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3章、诡异的纸人
    我将白元丰打跑,最高兴的是何无双,她一脸喜不自胜,及看到我腰伤,才关心地问有没有事。

     狗头道人笑呵呵地道:“不错不错,比我想象的还好。这下沙门女婿是跑不了了。”

     我道:“道长,你别开玩笑,你知道我有婉儿的。”

     狗头道人这才道:“婉儿呢?怎么没看到?”

     我道:“她受了点伤,在山中修养,等伤好了才会回来。”

     狗头道人可是老狐狸,几句话就猜到其中大有文章,只是碍于何无双,没再详问。

     何无双插口道:“我也想见见婉儿姐姐。”

     狗头道人笑道:“你见她干嘛?想比美吗?”

     何无双问道:“婉儿姐姐有多美?”

     狗头道人细细想了想道:“反正是老道见过最漂亮的。”

     何无双一直都是河两岸公认的第一美女,这时听道长说别人是最漂亮的,立时哼了一声,明显不服气。

     我忙打岔道:“何小姐还饿着肚子呢,本来我们做好了鱼粥,让白老二一顿搅合,饭也没得吃了。”

     狗头道人一听就喊他的两个徒弟道:“我们带的干粮呢?去岸边生火烤熟了吃。”

     朱太不解地道:“干粮就是生吃的,干嘛还要烤着吃?”

     狗头道人道:“让你去就去,废话真多。”

     朱太道:“我去。不过,可不是看你的老脸,我是看在何小姐漂亮的脸蛋上才去的。”

     何无双小声道:“你们别喊我何小姐了,喊我无双就好。”

     朱太忙答应道:“无双妹妹,我们去岸边。”

     他们上了岸,狗头道人对我道:“来,我们去河里,我有些话问你。”

     我知道他要问什么,我也有些事情要问他,便划着船,和狗头道人走远了点。

     “白家水尸鬼奈何不了你,我就知道你比白老二强,但是没想到会这么强。让我试试你的脉门。”

     狗头道人让我伸手,摸了摸脉门,讶道:“你这一身真火劲,不是婉儿的内丹,倒像是我道门丹鼎派功法。这可奇了。”

     我心里佩服,果然生姜还是老的辣,他摸我一下脉门,就知道我的情况了,说道:“我在山中,遇到一个瞎眼老道,他给我服食了一粒金丹。”

     “金丹?”狗头道人小眼睛都睁大了,我现在深有体会,为什么这些道门中人,如此追求金丹了,简直起到脱胎换骨的作用。

     “你说你服食了金丹?”他又多问了一句。

     我点点头。

     狗头道人舔了舔嘴唇,羡慕地道:“金丹一直都是我道门信奉的最高宝贝,太多人穷其一生都难得一枚,就算是我洞灵观传承几百年,也没有一人能以金丹筑基的,你一个外道之人,居然以金丹筑基了?”

     他说的这么夸张,我也无话可说了。

     “你千万不要和我那两个徒弟说起这事,他们会自杀的。”

     狗头道人又拿起我的手腕,爱不释手地道:“再让老道试试你的金丹元气。”

     他闭着眼,静静感受,好一会才睁眼,满足地道:“厉害!果然是好东西。”

     我忍不住道:“道长,金丹不是可以修炼出来的嘛?你勤加修炼,难道不行吗?”

     “呦!”

     狗头道人有点鄙视地道:“你个乡下小子还挺懂的?”

     我嘿嘿笑道:“瞎子道长说的,我都记着呢。”

     狗头道人道:“你说的对,金丹可以修炼出来。丹分内外,个人修炼出来的就是内丹,可是你知道吗?世上修炼出内丹来的寥寥无几,大家所知道的,就是几个大圣贤者,比如彭祖、吕祖、陈抟,就算是参透天人之机、聪明透顶的诸葛亮、张良、刘伯温,都修炼不出内丹来。所以外丹更是道门人疯狂追寻的宝贝,你个小子,踩了狗屎走了运,自己傻傻的还不知道。我呸!你个乡巴佬,真是上天眷顾你,有个漂亮女鬼老婆,已经够让人羡慕的了,现在又有个小美女赖上你,刚才就该让白老二灭了你。”

     我听他说了这么多话,越说越离谱,都开始骂人诅咒了,忍不住道:“道长,你消消火,你不是说过,你参道这些年,就悟出了一个‘缘’字吗?万事随缘,是你的总是你的,你看你这样,也不像个得道高人。”

     狗头道人更是生气了:“缘个鸡毛,麻痹,有缘无份。”

     我都替他汗颜了。

     狗头道人又问道:“给你金丹的道长如何称呼?”

     我道:“他说他叫金大仙,是炼丹高手。”

     狗头道人苦着脸:“金大仙?他可不是炼丹高手,他是宗师级的,全天下数一数二的人物,连老道我看到他,都得恭恭敬敬喊他前辈,不过传闻他失踪好几十年了,你小子真是几把毛也能飞上天,居然遇到他了。”

     我听他粗言秽语不断,像个市井泼皮,心里着实好笑,于是把金大仙被山妖姥姥囚禁在山中道观一事也都说了。

     “山妖姥姥?”狗头道人嘴巴成了圆形,“你是说,你杀死了山妖姥姥?”

     我点点头,几乎不敢多话了,生怕这老道长心脏病发作。

     “七百年来都没人敢惹的山妖姥姥,居然被你个乡下无知小子杀死了!她死得好冤。”

     我问道:“听说洞灵观也在前面大山里,那不是离山妖姥姥很近?七百年了,你们没想过降服她?”

     狗头道人这次平静地道:“掌门说过她是以妖身修道,实属不易,让我们不要去惹她,我倒觉得是没有把握,嘿嘿。”

     嘿嘿两声奸笑,让我觉得他又恢复了正常。

     “你说,你是怎么杀死山妖姥姥的?”

     我说道:“是一面镜子,叫轩辕古镜,老妖婆被古镜一照,就现形了。”

     “轩辕古镜?”

     狗头道人已经叫了出来,我看到他瘦小的胸脯起伏不定,呼吸都不能顺畅了,不过我已经知道这是一件神器了,他激动是有原因的。

     “你从哪里得到的?”

     于是我把大头鬼所言,亲自下到河眼里盗出古镜一事详细说了。

     狗头道人喃喃地道:“原来沙门禁地水阁楼船就是河眼所在,轩辕古镜就藏在河眼里。”

     我问道:“河眼里为什么有个石棺?石棺里还有个怪物,长着六条手臂。这些都是什么人?”

     狗头道人又问了我一些关于六臂怪物的问题,然后好似呆住了,望着夜空,半天没说话。最后吐出四个字:“出大事了!”

     我看他特别严肃,与他平时爱开玩笑的性格完全不一样,不由心里一紧,问道:“出什么大事了?”

     狗头道人起身道:“不行,你要跟我立刻回道观。”

     我奇怪了:“跟你回道观?为什么啊?”

     狗头道人严厉地道:“你别问那么多!我们现在就走。”

     “现在就走?”我这刚回家一天都没有。

     “对,再晚我怕来不及了。——轩辕古镜呢?”

     如果换别人问,我肯定不会说出来,但是狗头道人是我特别信任的人,我没有丝毫犹豫地道:“被我埋在屋后了。”

     “回去取,立即走。”

     狗头道人简单干脆地说完,催我划船回岸边。

     何无双听说我们要回洞灵观,嚷着也要去。

     狗头道人道:“你也是缘中人,一起吧。”

     我跟道长说过盗取轩辕古镜时,何无双也在侧,道长所说的‘缘’就是这个。

     朱太却笑道:“对对,我们相逢就是有缘,到了山里,我带你去捉兔子。来来,上船。”

     我道:“我还要回家取一点东西,另外和爷爷说一声。”

     朱太道:“你要取啥?要走就快走。要是天亮了,遇到沙门的人,就怕不放无双妹妹走了。”

     我道:“你们在这里等我,我跑步回家。”

     狗头道人道:“我陪你回去。——小朱,一常,你俩照顾好无双。”

     我知道他是怕我出什么岔子,想要来保护我,再想到怪婴,我觉得道长这么做是有必要的。

     我和狗头道人走到半路,李一常也跑了过来,狗头道人问道:“我不是让你留下的吗?”

     李一常道:“师弟让我来照顾师傅你。”

     狗头道人摇摇头,叹道:“你这孩子真是实心眼。”也没赶他回去。

     回到家里,我先去看爷爷,见爷爷睡着了,不忍心惊动,写了张纸条,挂在床头,上面说我出去有点事,让爷爷勿担心。

     然后领着道长和李一常,来到后院,将轩辕古镜挖了出来。

     狗头道人打开布包,看到轩辕古镜,激动地双手颤抖,又颤巍巍地包好,递给李一常道:“记住,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不要离身。”

     李一常也感到事情重大,郑重点头。

     就在这时,狗头道人忽然转身,喝道:“什么人?”只见矮树后露出一双赤红的眼睛。

     狗头道人已经几个起跳过去,挥掌拍了过去。

     只听‘啪’的一声,那人中掌,掉下树来。

     当我看清那人的时候,不禁一呆,因为那是一个纸人,画着咧开的大嘴,笑逐颜开,可是两只红眼在黑夜里分外诡异。

     纸人落地就跑,它动作好快,一步就是几米。

     狗头道人哼了一声,手上捏了两张符,随手甩去。

     符纸如电光一般落到纸人身上,顿时燃烧起来。

     着了火的纸人依然奔逃着,眨眼间消失在眼前。

     狗头道人喝道:“追,不能放它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