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五章 兔兔,我们做朋友吧?
    一只巴掌大小,模样呆萌的棕毛兔兽,额间能隐约见着一小撮白色的月牙毛儿。它鼻尖不停抽动着,长长的牙儿往自身绒毛处啃了啃,小小的爪子蜷着从它那兔脸蛋儿上下过了几回。

     它的动作忽而停了,呆呆地望着前方,它感觉到一股极其亲近的气息,在吸引着它。呆了片刻,小兔兽又有了新的动作,它朝着前方蹦了蹦,嫩草窝压出了好几个,才使得它看到了修炼之中的尹璐。

     小兔兽忽而又停了下来,两只前脚向上抬起,仅用后脚站立于草地之中,没能站稳,只是一瞬的时间,小兔兽又跌回草地。它的血红眼珠子瞪得大大的,不服气地又站了起来,反复跌倒了许多次。试探性地再往前靠了靠。到了最后,竟是毫无防备地窝在尹璐的裙角边,两爪子重叠在一起,舒服惬意地闭了眼睛。仔细一看,还能瞧见蓝绿色交汇的灵力环绕在兔兽的身边,久久不散。

     小小的尹璐浑然不觉,就连萌萌也直接忽视了这个没有丝毫威胁的存在。尹璐至今仍不会收敛短时间吸收转化而来的灵力。这般两种灵力外泄,并且融入了祭司血脉,使得她的周身散发出完全接进大自然,甚至是更加纯净的自然气息。

     过了几个时辰,尹璐的眼皮动了动,睁开了。她觉得有些诧异,天快黑了,怎的那两个家伙还没回来?平日里修炼总是会提前被那两个归来的人给打断了,今天倒是让自个修炼得够。不会是遇上什么麻烦事了吧?

     抬头看了看四周,除了风吹过树木的声音,似乎没有其他动静了。有萌萌陪着自己说话,倒也是不怕这黑。尹璐摸了摸肚子,觉得有些饿得慌,裙角却是抖了抖,吸引了尹璐的注意。

     她低头往动静处看了看,眼睛亮了。一只萌可爱的兔兽正开着血红的大眼睛看着尹璐,呆呆地抖着它那长长的耳朵。两只爪子中间拍着尹璐的裙子,颇有些不满足。

     “萌萌,是兔兽啊。好可爱,你看,它好小,都能放进袖子里藏起来了。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小的萌兽。”尹璐将小兔兽捧在手心里,将它靠近自己的脸,大眼瞪小眼看了好一会儿。

     “小主子要是真喜欢了,完全可以带在身边,一般兔兽都不会亲近人类,这小东西看起来很粘着您呢。”再说了,萌萌感觉这兔兽有些不一样,这话倒是没说。

     “真的可以带身边吗?我看它模样实在奇特,会不会叫一些坏人盯住了?它的额头有个小月亮呢。”听着尹璐不停地自言自语,小兔兽歪着个脑袋,用一只后腿抓了抓。有些嫌弃的感觉,它朝着另一个方向看了看,随即躲到尹璐的怀里蹭了蹭。

     尹璐有些好奇,随着兔兽的视线也看了过去。远处隐隐绰绰有人影朝着这边过来。这兔兽的感觉很灵敏。

     “小主子,蠢羊他们回来了呢,还带了一头猛兽。这兔兽着实有灵性,且带着吧。我感觉它也不想离开。”

     “真的?那我就带着把。”尹璐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兔兽,手指立刻被兔兽拍在两爪之间。

     “兔兔,我们做朋友吧?你就陪着我,好吗?”

     兔兽仍旧呆呆地看着尹璐,后腿扒拉着兔脑袋。

     “小主子,它,那个,它听不懂啦。”

     “额?是这样子啊。那好吧。”

     “小姐。”羊扬咧着嘴,举起手挥了挥,尹璐又回头看了过去。不看不知道,一看真心是,吓了一跳。抱着兔兽的手都抖了抖,还好兔兽扒得紧,站的稳。

     “额?他们这是怎么回事?”

     走近了看,两人模样都很惨。羊扬手拄着粗树枝,脚步拖沓。浑身泥土,身上挂彩不少。大腿处还割出了长长的血痕。吴斌也好不到哪儿去,头发乱糟糟,眼睛半闭着,眉间有些淌血,衣服有些破烂,关键是,身上还压着一头比两人大了数倍的野兽。但吴斌的样子,却是比羊扬好看了不少。

     还好,吴斌哥哥倒是没事。自己只要偷偷给羊扬治治就行了。

     “怎么样,我说了多一个人安全吧?”吴斌邪笑着给了身边羊扬一拳,羊扬一个趔趄,跌倒在地,双手撑着,嘴角撇了撇。

     “切。有什么。让你一个人跟这相当于四重的凶兽斗,你能斗得过?还不是你羊爷爷在身边帮了你不少?”

     “得了吧,羊大爷,要不是刚开始你逞能硬是要斗,哥哥我怎么会舍命陪君子。”吴斌将肩上的凶兽一个用力摔在地上,震得周围草屑四溅。

     “璐儿,有牛兽吃了。怎么样?能换换口味了。”吴斌貌似心情不错,从怀了摸了摸,向羊扬丢了一个玉瓶过去。“药来着。”

     羊扬抓过药瓶,打开来嗅了嗅,正要往自己身上的伤口上倒,尹璐走了过去。“辛苦了,给我吧。”

     看了尹璐这般样子,羊扬也猜出了尹璐的打算。有些犹豫,毕竟这会使自己的主人身体虚弱,虽然只是暂时的,自己也算是麻烦到主人了。

     从羊扬手里拿过药瓶,偷偷割破手指往里挤了几滴血,药散融合了血液,透出一股淡淡的香味,却不容易被发觉。尹璐身上的兔兽盯着瓶子有些出神,两爪子想要将瓶子拍过来,却被尹璐拿了往羊扬伤口处撒了撒。

     “兔兽?”羊扬伸手想摸,兔兽仿若有感,轻易地避了开去。还挺有个性。

     完了后,尹璐似乎察觉了兔兽的心思,让兔兽如愿以偿抱着瓶子不撒手。逗了逗兔兽,尹璐到了牛兽跟前。

     吴斌看着奇怪,“这家伙又不是不能自己上药,还需要作为小姐的体恤手下给上药?”

     “这样好得快。”

     “哎哟,你看,璐儿,我头上也有伤口,我这还有药,给我上上吧?”吴斌挤到牛兽跟前,快速摸出药瓶,蹲了下来,眼神特亮地看着尹璐。

     “额。吴斌哥哥~”叹了口气,小尹璐拿过药散,将兔兽放下,往手里倒了些药散,轻轻往吴斌额头处抹。

     “璐儿,这会儿,我也感觉伤口好得快了。”

     “额~”

     “切,脸皮真厚。”羊扬一脸鄙视,普通药散还能和主人的血液相比?不再去看那只披着羊皮的狼,恢复了些许精力,水元素调动而出,羊扬将自己身上清洗了一番,便打算处理牛兽为主人准备一顿更好的晚餐。

     萌萌,男孩儿都是这般血性么?闺中的女孩儿,应该很无趣吧?

     尹璐抱起兔兽,忽而开心地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