知道长江、黄河,却不一定知道淮河,其实淮河是和长江、黄河并称的七大河之一。

     我爷爷就是淮河上的一名摆渡人。

     摆渡这个职业,在淮河上很是常见,几乎每个渡口都有摆渡人,他们很辛苦,一天忙到晚,却只有一点微博收入,养家都困难。

     爷爷摆渡了一辈子,连媳妇都娶不到,但我却从未见到他因此抱怨过。

     我问过爷爷,为什么要做摆渡人?一做还是一辈子?

     爷爷回答地很简单,他说,有些事总得有人做。爷爷说完,又补充了一句:要不然怎么会捡到你?

     我这才知道原来我是爷爷在河里捡到的。

     我叫王小浪,今年二十一岁,听爷爷说,那天他在河上摆渡,忽然见到一个婴儿漂了过来。

     婴儿光着屁股,安静地躺在河面上,爷爷一开始还以为是死婴,后来发现婴儿还活着,急忙把婴儿从水里抱了出来。

     那个婴儿当然就是现在的我。

     对于爷爷所说,我根本不信,就像大人都会骗孩子说你是我在垃圾箱里捡到的一样。

     只是如今,爷爷老了,我接替了爷爷的班,做起了摆渡人。

     我以为我这一生,会像爷爷一样,一只船,一双桨,在河上平凡度过,可是世事难料,直到那天我救了一个女孩,从此走上了波诡云谲的人生道路。

     那天是个异常的天气。

     我送完一个过河人,天气忽然就变了,前一刻还是晚霞满天,一刹那变得乌云密布,大雨瓢泼。

     更奇怪的是,明明是夏天,落下来的雨水却是冰冷刺骨。

     这么大的雨,一般人是不会过河的,所以我把船靠岸后就打算回家去。

     就在这时,我看到一条小船从上游冲了下来。

     由于水流湍急,小船完全不受控制,我都没看清船上是什么人,小船忽然就翻了,船上那人瞬间不见了。

     如果是一般人遇到这种情况,也许就放弃了,可我是在水里长大的,水性娴熟,当下跑到下游几米处,再往河里游去,果然截住了落水的人,将她救了上来。

     让我没想到的是,对方居然是一个女孩子,而且长得特别漂亮,十六七岁年纪,瓜子脸,长睫毛,双目紧闭,躺在沙滩上,好像睡美人一般。

     身上一袭白纱长裙,此时已被水打湿了,紧紧地贴在身上,将她身体的曲线完美显露出来。

     尤其她的皮肤又白又嫩,真的如透明一般。

     望着眼前这样一个美女,我忽然有点手足无措。

     我见她没反应,先试了试她的呼吸,几乎感觉不到。

     这是严重的溺水窒息现象,最直接的急救方法,有两种,一是人工呼吸,二是挤压心脏,让肺部的积水排出来,常在河边的人一般都懂得如何去做。

     可是面对躺在眼前的女孩,我忽然踌躇起来。

     在犹豫了几秒后,我才豁出去了,跪在女孩身前,平掌挤压胸骨,同时准备给她人工呼吸。

     我感到女孩溺水没有多长时间,可是她的身子都已经凉了,我压她胸骨的时候,感到手掌都是冰的,人工呼吸时,更是冰得我浑身一哆嗦。

     最尴尬的是,四唇相碰的一刹那,女孩的眼睛忽然就睁开了。

     我有点狼狈地离她远点,要是被她看成是色狼,那就解释不清了。

     女孩的眼睛一直盯着我,看得我更尴尬了。

     我赶忙道:“你落水了,是我把你救了上来,刚才在给你施救。”

     女孩这才点点头,好像理解了的意思。

     我道:“你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去吧。”

     女孩一指上游道:“我家在前面那个码头。”

     我一听,就摇头道:“太远了,而且马上天也快黑了,到码头估计要半夜,要不你先住我家吧,明天一早,我再送你回去。”

     女孩点点头,随我站起来时,腿一软,又坐下了,说道:“我腿麻木了,动不了了。——你能背我吗?”

     我想着她应该很虚弱,就弯下腰,让女孩伏到我的背上来。

     当我背起她的那一刻,立马惊了我一身冷汗,背上的女孩,轻得像羽毛一样,我根本感觉不到一丝重量。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说她不是活人?在我救她上来的时候,其实她已经被淹死了?

     女孩趴在我背上,倒是很平静,只是手臂轻轻环住我的脖子,她的手臂也很冰,使得我的脖子也是冰的,总感觉喉咙里有一股冷气。

     我心里更加害怕,生怕她手臂一紧,就把我勒死了。

     背上女孩没有重量,可我的脚却像灌了铅一样,每一步都是沉甸甸的。

     再长的路,也有走到尽头的时候,不久就到了家门口。

     我推开院子的木门,往里面走,还在想着怎么向爷爷解释,女孩忽然一声尖叫,从我背上滑了下来。

     我一直都在提防她,这一声叫差点没把我吓尿。

     她从我背上下来,就站在我身后,和我背对着背。

     我小心地回头,就看到她捂着脸,好像很痛苦的样子,身上,头发里冒出一团黑气,倒像是被灼伤了,另外她露出的脖颈上,出现几根黑色的血管,在白皙透明的皮肤里看的清清楚楚。

     但是仅仅一刹那,黑色的部分又消失了。

     我已经猜到女孩不是人了,可是眼前这个情况,又是怎么回事?

     女孩恢复之后,抬头往上望。

     我顺着她的目光看去,眼角映入一道白光,就看到了门楣上嵌着一面镜子,镜面反射过来,就算是在雨中,也是白茫茫一片煞然。

     我明白了,这个屋子是旧时遗留的老屋,还是泥瓦房,那时候的盖房风俗,人们都会在门上挂一面开了光的镜子,俗称‘照妖镜’,以阻止妖魔鬼怪进屋。这女鬼刚才肯定是被照妖镜照到了。

     “怎么回事?”

     爷爷听到声音,从屋里走了出来。

     我呆在原地,不知怎么解释,我总不能说我背了个女鬼回家吧?

     女孩却道:“爷爷,我掉河里差点被淹死,是小浪救了我。”

     听到这里,我就愣了一下,我没有对她说过我的名字,她又是怎么知道的?

     爷爷很高兴地道:“小浪是个好孩子!不枉我教他。——快进来,还下雨呢。”

     我其实不想进屋里,还希望照妖镜能镇住‘女孩’,可是爷爷不知情,拿起墙角的黑雨伞,将我们接了进去。

     进屋后,女孩就显得很活泼,在屋里东张西望,一副好奇的样子。

     爷爷见她衣服都是湿的,要我拿我的衣服给她换。

     我也不敢多说什么,也不敢揭穿她,她虽然在装,但对我来说,她多装一会,我和爷爷就安全多一会。

     女孩换好衣服,爷爷又道,“来吃饭吧,今天这场雨太冷了,我熬了姜汤,喝点有助于防寒。”

     爷爷盛了两碗来,我一口喝完,女孩却推辞道:“爷爷,我不爱喝这个。”

     我心想,你喝这个才怪,姜汤和大蒜、艾草一样,都具有刺激性味道,喝了就要现形。

     除了姜汤,还有烧河鱼,她就一直夹鱼吃。

     爷爷放下碗,道:“不爱喝就不喝。——对了,还没问姑娘姓名呢。”

     女孩道:“我叫李青婉,爷爷,你喊我婉儿就好了。”

     我见爷爷吃饱了,生怕他问出一些敏感的问题,就道:“爷爷,你早点睡吧。”说完,不由分推着他去屋里了。

     我又回到饭桌前,婉儿嘴里还嘬着鱼头,她似乎知道我在看她,对我微微一笑。

     灯光下,她的皮肤更加细腻嫩白,就是没有一点血色。

     但她,无疑是美得,尤其是她笑得那一下,美得让人浮想联翩。

     婉儿终于吃完了,放下筷子,问我:“我晚上睡哪?”

     家里条件虽然不好,破屋子倒是有好几间,我故意把她安排到最远的一间房。

     知道家里有个女鬼,我哪里还能睡的着?躺在床上,一刻不停地在想着该怎么办。

     到了半夜,雨停了。

     月亮爬了上来,皎洁的月光倾泻下来,照得外面亮如白昼。

     我终于坐不住了,反正也睡不着,不如去看看婉儿此时在做什么。

     为了安全起见,我还顺手拿了根棍子防身,走到婉儿住的屋子下,悄悄从窗户往里看去。

     这一看之下,差点没把我吓死,就见到一个女鬼盘坐在床板上,昂着头,在吞吐一个血红色的珠子,她旁边的窗口打开着,月光正好照射到她身上,看身上的衣服,正是婉儿。

     这女鬼脸上的肌肤就没有一块是完整的,好像被割了无数刀一般,皮肉翻起,鲜血淋淋,月下瞧来,甚至恐怖。

     如果我没记错,那个珠子,应该是女鬼的内丹。

     古老相传,妖邪鬼物汲取天地灵气和日月精华,经过百般修炼才能生成内丹,一旦修炼出内丹来,那就是鬼中厉鬼了。

     我感到自己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死死捂住自己的嘴巴,才没有喊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