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五章 比野兽还野兽的修炼方式
        “啊~~~~啊~~”

         空旷的山野上空,又传来一声算得上凄厉的喊叫。

         没错,就是又,这样的戏码,已经在这里上演了两个月有余。而且,一天比一天叫的惨。

         “不是吧。又来了。”羊扬悲呼,赶紧结束自己的修炼,往前狂冲,将那从山半腰处砸下来的某个自虐狂稳稳接住。羊扬的膝盖往下沉了沉,将这股力卸了下去。

         “啊,哈。羊扬,早上好啊。”尹璐苍白着小脸,勉强朝着眼前的脸蛋友善地挥了挥手。

         “好个鬼啊。被你折磨了两个多月,不知我这心脏是否有损了。”羊扬实在是心累,摊上这么个不省心的主人,又一看尹璐那一双原本滑嫩柔软的小手,此刻又是搞得血迹斑斑。

         “有这么夸张吗?顶多就是,就是心脏被吓得多了。”尹璐有些心虚,低下头,声音越来越小。

         “被吓得多?你这简直就是自杀的行为。自杀懂吗?主人你到底闹够了没?”羊扬呲着兽牙,怒瞪着近在咫尺的人儿,颇有些不爽地大吼。这算个什么事啊?难不成他羊扬,要成为史上被契约时间最短的契约兽了?

         尹璐被这么一吓,呆呆地看了看羊扬,反应过来,便又挣脱了羊扬的公主抱,站在羊扬的面前。

         “我在修炼啊。”尹璐无辜地看着他,这是萌萌告诉自己要这么做的,萌萌说,自己的身体素质一定要跟上修为,前期根基不打好,后期修炼便会举步维艰,困难重重。再加上自己有祭司血脉,伤得再重只要不死,都不会有大问题,反而能使自己的血脉力量有所提升。如若自己照着萌萌的做法来,受益匪浅啊。自己在修炼,为何被说是在闹?

         “修炼?我在你身边也同样修炼了两个月有余,为何跟你的修炼之法差之千里?”

         “可是,我真的在修炼啊。”

         “修炼?”羊扬向前逼近一步,挨着尹璐的小脸开始数落道,“你说你要找一座山,附近要有水。好,本大爷带你来了。头天你望着这座山,二话不说就往上爬,手抓不住石头,砸了下来。石头有松动,又砸了下来。这也可以,毕竟离地不远,顶多砸了屁股疼。你连续几天都如此,我觉得无聊,便走远了些独自修炼去了。”

         说到这,羊扬又向前压了一步,脸色阴沉,尹璐自动向后又挪了一步。

         “又过了几日,你居然给本大爷越爬越高。摔得七荤八素我都不知道。等我修炼完毕了,看你一身伤躺那儿,还以为遇到什么事了,结果你告诉我,那是摔的。”

         羊扬继续向前,尹璐向后。尹璐虽然尴尬,但确实无法反驳。

         “这之后,还好你还懂得怕,爬的高了摔下来还会叫。我被你折腾地不敢离得太远,还能接的住。每次见你摔下来,双手都血肉模糊,体力不支,就剩下喘气的份。你这还不算,等你自己适应了,居然还让本大爷帮你猎杀野兽取兽皮。”

         停顿了片刻,想到尹璐已经抵着山壁了,自己也前进不了了,便接着说道,“你居然用兽皮装满了石沙就往身上带,重复之前的悲惨生活。你说,你闹哪样?”说着,水元素自动凝结,羊扬用力砸向石壁,碎石乱飞,划伤了尹璐的脸蛋。

         尹璐骇了一骇,今日,这羊扬是真的怒了。

         “再说了,你们人类的修炼方式一向温和,断没有像你如此的。顶了天了还是以吸收灵气为主,战斗为辅。你的方法,是不是那个不靠谱的老头教你的?他的话不可信,你也最好不要再继续这种比野兽还野兽的修炼方式了。”

         “哈?”

         “听懂了没有?”

         “懂~懂了~可是。。。”

         “怎的?还能有可是?”羊扬的脸有些黑,说了这么多,难不成小主人还要坚持这种做法?

         “不是啊,可是这真的是适合我的修炼方法。”说着,尹璐也不继续解释,就着杀老祭司之前学会的沟通元素的法子,调动水元素和木元素,两种元素呈现水流之状悬浮于尹璐的两手上空。

         羊扬看了看尹璐手中的元素,也调动了属于自己的水元素,一番对比之下,羊扬大惊,一只手指着尹璐,颤抖着,“你,你,主人你。”

         羊扬显然是难以置信,就连着一句话都说不利索。

         “?羊扬你怎么了?”

         憋了许久,羊扬冷静了些:“主人你不会又突破了吧。三重?水元素色彩如此浓郁,比我的还要凝实。”

         “嗯,突破了一些,可是我目前是二重中阶。”

         “二重中阶?主人你别骗我了。不用担心我接受不了你比我强的事实,跟我说实话吧。”

         “我就是二重中阶的实力啊。”说着,尹璐用老道人教的方法,将隐藏修为的能力撤了去。

         尹璐本就比羊扬少了一阶的实力,能够轻易被羊扬看清楚。这一看,羊扬立马就不淡定了。

         “主人,你朝我攻击试试。”羊扬有些迫不及待,调动起水墙,挡在面前。

         “噢。那我来了。”

         “来吧,让我看看主人如此凝实的水元素,究竟如何。”

         尹璐将水流变幻为刀。朝着水墙用力刺入,毫无疑问,水刀未受到任何阻碍,轻易地将水墙击碎。而羊扬,立马又在身前连续升起两块水墙。第二块水墙,接替了前一块的命运,也碎了。而第三块,仅仅是被水刀击穿,没有丝毫其他损伤,水刀破碎。

         “强,实在是强,主人的实力,越阶战斗也不是问题。”羊扬咧着嘴,脸色有些僵硬,要认真看,还能看到他额前冒汗,显然也是抵挡地有些吃力。

         “主人,你怎么修炼的,我跟你学。现在,修炼一途,你让我往东,我绝不往西。”

         看来不管是人类还是兽类,即使刚开始固执己见,要是有足够的诱惑,也是能轻易将其带跑,转而走他人的路。

         “所以说,我这是在修炼嘛。你还不信。”

         “是是是,这绝对是在修炼。主人,一起啊。”

         “不要,不能让你和我一起瞎胡闹。”

         “怎么会是胡闹呢?这简直就是简单粗暴实在的修炼高招。反正主人如今做什么,我跟着做就行了。”羊扬继续他那狗腿神功。

         “那你先去抓两条鱼烤来吃。我饿了。”

         “遵命,主人。小的这就去办。”

         说着,一瞬间看不到羊。

         “嘿嘿,小主子,萌萌说的没错吧。只需在他面前展示展示,还怕他继续阻止?这小羊,修炼可是比起其他人还要着急。”

         “嗯,还是萌萌厉害。不过萌萌,我这身衣服已经连续穿了两个多月了,虽说每天还能洗洗澡,但两个多月来都穿着同一身修炼,不仅是我,连同羊扬都像是街边的小乞丐咧。”

         “也是,看来得抓紧完成最后的修炼,然后寻个地方恢复点儿烟火气息。”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