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8章 卅八章 东少年
    孟小满此刻的烦恼,郭嘉虽不能尽知,但多少也猜得到她不愿去找那神医求诊,定是怕被人借着脉象觉察到她的女儿身份。只是他天性促狭,愈是心知肚明,反倒生出了捉弄孟小满的心思。不但同赵云、典韦一起催促孟小满去找名医诊病,还拿出自己今日身体不适,须得卧床休养的借口留下典韦在客栈照顾,只叫孟小满同赵云一起先去找那神医。

     孟小满知道郭嘉是有意捉弄自己,忍不住瞪了他一眼。“奉孝病的如此严重,吾又怎能弃之不理,还是先为你诊病来得要紧。”

     “嘉素日体弱,只需多加休养,还是主公身体重要。兖州上下官员百姓,天下太平大业还要仰仗主公,主公须得多加保重,切莫讳疾忌医。”郭嘉一脸诚恳,语气大义凛然,完全是一副忠心耿耿、关心主公的属下模样。若非看他眼中狡黠神色,几乎连孟小满也要被他骗过。

     “天下号称神医敛财者众,这神医也不见得可靠。”推拖不得,孟小满只得另寻借口。“还是寻个药店抓几服药吃也就是了。”

     “主公,奉孝说的是,主公身体未愈,不可不保重身体。”可赵云却不疑有他,且刚刚又早已向店家打探妥当,听孟小满这般说,便忍不住道:“况且听说此处来的那位云游神医乃是华佗先生。云昔日也听说过这神医华佗之名,他素来不收穷人诊金,还时常减免药费。因囊中羞涩,生活清苦,便不投栈,如今也只在城东一户普通百姓家中借宿。若是能得他为主公和奉孝诊治,想必不日便可痊愈。”

     骤听了华佗名字,孟小满和典韦不由得相视一怔,郭嘉的眼神中也没了方才戏谑逗弄小满的模样,倒有几丝说不出的复杂味道,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没有开口。

     “在此地为百姓治病的,竟是那位神医华佗?”孟小满愣了一愣,忍不住又追问了一遍。

     “正是。”赵云总觉得气氛似乎有些古怪,但又想不出个所以然,不明所以的答道。

     “早就听闻华佗云游四海,凭着一手医术活人无数。如此人物,吾纵是无恙,也须得前去见上一面。”孟小满骤然间改了主意,吩咐道:“子龙,你去向店家雇一辆车,我们这就出发。”

     说着,她情不自禁的伸手摸了摸怀里一直小心收藏的那块和典韦一模一样的小小令牌。在其他人看来,这块令牌上只有像是文字一样的古怪花纹,但她和典韦都清楚,令牌上的花纹,其实正是一个写法独特、笔画简单的华字……

     若是放在平日,像是今天这般第一次单独和赵云一同出门,孟小满多少要有些心神不宁。但听说华佗就在这郯县,孟小满心中有事,反倒把和赵云同行的紧张和那身份泄露的担忧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哪知道天不遂人愿,好不容易赶到了城东那户百姓家中,一问才知,原来华佗在前天一大早就已经离开了郯县,往下邳去了。

     白跑了一趟,孟小满自然觉得有些失望。她正要离开,突然见到两个十七八岁的翩翩少年,一着素袍,一着蓝袍,骑着两匹骏马匆匆而来。

     前面这个穿着素袍的少年,生得剑眉朗目,英气逼人,宛然武士打扮,腰中佩剑,纵马甚急,先一步到了这户人家门前,飞身下马,急冲冲就要向人家院子里闯。

     “这位小公子,可是来寻神医华佗?”孟小满虽只一瞥,便觉这个少年长得有几分面熟,这才忍不住和他搭话,但一时间,偏又想不起来这人究竟在哪里见过。

     少年骤然被人叫住,便有些不耐烦。偏他未及开口,后面那个穿蓝袍的少年也已赶到,稳稳勒住马儿,下马打量孟小满和赵云一番,拱手为礼,和声和气道:“正是,敢问先生可知华佗神医何在?”

     这蓝袍少年却同先前到的那名少年气质迥异,生的仪容秀丽,资质风流,孟小满身为女子,也在心中自叹不如。

     “原来两位小公子也是来寻华神医。可惜我等皆来得不巧,神医日前已离了郯县。”孟小满又将这两位少年细细打量一遍,方道:“看二位小公子身体康健,不像是为自己求医?”

     “实不相瞒,在下是来求神医为家母诊病的。”那素袍少年听说华佗已经离开郯县,不禁脸现愁容道,“不知这神医又往何处去了。”

     “听此间主人说是已去了下邳。”见这素袍少年皱眉发愁的模样,孟小满脑中却突然闪过一张面孔。昔日她同那人在酸枣倒也曾有过数面之缘,只不敢信这一路走来,竟还有这般巧合之事。“我等也正欲前往下邳求医。”

     “多谢相告!”素袍少年眼前一亮,就要翻身上马。

     “请恕小子无礼,”谁知那蓝袍少年在一旁突然开口道:“先生见我这兄长时,神色间似有恍然之意,莫非是旧识不成?”

     “实不相瞒,你这兄长吾虽不识得,但见了他的相貌,却叫我想起一位故人。”孟小满不由得故作一叹,心里却为这少年的敏锐感到惊奇。她自离开师门追随曹操,又假扮曹操至今,已不知见过多少名满天下的英才豪杰,但如这少年般敏锐之人,怕也屈指可数,心里不觉生出爱才之意。“说来此人也是名满天下的英雄,昔日讨伐奸贼董卓,官封破虏将军、乌程侯的孙坚孙文台的便是。”

     这素袍少年闻言果然大吃一惊,连忙问道:“此乃先父!不知先生竟与先父相识,敢问尊姓高名?”

     原来,这素袍的少年,正是为父守孝的孙坚之子孙策。他身边同行的少年虽同他兄弟相称,却并非血亲,而是孙策至交好友、庐江望族周氏子裔,名唤周瑜。二人本是同岁,只因孙策年长周瑜两月,故周瑜日常以兄事之。

     孙坚死后,其麾下兵马多被袁术吞并,孙策携了母弟暂居徐州广陵郡治下江都为父守孝。此番二人来郯县,乃是因孙策之母吴夫人自孙坚亡故后郁郁成疾,缠绵病榻。孙策本乃孝子,故一听说神医华佗到了郯县,便即与周瑜来请,谁知正巧就遇到了逃命至此的孟小满一行。

     孟小满听孙策问起姓名,索性也不掩饰,就将曹操的姓名报了出来。

     听了孟小满的话,孙策不由吃了一惊,“阁下莫非是兖州刺史曹大人?”

     还是周瑜、赵云性情谨慎,从旁劝道:“此地非谈话之地,不妨寻一处稳妥所在,再叙旧不迟。”

     说来也巧,这郯县城中也不只有一家客栈,可孙策和周瑜投宿的,偏与孟小满等人下榻的客栈是一家。孟小满毕竟算是“长辈”,回得店中,便命店家备下酒菜,款待二子。

     那店家听说孟小满同孙策今日去求医都扑了个空,自觉有些过意不去,连忙又道:“近日还听往来客商说起琅琊一带有个道人颇有些名气,唤作于吉,以符水为人治病,十分灵验。不然二位往琅琊去找找此人如何?”

     “道士?符水?这些都是作弄愚民的,如何可信。”孙策哈哈大笑,语带轻蔑,“神仙方术,骗骗山野村夫也就罢了,怎还教我去把这等骗子请做座上宾?店家莫要看我年少,同我说笑。”

     “这位公子说哪里话,我是好心相告,岂是说笑。公子不信,也就罢了。”店主人在孙策面前讨了个没趣,又见孟小满等人也不搭腔,便不再提了。

     孙策人虽年少,但却颇为识趣,只向孟小满问起昔日酸枣诸侯同盟讨董时的旧事,并不问她为何孤身到此。

     一说起孙坚昔日对战勇猛事迹,孙策不禁落泪道:“策只恨自己年幼,当日不曾同父亲一起征讨国贼,如今父亲却又……唉!”

     孟小满同周瑜劝慰孙策两句,心中也觉感慨。

     倘若自己当日不曾假扮了曹操回来,曹昂如今境遇,怕就如眼前孙策一般。想当初孟小满初到扬州借兵时,孙坚是何等的威风凛凛,想来身为孙家长子,孙策当年的处境必与如今只有周瑜并二三从人陪在身边的境况不同。如此想来,她假冒曹操的负疚感才冲淡不少,暗忖自己无论如何都得安然返回兖州。

     本来,孟小满一心想见华佗一面,但自从知道华佗去了下邳,孟小满就有些犹豫起来。

     下邳正是如今徐州治所所在,也是孟小满原本的目的地。可从方向来说,若要尽早回到兖州,并不需要途经下邳。而且孟小满如今这般狼狈,似乎也不便再去面见陶谦,迎接曹嵩一干人的灵柩回乡安葬。

     到底心中有事,孟小满酒未三巡,菜不五味,便托身体不适要回房休息。孙策闻言忙道:“是策考虑不周,伯父身体不适,还是早点休息为好。”

     因曹操同孙坚平辈论交,孙策称呼这一声伯父也是应当。孟小满在曹昂、曹真面前充长辈久了,倒也不觉有什么不自在,辞了孙策、周瑜,自去找郭嘉商议下一步计划去了。

     “听说不久之前曹操之父被陶谦部下所害,素有出兵讨伐徐州好为父报仇之意,怎又突然孤身至此?”送走了孟小满,孙策这才转身同周瑜疑道。

     “这曹孟德既然认出兄长,又对酸枣诸事了如指掌,应该不是假冒。”周瑜凝神想了片刻,“但他若是真曹操,到这徐州必另有所图。兄长有意结纳天下英雄,这曹孟德曾大败袁术,他今日既将兄长看做故交之后,兄长也不妨交好于他。”

     “我明日便邀他同去下邳,再做打算。”孙策点头道。

     二人计议已定,当晚各自安歇不提。

     再说孟小满辞了孙策二人去寻郭嘉,本是想同他商议是否前往下邳。哪知看郭嘉今日似不同以往,非但精神萎顿,还颇有些神不守舍的样子,且脸颊赤红,又有些发热。看郭嘉病态,孟小满这下子倒也不再犹豫不定,索性先去下邳找华佗给郭嘉看病才是要紧,次日听孙策相邀,当即应允。

     郭嘉嘴上不说,心里却着实有些感动,他脸上不显,嘴上不说,可这几日倒也安静了不少,加上又有孙策这些外人在,倒也没有了平日逗弄孟小满的样子。

     孙策脾气虽然有些急躁,但性情却十分豪爽,加上曾逢骤变,没有寻常这年纪世家子弟的傲慢拘谨,很快便和赵云、典韦熟悉起来。他少年心性,又好武艺,一路上不时向二人挑战,虽只是说是切磋,不分胜败,却也叫赵云、典韦暗中赞叹这孙策不愧是孙坚之子,年轻轻就练就这样一番身手,假以时日,定是大将之才。

     孙策爱与武将交手,周瑜却不时喜去探望郭嘉。身为曹操谋士,郭嘉如今也是名声在外。二人唇枪舌剑之处,倒也未见得比不上真刀真枪来的精彩。只是两人不说,除孟小满和孙策外,别人也不晓得罢了。

     孟小满爱惜孙策、周瑜二人的人才,几次有心想开口邀他们同自己一起前去兖州,只寻不到时机,又觉孙策此人心怀大志,未必愿意答应。

     其实孟小满的年纪较之孙策、周瑜也大不了多少,她平日扮做曹操习以为常,只将二人看做子侄辈,便如曹家曹真、曹昂一般,觉得他们年纪尚小,故不大防备。却不知孙策其实也是同她一般心思,虽说这一路上切磋武艺是看赵云、典韦武艺高强见猎心喜,可也是心生结纳之意,想着若能将二人收入麾下,于日后大业颇有好处。

     典韦尚不觉得,赵云却隐约有所察觉,再交手较量时就拿出几分真本事。孙策自明其意,羡慕之余便将这心思压了下来。孟小满将此情此景看在眼里,心中甚喜,也将招揽孙策、周瑜的心思看淡许多。

     如此一路无事,这日终于行至下邳城外,却见城门盘查甚严,行人神色惶然,不同以往。孟小满只觉心中一惊:莫非自己和郭嘉的推测有误,这下邳城如此戒备,是陶谦又有什么算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