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章 给我绑起来
        “爹爹,怎的不是回家去?”尹璐被下人牵着带到密林附近的尹家营地中,几个手下跟着他们一起入了营帐。尹二爷屏退外面围守着的下人,便坐到主位上,而其他的下人,分立两边,独留下自己的女儿及羊扬站在跟前。

         “嗯,这事待会再说。小鬼,你是什么人?”尹二爷撇了羊扬一眼,不悦道。

         羊扬从密林出来,直到入了这营帐,看着尹二爷做出的反应着实令自己有些费解。跟随尹璐的这一路,主人表现出来的种种,摆明就是一个被宠溺包围长大的小姐,怎的如今父女团聚了,招来的却是自家爹爹这般不冷不热的态度?同样不解的还有站在身旁的尹璐,她委屈地瘪着嘴,被爹爹这么冷落着,还是头一遭。为何来了密林,自己身边的所有人和事都不一样了?为何一向疼爱自己的爹爹今日对自己的态度这般奇怪?

         当然,虽然只是身为尹璐的契约兽,并没有任何义务对尹璐以外的人有甚么亲近之举。出于不必要的麻烦,羊扬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解释一番。

         “尹二爷有礼了,小子幸得尹家尹二小姐救命之恩,即便是为了报答这份恩情,小子也是要留在小姐身边保护小姐。”

         “大言不惭,一个小孩儿,看着也不像个干粗活的,没有点儿武架子,如何能保护地了二小姐?”

         尹二爷摆了摆手,阻止手下奴仆继续说下去。他深邃的眼眸看着面前的孩儿,让人摸不清态度。尹二爷的手在桌上扣了扣,沉默良久。

         “爹爹?你。。。”尹璐心中憋着千万种疑问,看着自己的爹爹,一个多月没见,爹爹的脸色如此苍白、憔悴,胡子拉碴,不修边幅,恐是家中有事。

         然而,回答她的,却是尹二爷忽然爆发的怒火。

         “说,你为何冒充璐儿。”声音之大,将尹璐也是吓了一跳。呆愣之间,尹璐竟是没有反应过来。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爹爹?我是璐儿啊。”

         “你是璐儿?如何能证明。来府中上报的家仆,说我那可怜的璐儿遭遇妖狼毒手,已遇不测。”

         “我~”

         “来人,将这两个妖人都给我绑起来,我要好好审问一番。看他们是如何对我那可怜的女儿的。”

         左右两边的奴仆受命,纷纷上前,围住尹璐两人。其中一人,将手中的绳索紧了紧,上前一步就想将尹璐捆起来。

         绑?爹爹怎么会认不出我来?为何?

         “何人敢动我主人?”羊扬上前一步,将尹璐挡在自己身后,护住尹璐。隐隐间可以看见羊扬身上气流涌动,显然怒极。

         “世间居然还有如此愚蠢的父亲,认不得自家的儿女,可笑。”

         “小子,别妖言惑众。我与我儿朝夕相处,怎的会认不得。你们还不动手?”尹二爷看着手下的人,咬了咬牙,脸色阴沉地指示着。

         羊扬对此很是不屑,外放二重威压,便让那些下人们感受到巨大的压力而近不得身。

         “凡人便是凡人,花拳绣腿。”随即,运动了下脖子和手,羊扬调动四周的水元素,凝聚成七八个水球,手一挥,水球随之而动,砸向仆人。这些毫无修为的凡人,看着这绚丽的一幕,纷纷被吸引住眼球,被包含灵力的水球砸中,毫无疑问,一个两个都被砸飞,落地吐血,显然受伤不浅。

         “好,好漂亮。”原来这就是修道。

         “是的,小主子,这只是最初级的水元素技能。还有更炫的,萌萌以后慢慢给您说。”

         “还说你不是妖人?”尹二爷收回一刹那的惊异,就这么恶狠狠地盯着羊扬看。

         羊扬摊了摊手,毫不在意道,“随便你怎么说咯,反正无论怎样,这里的人都打不过我。再想对我家主人做出什么事,就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了。”说完,羊扬回瞪了过去,丝毫不服输。

         “不许伤害我爹爹。”尹璐将羊扬拉了过来,警告着。

         “只要他不伤害你咯。你要有事,我也不会好过。”

         “你们,都下去疗伤吧,接下来的都交给我。”看着这一面倒的局面,尹二爷叹了口气。

         “可是?二爷?”

         “可是什么,你们留在这能对付得了吗?都滚下去。”

         “是。”

         看着手下步履蹒跚,相互扶持着出了营帐,尹二爷从主座上下来,挪步到营帐口,挑起帐帘一角,确认他们走远了以后,便快步走到尹璐身边蹲了下来,将尹璐小心抱于怀中。

         “璐儿,你没事就好。”

         “爹爹?嗯,我没事。璐儿顺利从狼王那儿逃了回来,毫无损伤。”

         “好,好。”只剩下这么两个字,尹二爷也实在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内心的激动。

         “尹二爷?你,这是在考验大爷我?”羊扬此刻哪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这显然就是对自己的不信任而出的一道题。

         “额,也不是考验。璐儿,这个娃娃,可信?”

         “嗯,爹爹,绝对可信。”

         “尹二爷,我要不可信,天底下就没有主人能信的了。”羊扬无语看着上方,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小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我儿还小,你别有什么歪念头。”尹二爷眯了眯眼,危险地道。“别以为你有一身本事,我就不敢对你如何。”

         “我什么念头了?你知道我多大了吗?”

         “我管你多大,别把我家璐儿带坏了。”

         “那你知道我是什么吗?我才看不上人类女孩儿柔弱的身子骨。”

         “我?我柔弱?”尹璐指了指自己,瞬间拔高声量,从密林到这里,这死羊总是在气自己,我哪儿弱了。萌萌,我要修道,要比这死羊还要强。到时候把他往死里压,一个两个的,都这么鄙视我们女孩儿,太可恨了。

         “额,主人,这个,我这是口误,口误。天上地下,所有的女子都无法与主人比。相信假以时日,主人必将登顶。”

         “嗯?”尹璐仍旧怒视着羊扬。

         “那个,主人,你爹爹身受重伤,你不打算帮着治治?”

         “这,小娃娃,胡说什么?”尹二爷心虚地别开脸。

         “啊?爹爹,您受伤了?在哪儿,让璐儿看看。”趴在尹二爷的腿上,尹璐急道,想要去扒拉爹爹的衣服,看看究竟。尹二爷则是将尹璐的小手给拦了下来。

         “家中到底出了什么事?为何爹爹脸色如此苍白?快,跟璐儿说说,哪儿受伤了?“

         ”没什么,璐儿别担心。为父好得很。“

         羊扬听了,也不耐烦,人类当真很麻烦。轻巧地绕到尹二爷后背,羊扬随手将尹二爷的衣服扯下一块,青肿交错之间,血迹斑斑。尹璐躲过尹二爷的双手,也跟着绕到后背,倒吸了一口气。

         ”璐儿,没事的,为父已看过大夫,敷了药,过阵子就好了。别担心。“

         不理会自己的父亲,尹璐阴沉着小脸,”羊扬,我的血,有用?“

         ”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