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五章 渐渐恢复的记忆
        遥远时空的乡村四合院内,婴儿的啼哭声正一阵阵的回荡着。这哭声在人们的笑声中越来越大,哭得撕心裂肺,哭得肝肠寸断,仿佛被人夺了心爱之物一般!

         “这是哪里呀?我怎么变成婴儿了?是投胎了吗?我死了吗?这里的人为什么那么怪呀?那头发怎么回事?那衣服是怎么回事呀?那一闪一闪的东西是怎么回事呀?恶作剧做多了遭报应了吗?我以后再也不恶作剧了······”

         婴儿一阵阵的抗议着那些打量她的人,只能用这无人听懂的婴儿之语哀嚎着。

         “宝宝,你看,这是你呀!”

         “好丑的娃娃!这哪是我!这不是我······”

         婴儿翻了个白眼继续抗议着,小手用力将面前人手中的长方形不明物打掉了,金属与地面碰撞的声音接踵而来。

         “叫什么名字呢?”

         “就叫七夕吧,林七夕!”

         “不错,七夕节出生的,就叫七夕好了!”

         大人们一言一语很快便将婴儿的名字选好了。

         “我叫洛七七!是洛七七,我不叫林七夕,我是七夕节出生的,但是我叫洛七七······”

         婴儿再一次大哭起来,打破了短暂的安静,大人们看着哭泣的婴儿犯难了。

         “妹妹是不是不喜欢这个名字呀!”

         “这······”

         “不喜欢,不喜欢,很不喜欢,我叫洛七七······”婴儿哭喊的更加起劲了,伴着节奏开始手舞足蹈起来。林爸林妈面面相觑,决定把名字的事情缓缓。

         第二年春天,原本只会用哭泣来表达自己想法的婴儿终于会说话了,一家人满脸期待地等待着,希望能够从她口中听到的‘爸爸’‘妈妈’‘姐姐’等字眼,只是,这期待的表情还未表现出来便被惊讶取代了。

         “我叫洛七七,爹爹,娘亲!虽然不知道这是哪里,但是还是感谢你们赋予我新的生命!七七在这里谢过二老!”

         林爸林妈:“······”

         洛七七出口成章惊讶了林家老小,也惊讶了邻里,这娃娃是要逆天的节奏呀!洛七七不管已经傻掉的众人,努力保持着平衡开始蹒跚学步,一步步向院子里走去。

         “我的内力?我的武功呢?我辛辛苦苦训练那么多年的成果呀!没了···都没了······”

         小娃娃在院子里努力地向上跳去,仿佛一只展翅高飞却怎么也飞不起来的雏鸟,脸上是生无可恋的痛苦表情。

         洛七七仰天长叹过后便又歪歪扭扭地向屋里走来,一直走到里屋那个大镜子旁站住,脸上生无可恋的痛苦表情再一次升级。

         “我怎么变成这么个丑八怪呀!!!”

         稚嫩的娃娃音由里屋传出,响彻在林家小院,林爸林妈看着这小娃娃一系列奇怪的举动最终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以后不要看电视剧了!

         洛七七一天天长大,也越来越不爱说话,喜欢一个人对着镜子自言自语,喜欢奋力地奔跑,喜欢望天长叹。渐渐地,洛七七口中的‘爹爹’‘娘亲’等字眼也变成了‘爸爸’‘妈妈’,开始对周围的事物表现出好奇心,比起在院子里奔跑,洛七七更喜欢玩手机电脑等电子产品,更喜欢看电视。

         三年后,洛七七再也没有说过奇怪的话,她和别的小朋友一样开始步入幼儿园,是个聪明活泼的孩子。只是,洛七七还是会说奇怪的话,会做奇怪的梦。随着年龄的长大,洛七七忘记了小时候的事情,也不记得自己的起源了。

         曾经无数个梦中,洛七七梦到自己一遍遍的喊着:“我叫洛七七,我是洛七七!”

         梦中的自己仿佛又不是自己,那个洛七七美丽,坚强,飞檐走壁上天入地,无所不能。梦中的场景是诡异的,可怕的,那样的梦仿佛内心深处的一个恶魔,总是在她毫无防备的情况下突然窜出来给她致命一击,然后尖叫着从梦中醒来。

         “我叫洛七七!”

         洛七七猛地睁开眼睛从梦中醒来,黑暗中凸显的两颗眼睛仿佛夜空中明亮的星,以一种诡异的姿态闪耀着。仿佛惊吓过度,洛七七脸上是惊魂未定的表情,额头和手心是冷冷的细密汗珠,全身上下全部湿透,溪水雨水汗水交融在一起。凉意阵阵袭来取代了身体的疼痛,以一种更加令人难受的感觉徘徊在身体内外。

         “是梦吗?”

         凤鸣山之所以叫凤鸣山,是因为凤鸣山的夜晚会隐隐约约传来凤鸣般的叫声,那是风吹过凤鸣山山腰时发出的声音。黑夜笼罩下的凤鸣山仿佛一个巨大的迷宫,神秘且又诡异。

         大雨过后天空是最干净的,尤其是在黑夜中,繁星点点,月光倾城!

         洛七七闭上眼睛再一次睁开,身下是冰冷的溪水,安静的夜晚中溪水流动的声音格外响亮。洛七七直起身子,打量了一下现在所处的环境,荒郊野外,深山老林。

         “不管我在哪里,我都是洛七七,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洛七七!我要活下去。”

         洛七七婴幼儿时期的记忆在林家人讲述下已经恢复了,她虽然还未想起在这个时空的记忆以及为何魂魄离体重生到二十一世纪,但她可以确定一个事实:她是洛七七,唯一的洛七七!

         只是洛七七越发奇怪起来,她是九岁时魂魄离体去了二十一世纪,但是,为何现在只过了三年?按理说不应该是三十岁吗?

         也许这并不是自己离去的那个时空,而是另一个时空。离去的那个时空里的自己说不定早就死了,所以才回不去,或者说这个时空里有人活了两世,这是他重生后的时空,而洛七七回到的是此人重生后的时空。

         洛七七起身,活动了一下筋骨,拖着湿了的长裙向不远处干净的石头走去。身上虽然疼痛,但是并没有伤到骨头和内脏。那么高的悬崖下面是被瀑布冲出来的巨大水洼,洛七七相当于玩了个高空跳水。

         只是,每走一步都仿佛踏在棉花上一般,这是洛七七掉下悬崖后的第三个夜晚,算起来,她已经三夜两天没有吃东西了,身体的机能早就被消耗殆尽了。

         “该死的李可甜,等老娘出去一定要你好看!”

         洛七七索性将湿衣服脱下来瘫在石块上,光着身子享受着月光浴。湿了的长发垂下散落在背上肩膀上,凉风吹来渐渐干了起来。

         “阿嚏!这山里的风还真他令堂的冷!”

         洛七七打了个喷嚏,上下牙齿忍不住打起了架,因为中了冰魄散,身体更加冷了。五脏六腑已经感觉不到了疼痛,取而代之的是钻心的冷。伴随着寒冷,洛七七的饥饿感更加猖狂了。

         “好冷呀!该死的李可甜,老娘一定废了你!”

         洛七七松开抱住自己的双手,痛苦地扬天大骂,起身向不远处的那棵树走去,准备找点柴火生个火取取暖。

         “吼——”

         黑暗中野兽的嘶吼紧随着洛七七的声音响起,仿佛因不满被打扰而发出的警告。洛七七屏住呼吸,一动也不动,努力将打颤的牙齿安静下来,双目睁大盯着那声源之处,内心早已欲哭无泪,生火没戏了!

         “阿嚏!”

         洛七七再一次打了个喷嚏,刺骨的寒冷越发的变本加厉。洛七七决定,宁愿被野兽吃了也不要冻死!这样想着,洛七七便加快脚步向不远处走去,捡了些干的树枝落叶回到之前的地方。

         洛七七将手中枝干摆成‘井’字形,树枝下面是落叶,一切准备就绪。野外生存法则无论是在这里还是在二十一世纪,洛七七都学过,生个火还是很容易的。摆弄了一会,小小的火苗便着了起来。洛七七松了口气,继续向上面加些柴火,火苗大了起来,瞬间暖和了不少。

         洛七七在附近找到了松树,利用粗一点的松树枝做成了火把,以用来防备野兽的攻击。一切准备就绪,洛七七剩下的只有耐心地等待天亮。

         这一夜不算长,洛七七加了三次火天便亮了。天亮之时,洛七七的衣服也风干了,灭了火,穿上衣服洗了把脸,洛七七便准备离开这里。

         凤鸣山的死亡之谷是洛七七自小训练的地方,从凤鸣山的任何地方她都可以轻易地找到死亡之谷的入口-绝望之巅,就好比在自己家找厕所般容易。但是,对于失忆的洛七七来说,这厕所就好比紫金城的厕所,熟悉是没用的,她可没有关于紫禁城的记忆,一切都要重新开始了。

         当务之急是要走出这里,找些吃的之类,至于走到哪里不是最重要的。洛七七决定沿着溪水走,走到哪里算哪里,之后再决定回家的路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