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八章 收拾无赖
        蛇的天敌正是黄鼠狼,洛七七这才发现,原来这黄鼠狼盯上的猎物不是她手中的山鸡,而是那青白蛇。

         洛七七最怕的就是多足类与爬行类生物,其中以蛇和蜈蚣为甚。

         “没事,没事,我会轻功,我会武功!”洛七七一动不动死死地盯着那青白蛇,至于身后的黄鼠狼,那简直不是事儿!

         “我说,蛇大哥,我们两个可不可以不要打架呀!真的打架的话你未必是我的对手,我中了两次毒了,早就百毒不侵了,你的毒对我没用。而且,我不认为你跑的比我的暗器快,所以,你快走吧!我不会伤害你的,我只是饿了,出来找吃的而已。”

         那青白蛇淡定地吐了吐蛇信子,仿佛没把洛七七放在眼中一样。

         “大哥,你快走吧,你长得太吓人了,我害怕!”

         洛七七快哭了,自小妈妈就告诉她蛇是有灵性的东西,不可以杀生,否则会遭报应的。所以,洛七七不敢动手,不动手即意味着只有逃跑和挨打的份,她可不认为自己比蛇跑的快。

         青白蛇似乎听懂了洛七七的话,吐着舌头优雅地转了个身便向林子深处爬去。直到没了蛇影,洛七七才敢动,手心里全是汗水,腿脚已经发软,如果那蛇不走的话她也用不了轻功更使用不了暗器。

         转过身来,洛七七发现黄鼠狼也不见了,这才真正的松了口气,提着自己的猎物向林外的小路走去。

         出了山,洛七七向村子方向走去,太阳开始下山,时间大概到了酉时。想到玉娘和陆鑫该回来了,洛七七加快了脚步。

         走至玉娘家门口时,洛七七还未来得及敲门便和陆鑫撞了个满怀,幸运的是这一次没有向昨晚那样昏过去。

         “姐···姐姐,你···你去哪里了?”陆鑫不可思议地盯着洛七七。

         “出去打猎了!看,我的猎物!”洛七七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捡起被陆鑫撞飞的山鸡和野菜。

         “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走了呢!”陆鑫松了口气,拉着洛七七向院子里走去,冲着堂屋大喊道:“娘,七姐姐没走!”

         玉娘听到声音慌忙从屋里走了出来,看到洛七七后也是松了口气。

         “七姑娘,你没事吧!我还担心你······”玉娘欲言又止道。

         “哦,我饿了,出去打猎去了,今晚有好吃的了。”洛七七说着将手中的东西放到了地上。

         “有山鸡呀!还有蘑菇和野菜,娘,我们今天炖鸡汤好不好?”陆鑫兴奋地说道。

         “对了,玉姐姐,你怎么了?感觉你好像很怕我出去似的?”洛七七问道。

         “唉!我们村子里有几个泼皮无赖,我担心他们······”

         “对呀!七姐姐,我还以为你被坏人欺负了呢!”

         “放心吧!我没事,我没遇到他们。那啥,玉姐姐,能不能先做饭呀!我好饿!”洛七七哀求道。

         “唉···你看我,等着,我马上去做饭。”

         玉娘提起地上的山鸡和野菜向厨房走去,洛七七拍了拍手上的脏东西向井边走去。

         “姐姐,我帮你打水!”陆鑫抢先跑到洛七七前面提了水桶。

         “多谢了,小心点!”洛七七也不推让,看着陆鑫忙活,坐在不远处的石凳上问道:“我问你呀!你们村的无赖是不是经常欺负你们呀?”

         陆鑫的动作停了一下,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冷了下来,又有点淡淡的哀伤。

         “恩。”

         “你刚才准备干嘛去?”

         “我以为他们来我家把你抓走了,我想去找他们要人。”陆鑫小脸憋得通红,艰难地从井中提出了一桶水。

         洛七七起身向陆鑫走来,轻易地便将那水提了起来,虽说是女子,但毕竟是练武之人,洛七七的力气可比陆鑫大多了。

         “你们两个都是善良的人,对于非亲非故的人肯这样保护还真是难得,我身边很少有你们这样的人。”

         洛七七将长发绾起,撸起袖子,将桶中的水倒在盆中,擦洗着手臂上的伤口。白皙的双臂上有不少的红色划伤,不过,并没有大的伤口。

         陆鑫看着洛七七的举动小脸瞬间变得通红,然后以最快的速度转过身去。

         “恩?”

         洛七七看到陆鑫的反应打了个大大的疑问,待明白这小孩的想法是又忍不住笑了起来,难怪那天飞羽阁里的人看到她的穿着会把她当成傻子。

         “小朋友,你才多大呀!男女有别观念怎么那么深呀!”

         “我···我···你就比我大两岁,我们是一样的年纪,当然要注意下。”陆鑫别扭地说道。

         “那,我要是比你大二十岁是不是就可以了。”洛七七无语地说道。

         “不···不是的!”

         “小朋友,不敢看女生可是会找不到媳妇的。”洛七七轻轻地笑道。

         不知怎么回事,洛七七忽然想起了那晚那个擅自钻她被窝和她同枕共眠的帅哥,他们两个的关系应该很不一般,可是现在她竟然连他的名字都想不起来,当真出去玩的太久了吗?

         “倾城?还是清澄?是七皇子口中的月倾城吗?”洛七七陷入了沉思,自言自语起来。

         “姐姐,你怎么了?”陆鑫听到洛七七的声音转过身来。

         “恩?没事,在想一个人!”洛七七拨弄着水淡淡地说道,白皙的双脚正浸泡在水中。

         看到洛七七的脚丫陆鑫的脸更红了,仿佛即将西下的夕阳一般,但是双眼似乎不准备从上面移开。

         在这个余下镇里生活了十年,在洛七七出现之前,陆鑫见过的最好看的人便是自己的娘亲,在整个余下镇无论老少,陆鑫都未曾遇到过胜自己娘亲半分的人。洛七七出现后,陆鑫的长久以来的认知度便被打乱了。

         “姐姐,你长得真好看!”

         “多谢夸奖!”洛七七也不客气,笑嘻嘻地说道。

         “姐姐,你许配人家了没?”

         “许了,”洛七七淡淡地说道,双脚啪嗒吧嗒地踩着水玩的不亦乐乎。

         “是嘛!”陆鑫的脑袋低了下去,语气显得极其的失望。

         洛七七看了陆鑫一眼,有种恶作剧得逞时的快感,接着说道:“不过又退了!”

         “退了?为什么?你看不上他?还是?”陆鑫的脑袋瞬间来了精神,不过很快有意识到自己有点逾越了。

         “是我的提出的退的,不过,是别人看不上我。”

         “唉?为什么?”

         “这是个秘密,秘密说出来就不叫秘密了。”洛七七将脚丫从盆中挪出来,双腿伸直双脚腾空等着晾干。

         玉娘已经将山鸡宰杀洗净入锅,陆鑫接到母亲的吩咐慌忙去收拾柴火,洛七七收拾好一切便进屋去了。没过多久,浓浓的香味便飘散在院子里了。

         不过,这香味也引来野狗。

         “小娘子,煮啥好吃的呢?”

         伴随着这猥琐的声音,院子大门处响起了‘嘭嘭’的敲门声,洛七七听到声响从堂屋里走出来。

         “玉娘,开开门呀!我来给你送东西来的。”声音一声高过一声,洛七七已经猜出来来人是谁。

         玉娘和陆鑫听到声音也从厨房里走了出来,两人顿时像变了个人一样,一人拿斧头一人拿锄头气势汹汹地向大门处走去。

         “姐姐,你进屋里去,这野狗交给我们收拾就行了。”陆鑫向大门处走去。

         洛七七看情况不妙,快步上前拦住了二人,对玉娘说道:“玉姐姐,你有没有白纱或者白布之类的手绢,只有是能够遮住脸的就行?”

         “有,不过,有什么用?”

         “姐姐去帮我找出来吧,我来收拾那无赖。”洛七七笑道。

         玉娘看洛七七一脸自信的样子放下手中的锄头向堂屋内走去,不一会便拿了一块白色面纱走了出来。

         这面纱是玉娘陪嫁的东西,一直放着没有用过。洛七七接过面纱将它蒙在脸上,虽然不能完全遮住她的面容,但在这黑夜之中增加了一丝神秘感。

         洛七七走到院墙大门所在的那一面墙,选择距离大门不远的地方站住了,双足轻点轻轻一跃便跳到了墙上,再一跳便跳到了外面,消失在玉娘两人面前。母子两人看着洛七七轻易地翻过墙去,顿时傻了眼。

         “娘,姐姐该不会是神仙吧!”

         “这······”

         “小娘子,开门呀!”

         玉娘的话被门外的声音打断了,母子两人猜不透洛七七的想法,只得只得忍耐着,不过,很快这令人讨厌的声音便消失了。

         洛七七绕了个圈向门口的无赖走去,因为练过轻功,所以她走路并没有什么声音。在向那无赖走去的同时,洛七七手中已经形成了无数个冰针直直的向那人后背射去。

         “啊!谁呀?”

         男人后背吃痛迅速地转身,对上一个脸遮面纱,身着白裙的美丽女子,加上现有的雾气,仿若仙境一般,神秘且又诡异。

         “跟我来!”洛七七轻轻地笑道,轻移莲步使用轻功使自己处于半飞半走的状态。

         那无赖果真上了当,跟在洛七七向村外走去,眼睛一直盯着前面不远处的倩影一眨也不眨,担心一不小心这美丽的女子就会消失不见了。

         玉娘和陆鑫见门外没了声响,小心翼翼地打开了大门。空旷的门外没有那无赖的身影也没有洛七七的身影,两人琢磨了一会便又回到家里等待着。

         村外河边,白衣女孩坐在柳树侧枝上,双脚有意无意地摆动起来,手拿柳枝轻轻地拂过夜色,充满雾气的黑暗中越发神秘起来。

         洛七七望着下面倒在地上痛苦挣扎却又喊不出声来的男子,笑容越发的大了,银铃般的笑声飘散了空气中,像暗夜中的精灵,又像一个恶作剧的顽童。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洛七七点了那无赖的哑穴使他发不出声来,同时利用自己现制的冰针将男子刺成了刺猬,只可惜是不带刺的刺猬。

         “唔唔唔······”男子跪在地上呜呜地哭泣着,不停地向洛七七扣头,脸上是害怕和痛苦的表情。

         “知道错了吗?”

         “嗯嗯嗯······”男子张开嘴发不出声音来只能一个劲的点头。

         “知道错了就行,这一次我就放过你,如果你再敢去骚扰玉娘的话,我让你一辈子说不出话来,明白了吗?”洛七七眼神凌厉地扫过下面的人,寒光似剑,无赖扣头的频率更加快了!

         “嗯嗯嗯······”

         支支吾吾的声音闹的人心里一阵恶心,洛七七薄唇轻启,冷冷地开口道:“那你回去吧,明日你自会开口说话,身上的疼痛也会消失,但是······”

         “唔唔唔······”男子一边摇头一边点头,双手不停地摇摆,表示自己绝不再犯。

         洛七七满意地看着下面人的表现,收回了手中的白绫,双足轻点消失在了夜空中。看到洛七七消失,下面泪流满面的男子哭着便向村里跑去。

         洛七七想着自己的鸡汤,不觉加快了脚步,忙了一下午还差点被蛇给咬了才弄到的山鸡,马上就到嘴了竟然被一个无赖坏了好事。洛七七越想越气愤,要不是肚子饿得难受,她一定把那无赖好好折磨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