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八章 月倾城
        叶府,叶凌天和洛羽正在用膳,府中除了叶凌天夫妇以及叶凌天的母亲老王妃外没有其他人,老王爷是七年前就去世了。洛羽嫁过来之前叶凌天还是世子,守孝满后才继承寒王这个职位。在此之前,府里除了叶凌天和他的母亲外,还有叶凌天的奶奶以及二房三房的人。洛羽嫁过来后把府里整顿了一下,不相干的那些三房的人都赶出去了,现在这个家里没了勾心斗角才真正的像个家。

         “今天宫里出什么事了吗?”看到面色沉重的二人,老王妃忍不住问道。

         叶凌天的母亲才四十出头,眉宇间透露着不凡的气质,是个大美人,气质什么的一点不输给洛羽,老寒王一生只取了她一个人,她和慕容清是朋友,两人都是江湖人士,为爱才踏入这王侯将相之家。

         “母妃,我想问您一下,当初您和我母亲的那个朋友在哪里?”洛羽犹豫了许久,最终还是问出了心中所想。

         老王妃犹豫了一下,最终答道:“她?我不是和你说过了吗?她已经去世了。”

         叶凌天和洛羽似乎对老王妃的话并不相信,两人陷入了沉默。老王妃看着他们两个忍不住问道:“今天发生了什么事?”

         “母妃,皇上好像看上了七七。”叶凌天犹豫了下,最终说道。

         “什么!”老王妃被这话给吓到了,蹭的一下子从凳子上站了起来,碗筷倒了一地,身边的丫鬟嬷嬷赶紧过来收拾。

         “母妃?您见过七七吧?七七是不是和她长得很像呀?”洛羽忍不住问道。

         “是很像,但是完颜南风和她并不相识,我想,皇上只是在七七身上看到了明妃的影子!七七···和明妃有几分相似!”老王妃几乎痛苦地说道,十三年前的明家灭门案,凭空消失的明家堂姐弟,以及后来莫名死去的明妃都成了她这些年无法解开的心结。

         完颜南风是花心之人,但是他一生只爱过一人,继十三年前明家堂姐弟消失之后,洛七七是这世间唯一一个与明妃稍微相似的女子。

         这顿饭吃的很不愉快,气氛一直是死气沉沉的,老王妃陷入了沉思,洛羽也是忧心忡忡的样子。饭后,老王妃就早早地回去休息了。

         房间内,洛羽还是一脸忧心忡忡的样子,叶凌天叹了口气坐在她身边顺势抱住了她,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下巴抵在洛羽的肩上,轻轻地说道:“羽儿,你不用担心了,你不相信为夫吗?我会保护你们的。”

         “呵呵呵,好痒呀!别闹了!”洛羽被叶凌天弄的耳根痒痒的,忍不住‘格格’地笑了起来,双手开始去解叶凌天放在她腰间的手。

         两人开始闹起来,一扫之前的不快心情,只不过这和谐的一幕很快就被窗外的声音打乱了。

         “王爷,月公子来了。”

         暗卫声音响起,叶凌天和洛羽还未反应过来了,月倾城已经翻窗进来了。

         “叶凌天,羽姐姐,好久不见。”

         一位十七岁的白衣少年双手抱拳简单地施了个礼,月光透过窗户照进屋内,也照在少年的身上,少年正如他的名字一样,月光清澄亦即月光倾城。

         月倾城是江湖中人,祖上是皇亲国戚,不过,月家无心于朝政,所以只是有名无权的王侯。不过月家的产业并不比叶凌天少,尤其是从月倾城开始,他现在和叶凌天应该是这个世界上最富的人吧!

         月倾城本是南阳王世子,只不过,命运给他开了个玩笑,这个本该平静地享受着属于他的幸福的男孩的命运在他出生的那一刻便被改变了。

         月倾城出生那年南王府惨遭灭门,府中三百人口全部被杀,只有当时正在外面执行任务的三十四人侥幸存活了下来。

         南王府被灭门,刚刚出生的的月倾城便被一个神秘组织抓了过去,每日接受残酷的训练,组织的目的是将他训练成一个最好用最完美的杀人工具。月倾城天赋异禀,小小年纪有着超越成人的智慧。在这个不允许存在感情的组织里,他已经学会了隐藏,将自己所有的感情埋藏在心里,只为有一天冲破牢笼回到属于自己的地方。

         凤阳城的人都知道,南阳世子是个比叶凌天还要完美的男人,他拥有着超越常人的智慧以及完美的容貌。十三岁神秘归来,灭掉江湖上令人闻风丧胆的影组织,之后很快回归南王府,仅一年便将祖上所有的产业和权利全部恢复。

         没有人知道,身在神秘组织的月倾城经历了怎样的惨无人道的训练,年仅四岁便开始设计那个长达八年的逃跑和复仇计划,布局精密的天衣无缝。

         “你来的还真不是时候。”叶凌天黑着脸说道,这人进来都不会敲门吗?敲窗也行呀!

         “还真是的,你们二位这就要睡觉了。”月倾城淡淡地看着搂抱在一起的二人也不躲避,完全没有作为电灯泡的自觉。

         洛羽脸一下子红了,慌乱中推开了叶凌天,结结巴巴地对月倾城说道:“你···你都这么大了,怎么还喜欢翻窗户?”

         “方便呀!反正我都这么大了,看到这些也没什么吧!你们别让那谁···哦,七七,洛七七撞见就好了,毕竟,她才十三岁吧!少儿不宜呀!”月倾城嘴角勾起一抹坏笑,洛羽被他说得接不上话来,狠狠地瞪了叶凌天一眼,把所有的过错都推到了他的身上。

         叶凌天感觉很无辜,于是狠狠地瞪了一眼月倾城,不耐烦地说道:“说吧,你来有什么事?”

         “任务完成了,可以把人还给我了吧。”月倾城把手中的清单交给叶凌天。

         叶凌天接过来直接放到了一边连看都没看,他相信他的办事能力。

         “晚了,人我已经送人了。”叶凌天淡淡地说道

         “呵呵呵,是嘛!你信不信我把你的产业全部给变成空气。”月倾城不怒反笑,一贯冷漠的脸上难得露出这么大的笑容,只是这笑容背后潜藏着莫大的威胁。

         “好了,你们两个冰山男怎么那么喜欢掐呀!别人笑起来是好意,你们却一个个暗藏杀机。”洛羽无奈地看了叶凌天一眼,然后对月倾城道:“凌天逗你呢,他们在七七那里,不过,昭然的命现在已经交给七七了,你要人的话就和她要好了,只是不知道她还记得你不?”

         “祝你们做个好梦!”

         洛羽的话一说完月倾城就消失了,他的轻功是无人能够比拟的。叶凌天满意地看着空了的房间,手一挥就关上了窗户,横抱起洛羽向床边走去!

         洛羽和叶凌天是在四年前的那个冬天认识月倾城的。当时,十三岁的月倾城为了摆脱一个神秘组织的追杀躲进了凌宇阁的二楼厢房内,破坏了叶凌天和洛羽的第一次约会,自此结下了一段孽缘,自此,叶凌天也恨上了这个坏他好事的人。

         凌宇阁是凤阳城中最大的饭店,属于叶凌天手下的产业,二楼东南侧临街的那个雅间,是叶凌天的专属之地。

         关于月倾城与洛七七是怎么熟悉起来的,洛羽也不太清楚,记忆中,两人并不相识!

         洛府,洛七七的院子里,黑暗中残影和昭然还未反应过来就被击昏了。熟睡中的洛七七被一阵强大的内力给惊醒,黑暗中,她感觉有人向自己走来。凝神聚气,洛七七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多了一把冰刀,那是用空气中的气体瞬间凝结成的。

         “喂,你该不会躲在下面等着攻击我吧!你的暗卫都被我给打倒了,出来吧!我们谈谈。”

         这声音还挺好听的!经不过诱惑,洛七七掀开了被子,一张英气逼人的完美脸蛋便出现在眼前,目测两人之间的距离不过一厘米。

         “喂,你谁呀?靠那么近干嘛?”洛七七吓了一跳,身体向后移去,还不忘把被子护在胸前。

         少年看着她的举动,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

         洛七七上下打量着少年,面前的这个人十六七岁的模样,身高一米八左右,皮肤白净头发微黄,似乎有点缺锌呀!一身白衣胜雪,周身凌冽,精致的五官,可以用美丽来形容,就算是女人也不敢和他媲美。他和那些强壮的男人看起来不同,似乎很纤细柔弱,但是霸气侧漏,比叶凌天还要完美。

         洛七七看呆了,这个人好像在哪见过。

         “喂,洛七七,你还记得我不?五年前的事还有四年前的事,那神秘人是你吧?”

         好好看呀!洛七七被面前的美男子给惊艳到了,已经听不到他的话了!

         “喂!问你话呢!”月倾城不耐烦道,伸出手在洛一一眼前晃了晃。

         “咳!那啥,我问你呀?追你的人除了女人之外是不是还有男人?”洛七七也不知道是怎么问出这个问题的,但是话一出口她就后悔了。她明显地看到眼前的少年嘴角抽搐了一下,脸黑了一半。

         “······”

         “抱歉呀!我只是好奇!”洛七七尴尬地笑笑,她在干什么呀!

         “你······还记得我吗?”月倾城问道。

         “抱歉呀!我失忆了!”

         “那我帮你恢复记忆,五年前的记忆!”月倾城说着一把掀开洛七七的被子就要钻进去。

         “你···你···你耍流氓!”洛七七紧紧地抓着被子,好像一个被强奸的少女。

         “耍流氓,看来你真失忆了,五年前你救我的那个晚上我们就是这样钻在一床被子里的!”月倾城淡淡地说道。

         “五年前?五年前我才八岁吧!这个时代的女子这么开放吗?不对,八岁没什么呀!”洛七七下巴都要掉到地上了。

         我靠,我靠,我靠!

         月倾城看着洛七七奇怪的举动,听她讲着奇怪的话,表情一直淡淡的。

         “你不会真的失忆了吧!”月倾城揉了揉洛七七的脑袋,冷漠的脸上难得出现了温柔之色。

         “抱歉,我觉得我还是不能骗你,其实我不是洛七七。”洛七七一脸严肃地说道,“不对,我是洛七七,但不是这个时代的洛七七,我是来自二十一世纪,我是穿越的。”

         我是穿越的,丫的,谁信呀?我是来搞笑的吗!

         月倾城奇怪地看着她,表情淡定的蛋疼,洛七七忍不住重复道:“是真的,我真的是来自二十一世纪,我是被车撞死了,灵魂出窍所以才跑了这个地方呢!还占据这个身体。”

         月倾城紧紧盯着洛七七,墨紫色的眸子深邃幽暗,最易摄人心魂。

         “虽然不知道你的话是什么意思,但是,我觉得你还挺好玩的!”月倾城笑着说道。

         哇!冰山笑了!原来冰山男笑起来这么好看!

         “洛七七,祝你做个好梦,日后打交道的机会还多的是,再见!”

         少年说完便翻窗离去了,洛七七看着少年离去的地方愣了十几分钟,仿佛陷入了梦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