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廿八章 长安风云
    孟小满被陈宫的话吓了一跳。“董卓真的死了?怎么回事?”

     “千真万确。吾本欲亲自去请主公,正巧主公来了,今日……”陈宫说到一半,才见孟小满身边还站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不禁问道:“……这位是……”

     “咳,此乃犬子曹昂。”孟小满轻咳了一声,借机不着痕迹收回被陈宫扯着的袖子,又转过头对曹昂道:“昂儿,这位是兖州治中从事陈宫陈公台。”

     曹昂见刚刚陈宫急冲冲拉扯着孟小满的样子,心中对此人颇为不喜,但听孟小满开口,仍敛容向陈宫客客气气施了一礼。“昂见过从事大人。”

     “大公子快快请起,宫实不敢当。”陈宫连忙还礼,不着痕迹的把曹昂打量了一番,这才继续对孟小满道:“此事说来话长。只因前些日子,兖州黄巾横行,道路不通,消息不畅。如今主公平了黄巾,许多消息方才传到昌邑。”

     “这么说,董卓已经死了有些日子了?”孟小满一边问,一边同陈宫一起朝议事的正庭走去。她甫一进门,候在议事厅中的文武官员立刻起身恭敬迎接。

     曹昂跟在孟小满身后,见此情形,对父亲的憧憬与崇敬又增加了几分,更加小心谨慎,唯恐给父亲丢脸。

     孟小满略向众人介绍了一下曹昂,就在正中主位跪坐下来,叫曹昂坐在自己身边旁听。孟小满威望日盛,一听说这少年是曹操的长子,众人自然无人敢有什么异议,更何况曹昂举止谦和沉稳,倒叫众人对曹家的家教又高看了几分。

     郭嘉见孟小满今日竟带曹昂前来,嘴角古怪的扯了一下,但旋即又恢复了平时懒散的模样,再也不朝曹昂多看一眼。

     孟小满却没注意郭嘉的神色,而是先朝陈宫追问道:“这董贼究竟是何时死的?又是怎么死的?”

     “就是今年春天,主公与黄巾交战时的事。此次,乃是司徒王允说服了董卓的假子吕布,晓以大义,吕布幡然醒悟,刺杀了董卓。如今王司徒辅佐天子,正诛除董卓余党,并号召天下英杰前往长安勤王。”陈宫回道。“不知主公有何打算。”

     “此事从何得知,可有书信使者?”孟小满又问道。

     “现有王司徒亲笔檄文在此,主公请看。”听陈宫说完,荀彧方才起身向孟小满呈上书函。“朝廷只派驿卒送信,并无使者。”

     孟小满读罢,忍不住又看向荀彧,赞道:“董卓果以乱终,正如文若当初所料。至于荀司空之事……文若还须节哀才是。如今董贼身死,司空大人也当可瞑目了。”

     原来,荀彧之叔荀爽当初被董卓强征为官,后官至司空,同其他朝廷官员一样随天子迁至长安。因董卓残暴,荀爽曾与侄孙黄门侍郎荀攸,司徒王允、何顒(音勇,二声)等人暗中谋划除掉董卓。谁知何顒暗杀董卓事泄,荀攸被牵连入狱,荀爽本就年迈,焦急忧愤之下,重病身亡。

     “多谢主公挂怀。”听孟小满提起荀爽,荀彧眼神一黯,但随即恢复常态,拱手谦道:“观檄文所书,吕布杀卓,胡轸、徐荣即率部夷灭卓全族老幼,其属下离心如此,可知董贼残暴已极,多行不义,乃自取败亡之道,此非彧所独见。”但他旋即又叹道:“王司徒诛除董贼,功劳不小。然彧观檄文中言,王司徒欲尽诛灭董卓余党,此时却恐非良机。”

     “哦?”一旁陈宫疑道:“除恶务尽,怎非良机?莫非还要姑息牛辅、李傕、郭汜、张济、樊稠一干董贼爪牙不成?”

     “非是姑息,只是此刻不妥。”荀彧摇摇头,轻捋长髯道。“不妥。”

     他有心想就陈宫这主意驳上几句,又恐说得直白,折了陈宫的面子,一时有些犹豫。

     谁知郭嘉坐在一旁,本来方才还一副心不在焉似的模样,听了陈宫的问话,突然嗤笑了一声,顺着荀彧的话继续道:“局势明朗至此,从事大人怎么还不明其意?当今天子麾下无兵少将,王司徒仅一文臣。董卓虽死,其旧部众将却个个手握兵权,率数十万西凉大军陈兵长安城外,震慑京畿三辅之地。如此局势,王司徒欲诛灭董卓旧部,无异于逼众贼立生叛逆之心。届时若众贼攻城,天子危矣。”

     “吕布武勇,天下无双,朝廷得此人辅佐,事情大有转圜亦未可知。想董卓残部之中,应无人是吕布之敌。”陈宫本来就看不上郭嘉一贯的懒散样子,此时见对方又跳出来与自己作对,忍不住瞪了郭嘉一眼,坚持道:“以吾观之,主公欲成大业,当率先尽起兵马,亲自奔赴长安勤王才是。否则若众人发兵,大局已定,恐怕错过良机。”

     荀彧沉吟片刻,摇了摇头,“更不妥。公台应知,主公自领兖州刺史,虽是当时为救万民于水火,之后亦是兖州官员百姓民心所向,但毕竟未得天子任命、朝廷委派。何况如今兖州方定,粮秣不足,此时又如何好叫主公亲自率兵前去长安?”

     孟小满闻言在心里无奈一笑。荀彧一向说话委婉,这次也不例外。可她却明白荀彧这话中的含义:曹操这个奋武将军,是当初袁绍封的,后来的东郡太守,是袁绍表举的。自己现在兖州刺史的位置,说穿了,就是自己率兵打下来的。

     虽说如今她在乱世中总算有了一州之地,但还是算不得名正言顺。相比之下,虽说袁绍的邟乡侯实际上是当初董卓为安抚袁家势力所封,但毕竟也是出自朝廷任命,做起事来就要有底气得多。

     而且,孟小满乍得兖州,又得了青州兵相助,恐怕此刻最是引人忌惮。至少这次袁绍虽因对战公孙瓒没对孟小满领兖州刺史之事有何异议,但也不像是上次孟小满平了黑山贼之后就表她当东郡太守。孟小满虽然一直不曾对谁说过此事,心里却暗暗有一番计较,警醒自己虽说得了一州之地却须得更加谨慎,免得被人捉住把柄,又或是失了冷静,给自己或是曹家惹来什么大麻烦。

     ——不久前死在刘表之手的长沙太守孙坚就是个很好的教训。此人在江东有猛虎之称,骁勇善战的程度,就连董卓也怕他三分。如此豪杰人物,却只因在洛阳救火时偶得了玉玺,张狂过度,最终误入陷阱而死。孙坚死时,其长子孙策只得十七。如此一来,孙家势力已被昔日盟友袁术吞了个干净,昔日一方英雄,最后落得如此惨淡,着实可叹。

     别看现在她孟小满收编了百万黄巾,实力大增。可若她亲自领兵进长安,说不定勤王不成反倒会被人扣上个拥兵自重、蓄意谋逆的罪名,又或是兖州又生内乱——她还没忘记王楷、毛晖还有许多同谋是她素所不知的呢!

     如此考虑,陈宫的想法虽不算错,可此时也未免太过冒进,孟小满并不赞成。不过此刻,她端坐主位,看着手下三位谋士争论并不开口,只冷眼旁观,细心倾听,心里另有一番观人的心得。经由当初寿张之事,孟小满才知手下这三位谋士表面上和和睦睦,其实早已经暗中生了间隙。

     上次,郭嘉和荀彧怀疑兖州官员中有黄巾内奸,陈宫就对此一无所知。虽说此事当初确实是郭嘉二人毫无依据不便声张,但以孟小满看来,陈宫献计献策,也决计不会和郭嘉、荀彧商议,反倒自恃年长,总想与人争个高低,小觑郭荀二人,实在也怪不得他暗中被这二人孤立。

     “主公如何去不得长安,难道我三人之中,竟能有人守不住一个兖州不成?”陈宫浑然不知孟小满心中所想,仍与郭嘉、荀彧争论不休。“此刻出兵,才是良机。”

     “那嘉且问从事大人一句,我兖州之兵,如何能越过冀州或是豫州直入三辅?”郭嘉益发哂道。

     孟小满还能忍耐他们争论,夏侯渊却听得有些不耐起来:“如此说来,这长安,是去得还是去不得?若去不得,此话暂且休提,若要去,奉孝所说为难之事倒也不妨,打过去便是了。”

     被夏侯渊一打岔,陈宫反倒有点难以开口了。他起初本是想说,勤王之事大义所趋,各郡县闻讯理应让道,先说服主公同意出兵再说。但夏侯渊反倒一语道破天机,说得直白:若不靠打过去,当真就能靠大义之名叫众人让路不成?

     “对了,前些日子吾听公台说,兖州因连经兵乱,多地官员空缺。不知诸位可有当用之才举荐?”见众人意见不一,陈宫为难,孟小满终于开口。她索性暂且按下了长安之事,突然换了个话题问道。

     “属下举荐一人,名叫程立。”一旁独善其身许久的万潜终于开口道:“此人乃是兖州东阿人,素有才名,昔日刘公山亦曾欲辟召程立,然其不至,而今主公平定兖州,收降黄巾,立下绝大功业,若主公辟召,程立必至。”

     身为兖州官员,万潜最初是迫于形式,无奈迎曹。直到孟小满带兵平定黄巾后,万潜方才心悦诚服,当真开始为自己的仕途,也为了眼前这位新上司打算起来。

     这程立早年间便因使妙计吓退黄巾、保全家乡东阿扬名,万潜与他同乡,曾向刘岱举荐。可刘岱几次辟召,程立都不愿前来,只在刘岱左右为难时帮他出过主意,俨然隐士之风。万潜恐怕孟小满知道自己昔日向刘岱举荐程立之事,连忙先将这程立说了出来。

     “彧亦闻此人乃贤士,主公当亲笔修书辟召,方显诚意。”荀彧看了一眼万潜,深知其意,遂道:“彧可修书一封,邀公达前来。”公达就是荀攸的字。荀攸年纪比荀彧更长,亦早于荀彧扬名天下,官至黄门侍郎,只是辈分上却低了荀彧一层。

     孟小满虽说是官员空缺,请众人举荐人才,在场众人却有不少人都暗暗猜到孟小满想招揽的人才,恐怕绝非只是能填补空缺的寻常小吏。若是此等官员,何须一州刺史过问,请众人举荐?荀彧特意先将荀攸说出,这下子,不懂的人怕也懂了。

     这次堂上气氛却和刚刚只有荀彧、郭嘉和陈宫三人开口争论不同了。众人七嘴八舌推荐一番,也有几个人共荐一人的,也有人举荐之后便遭到旁人反驳的,一时间好不热闹。只有毕谌犹犹豫豫,似乎不知该不该开口。

     众人争论一番,只程立、满宠、吕虔三人为众皆心服。

     “宫也举一人,乃是东郡孝廉魏种,此人有治世之才,堪为主公驱策。”陈宫听众人争论已毕,方才再度开口道。

     孟小满一一记在心上,而后方看向毕谌:“不知子礼欲荐何人?”

     “属下欲荐之人,恐怕主公见怪。”毕谌忐忑道。

     “但说无妨。”毕谌这样犹豫,孟小满反倒好奇起来。

     “此人姓毛名玠,字孝先,乃是昔日东平太守毛晖的族人,两人实乃远亲。”毕谌道:“此人素有才学,毛晖本欲荐其于主公,谁知被主公查知阴谋处斩不得提起。不知主公……”

     孟小满见毕谌战战兢兢,知道他怕自己因毛晖迁怒毛氏一族。她虽然对这毛玠不敢尽信,但恐怕毕谌以为自己心胸狭窄,不能容人,遂笑答道:“无妨,毛晖之事与毛家其他人无关,既然毛玠乃有才之士,吾亦聘之!”

     “多谢主公!”毕谌与毛玠交情不错,此时听孟小满如此回答,不禁喜出望外。

     孟小满遂亲自写信给程立、满宠、吕虔、毛玠,欲征之为僚属。谁知,这几个人还未到昌邑,朝廷正经的使者却先来了。

     ——朝廷听说刘岱战死,指派了一位新的兖州刺史前来赴任,名唤金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