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章洞灵观道士
    我乘着婉儿专心修炼之际,小心翼翼地回到自己屋子里。我连开自己的门都是轻轻的,生怕有一点声响就会惊动她。

     进到屋里,再轻轻关上门。

     我把木棍放回去,一转身,就发现床边坐着一个人,那乌黑的长发、惨白的脸蛋,不是婉儿还有谁?

     这下把我吓得魂飞天外,腿肚子都软了,一下子坐在地上,心里叫道:惨了惨了,这下死定了。

     “你都看见了?”婉儿静了片刻,才问道。

     我想回答她的话,可是紧张地说不出话来。

     其实借着一点朦胧的月光,可以看见,她已经恢复了正常人的模样,并不会吓人,但我心里仍然充满着畏惧。

     婉儿叹了口气,道:“没错,我是鬼。不过,你不用怕我,我是不会伤害你的,因为前世我们是夫妻。我一开始没有说,是怕吓到你。”

     她这话,再次把我惊着了,我们居然是夫妻?还是‘前世’?想想都恐怖。

     婉儿走上前,把我扶到床边坐着,又道:“你现在肯定不信,没关系,以后你就会信了。现在好好睡一觉吧”

     说着,在我嘴边吻了一下。

     瞬间我就感到睡意涌来,立马睡着了。

     等我醒来,已是第二天的中午了。

     我爬起来,看着外面耀眼的阳光,迷迷糊糊中想起昨晚发生的事情,立马去找爷爷,爷爷不在屋里,我拔腿就往外面跑。

     一出门就见到爷爷坐在屋檐下竹椅子上,婉儿站在他身边,拿着一把剪刀,正在给爷爷理发。

     我特意留意地下,阳光照在他们身上,地上却只有一个影子。

     随着咔嚓咔嚓剪刀声,我能感到背脊都在发凉。

     “小浪,你起来了?”爷爷听到我的脚步声问道。

     爷爷似乎心情不错,又笑着道:“婉儿姑娘真是个心灵手巧的女孩子,会做饭,还会理发。哦,对了,忘了告诉你了,婉儿姑娘说她暂时不想回去,要在家里待几天,我已经同意了。”

     我一听,脸色都变了,这女鬼还真把这里当自己家了。

     婉儿却朝我眨了一下眼睛。

     阳光下,她脸白得像刷了一层漆,看的更是清楚了。

     爷爷听我不说话,又道:“最近很累吗?睡觉都那么沉,你看都中午了。我们吃过饭了,给你留了饭,快去吃吧。”

     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总不能把婉儿是女鬼的事情说出来吧?这肯定会吓着爷爷。至于婉儿说和我是‘前世夫妻’,我一万个不信,她肯定还有其他目的。

     吃了饭,我又得回到河边摆渡,虽然我更想留下来照顾爷爷,可我知道,我留下来也没什么用。

     我回到河边,又开始了摆渡时间,不过,我心里有事,提不起精神头。

     大约三四点的时候,岸上又来了三个客人。

     我习惯性地问道:“要过河吗?”

     那三人一齐点头。

     我招呼他们上船后,就蒙头划船,一直到河中心才发现气氛异样——这三人一言不发、目不转睛地盯着我看。

     这时候我又发现,这三人中有一个是道士,另两人年纪轻轻,陪坐左右,脚穿一样的黑靴子,显然是那道士的弟子辈。

     我一直心不在焉,都没注意对方是什么人,看清他们是道士时,我的心‘咯噔’一下就想到,他们能不能抓鬼?我要不要告诉他们我家里有个女鬼?

     不过,随后我就放弃了。

     因为那个道士长相猥琐,尖嘴猴腮,一双小鼠眼,再加上衣着邋遢,怎么看都像个混吃混喝的江湖骗子。

     但是那个邋遢道士却移近走了过来,对我一抱拳道:“贫道狗头道人——”

     他这名字还真是人如其名。

     另两个年轻人都是狗头道人的入门弟子,高的是大徒弟李一常,壮一点的是小徒弟朱太。

     论相貌,这两人可比狗头道人顺眼多了。

     狗头道人介绍完,眯着小眼,对我道:“小兄弟,莫怪老道直言,你已经是个活死人了。”

     ‘活死人’?

     我还是第一次听到这话,就问道:“什么叫活死人?”

     狗头道人慎重地道:“以气色观,其实你已经是个死人了,但是奇怪的是,你还活着。”

     这话放以前我肯定不信,可是现在却深信不疑,我出现的‘活死人’状态,绝对和女鬼婉儿有关。

     这道人能说出这种话,说明他肯定看出了什么。

     我再也不敢小看他,恭敬问道:“道长,活——活死人,还能活吗?”

     “还能活一天。”

     说话的是狗头道人的小徒弟朱太。

     “就能活一天?”听得我差点晕倒。

     狗头道人回头‘啪’地给了朱太一巴掌,骂道:“小混蛋平时不好好做功课,这时候看不准了吧。丢了贫道的大脸。”

     说完,似乎还不解恨,又给了朱太一巴掌。

     听他的意思,似乎朱太瞎说的,我心里略微好受了一点,说道:“道长,你这徒弟年龄还小,说错了,情有可原。——那您看我还能活多久?”

     狗头道人伸出三根手指,道:“还能活三天。”

     我一口气又泄了,三天和一天,也没什么区别。我连划桨的力气都没有了,干脆停下来,问道:“道长,我还有救吗?”

     我看向狗头道人,我不怕死,我怕的是我死后,留爷爷一个人在世上,他年纪大了,身体不好,眼神也快看不见了,活着一定很悲伤的。

     狗头道人道:“难说,还得看情况而定。你这种现象,很是奇怪,有点像鬼附身,可是鬼又没进入你的身体,也没控制你的精神;只是你现在身上阳气被阴气盖住,已呈‘死相’状态。这种情况,一般人挺不了三天。”

     说完,沉吟了一下,似乎在想办法,随后道:“你能告诉我,最近你都发生了什么吗?”

     这时候,我已经完全信了他,于是把遇到婉儿落水、把她救上来一事说了一遍。

     至于说我和婉儿是‘夫妻’的事,我没敢说,怕说出来被笑话。

     狗头道人听我说完,一拍大腿,道:“那就错不了了。你知道我们师徒三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就是因为老道看出淮河一带突然间阴气森森,我就知道有问题。——看来那女鬼去了你家。”

     “道长,你能对付得了女鬼吗?”我赶忙问道,我想的是,他既然为了此事而来,应该有把握。

     狗头道人呵呵一笑道:“老道乃是洞灵观的前辈高人,会对付不了区区一个女鬼?”

     我一听,肃然起敬道:“道长原来是洞灵观的。”

     在沿淮一带的人们,可以说,没有不知道洞灵观的,大约三十年前,淮河里闹水妖,死了好多人,弄得人心惶惶,最后请出了洞灵观里的道士,才灭了水妖。

     这事之前,洞灵观之名,人多数不知,这事以后,洞灵观声名大噪,只是它隐藏在深山老林,一般人很难找到,所以,即便是洞灵观道士出山,也没几个认得。

     狗头道人摸着鼠须,很是自豪地道:“原来你也知道洞灵观,我还以为大家都忘了呢。”

     我忙道:“怎么会?”

     狗头道人又道:“这女鬼昨晚进了你家,没有伤害人吗?”

     我摇摇头,说道:“没——没有。”

     我忽然结巴的原因,是我也感到了意外。

     狗头道人好奇地道:“那女鬼一晚上都在做什么?”

     我想了想,便把自己偷看到的事情说了一遍。

     我一说完,狗头道人师徒三人都露出惊讶的表情。

     狗头道人问道:“你是说你看到女鬼在吞吐一个肉球一样的珠子?”

     听他口气,好似还不信,我郑重回道:“千真万确。”

     狗头道人摸着小胡须,道:“幸好没有贸然行事,要不然会害了整个村子。”

     我惊道:“道长,这话怎么说?”

     狗头道人道:“若是一般女鬼,我上门就能捉了,随手就能让它灰飞烟灭。你家里那个可不是一般女鬼,居然修炼出内丹来。这样的女鬼也不是轻易能杀死的。要是一击不中,让她逃了,你们村子迟早要遭殃。”

     我道:“那要怎么办?”心里想的是,婉儿已经修炼出内丹来,想要一击而中,几乎不可能。

     狗头道人似乎看出我的疑惑,叫李一常解下包袱,拿出一个长形盒子来,递给我道:“这个你先拿着。”

     我接过来,看那盒子大约手掌长,一个手指宽,外面没有任何花纹,唯一的感觉就是轻,好像拿着一张纸般得轻,问道:“道长,这是什么?”

     狗头道人微微一笑道:“这是你一会儿要送给女鬼的礼物。——前面不是有个水湾吗?你把女鬼骗进来,再把盒子给她,让她打开,剩下的就交给我们了,无比要她有来无回。”

     我点头答应,载他们看了一遍水湾的环境后,回到渡口,一直等到太阳快下山了,把礼物盒子藏在船舱里面,就急匆匆往家里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