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舍己救人
        楚国,天正二十六年春。

         凤鸣山的死亡之谷内,九岁的女孩依仗自己与生俱来的浑厚内力,强行使用禁术,身残心伤,魂魄离体,异世重生。其身虽未死却目光呆滞,口齿不清,恍若被抽了灵魂的行尸走肉!

         遂,二十一世纪,林家有三女,女娃开口说话之时便称自己姓洛名七七,张口‘爹爹’闭口‘娘亲’,对周围人事充满好奇,但常常望天长叹,语曰:何时能归也!家人邻居甚奇之。女娃三岁过后,渐渐恢复正常,渐渐忘记从前言行,与一般孩童无异。

         楚国,天正三十四年。

         李家长媳洛羽暴毙而亡,死因不明,死不瞑目,年仅二十二岁。三日后,李家长子再娶,同时将府内稍有姿色女子皆收入房内,府内一时凌乱不堪,李家一时成为凤阳城乃至整个大楚的笑柄。

         楚国,天正二十六年秋。

         洛家长媳慕容清去世,三月后,其女洛羽,年十四岁,于花园内玩耍不慎跌入河中,再次醒来时,目光沉稳,行事凌厉狠厉,恍若活了几十年。及至楚国天正二十九年,洛羽年十七,年末腊月二十六,嫁于寒王叶凌天,两人中龙凤的天作之合一时成为凤阳城的一段佳话,艳煞旁人。

         二十一世纪,H市中心医院。

         洛七七拿着一叠的化验单疲惫地坐在身穿白大褂的帅哥医生面前,耷拉着脑袋等待着最后的宣判。经过重重的检查,洛七七已经没有力气欣赏对面的帅哥了,她只想赶紧离开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

         帅哥医生将洛七七递过来的各种化验单一一归类,平静的脸上渐渐出现担忧之色。但是,身在医院看惯了太多的生生死死,帅哥医生很快便恢复了他一贯的笑容。

         “姑娘,不用担心,好好保养的话,再活个十年是没有问题的。”

         洛七七:“······”大哥,我快死了,你可以不用笑得那么温柔吗?

         洛七七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这个看似玩笑的事实。

         帅哥医生抬头看到洛七七那蛋疼的表情后继续用他温柔的腔调淡淡地说道:“你只是长期的营养不良加上作息不规律导致的贫血气虚以及肝排毒功能下降,加上长时间的作践自己,你的身体已经完了!”

         “你的意思是······我要死了吗?”

         洛七七忍不住皱了皱眉,嘴角抽搐,眉毛打结,好想对不远处的小护士来一句:能够我换个医生吗?

         “不急,还有十年呢!”帅哥医生依旧如此温柔,那表情要多无辜有多无辜,与其说是无辜倒不如说是幸灾乐祸。

         “十年,那我死的时候岂不是才三十岁,还真是英年早逝呀!呵呵哒,从现在算起,一月工资五千,去掉吃喝拉撒睡等一切花销,每月可以攒下三千块钱,一年三万,十年三十万,够我爸妈的抚养费了吧!我真是个伟大的人!”

         洛七七继续嘴角抽搐,仿佛得病的人不是自己,仿佛这发生的一切都是在做梦。

         “姑娘,你想多了,这十年,你能平安度过两年就不错了,剩下八年是奇迹。”帅哥医生还是一副波澜不惊的口吻。

         洛七七:“能给我换个医生吗?我觉得我还能活!”

         白衣医生:“姑娘,相信我,你真的活不久了!”

         “我去!那我岂不是连抚养费都还不了了!”洛七七爆了句粗口,无力地倒在凳子上,平静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疲惫之色。

         洛七七去医院检查的事情没有告诉任何人,这些天她老是莫名的晕倒和吐血,每天都浑身无力,腹部疼痛,脸部发黄,指甲更是黑的吓人。除了睡觉之外就是吃饭上厕所,其他的事情都做不了,连笔都拿不动了。

         洛七七回到宿舍一屁股坐在椅子上,脑袋重重垂下,无力地说道:“有什么可以最快挣到钱的方法吗?”

         “你可以傍个大款呀!不过,看你那颜值不行呀!身材更是没戏。”室友没心没肺地说道。

         “我快死了,我想最快挣到钱为我爸妈留下点养老的钱。”洛七七淡淡地说道,没有一点面对死亡的绝望,她的话云淡风轻,像是在告诉别人自己马上就要去旅游一样。

         是的,洛七七一点也不畏惧死亡,她一直都觉得自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她来自一个遥远的地方,那里有人在等她回去。

         只是,这种想法太过无情无义,洛七七从未对任何人说过。

         “对了,你可以买份保险呀!然后在大马路上假装被车撞了,不但保险公司要陪你一笔钱,肇事者更要陪你一笔巨款。不过,就是这方法有点风险,非死即残呀!死了倒还好,就怕没死掉残了!”室友开玩笑的说道。

         只是,谁也没想到这玩笑倒被洛七七当真了。

         洛七七用自己刚刚发下的补助金和奖学金为自己买了一份人寿保险,受益人是自己的妈妈。

         洛七七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买那份人寿保险,她其实不想采取这种死法的,毕竟太过损人利己。可是,洛七七觉得自己已经没有时间来考虑了。

         洛七七向学校递交了休学申请书,准备回家,她准备在这健康的两年里多陪陪爸爸妈妈。

         只是,上天给洛七七开了个玩笑。

         洛七七拉着行李箱在公交车站等车的时候忽然看到一个不知是酒驾还是刹车失灵的私家车冲向了一个正在过马路的小学生,那孩子十一二岁的样子,像极了自己的弟弟。

         这一时刻,洛七七的大脑瞬间空白,眼前急迫的情形容不得她去做任何的思考。洛七七像一只来自高原地带的羚羊,以最快的速度最美的身姿冲到那身陷险境的男孩面前,奋不顾身地推开了他。

         下一刻,这个美丽的羚羊便被高高地抛向了空中,在空中划了一个美丽的弧线再在重力的作用下急急地向地面栽下。

         一瞬间的鲜血飞溅,洛七七重重地倒在了血泊之中。

         上帝吗?你看,我是个善良的好孩子,我不是那种损人利己之人,看在我舍命救人的份上,请你,保佑我的家人,幸福健康!

         似乎看到了上帝点头,洛七七微笑着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