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七章 饿
        这一夜洛七七睡得极不安稳,身体因为中毒处于一种疼痛与寒冷反复交替的状态,而且还老是梦到那些黑衣人。大概天亮之时,洛七七才真正的睡过去。

         只是没睡多久,洛七七便被院子里的说话声给吵醒了,这种感觉和暑假放假回家时早上被妈妈和邻居的说话声吵醒一样。

         “玉娘,只要你说一声,地里的活我全包了,不过,嘿嘿······”

         “滚,再不走老娘奔了你的脑袋······”

         “你说你何必呢!我又不亏待你!”

         “不要脸的,非逼着老娘动刀子是吧!”

         院子里声音越来越大,男人的淫笑,女人的愤怒,洛七七被这嘈杂的声音闹得头疼。

         洛七七下了床向堂屋走去,屋里很安静,陆鑫不在。相较于屋里,院子里则乱翻了天。只见玉娘像变了一个人一样,手拿斧头,嘴中骂骂咧咧,活脱脱的一个泼妇,和昨日那娴静的美少妇差太多了。那说着秽语的无赖面对着玉娘的威胁没有逃跑的打算,一边躲一边坏笑。

         洛七七躲在门后感觉胃里一阵恶心,虽说中了毒内力减弱了不少,但是制作一个冰针还是很容易的。

         “既然你喜欢笑,那就笑个够好了!”

         洛七七手指一捏,一根绣花针大小的冰针便出现在了手中,下一秒便直直地向那无赖的笑穴刺去。

         “哈哈哈哈······”

         惊天动地的笑声从院子里飞向四面八方,打破了乡村清早特有的寂静。

         洛七七转身向里屋走去,继续躺在那张隔得她腰疼的床板上。

         玉娘的脸由之前的愤怒变为警惕,手拿斧头对准面前大笑不停的人,心中一阵疑惑。这种笑和刚才的笑不同,是一种没有任何感情的,纯属生理上的笑,笑得勉强,笑得痛苦,甚至笑出了眼泪。

         “哈哈哈哈······唉,怎么···哈哈哈···停不下来···哈哈···玉娘哈哈哈···帮我哈哈哈···停下来哈哈哈······”

         “你神经病了,滚,再不滚我劈了你!”玉娘扬起斧头威胁道。

         “哈哈哈···哈哈哈我滚哈哈哈······”

         无赖捂住笑疼了的肚子,后退着走出了院子,玉娘关了院子大门仍可以听到那痛苦的笑声,内心越发的奇怪起来。

         笑声越来越远,洛七七下了床,向外面走去。

         “七姑娘,身体好些了没?”玉娘笑着对洛七七说道,一瞬间恢复昨日的形象。

         洛七七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这个时代的人是不是奥斯卡奖获得者聚集地呀!

         “怎么了?是不是把你吵到了?”玉娘不好意思地笑道。

         “没事,现在不吵了!”洛七七嘿嘿地笑了。玉娘看到洛七七的表情更加的尴尬了,最不好的一面被看到了,任谁都会不好意思。

         “那个,玉姐姐,你家茅厕在哪里?我想方便!”

         “哦···那里!”

         “谢谢!”

         洛七七捂住肚子向厕所跑去,昨日吃的东西并没有多少的营养,现在全变成废物积累在身体里。

         从厕所里出来,洛七七直奔井边而去。在这个时空,一般来说一个村子只有公用的几口井,若是自家能拥有一口属于自己的井的话,那绝对是件奢侈的事情,想来这家人之前应该是过的不错的。

         堂屋里,玉娘已经把早餐给洛七七准备好了,洛七七洗漱后便直奔早餐而去。

         “七姑娘,我把早餐给你放这里了,我要下地去干活了,你留在家里好好休息吧!”玉娘说着便拿了锄头向大门处走去。

         “干活?还有多少?我帮你吧!”

         “不用了,阿鑫可以帮我的,今天就可以干完了。对了,中午我们可能回不来,我把午饭给你留在锅里了,你饿了就吃吧!”

         玉娘说着便走了出去,反手将大门给锁上了,洛七七看着紧闭的大门向屋里走去。

         吃过早饭,洛七七凭借残存的记忆试着运功将体内的毒素排出,但是冰魄散和别的毒药不同,在三天前这种毒就已经融入了洛七七的血液之中。再加上洛七七体内本来就有火竺毒,两种毒药相见早就打得不可开交,不过,因为这样,洛七七中毒并不深,或者说体内残留的火竺毒已经充当了冰魄散的解药。

         现在,麻烦的是中毒后遗症,洛七七除了频繁地感受到寒冷和灼热外,身体更是变本加厉的疼痛。

         洛七七运功调息了一下身体,疼痛减少了不少,也感觉比之前清爽了不少,只是代价是:饿!

         洛七七很快便饿了,想起玉娘的话便向厨房跑去,直接就着锅把中午的饭给吃了,此时距离中午还有一个时辰。

         所以,中午过后没多久洛七七就饿了,洛七七干脆躺床上去,睡着了就不饿了,但是胃中一阵阵的抗议根本就没法令人入睡,洛七七起床跑到院子里练功,试图转移注意力。

         出拳,这拳头好像馒头呀!

         白绫抽出,刷刷地舞动着,哇!好像面条呀!

         次奥,不练了!洛七七收回白绫整理好衣服一屁股坐到了院子里那个石墩上,希望自己能够变成一棵植物来个光合作用。望着这萧条的院落,紧闭的大门,以及空有她一人的家,洛七七想起了大一的那个暑假。

         林爸一直都在市里工作,洛七七高考结束后,林妈带着弟弟也去了市里,只有过年的时候才会回来。大一暑假,洛七七没有出去打工,林家三姐妹窝在家里决定好好养一下身体。林家长女和次女担心剩下饭菜,每一次做饭都是刚刚三份,有时候不足三份。因此,洛七七几乎是天天饿肚子,一个暑假下来,姐姐们胖了十斤,她瘦了十斤。

         现在,这种吃不饱饭的感觉和那时太像了!

         “不管了,老子打猎去!”洛七七收回思绪向墙边走去,轻轻一跃便跳出了院子。

         瑜乔村的西北方向是一座小山,越过那座小山再翻过一座稍微大一点的山便是凤鸣山,或者沿着河水向上走,然后向西拐也可以达到凤鸣山。洛七七一路走来,已经把凤鸣山的位置记住了。

         现在,洛七七的脑中除了吃的已经没法装下其他东西了。玉娘的家在瑜乔村北边,这里的人家很稀少,一出门洛七七便看到了西北方向那个不起眼的小山。

         洛七七使用轻功直奔那小山而去,行至河边时遇到了还在哈哈大笑的调戏玉娘的无赖。河水很宽,没有借力物的话是跳不过去的。洛七七的内力减弱,她可不相信自己能够制作出来一架冰桥来。

         “喂,哪里有桥?”洛七七走至那无赖身边问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桥哈哈哈······老子哈哈哈不告诉你哈哈哈······”

         “活该你就笑吧!老娘本来想给你解开笑穴的,既然你那么不识好歹,那就算了!”

         洛七七翻了个白眼向河边的一棵树走去,摘了些树叶向河边走去,将树叶抛向河中央,以这些树叶为借力物轻点水面便跃过了河水。

         那无赖已经笑得嘶哑起来,腹部因为抽筋不停地在地上打滚,眼中留出了滚滚热泪。

         “哈哈哈别走哈哈哈······帮我哈哈哈解开哈哈哈···穴道!”

         然而洛七七已经听不到他的话,飞快地向那小山赶去。

         这座小山不算富饶,因为临近村落,山脚被破坏了不少,至少在这里看不到野味的踪迹。洛七七决定向山里面走去,边走边留下一些标记,以防迷了路。

         越往山中走,所见的东西越繁盛,洛七七没有费多大的力气便挖了不少的野菜和蘑菇,找到的东西都装进了那个从玉娘家带出来的布袋里,但是只有菜没有肉就不行了。

         野鸡野兔一般出现在林中、树丛中,洛七七决定从山间小路向林间走去,纵横交错的枝枝桠桠难免会划伤衣服和皮肤。功夫不负有心人,洛七七在手臂上划伤了七道伤痕后终于遇到了一只山鸡。

         “鸡!”洛七七仿佛闻到了鸡肉的香味,单是想想口水就流个不停。

         “OK!开始干活!”

         动物的身体结构虽然和人的不一样,但是,三十六个死穴总有一个重复的,尤其是脑袋上的死穴。反正最后都要入肚,洛七七决定给这野味来个一击致命。

         对付吃的东西留下痕迹也没什么关系,洛七七省去了制造冰针的麻烦,折了几根树枝做成简易的暗器。手指用力,手腕发功,暗器‘噌’的一声便向那野鸡的脑袋飞去。

         只听一声‘嗷’的尖叫,野鸡的脑袋被一根小拇指粗细的树枝贯穿,因为用力过猛,暗器直接将野鸡钉在了地上。野鸡脑袋埋在地上,不停地扑闪着翅膀,约莫扑闪了三分钟才安静下来。

         洛七七松了口气向野鸡走去,抓住两个翅膀将它提了起来,还说了句‘阿门’。

         “还别说,这鸡挺肥的,够我吃的了!”

         洛七七满意地说道,提了鸡准备返回去。只是,一转身,便对上了一直长得像狐狸却又像老鼠的家伙,鸡的死对头—黄鼠狼。

         “看什么看,信不信我把你也给抓了!”洛七七将自己手中的鸡提到面前,对那黄鼠狼耀武扬威地说道。

         那黄鼠狼没有被洛七七吓到,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她,洛七七感觉到这目光似乎没有落在自己身上,扭过头去才发现不远处有一只大约两米长的青白相交的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