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七七被抓
        “洛丞相近来可好?”

         洛府前厅,完颜凯正与洛正喝茶聊天。这些天朝堂之上群烟四起,各皇子开始拉帮结派,且楚国南部又发生大旱,贪污案件又增加了几起,皇帝情绪不稳定,各种事情一拥而上,百官皆是提心吊胆地活着。

         洛正忙着处理公事,知道洛七七出事但并未去看她,现在这个女儿变成什么样子,他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承蒙我大楚佑护,老夫是老当益壮呀!哈哈哈!”洛正爽朗地大笑起来,但仍遮不住这些天积累下来的疲惫之色。

         “不知九小姐近来可好,一直忙于公事许久未曾拜访。”完颜凯转移话题,他今天来可不是和洛正聊公事的。

         “七七呀!这孩子前几天落水了,现在还不知怎么样呢!微臣一直忙于公事还未去看她,王爷不防和我一起去看看她吧!”

         关于洛七七与完颜凯的婚事,洛正从一开始就没报什么希望。当年完颜凯之所以提出订婚一事,一是在于洛七七身为洛家嫡女的身份,二是他不知道洛七七痴傻的事情。

         当洛七七痴傻之事传出去之后洛正就知道了这门亲事吹了!洛正在官场混了那么多年,完颜凯那点心思他还是清楚的。

         洛正和完颜凯说着便向飞羽阁方向走去,这时候的洛七七内心是激动的,未来老公呀!是个帅哥吧!应该会有一场不一样的恋爱吧!

         至少,洛七七是这么想的!

         “洛七七,我帮你退了这婚事怎么样?全当报恩了!”

         洛七七蒙在被子里想入非非,一个清脆的男声突然闯入,掀开被子还未看清眼前人是谁时她便昏了过去,只觉得自己被人轻轻抱起,身体腾空耳边是轻轻掠过的微风。

         此时,飞羽阁的众人正在外面等待着完颜凯的到来。

         “给爹爹请安,给幕王请安!”洛羽屈膝行礼。

         “寒王妃不必多礼!”完颜凯挥手道,面对洛羽时的内心是复杂的。

         “小羽,七七怎么样了?”洛正担忧道,想起这些天把洛七七忽略忍不住一阵自责!

         “还好,虽然体内的余毒还未清除,但已无大碍。”洛羽淡淡地说道。

         “余毒?七七不是落水了吗?怎么还中毒了?”洛正吃惊道,显然他还不知道洛七七中毒的事情。

         “九小姐现在怎么样?阿奇快去宫里请御医!”完颜凯对身边的小厮说道。

         “不必了!若要等王爷的御医来救七七,那七七不知要死多少次了。”洛羽冷笑道。

         “寒王妃说的是,七七是我的未婚妻我却没能好好保护她,竟然会被奸人所害,真是······唉!”完颜凯叹气道,一脸的担忧和自责,只是这戏演的过头了反倒暴露了什么。

         “王爷不必自责,是七七自己···唉!奸人?什么奸人?”洛正欲言又止后猛然一惊,似乎是发现了什么。

         “王爷为什么一定觉得七七为奸人所害呢!”洛羽轻笑道。

         听到洛羽的话,完颜凯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对呀!对于一个傻子,吃错东西中毒是很正常的,而洛七七不知因为多少次吃错东西而中毒了,为什么偏偏就要想到被奸人所害呢!除非······

         “奸人所害?七七不是吃错东西吗?完颜凯怎么会想到被奸人所害呢!此人有鬼!”洛正也恍然大悟,不过这话他并没有说出来。

         “小羽,王爷这是在担心七七,不得无礼!”

         “是,爹爹教训的是!”洛羽乖乖向完颜凯道歉。

         “咳咳!不知七七小姐怎样了,本王可否一见?”完颜凯轻咳几声,连忙转移话题。

         “七七在休息,王爷还是不要打扰的好。”洛羽不客气的说道,事情看来真相大白了,下毒之人是洛梦,可这幕后指使之人想必就是眼前之人了。

         “小羽!爹爹也想看看七七,不知她怎么样了。”洛正对洛羽呵斥道,但语气近乎软了下来。

         洛羽对自己这个没出息的爹只有叹息的份,轻移莲步退到了一边给二人让出路来。

         “爹爹请,王爷请!”

         洛正和完颜凯一前一后向帘内走去,进来后被眼前的景象惊得说不出话来。

         此时的里屋是一片狼藉,丫鬟紫云和阿娇倒在地上,而床上的洛七七早已不见踪影。

         紧随而来的洛羽等人瞬间陷入了惊慌,急忙去检查地上的人以及房间里留下的痕迹。

         “紫云,阿娇,醒醒!”红妈焦急地喊道。

         “王妃,她们还活着,只是被人点了睡穴而已。”洛羽的丫鬟兼保镖红菱走到紫云身边摸了摸脉搏说道。

         “七七呢!七七去哪了?”洛羽走至床边惊慌失措地说道。

         红菱打探了一下房间内的情况,转身便向窗边走去,几乎不用费力寻找就发现了窗边清晰的脚印。

         但是,红菱又有些奇怪,一般来说一个可以避过她和未央的耳目掠人的一定是个高手,先不管他武功如何,至少轻功不在话下,可这脚印明显的有点过分了,好像是故意留下的。

         “王妃,想必小姐是被人抓走了,这窗台上有脚印留下,看这脚印的大小应该是个男人。”

         “这是怎么回事,小姐呢!你们是怎么照顾人的,小姐被人抓走了都不知道。”洛正咆哮道,随之而来的人瞬间跪了下去。

         “光天化日之下竟敢从相府抓人,这歹人真是好大的胆子!墨风,带人去查,势必要把九小姐找回来,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完颜凯对身边的侍卫吩咐道,脸上是担忧神情,可内心的喜悦早已翻江倒海,这一下洛七七的名节算是毁了,退婚之事算是搞定了。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洛正一下子瘫在了地上,洛七七如果出事了他该怎么向自己死去的妻子交代!

         “爹爹,七七不会有事的,她不会有事的。”

         洛羽扶住洛正,尽量使他平静下来,但是自己更是抖个不停,她派在洛七七身边的人不见了,也许被杀了,也许去救洛七七了,不管是哪一种情况都改变不了洛七七身处险境的事实!

         相府一时间陷入了混乱,洛正和完颜凯坐在大堂等待,派出去的人陆陆续续回来报告寻找无果的消息。这样下去洛七七算是完了,就算找回洛七七,她的名节也会受损。

         而此时的洛七七正没心没肺地睡在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身边的少年看到洛七七的睡脸忍不住戳了戳。意识到自己的举动过于幼稚,冷漠的少年一瞬间红了脸,迅速起身飞离现场,停在不远处的一棵树的顶端,眼神瞥向远方,紧紧地思索着什么。

         沉睡中的洛七七做起了梦,曾经尘封的往事开始清晰起来。

         凤鸣山,死亡之谷。

         被繁花绿叶点缀的山谷以一名身染黑血的十一二岁白衣少年的入侵而被打乱,蜂鸣依旧蝶舞,但是两种不和谐的色调强烈对比着。

         少年挣扎了一下,艰难地想要起身,胸中一痛一口黑血便又吐了出来,吐在刚刚盛开的鲜花上,红色,绿色,黑红色,三种浓烈的颜色交织在一起,耀眼的令人睁不开眼睛。

         不知何时出现的少女怔怔地看着面前的少年,没有上前帮忙的打算。死亡之谷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入口,如果没有翱翔天空的翅膀,绝望之巅是唯一一个带有希望色彩的入口,但是正如它的名字一般,一般通过绝望之巅到达死亡之谷都会面临绝望。

         少女淡淡地张合着眼睑,抬头向不远处高不见顶的绝望之巅望去,心中演算着少年落下来时的路线。

         面前的少年动了一下,呼哧呼哧地喘着气,口中因被血液填满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

         “你是谁?”

         睡梦中的洛七七忍不住嘀咕一声,就像二十一世纪每一次梦中醒来时那样,拼命想要知道的名字,拼命想要看清的面容,每一次都以噩梦消失为终,不想看到的偏偏多次出现,想看到的总是在关键时刻消失不见。

         多次出现的景象在脑海中重现后再一次消失不见,面前的少年还没有回答女孩的问题,洛七七的梦境便切换到下一个场景!

         突然出现的白衣男子打量着洛七七,笑着问道:“七七,回家了还习惯吗?”

         “喔······你是那个帅哥医生,你也穿越了吗?你怎么死的?”洛七七指着帅哥医生,说不出的惊讶!

         “洛七七,你现在才是真的洛七七,明白吗?你的起源就是这里,这才是属于你的世界,一别四年一梦二十年,出去玩够了就回来吧!”白衣医生说完就消失了,洛七七还没明白他话中深意。

         “一别四年一梦二十年?”

         洛七七思索道,脑袋一沉便坠入了无尽的深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