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 疯狗乱咬人
        洛七七不怒反笑,现在的她从没有那么开心过,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种失忆后恢复记忆的情况。但是,洛七七可以肯定,现在的她可比二十一世纪强多了!

         洛七七不记得曾经的往事,但是学到的东西已经开始慢慢复苏了!

         “你说,如果,你们在这里出丑会有什么后果呢?”洛七七凑近三人小声地说道。

         “你,你什么意思?”洛梦被洛七七的笑容给吓到了,这个笑容她记得,洛七七九岁的时候就曾经对她露出过这个笑容,而后她就莫名其妙地瘫痪了一个月。

         “我没有打人,明明是你们自己打的人,还想怪我。”洛七七忽然换了表情,提高声音委屈地说道,她的年龄本来就小,声音也是娃娃音,现在更像是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

         “你还想狡辩?”洛梦被洛七七迅速转变的态度给气到了,指着她的鼻子骂道。

         “就是,我的手都被你打红了。”李可甜配合道。

         洛七七眼中闪过一丝狠厉,心情莫名的烦躁起来,奇怪的东西再一次涌入脑中。

         人体共有三十六个死穴,头颈部要害共九处,胸部要害十四处,轻者致使人昏厥,下肢瘫痪,重者致使人死亡。

         膻中穴,任脉之汇,被击中后,内气漫散,心慌意乱,神志不清。

         巨阙穴,击中后,冲击肋间神经,震动肠管,膀胱,伤气,身体失灵。足阳明胃经,左侧内为心脏。击中后,冲击心脏,休克易亡。

         二者结合,便可使人陷入神志不清状态,稍稍结合与改造便可将人陷入短暂的抓狂状态,及易怒,易攻击!

         洛七七本想利用那银针来对付李可甜洛梦二人,现在不需要那么麻烦的东西了!冰针,死无对证!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洛七七手中已经出现两根冰针,一瞬间的失神后这两根冰针便直直地向李可甜身上的膻中穴和巨阙穴刺去。这种天气,冰针一下子就会化掉,所以‘死无对证’。

         李可甜一愣,随即像发疯了一样,脸上是痛苦和狰狞的表情,身体以一种奇怪的姿势扭动着。

         “可甜,你怎么了?”

         李可欣首先觉察到了李可甜的奇怪之处,慌忙向她伸出手去,只是还未触及到她时便被狠狠地打了一巴掌,白皙的脸上瞬间出现五个鲜红的手指印,人群瞬间凌乱起来。

         洛梦,接下来就是你了!洛七七笑着看向洛梦,手中再一次出现两根冰针。一时间,洛梦也发疯起来。

         李可甜和洛梦离得很近,所以洛梦发疯后第一个动手的对象便是同样发了疯的李可甜,两人瞬间扭打在一起。

         李可欣和张雯慌忙去拉扭打在一起的两人,只是还未靠近她们二人便被撞到了一边。

         李可甜和洛梦像发疯的野兽一般,所有离她们近的人都成了池鱼之殃。人群在两人的打闹中散开了,似乎地下格斗场一样,给两人留出了一个属于她们的决斗场地。

         李可欣被自己的妹妹吓到了,捂着自己受伤的脸躲得远远的,洛纤纤也拉着洛七七躲到了一边。

         “她们两个怎么打起来了?”

         李玉玲和李可甜的母亲已经过来了,在看到疯狂的二人后瞬间傻了眼。这个时候,皇帝领着皇后贵妃等一干人等正向这边走来,在皇宫敢这么明目张胆地打架那是不要命的节奏!

         “大伯母,我不知道。”洛纤纤无辜地说道。

         李玉玲淡淡地看了一眼洛纤纤后向洛七七看去,这一眼看的她头皮发麻。

         “母亲,姑姑,可甜不知怎么回事,像发了疯一样。”李可欣泪光闪闪,脸上一个鲜红的五指印,李夫人心疼地望着她。

         “这是在干什么,来人,把她们两个分开。”

         洛灵也到了,看到这种场面瞬间怒了!

         洛梦和李可甜被洛灵的随从给强制拉到了一边,两人都是一身凌乱,鼻青脸肿。洛梦的头发都散了,李可欣的衣服还被扯掉了一块。

         “皇上驾到!”

         一声尖细的声音响起,御花园的众人顿时跪了下去,洛梦和李可甜二人算是醒过来了,在发现自己目前的状况后吓得哭了起来。

         随着尖细的声音响起,御花园的人瞬间跪了下去!

         “平身!”

         皇上在众人的目光中携皇后向高座上走去,两人入座,众妃子紧随二人入座。

         完颜南风右手边依次是李贵妃和张贵妃,左边是七皇子的母妃,淑妃,以及完颜凯的母妃德妃。

         跟随他们一起而来的还有太子太子妃,完颜轩,完颜凯,七皇子完颜荣。叶凌天夫妇,完颜若曦夫妇,还有瑞王府的瑞王爷以及世子完颜哲。

         “这是怎么回事?”完颜南风看着底下凌乱的一片瞬间将脸拉了下去。

         “陛下,是洛府的四小姐与李府的二小姐打起来了。”小太监尖声答道。

         “皇上,是臣妇管教不周,请皇上责罚。”李玉玲和李家主母李夫人同时跪了下去。

         “请皇上替臣女做主呀!”李可甜跪了下去,哭的那叫一个惨,妆都花了,模样要多滑稽有多滑稽,洛七七强忍住笑意。

         “请皇上替臣女做主!”洛梦同时跪了下去,滑稽之态不比李可甜好多少。

         李夫人心里把女儿骂的狗血临头,这个时候还是乖乖认错为好,竟然还大言不惭的讲什么冤枉。

         “做什么主?皇宫之内竟然私自打闹,你们还冤枉了不成。”完颜南风大怒道。

         “我们,我们,我们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打起来了,一定是洛七七做的手脚,是她先打人的。”李可甜结结巴巴地说道,然后把矛头指向了洛七七。

         众人看向洛七七,只见她离她们远远的,一脸的无辜。

         “你倒说说,这洛七七是怎么打你们了?”皇上脸黑了一半。

         “是她先动手打我的。”李可甜说道。

         “洛七七。”完颜南风喊道,脸上闪过一丝怒气。这个人刚和他的儿子退婚不久,还是个傻子,相府怎么把她给弄过来了。

         “臣女叩见皇上。”洛七七跪下扣头,入乡随俗,不得不跪。

         “你可动手打了李可甜。”完颜南风问道,对洛七七的正常很是吃惊。

         “回禀皇上,臣女没有。”洛七七平静地说道。

         “你可知道,欺君之罪可是死罪。”完颜南风继续问道,洛七七感觉无数双眼睛正盯着她,还是有些紧张。

         “臣女知道,所以万不敢欺瞒陛下。”

         “皇帝伯伯,这两个人打起来和她没关系,是这个人先动手打的人,她还打了这个人一巴掌。”

         一个小胖妞指了指洛梦和李可甜,又指了指洛七七,最后把李可欣的脸扳过来了。完颜南风看了看李可欣的脸,狠狠地瞪着底下的二人。

         小胖妞正是瑞王的女儿,瑞王府的郡主,完颜哲的妹妹,完颜璃月。洛七七抬头看了看她,十四五岁的年纪,除了有点胖之外,长的还是蛮可爱的,瘦下来也是一个倾城倾国的美人!

         “回皇上,臣女也看到了,是她们两个打架的,不关九小姐的事情,这个人还动手打了九小姐,只不过被九小姐躲开了,然后她们两个就打起来了。”将军府的温诗蓝小心翼翼地说道。

         温诗蓝是温将军温平川的妹妹,十四岁,与完颜璃月同年,比她稍稍小了几个月。

         温平川是布衣出身,十六岁时进京赶考,无奈名落孙山,而后阴差阳错的结识了叶凌天和洛羽。当时正值战乱,叶凌天看他是个才华横溢之人,遂将他推荐给了在边疆打仗的瑞王,成为了一名军师。温平川用三年的时间习得一身好武艺,并且帮助瑞王平定了战乱,从军师成为了一名将军,拥有了自己的将军府。当时温平川刚满二十岁,是最年轻的将军。

         回京后,温平川通过叶凌天和洛羽结识了完颜若曦,之后两人相识相恋。现在温平川还是当朝的驸马爷,完颜若曦公主的丈夫,两人是在一年前结为夫妇的,就比叶凌天和洛羽早了半年成婚。

         闻诗蓝是在农村长大的孩子,她十三岁才从乡下来到凤阳城,温平川在功成名就之后把她接过来的。虽然在这里已经生活有一年,但是平凡的出身使得她在这些王孙贵族之中一直保持着自卑的心态,现在她站出来帮洛七七说话也是被若曦公主强推出去的。

         洛七七看了看面前的这个女生,没什么印象,想必是不认识的。

         “你们两个好大的胆子,打架闹事就算了,还敢嫁祸于人,还敢欺君。”完颜南风听了完颜璃月和温诗蓝的证词后大怒道:“堂堂小姐竟然做出这等事情,拖下去,一人领三十板子,闭门思过三个月。”

         “谢皇上不杀之恩。”李夫人叩头谢恩,给李可甜使了个脸色,李玉玲是不管洛梦的死活,自己谢了恩。洛梦一看事情变成这样了,只得哭哭啼啼的谢了恩,下去领板子去了。

         洛七七还在跪着,因为完颜南风没说让她起来。

         “陛下,看来这孩子吓得不轻呀!好不容易恢复正常可不能再出什么事了。”德妃笑盈盈地讽刺道,现在她知道了洛七七不傻的事实,但是对于这婚退得并不后悔。

         “洛七七,你且下去吧!”完颜南风不满地看了洛七七一眼,满脸的不耐烦。

         “是!”

         “现在,开宴!”

         宴会开始,完颜南风心情恢复正常,目光从下面转到自己妻儿身上,一扫之前的不快。

         “皇儿,看上哪家小姐了?”淑妃笑着向七皇子问道。

         七皇子不说话,淡淡地扫了一眼众人,最终将目光落在了洛七七那群人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