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 被丢出洞外
        洞中,羊康和羊扬正在低声商量着什么,听到洞外一声狼啸,便知不好。羊扬对着羊康点点头,抱起脚边的小狼便朝着洞外走去,一脚往后一蹬,举着小狼用力一甩,往狼群处一抛。铃儿没来得及反应,呆愣间将口中衔着的珠子掉落在地,羊扬俯身拿起,接着便急忙躲回洞里。

         狼群被洞口的动静吸引了目光,正愣神间,忽见一雪白物飞过,眼球便跟随着飞行物转。

         待白球即将落地之时,铃母眼尖,推了狼王一把,大叫:“啊,是铃儿,快。”

         站在铃母身侧的血狼王浑身一个激灵,飞也似的冲到铃儿那处,稳当地接住了自己的宝贝。虽毫发无损,铃儿还是觉得委屈,瘪瘪嘴便毫无顾忌地大哭,铃母也是赶了过来,从狼王手里抱过女儿,慢慢哄着。血狼王没遇见这般状况,不知所措地站在一边。

         底下的狼群瞧见是自家的小殿下,都在为自己的一身狼皮担忧。继而纷纷无语望天,血狼王啊,我们真的不是故意的。心底只剩下这一声呐喊,便都一个接一个地匍匐在地。

         似有所感,血狼王对着底下的众狼喝道:“去,将洞中的羊抓来。”狼群像是找着救命稻草,飞奔而去。

         “娘亲,爹爹不要铃儿。哇呜~~”铃母一听,气急,猛地瞪向狼王,狼王讨好似地看向自己的夫人。

         “夫人,我怎么可能不要铃儿,你和铃儿可都是本王心头的疙瘩。”

         “谅你也不敢。”铃母哼哼道。

         “娘亲,爹爹把铃儿丢出来了。”铃儿继续委屈道,带着哭腔。

         狼王急眼,抱过铃儿:“宝贝啊,爹在这呢。爹爹最疼的宝贝就是你啊。”

         “你不是我爹爹。”铃儿转过小脸,气呼呼地鼓着小狼嘴。

         “啊?我就是你爹啊。”

         “不是,你毛是红色的。铃儿跟娘亲都是白色的。”铃儿一脸执着地看着血狼王。铃母随即扑哧一笑。血狼王很是尴尬,被怀疑不是亲生的,一般不应该是作为父亲的他才该有如此念头吗?

         “铃儿,爹爹虽然毛发是红色的,但也是一头狼啊。你的那个假“爹爹”,可是实在的一头羊,羊,我们的食物啊。”

         “王,洞里什么都没有。”狼大带着狼群仔细搜查,丝毫没有发现。又回想起晚上追踪羊的时候,羊无故消失的一幕,便留下狼群守着洞口,独自过来给血狼王报告情况。

         “又无故消失了?这头大羊,可能也是一头变异的绵羊。有特殊的本事,连带着他本身的所有气息,都消失的一干二净。”

         “咕~~~”铃儿刚才一听狼王提起羊,想着这一整天地跟着羊爹爹转,也没进过食,脑中不停闪过一些好吃的东西,小肚子不自觉地就叫了起来。铃儿抬头望了望四周的狼,又害羞地、尴尬地低下头去。铃母则是一脸慈爱地又重新把铃儿抱回,抚摸着。

         “嗯?铃儿,这可是饿了?来,咱回洞,爹爹给你准备大餐。”正准备离开,狼王对着狼群又说道,“这方圆百里也是感觉不到羊的气息,你们继续搜查,这里已经是极其接近出林的路了,溜了,也只能算他们走运。”

         “是,王。”

         带着夫人和女儿离去的血狼王,内心很是纠结。想着回去以后,该如何纠正铃儿的认知,顺带必须问清楚,铃儿为什么会执着地认一头羊为爹。而此时的铃母,对于自己语言上给自家女儿带来的误导作用之强,毫无所知。

         而远远观望的七人,看到眼前所发生的颠覆认知的一切,内心也是极其复杂。禽兽们都有幻化人形的了,对于他们这些完全退化成普通且只有一丝武力的人来说,可谓是一大威胁。这次顺利回去,必定要将事情的经过详细禀明族长,加强族内人员的战力才是。

         “二小姐暂时是安全的。你们在四处小心地看看。”杜老低声对着五人吩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