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一章 老祭司的目的
        “血?什么血?璐儿你可别乱来。”慌忙转过身,将手搭在尹璐肩上,尹二爷严肃地直视着她,眼底尽是关切。

         “听说娘也是祭司。”尹璐笑了笑,安抚着自己的父亲。

         “你听谁说的,就算是,也不可能是你啊。”尹二爷慌乱之间,失口说出这么一句话。

         “不可能是我?”这是什么意思?什么不可能是我?算了,等下再问,先将父亲身上的伤治好再说。

         “没什么。璐儿,你冷静,为父的伤真的没什么。”

         “伤了经脉,背骨断了。”羊扬不忘添油加醋,似乎在报复尹二爷方才的捉弄。

         “你。你闭嘴。要是我宝贝有个万一,我拿命都要跟你拼了,臭小鬼。”尹二爷气急,被直接说中,有些吃惊之余,也是让自己思考慢了半分。尹璐闻言,对羊扬也是信任,看了看自己的父亲,趁其不备,笨拙地抽出他腰间的佩剑,手指快速地往那剑身上轻轻一划。

         “嘶,果断些,应该就不怕痛了。爹爹,璐儿给您疗伤。”

         “哎呀,你这丫头,怎么能如此不爱惜自己。”尹二爷赶紧将尹璐手上的剑夺回,急忙往边上一丢,就抓起女儿的手指,胡乱地从身上摸出一块方巾,想给女儿包扎伤口。

         尹璐看向羊扬,羊扬会意,将尹二爷往边上一压,尹璐将自己的小手挣脱而出。

         “放开啊,混小子。”尹二爷挣扎着,妄想从羊扬的手下挣脱开来,希望及时地阻止尹璐做出一些他不知道的蠢事。

         “喂,你才见我多久,便这般连续地骂我,真的好吗?”

         “爹爹,划都划了,这个小口子很快就不会流血了,您要是这么浪费璐儿的血液,璐儿可是会心疼的。一会就好。”

         尹璐重新绕到父亲的背后,苦兮兮地皱了皱眉,自己划的口子还是太小了,血液自己并不会往下流淌,自己须得像羊康那样,将血液挤压而出。于是,尹璐用力地对着自己的手指挤了挤,看起来稍微有些肿了,才见几滴鲜红的血液滴落而下,落在尹二爷的背上,瞬间化开。同样的,上边出现了点点绿色荧光,现在的尹璐才明白,那是自己体内充满着勃勃生机的木元素。也就是自己娘亲赐给她的特殊血脉。

         和救治羊扬那时的情况类似,尹璐的血液滋润着尹二爷的背骨,慢慢愈合,经脉也在触碰血液的那一瞬间,蠢蠢欲动。感受着身上的点点变化,尹二爷眼睛睁得越来越大。

         “这是?好了?”尹二爷身子震了一震,看向尹璐的眼神中充满着不可思议。

         羊扬看着尹璐已经完成了她的任务,便嫌弃地收回了手。

         重获自由以后的尹二爷,面对着自己的女儿,好久都说不出话来。就这么呆呆地看着她,眼神似乎有些空洞。

         “爹?怎么了?可有哪儿不舒服?”尹璐拉着他的衣角用力晃了晃。

         被自己的女儿唤回神志,尹二爷眼眶有些湿红,哽咽着呢喃道,“原来如此,涟~哎。夫人,你瞒着我,瞒了这般久。”

         “爹?可是还有伤?”尹璐一脸关切地盯着父亲瞧了许久。

         “没,没了。爹爹全好了。”

         “那便好。”尹璐松了口气,看向父亲的眼神也是恢复了轻松。“那现在,爹爹可是能将家里的事情与璐儿说道说道?”

         “啊?对,璐儿,如今这样的你,更加不能跟为父回族了。赶紧走,不要再回来了。为父只希望你在外平平安安的。”尹二爷将尹璐推到帐帘处,后又停了下来,转了个方向继续推,”不对,往后边走,破开营帐后方,从那儿走,别人发现不了。“

         没头没脑地被自己的父亲推来推去,尹璐也是有些恼意。

         “爹,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尹璐一字一句慢慢说道,字里行间充满了力量。她不自觉得运用起自身的灵力,将自己稳住。才使得自己不再受尹二爷的影响。

         感受到推行受到的阻力,尹二爷又是呆了一呆,这一个多月没见,自己的女儿貌似有了什么奇遇。除了发现她身上有了祭司血脉,还平白的多了一些凡人没有的能力。就像,就像家族里现在守着的那群人,各个实力不凡,家族中的任何一人,都斗不过。

         “璐儿?这?可是遇到什么高人?”尹二爷将自己的女儿往身边带了一带,惊喜道。

         “高人不高人的,爹爹,先把事情说清楚。”

         “璐儿,这事,你就不要管了。只管走。这也将是全族人的意思。”

         “为何?”

         “哎。”尹二爷踱了几步来回,眸光暗了暗。方又停步,又是叹了口气。

         “婆婆妈妈的,不像个男人。”羊扬看着眼前这么一出戏,实在受不了,向来干脆利落的兽族,最受不得这种场面。(当然,羊康是个意外。)羊扬将双手枕在脑后,干脆倚着柱子假寐了起来。“眼不见,心不烦。”

         “咳。”有些尴尬,尹二爷忽然也意识到自己似乎真的有些过了。这孩子也有权利知道事情的真相,罢了罢了,就简单给自己的女儿说说吧。

         “璐儿,其实这些事,为父也是近几个月才知晓。”顿了顿,“你娘亲,当年因为在自己的族中发现了一起阴谋,便同老祭司一起,偷偷跑了出来。总之,后来,由于种种缘分,成了为父的妻,诞下一子两女。”至于如何在一起,要详细了说,免不了作为父亲的尴尬,尹二爷选择简略带过。

         “嗯,但是姐姐她失踪了。”

         “是这个样子。耐心听为父说完。你娘亲是隐姓埋名过来的,本以为自己不会再被家族的人发现了。却没料到,她自己一直都在家族的监视下过了这许多年。而这其中的关键,就是你娘自认为忠实可靠的老奴仆,老祭司。”

         “老祭司?娘她怎么了?”尹璐听到这儿,忽然预感不妙,急忙问道。

         “你娘不会有事。璐儿别急。要有事的,也是你。老祭司现在已经想明白事情的关键,本来他会认为是你的姐姐传承了这血脉,如若你回去,被他们家族中的探测法器发现,肯定最为危险的也是你。所以为父希望你能躲好,不要被你娘亲家族的人发现。这对你是灭顶之灾。”

         “为何?他们,现在就在我们族内?”

         “嗯,在寻你。哪怕有一丝的可能,都不会放弃。”

         “他们将您打伤了?”

         “误伤,本以为他们是要拿你娘亲如何,为父心急,与他们动了手。”尹二爷说的轻松,可如若这伤不是尹璐出手,怕是会落下病根。

         “好吧,那为何身上的血脉会给璐儿带来灭顶之灾?”

         “呵,你娘亲体质特殊,听你娘亲说道,在他们家族中的祭司,血脉通常由男孩儿继承,但也不会夺了长辈的全部血脉。但你娘是最为纯粹的祭司血脉,这点只有他们家族中的长老一辈,才知道的秘密。就连老祭司也没意识到,你娘亲只要诞下女婴,便会将自身血脉全数传于那女孩儿的身上。老祭司只识得默默看紧你娘亲,却不料,血脉早就脱离视线了。”

         “啊,哥哥在哪?”

         “璐儿真是聪敏至极,这都被你想到了。你哥哥也并无事,现在和你娘亲一般,都被带回你娘亲所在的家族。他们要的是纯粹的祭司血脉,而阴差阳错,就是在你的身上。”

         “不会吧~”尹璐有些无语。

         “璐儿,你娘亲的家族轻易不得招惹,听闻他们都是修道中人,且手段很高。”

         “不行,我得回去看看。”尹璐情绪有些低落,听爹爹这么一说,自己这个小家,如果自己也走了,那么就剩下爹爹一个人。但是如若自己回了族,还是会被带走,甚至还会冒险。

         “胡闹,为父说的如此明白,为何还这么决定?为父此生仅有这个命令,璐儿,听为父一回。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