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七章 进城,爷爷
        夜色已深,城门紧闭。城墙上零星站着几个懒散的兵士,倚墙而寐。一大两小三个黑影快速闪过,最后在城的北墙停了下来。

         “就是这里了。”尹璐兴奋地挥了挥手,小脸蛋通红。

         “这是?要爬上去?”吴斌咽了咽口水,他这可还不会御剑飞行啊。抬头望着高高的城墙,虽然建筑历史悠久,可仍旧平整,手头无工具的话,倒是难以上去。

         “不用。这里的土刨开,这块墙石就能移出来了。吴斌哥哥仔细瞧,上面还有我哥哥刻的标识呢。”指了指地上,又摸了摸墙石,上面赫然歪歪扭扭刻着一个尹字,尹璐说着便蹲了下来,两手开始扒拉着土。

         倒也是惊讶于尹璐居然还能凭借着记忆准确地找到这么一块墙石。

         “我来我来,这种活该我干。”看着羊扬准备跟着蹲下的动作,吴斌手快将尹璐扶了起来,自己顶上原来的位置,手脚麻利地挖着。

         “献殷勤的狼。”羊扬蹲着的动作僵了一下,索性站了起来,倚在墙上。

         谁来干这活,尹璐也并不在意,毕竟在家也是被伺候惯了。

         “可以了,就是那儿了,吴斌哥哥。墙石底下有个小凹槽,勾住那儿就能拿出来了。”

         “这样?”吴斌停下手上的动作,勾了勾,整块墙石微微松动,而后竟真的是轻易地被拿了出来。“哦,还真的,不过,我们就这么爬狗洞进去?不太雅观啊。”

         “怎么能是狗洞呢?这是我和哥哥做出来的秘密通道。”听吴斌这般形容,尹璐捂着嘴笑了笑,以前怎么没觉得这像个狗洞?自己的哥哥可是钻了很多次了。

         三人顺着小口爬了进去,顺利进了城。将墙石又是安了回去,便跟着尹璐顺着一条道路走。

         此时城里特别的安静,除了他们三人,看不到有人在游荡。借着街上人家微弱的灯火,他们一路走到黑,越走越偏僻。脚踩上去还能感觉得出地上的杂物多了起来,发出了许多不同的声响。

         “璐儿,怎的城中还有如此荒凉之地?你住在这么偏僻的地方?”一阵风吹过,吴斌竟是不自觉得抖了抖。

         “不荒凉啊,这可是块宝地。明早看看,会有不同的感觉。我的爷爷便住在这地方。也只有我爷爷能住在这地方。你看,就在那儿了。”

         回过身来指了指不远处的门,方圆百里没能看到其他的建筑,这宅屋就这般孤单地伫立在那儿。尹璐小跑过去,踮起脚来对着大门用力拍了拍,只三下,便停了。过了好一阵子,门的那边才传来回应,一道颇为苍老无力的声音适时响起。

         “谁啊?这么大晚上的,可是有急事啊?”

         “马爷爷,是我,尹璐,璐儿。”

         “啊?谁啊?”门中的人忽然扩大音量问了起来,倒是使得尹璐三人吓了一跳。这大晚上的,这般突兀。

         “璐儿~”

         “啊?谁?说大声点。听不见啊。”

         “怎么回事?马爷爷患起耳疾来了?”尹璐小声嘀咕着,吴斌和羊扬也是一脸莫名,不知道这又是搞的什么名堂。

         门的里面又响起了一两个脚步声,马爷爷将门打开了来,快速探头往外一看,似乎出于惯性,又要将门给关上了去。

         尹璐正傻眼间,就在门即将关上的瞬间,那位被尹璐称为马爷爷的老者,眼睛忽得一亮,停住了手,将羊扬与吴斌统统拉了进门,这才完全将门给关了个紧实,连同门栓都是毫不留情地栓上了。徒留下尹璐一人,在门外吹着夜风。

         “这?是干嘛?”尹璐虽一头雾水,满脸写着不解,但还是能感觉到爷爷家中应该也是出了什么状况,这才有了这么一出。在门口坐了下来,尹璐双手抱着膝盖,就这么无聊地靠着门,听着门内的声响。

         “马老头,大晚上的是谁呢?”一道包含着不耐烦的中年男子声音响起,听起来,尹璐基本可以判断,原本除了爷爷和马爷爷在的宅屋里,多出了几个不速之客。

         “是啊,马老头,可是你们尹家的人?刚刚我们可是模糊地听见了尹什么来着。”

         “对啊,嫂子,我也听到了,该不会是那个什么尹家小姐死而复生回来了吧?”其中一个声音怪里怪气地插口道。

         “嘿,说不定啊,就是把那个什么尹家二小姐藏在这儿了把?”

         “要是我们家小小姐藏在此处,老爷子会如此悲痛欲绝?”马爷爷忽而有些上火,用手指了指老爷子所在的方向,怒道,脚步铿锵地走了几步,隐隐还可以听见马爷爷声音因为发怒而有些抖。

         “是璐儿死了?”吴斌疑惑地看向羊扬,扬了扬眉。羊扬踹了吴斌一脚,将他拖到自己身后。

         “我们谁都不希望小姐出意外,看来就算来到此处也没看到什么希望。我们就是来这儿看看小姐有没有过来的。”羊扬跟着反应,看来也是感觉到了什么对方不对劲了。

         “这么晚?过来找人?怕是不对吧?”

         “呵,我们不也是急了眼吗?找了许久都没有一点儿消息。”羊扬讽刺地看着说话那人,“你要是忽然发现,你重视的人出了意外,不会有像我们这般如此不明智的举动?呵,我还能和你们如此对话,证明我还有点儿理智。”

         “大晚上的,嚷嚷,嚷嚷个什么?既然来了,你们这两个臭小子就给我随便找个客房呆着去。有什么事明天再说。”一个拄着拐杖的老者这时候出来了,他用力地拿拐杖敲了敲地面,胡子抖了抖继续道,“还有,你们这些冷血无情的,赶明儿给我滚蛋。”

         “嫂子,看他们两个,一个衣着破旧,看起来确实是在外奔波不断。但另一个嘛,说不准。”

         “他就是个半路加入什么情况都不知道的傻白甜。”羊扬也不知道今天晚上自己为何要解释这么多。看吴斌还想反驳,羊扬用力地给了吴斌一脚。

         “嘶~你~”

         “我什么我?一路上废话这么多也就算了,别以为你看起来身份高贵些我就不敢对你怎样。”

         “当我的话耳边风吗?都给我散了。可怜我璐儿生死未卜,这些个歹人却还存有恶念头。”老爷子说完最后这么些话,便拄着拐杖慢慢地向后走了去。

         “嫂子啊,要不我们就走了吧,天天看着这两个老头子也没劲,这里方圆百里也不像个能藏人的地方。能找的地儿我是挖地三尺都找了。”那个说话怪里怪气的男人看着老者走远,建议道。

         “也好,那明儿就走吧。留在这也够久了,虽然没法交差,这也不能怪我们啊。”

         “那是。再说了,其他地方看守的不也一无所获,族里那群人不能说什么的。”

         “好吧。那明天我们三就回去了吧。”说着,他们三个互相看了看,便向着其中一间客房走去。

         “怎的?你们两个还想傻站在这?”

         羊扬、吴斌二人看了看门口,不解地看着这位站在跟前的老仆人。

         “呵,其他事情不用你们操心,我自有安排。你们都给我去那边。”

         羊扬二人顺着马爷爷的指示向那儿望去,再互相对望了一眼。吴斌搂过羊扬便往那走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