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八章 李可甜的阴谋(2)
        洛七七带着未央跟着沈公公进了宫,穿过御花园一路向太平殿走去,因为担心李可甜会对自己耍阴谋诡计,洛七七一直在思考对付她的办法,也无暇欣赏皇宫的景色。

         这是洛七七第三次进宫,和上一次一样,有种羊入虎口的感觉!

         穿过皇宫的御花园向后宫走去,走了将近半个小时才到了太平殿。沈公公先让洛七七在外面等着,进去通报了。

         “太平殿,怎么不叫太平间呀!死人的地方!”洛七七翻了个白眼嘟囔一句,内心冷笑。

         未央听到声音忍不住向洛七七看来,那带着阴冷诡异的笑容即刻映入了眼帘,看到熟悉的表情,未央忍不住问道:“小姐,怎么了?”

         “没什么!”洛七七的目光还停在那三个字上,她隐隐约约看到了李可甜接下来的命运。

         “洛七七,娘娘宣你进来!”

         “是!”

         洛七七和未央停止了讲话,跟着沈公公向太平殿内走去,踏入殿内的那一刻小声地对身后的未央说道:“小心有人耍花样,注意这里的每一个人。”

         正殿内,李可甜坐在上座正悠闲地摆弄着手中的玉簪,那是前些日子完颜南风赏赐给她的。

         “七七表妹,本宫还真是想你呀!”李可甜的目光从玉簪上移到下面的洛七七身上,嘴角轻轻上扬,眼睛闪过一抹狠厉。

         “参加甜妃娘娘!不知娘娘找七七过来所为何事?”洛七七欠身施礼道。

         “当然是想你了!”李可甜起身向洛七七走来,亲昵地拉着她和自己坐在一起。

         洛七七被李可甜的举动恶心到了,她们两个明明都已撕破脸了又何必表演的那么入戏!真当她是三岁小孩子呀!

         “娘娘您太客气了!”洛七七笑着说道,轻轻地抽出了自己的手。

         “七七真是的,我是你的表姐呀!我还要感谢你呢!要不是你我能进宫当得了这甜妃娘娘吗?你知道陛下每日都会来我宫里,这宫中的日子还真是舒服呢!”

         李可甜的笑容越发的大,洛七七感觉不像是装的。

         “娘娘言重了,七七并没有做什么,一切都是娘娘的福分罢了,如果娘娘真要谢的话应该多谢你的姑母李贵妃以及我的母亲李玉玲!”

         “是呀!我的确应该感谢我的姑母们!”

         提起李玉玲和李玉莲,李可甜的目光一下子冷了下来,不过,也就持续了一秒钟。

         “你们都下去吧!我要和七七说说话!”李可甜对众宫女说道。

         “是,娘娘!”宫女领了命令退了出去。未央站在洛七七不远处,没有准备离去的打算。

         “你干什么?娘娘的命令竟敢不听!”李可甜的贴身丫鬟玲珑对未央吼道。

         “未央,你出去吧!”洛七七给未央递了个眼色,示意自己没事。

         未央得了命令便走了出去,玲珑看了眼李可甜,嘴角勾起一抹笑容紧跟着未央也走了出去,也许有心也许无意,在走出房门的那一刻,玲珑撞了一下未央。

         李可甜看着这一幕满意地笑了,起身拉着洛七七走入了内间。

         这一刻,洛七七已经猜到了李可甜的心思,内心冷笑,这种雕虫小技也使,李可甜是脑子锈掉了吗?

         “娘娘,你要给我说什么?”洛七七不耐烦地问道。

         “是这个,这个簪子是陛下给我的,这可是从北青那边进贡的,世间仅此一个,你说陛下是不是很疼我?”

         李可甜手中的簪子是用黄金打造而成,簪子上面镶有凤羽玉饰。凤,唯有皇后才能与之匹配,也难怪李可甜会如此兴奋。

         洛七七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李可甜了,这女的除了炫耀之外还会干什么,她到底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这是娘娘的福分呀!”洛七七挤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是吧!你也这么觉得是吧!来,七七给你带上试试!”李可甜说着便拿着簪子向洛七七的脑袋刺去。

         也许是洛七七尚未及笄未结发的缘故,也许是李可甜刻意为之的,那个簪子偏偏不巧地穿过洛七七的头发扎进了头皮。洛七七感觉到疼痛条件发射地推开了李可甜,吃痛地捂住了脑袋,还好簪子只是刺破了头皮并未深入。

         “娘娘该不是借这把簪子杀了我吧!”洛七七冷笑。

         “怎么会呢!一直以来都是丫鬟们帮我梳理头发,我自己并未带过簪子,所以······七七可别怪我呀!”李可甜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而后可怜兮兮地说道。

         这算是已经撕破脸不演了吧!洛七七轻呼一口气,淡淡地说道:“李可甜,我不给你演了,我知道你变成这样一定恨死我了,但是我告诉你一句,害你的不是我,是你自己,也是你的姑母!好自为之吧!我要走了!”

         洛七七说完不再理会李可甜,起身向外走去。李可甜不理会洛七七的离去,一副胜卷在握的表情自顾自地欣赏着她的发簪。

         未央看到洛七七平安无事的出来,松了一口气,两人一前一后走出了太平殿。

         走出太平殿直到御花园,一路无事,洛七七不觉有点纳闷了,难道她猜错了,这个时候李可甜不是该站出来说她怎么怎么着吗?

         “快,就是她们!她们偷了娘娘的东西!”

         洛七七的疑惑很快被解开了,一群的带刀侍卫在洛七七踏入御花园的那一刻起便出现了,将她和未央围个水泄不通。洛七七举起手做投降状,一脸的生无可恋,对李可甜的愚蠢无语到了极点,然后乖乖地跟着侍卫向太平殿走去。

         太平殿院落里,李可甜已经做好了审问洛七七的准备。

         “七七,实在不好意思,我丢了一根玉簪,偏偏你刚刚来过,所以,你有很大的嫌疑!”李可甜笑着说道。

         “所以······”洛七七不怒反笑。

         “我要搜你的身,因为只有你们两个进来了,所以······”

         “想要搜我的身,先拿出证据来,没证据你别想碰我一下!”洛七七冷冷地说道。

         “证据?哼,我整个宫里的人都可以作证!”李可甜冷笑道。“当然,我相信七七是不会偷东西的,但是你那个丫鬟就说不定了,这样吧,就搜你丫鬟的身好了,如果,证据确凿的话,你就亲手处决了你这个丫鬟怎么样?”

         李可甜的笑容由之前的冷笑变成了诡异和残忍,仿佛一个被恶灵附身的人。

         “可以是可以,但是我倒觉得,娘娘的玉簪是你宫中的丫鬟所偷,这样吧!如果查出来是娘娘身边的丫鬟所偷的话,娘娘就给我的丫鬟下跪道歉,并且亲手处决了自己的人,如果是我的话,我还做同样的事情!”

         “你胡言乱语,我们怎么可能偷娘娘的东西?”玲珑指着洛七七的鼻子骂道。

         “谁知道呢!也许是狗改不了吃屎呢!这位姐姐,你这么激动难道是你偷得,想要嫁祸于我们?”洛七七盯着玲珑笑着说道。

         “你——”

         “就按七七说的做!搜身!”李可甜已经被兴奋冲昏了头脑,急不可耐地命令道。

         得到了命令,太平殿内的掌事嬷嬷开始搜未央以及众宫女的身。洛七七看着未央被搜身有点愧疚,可这不是现代,根本就没有所谓的人权。

         “回禀娘娘!没有找到!”掌事嬷嬷对李可甜道。

         “没有找到?这怎么可能?”李可甜不可置信地说道,玲珑明明已经把事情办妥了呀!

         “娘娘,玉簪一定在洛小姐身上,所以,还是要搜洛小姐的身!”玲珑站出来说道。

         李可甜看了洛七七一眼,眼中闪过一抹狠厉,想起那天的掉包计,以为洛七七把玉簪藏在了身上而替自己的丫鬟洗脱嫌疑。

         “七七,对不起了,这玉簪可是陛下赏赐的,若是丢了那可是欺君之罪呀!嬷嬷,搜身!”

         “慢着,娘娘忘了身边还有一个丫鬟没有搜身吧!”洛七七避开那掌事嬷嬷对李可甜道。

         “还有谁?”

         “就是你的贴身丫鬟呀!玲珑!”洛七七紧紧盯着李可甜。

         李可甜被洛七七的目光看的有些不自在,开始觉察到了一丝不对劲,总感觉洛七七临危不乱有点过头了,但是话已说出,不实行的话有点说不过去。

         “搜身!”李可甜冷冷地说道。

         掌事嬷嬷犹豫了一下向玲珑走去,开始给她搜身,从上到下不放过一处细节,终于在玲珑的腰间发现了李可甜的玉簪。

         这跟玉簪没有什么重量,加上衣服有些宽松,所以玲珑并没有感觉到玉簪的存在。

         “娘娘,不是我!”玲珑顿时傻了眼,惊慌失措地跪了下来,她明明将玉簪······

         未央淡淡地看了玲珑一眼,满满的都是讽刺和不屑,竟然会有人用别人失败的计划。想当初,李可欣对付洛羽的时候就用过这一招,最后还不是被洛羽给狠狠地将了一军。

         “娘娘,别忘了我们的赌约!”

         “自然,哈哈哈,七七,你真是和你姐姐一眼聪明呀!”李可甜大笑道。

         聪明?那是你太蠢!洛七七不说话,紧紧地等待李可甜兑现承诺!

         “来人,将玲珑拉下去,仗毙!”李可甜吩咐道,语气冷漠决绝不带一丝的感情。

         玲珑是李可甜的贴身丫鬟,可谓是她的心腹,除掉她相当于少了一个臂膀,但是,办事不利,留着也没什么用!

         “娘娘,饶命呀!不是玲珑的错!娘娘,看在我服侍你多年的份上,饶了奴婢吧······”玲珑哭着爬到李可甜的脚下。

         “沈公公,拉下去!”李可甜冷冷地说道

         “是!来人,带下去!”

         玲珑很快就被带下去了,凄厉的求饶声越来越远直到彻底消失,太平殿变得死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