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得收良将
    听了主公吩咐,那裨将不敢怠慢,赶紧传令下去。

     孟小满站在裨将身后,双眼还紧盯着那小将。她万没想到,在这时候,竟会再次见到赵云!而且赵云乍一出现就出手相助,活捉了张杨,更叫她始料未及。

     赵云方才与张杨交手还不过两招,实在太快,加上众将士平日早已经习惯张杨亲自上阵杀敌,过于相信张杨的本事,一时间竟没反应过来主将已经被捉。但孟小满是上过战场的人,知道出了主帅被劫这样大事,众兵将也就是迟疑那么一瞬,之后必会奋不顾身前来抢人,若不接应,恐怕赵云有失。

     果然不出所料,下一刻,张杨军就如发狂一般奋不顾死的冲了上来,在赵云身后紧追不舍。也幸亏这些人恐怕误伤了被赵云挟着的张杨,没有人敢用弓箭,加之赵云的那匹白马甚是神骏,虽然驼了两人,可撒开四蹄,一时间其他人竟也追赶不上。

     眨眼功夫,赵云挟着张杨,两人一马已经奔到曹军营前。因有孟小满下令,早有小兵移开拒马,将其放进营来,而后又迅速将拒马归位。等赵云进了曹营,曹军立刻拈弓搭箭,一阵箭雨,叫前来追击的张杨军一时间难以逼近。张杨军众将犹不死心,几次纵马想要靠近曹营,都被曹军弓箭手逼退。

     孟小满打量一眼毫发无伤的赵云,几步走到阵前,大声喝道:“对面众军听了,吾便是奋武将军曹操,今日虽捉了你家张将军,但必保他安然无恙。尔等速速退去,莫伤了大好性命,留得有用之身,将来还需尔等为张将军效力!”

     这一番话,说得本欲下令强攻曹营的张杨军众将不由踌躇起来。

     像是配合孟小满说辞一般,赵云翻身下马,将张杨放开,端的是轻拿轻放。张杨却仿佛自死到生走了一圈,乍得自由,又听了身边曹操这样说法,心下稍定。“孟德……孟德不可欺我!”

     “张将军这话好生有趣,曹某如今还需欺你什么?”孟小满转过头来,轻笑一声问道。

     张杨想到自己带兵来围攻曹操,如今却成了对方阶下之囚,越想越觉得孟小满说的有道理,忍不住涨红面皮,羞愤欲死。

     但孟小满却话锋一转,十分客气,做了个请的手势,道:“既然张将军远来我营中做客,不妨进账先休息休息。今日乃是元日,待吾备下酒宴,再来招待将军。只是为了免造伤亡,还请将军下令贵军收兵。”

     “……”张杨一肚子闷气,但身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抬手朝麾下领兵将领做了几个手势。

     张杨军众将自不远处见了张杨手势,又看孟小满对张杨确实十分客气,稍稍放心,只好暂且收兵回营不提。

     这边孟小满暂且安顿好了张杨,才得空来与赵云说话。赵云虽说等在一旁许久,可并无丝毫不满,亦不觉自己立了功劳反受了怠慢。相反,他见眼前“曹操”喝止双方开战,眼神中闪过不加掩饰的赞赏神色。

     孟小满看着张杨离开,方转过头朝赵云含笑道:“赵军侯请入帐说话。”

     “多谢曹公。”赵云脸上古井无波,毫无得色,还礼应道。

     孟小满乍然间重见赵云,又得他帮忙解围,心里喜不自胜。虽然竭力收敛,还是能叫旁人看出她对这年轻小将的喜爱之情,温言道:“赵军侯不必这般多礼!请!”

     除了当日见过赵云的曹洪,其他人都是一头雾水,竟不知道曹操什么时候识得这样一员英勇小将。但是此人给曹军解了围却是千真万确的,就连曹洪也没想到这个赵云居然还有这样军中捉将如探囊取物般的能耐。

     “这小家伙倒好本事。”夏侯渊悄声对典韦嘀咕。曹军之中,数夏侯渊和典韦性子最相投契。

     典韦嘿嘿一笑,却没言语。他倒不知自己的师妹什么时候还认识了这么个年轻又有本事的小子,心里这好奇比旁人还要多些。

     “今日之事,多亏赵军侯解围,某当代全军将士重谢。”众人分宾主落座,孟小满由衷谢道。“敌阵之中单骑捉将,这等本事实在不同寻常,多亏赵军侯,化解了今日一场干戈。”

     “云实不敢当。”赵云双眼低垂,面红耳赤,赧然道。

     “当得!当得!”曹仁突道。他平日寡言,说话反而因此更有分量。余下众将也不由得纷纷附和。

     曹仁这一打岔,孟小满方才想起郭嘉当初未能说完的那个警告,心里不由得一突:自己如此称赞赵云怕是不妥,于自己麾下众将脸上或有些不好看。

     “今日赵军侯为吾军解围,操自是感激不尽。”一思及此,她连忙收拾心情,按捺着喜悦情绪,清清嗓子,沉声问道:“然吾知赵军侯本是公孙伯圭麾下,今日突然来此,不知所为何事?莫非公孙伯圭有何要事,要军侯前来告知曹某?”

     听到孟小满的问话,赵云原本古井无波的脸上突然闪过一丝不自在,他深吸一口气,霍然起身,在孟小满面前单膝跪地抱拳道。“云不才,今日……今日实是为投效曹公而来。”

     孟小满被赵云这话惊得愣住,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还是典韦在她身后轻戳了她一把,才叫她回过神来。

     “正……”孟小满把差点脱口而出的正合我意咽回肚子里,改口道:“……这是为何?”

     赵云迟疑片刻,终于开口道:“云自知背主不义,然公孙瓒于大义有亏,亦无忠君救民之心,云实难为之效命。”

     “赵军侯何以如此认为?”孟小满暗觉古怪。之前她作为孟夏和赵云接触时,还听赵云赞赏公孙瓒这个守戍幽燕之地,叫外族不敢犯境的白马将军,为何如今又出此言?

     赵云垂首低声解答了孟小满心中的疑问:“那公孙瓒……日前,他暗中杀死了幽州牧刘虞,如今已将整个幽州收入囊中。”

     听了这话,孟小满和曹军众将无不大惊失色。

     就在几天前,袁绍还与孟小满商议,要奉这位刘虞为天子,以对抗董卓把持的朝廷。谁知没几天功夫,刘虞竟已先命丧黄泉了?!

     如今乱世,刘虞身为宗室尚且不能保全性命,自己又该如何是好……

     “公孙伯圭怎敢行此大胆之事?!”孟小满手放在膝上,心情烦躁的将长袍衣襟在掌心搓成了一团。她让自己稍静了片刻,方才继续追问赵云道:“可知是那公孙瓒是因何故下此毒手?”

     “公孙瓒与州牧素日不合已久,但云官职低微,实不知此番所为何事。”赵云坦言道:“如今公孙瓒欲发兵冀州,云不欲与之同行,故辞之来投曹公。”

     上次接触,赵云对“曹操”印象极好,想起他行事忠义,爱护部属,故而一离公孙瓒便立刻前来河内投奔曹操,却不知他这一走,恰好就和公孙瓒麾下的新任别部司马刘备擦肩而过。

     在酸枣讨董时,刘备就很欣赏赵云的本事。他此番本想向公孙瓒把赵云要到自己帐下,谁知却得知赵云已经离开公孙瓒麾下,心下抱憾不提。

     这边,孟小满已渐从赵云来投和刘虞之死的事情中冷静下来,她站起身,自案后走出,来到赵云面前,明知故问道:“还不知赵军侯表字为何?”

     “在下字子龙。”

     “好,好,今日得子龙来投,实乃吾军之幸。”孟小满由衷道。“子龙今日立功,可为我军中司马。”

     赵云在公孙瓒麾下只是小小军侯,孟小满就给他升了一级,封他做了个军司马。她对赵云的人品十分相信,并不疑他初来投效或许是诈。

     “云多谢主公!”见孟小满对自己如此信任,赵云心中感动,暗生得遇明主之感。

     “子龙快快请起。”孟小满亲自扶起赵云,命人为其设座,而后自己坐回案后方问:“方才吾观子龙虽杀入重围前来相助,却又唯恐伤了敌军性命,不知是何缘故?”

     这话若是开始先问,恐有怀疑赵云之嫌。然此时赵云已是曹军麾下司马,孟小满问起也是顺理成章。

     只是曹军众将十分讶异,还是曹洪忍不住插嘴问道:“主公怎知赵……子龙他唯恐伤人性命?”

     “尔等不见子龙身上布袍无甚血污?”孟小满笑道。“如此冲杀,本该是浴血之战,然子龙身上几无血迹,可知手下留情。”

     在座众人一齐看向赵云,暗暗心惊。众人皆是弓马娴熟,上过战场的。如此杀进敌阵擒拿主帅,要杀人不难,可要不杀人还能全身而退却是难上加难。只有早已看出这点的曹仁微微一笑。

     赵云骤听孟小满提起此事,起初也是一愣,但见孟小满面带笑容,并无责备之意。又想到她在阵前喊话,喝止两军对战,心中稍定,将自己经历之事娓娓道来。

     原来,赵云昨日赶到此地时已是深夜,他见曹军陷入包围,本欲杀进来相助。谁知张杨为质问袁绍河内太守一事,派了帐下小兵前往城中送信,这信使恰好被赵云截获。

     赵云读了张杨书信,方知事情起因乃是张杨听信谣言,认为袁绍要表曹操为河内太守,抢他的官位,一怒之下就率大军围住曹操,前来讨要说法。赵云放了信使,又恐袁绍见信仍自袖手旁观,于是觑准了今早张杨军已经固守一夜,正是神疲力倦之时冲了进来。

     “云觉此事甚为蹊跷,且张杨围而不攻,一时间似无开战之意,云恐怕多伤人性命反倒使双方结下死仇,故不欲多杀兵士,恰好撞见张杨,见此人似是主帅,方才擒之。”

     俗话说,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习武之人大多心高气傲,虽然眼见赵云为己方立下了大功,可曹营众将心里起初多少也有些不是滋味。但眼看赵云自始至终居功不傲,考虑事情又如此周全,原先那点不是滋味,也叫众人又咂摸出了一丝羞愧与敬佩的味道来。

     “不错,袁绍并无表我为河内太守的打算,此乃谗言。”孟小满抚掌笑道:“子龙果然心细,吾亦不欲与张杨结仇,如此甚好。待吾设一酒筵,将太守之事与他说个明白。尔等可下令兵士整理行囊,我军今日便出发前往东郡平定黄巾,也免得叫这张杨放心不下。”

     张杨直至在酒宴上坐定,方才真正相信曹操果真并无夺取河内之意,顿知上了那齐偎的当,心中后悔不迭,同时暗暗庆幸双方并未真正交锋,否则以曹军将士之勇猛,必定是两败俱伤之局。

     “此番之事,吾实在惭愧。”张杨下令麾下众将收拢兵士,撤去包围,又斩了进谗的齐偎向孟小满谢罪。他已知赵云手下留情之事,更不敢再造次,心里倒羡慕孟小满手下能有这样的勇将。

     直至此时,姗姗来迟的袁绍使者方才持了袁绍手书前来解劝。只是此次的信差却不是郭嘉,而是一无名小卒。

     张杨一得了袁绍的书信,立刻率领部属进城,美滋滋的当他的河内太守去了。

     而孟小满知道郭嘉素来自作主张,也不欲等他,率军径直朝东郡方向去了。她亲自与赵云、典韦落在最后,与殿军同行,以安军心。

     赵云此番前来,不止使曹军又增了一员大将,还及时的带来了公孙瓒杀死刘虞兵发冀州的重要消息。这倒提醒了孟小满,如今天下之势,比那六月的天气变得还要快,此番前往东郡平定黄巾,若是能就此扎下根基,自己要留心的事情,恐怕还多得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