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六章 落难帝王
    孟小满只以为郭嘉态度冷淡,全因不赞成自己亲身涉险,又见郭嘉随即言止如常,便道是自己多心,遂将此事放在脑后,专心准备前往洛阳之事。

     哪知郭嘉那时岂止是不赞成她亲身涉险,还强行把那等自告奋勇想要和孟小满同去的话也咽回了肚子里。他自察觉心意以来失态已经够多,断不能再自乱阵脚了。

     以孟小满这次的计策来说,虽然冒险,倒并非毫无胜算。高顺擅长练兵,他自降曹军以来,就为孟小满精心训练了三千精锐亲兵,号称虎豹骑,马上步下均是一把好手,较之当初的孟小满等人的陷阵营更加强大。得了这支精兵,在装备上,孟小满也下了血本,三千虎豹骑,人人配上好马,所用也是顶好的钢刀军甲。如此精锐部曲,又由典韦、赵云和高顺统领,就是遇到什么变故,孟小满也足以支撑到酸枣或是颍川同曹军大部队会合。反观郭嘉一介书生,若硬要跟去,不是帮手,转是累赘了。

     至于迎奉天子之事,其实说来也不成问题。只看孟小满为打造虎豹骑下了这么大本钱就可知道,曹军财政其实并不似去岁那般困窘,今年孟小满杀死了张闿,夺回不少本属曹家的金银珠宝。而曹军打到豫州时,王双同他麾下五百兵马的摸金行当也没丢下,竟在豫州挖了当初西汉梁孝王刘武之墓,所获金银珠宝亦不计其数,只是这钱到底来的不大正派,曹军之中知者甚少罢了。

     孟小满又听取荀彧建议,正预备将根基所在从昌邑转至许县,许县地势易守难攻,北临黄河水,西有虎牢关,四通八达,又有险可守。若趁着这个时机将许县重新修缮一番,建造宫殿,倒也非难为之事。

     哪知孟小满想得这样周全,前脚刚走,后脚皇帝圣旨就到了许县。原来皇帝传旨,亲令兖州刺史曹操前去洛阳勤王救驾。只是孟小满率兵来了豫州,天使到昌邑扑了个空,耽搁时日,结果反倒比孟小满晚了一步。

     本来依孟小满想法,大张旗鼓过于惹眼,转不如以小撮精兵护住帝后,将之安顿好之后,再令大军救援文武百官,叫匪人两下里不得兼顾,也免得惹来其他势力觊觎皇帝。

     可如今皇帝下了圣旨,就想不惹人注意都难,像孟小满原先打算的那般意义已经不大。郭嘉同荀彧、程昱等人商议一番,当即决定大肆调派兵马,又知会了酸枣的夏侯惇,准备前去洛阳接应。

     孟小满一行昼夜兼程,这日中午便已赶到了洛阳城外。眼见昔日宏伟的洛阳城墙如今已是一片断壁残垣,更兼其间杂草丛生,几乎与人同高。见到这般惨状,众人心中无不生出悲凉之感,不由放慢了马速缓缓而行。穿过只剩一半的洛阳北城门,忽听有人喝道:“来者何人?见天子车辇还不下马见礼?”

     孟小满吓了一跳,举目四顾,却不见人影。还是高顺最先看到,朝孟小满不着痕迹的使了个眼色。

     原来就在杂草包围之中,还有一处宅邸。说是宅邸,其实也只是和那些废墟相比,看似一间大房,却只有三面有墙,一旁荒草之中,还有一副破破烂烂的明黄车辇,原本所缀的珠帘已经不知去向,只剩几条丝线在空中飘飘荡荡。那车辇旁边,站着个虬髯汉子,方才的喊声就出自他口中。

     “尔等何人?”

     “吾乃兖州刺史曹操,特来勤王救驾,不知你是何人?”

     那汉子本来一脸小心警惕,一听说孟小满是来救驾的,顿时又是急又是喜:“此话当真?”

     “这等大事,如何玩笑?阁下何人?”

     “某乃司隶校尉、大将军韩暹(音仙)!”韩暹挺胸叠肚得意的说完,才想起正事:“你也未免来的太迟,陛下方才叫李傕部下先锋李乐率兵掳走了!”

     孟小满差点被这不知轻重缓急的家伙气个仰倒,但此时也顾不得和这韩暹算账,忙追问道:“那李乐有多少兵马?往哪个方向逃了?走了多久?”

     “向西,有骑兵五千,步兵三千,已经走了一柱香的功夫。”

     “有步兵在,一炷香也走不了多远,儿郎们,随我追!”孟小满翻身上马,撇下韩暹,匆匆打马奔西去了。

     孟小满所料不错,李乐掳走帝后二人,确实没走多远,杨奉率兵拦住李乐去路,正在与其对峙。杨奉同韩暹都是昔日黄巾出身,胸无点墨,这些时日跟着一干公卿听了一肚子文绉绉的字眼儿,却还是总忘不掉做山贼的剪径腔调,反倒弄得不伦不类。

     “且听我杨奉好言相劝,你快快留下天子同皇后娘娘,吾得天子圣旨,已写信给兖州刺史曹孟德,其早晚前来救驾,那曹孟德兵强马壮,麾下猛将无数,你此时后悔,尤为太迟,下马受死,还有一条生路!”

     “可那曹操此时还不知在哪儿呢!”偏偏李乐就没觉出杨奉话中哪里不对,还兀自不屑道。

     孟小满正巧赶到。本来看着双方剑拔弩张的样子还有些担心,可等她打马来到近前,一听这对话,却险些不顾气氛的笑出来,强忍笑意,假作怒容喝了一声:“贼人休要猖獗,曹孟德在此!”

     “想不到说曹操,曹操到。”马车之中的刘协听到动静,顿时喜上眉梢,他虽不知曹军能否击退来犯之敌,但仍强撑脸面,安慰身边皇后道,“皇后不必担忧,既有忠臣前来救驾,想无忧矣。”

     可就算刘协如此说,皇后伏寿还是吓得俏脸雪白,蜷在丈夫身侧,答不出话来。刘协心中暗暗叹息,这一路逃到洛阳,担惊受怕,吃糠咽菜,叫这个贵族出身的年轻皇后早已成了惊弓之鸟,如今怎么还能镇定的下来。

     他一边安抚伏寿,一边从车帘缝隙里向外观望战局。

     李乐乍见孟小满出现,自觉尴尬,一旁有副将张桐振奋精神,主动出阵道:“将军莫慌,且看张桐将那曹孟德拿下!”

     孟小满本不欲闹出偌大动静,可此时两军短兵相接,皇帝就在眼前,若不出战,且显不出她来勤王护驾之心,遂下令赵云出马迎战张桐。

     赵云领命,手提龙胆亮银枪,拍马上前。

     张桐见赵云年轻,又不知他名姓,便没把他放在眼里,见赵云不先抢攻,心中兀自得意,挥舞着大刀便要去砍赵云首级。谁料那照夜玉狮子与赵云已经配合默契,待张桐送上近前,两马错鞍只一合,张桐还未回过神来,已被赵云挑杀于马下。

     张桐之兄*见弟弟惨死,大叫一声,不等李乐发话就冲上前去。*所用的也是□□,起初挟怒气尚可支应一招,谁知第二招才用一半,手中□□已经被远远拨开,赵云接着又出一枪,又将*刺于马下。

     赵云连杀二贼,说来繁复,其实不过数息之间,如此手段,只把李乐一干乌合之众吓得说不出话来。

     天子刘协藏在车中,见赵云这般身手,也看得目眩神迷,佩服不已,心中暗叹:若朕得这等良将辅佐,我大汉何愁不兴?

     那李乐见此情势,心中便已生出退意,也管不得有皇帝皇后的马车了,拨马就想逃跑。

     “贼子哪里跑!”赵云正想追赶,却见杨奉身后先有一员猛将拍马追上,手持开山大斧,双臂挥斧,一斧将李乐劈于马下。这一斧威力甚是惊人,非但把李乐砍做两片,就连李乐那马儿也哀鸣几声,倒地不起。

     “好身手!”赵云见这般手段,不禁喝了一声彩。那汉子憨笑着看了孟小满同赵云一眼,又回到杨奉身后去了。

     孟小满心中赞叹此人武勇,但却不得不先同杨奉见礼,而后方一同保着帝后车驾回转洛阳城中。回到城中,孟小满才知董昭信中所说,非但不假,只怕还要含蓄委婉了几分。

     纵是当初兖州蝗灾最凶之时,兖州的一干文武官员也不至落得这般境地。说是皇帝公卿,实与乞丐流民无异。粮草早已断绝,洛阳又已荒废多时,公卿百官无不亲自四处挖掘野菜草根为食,所住之处,也不过是头顶有瓦片栖身罢了——连皇帝都只能呆在有三面墙的破屋里,其他人还能好到哪里去呢?

     所幸今日李乐一死,其所部兵卒或逃或降,杨奉缴得辎重,方才能够安营扎寨,安顿帝后二人,埋锅造饭,所获粮食,也只够所有人煮一锅稀粥分食,且粗粝无比,几乎难以下咽,纵是帝后公卿,亦无二致。

     待皇帝用过饭,又重新收拾了一番,孟小满这才进营帐正式拜见皇帝。她虽说也算经过大风浪,见过大世面,可见皇帝还真是头一回,为了这,她来洛阳之前,还着实和郭嘉恶补了一番规矩礼数,恐怕有失仪之处惹人怀疑。

     “臣兖州刺史曹操参见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孟小满一进帐,便立刻推金山倒玉柱,撩袍拜匐于地,行叩拜大礼,口中只道有罪:“陛下,臣救驾来迟,累陛下受惊,望乞恕罪!”

     “曹卿快快请起!数年未见,爱卿仍肯领兵来救朕与皇后、百官于危难之中,乃天下少有的忠义之士,何罪之有?”皇帝的声音带着一丝少年人特有的沙哑,语气之平静,一点也不像是一个刚刚九死一生、狼狈逃出性命的人。“卿忠君体国,朕心甚喜,今日一战,有劳爱卿了。”

     孟小满心中暗暗赞叹,这才起身,但仍垂首弯腰,一副恭谨状。“臣向蒙国恩,常思图报,若能为陛下分忧,乃臣之幸,不敢当陛下盛赞。”

     只听上首皇帝又道:“爱卿抬起头来,近前讲话,不必多礼。”

     孟小满听了这话,才敢抬起头来,未料正与皇帝视线相对,一时间将这位九五之尊看了个饱。

     当今天子刘协此时年方十五岁,实在还是个半大的孩子。但他活到如今,境遇之颠沛坎坷,只怕自古至今的帝王都难有人可与之相比,这也就注定他的个性和一般少年截然不同。

     他脸色枯黄,直与饥民相仿,眼神中的紧张不安显而易见,看到孟小满时还有几分怀疑。可他的表情却掩饰得那样好,脸上竟还带着一丝从容的笑。身上的龙袍已经相当破旧,许多地方都能看出缝补的痕迹,看上去比孟小满身上的布袍还要寒碜,但他却依然举止坦然,却丝毫不见有半分局促之意。

     孟小满接触过的少年无数,却没一个能像眼前这个少年一般,带着与年龄不符的世故和老成,还从骨子里就养成了一种居高临下的威仪。

     自幼家破人亡,跟在师父身边长大,孟小满于汉室并无多少忠诚敬畏之心。可见了刘协的气度,仍能令她从心里生出一丝赞叹,仿佛这人天生就该在万人之上,接受众人的跪拜。这倒不是说孟小满怕了刘协这么个半大少年,只是以孟小满所知刘协这些年的经历来看,没被吓得养成一副动辄战战兢兢的性子已经十分难得,还能保持这样的风度,不能不让孟小满为之赞叹。

     难怪王允、杨彪等人都对这小皇帝忠心耿耿,对他将来能中兴汉室寄予厚望。孟小满毫不怀疑,如果五年前,换做现在这般年纪的刘协,说不定董卓根本没机会挟持他离开洛阳,也许很多事情都不至于演变到今时今日这种局面。

     只不过事情不能假设。这孩子小小年纪,又身为九五之尊,却吃了恁多苦头,也未免太让人心疼了。

     孟小满在观察刘协,刘协又何尝不在打量孟小满。

     刘协对曹操是闻名已久,而且印象极好。否则他也不会痛快的答应杨奉,找曹操前来勤王。

     他当初在董卓主张下初登大宝时其实已经见过真正的曹操,只是那时候曹操官职低微,根本没机会皇帝和近距离接触,刘协也早已没有什么印象。但后来曹操刺杀董卓未遂的事情,王允却曾在董卓死后向他提起过。至于诸侯酸枣会盟时只有曹操一人追击董卓,刘协也有耳闻。

     刘协年纪虽小,但自幼长于深宫,深知谨言慎行之道。李傕、郭汜等人因他年幼,对他并不十分防备,又有杨彪等一干汉室旧臣对其忠心耿耿,故此消息尚算灵通。

     当初得知这些消息的时候,刘协还着实可惜了一阵。若是曹操成功,自己何至于被挟至长安受苦?当年记忆中金碧辉煌的洛阳,又怎么会落得现在这般断壁残垣的惨状?

     不过就算知道这些消息,历经风波,刘协也不敢太过相信孟小满,只怕她和那李傕等人一样,视皇帝如无物。如今见到孟小满对自己恭敬有加,刘协心中多少松了口气,找回几分做皇帝的派头,语气也亲昵了几分,“爱卿远路而来,一路上辛苦了。不知爱卿此番前来,率多少兵马?”

     “为尽快赶到洛阳,现只有精骑兵三千。”

     听到这个答案,刘协的眉头不禁蹙了起来。李傕、郭汜的追兵将至,只靠三千骑兵,恐怕不是长久之计,更别说重建洛阳城了……看来,曹操带三千骑兵来,压根不是为了重新建城、守城,那他究竟有什么打算?他脸上笑意淡了几分,仿佛十分随意似的问道:“那爱卿可是因得杨奉将军书信,故而匆匆前来?”

     刘协对孟小满的印象虽然不错,但他多经波折,纵然孟小满白天才刚救他于危机之时,他也不敢尽信,加上兵马之事引得刘协起疑,故意以言语试探。

     孟小满一怔,旋即沉声恭敬答道:“非也,操因奉天子召令,前来勤王护驾。适才与杨将军会面,才知陛下又特下旨召臣前来,想是路上走岔了,至于杨奉将军书信,却没见到。”

     她嘴上说的恭敬,心中却有些不悦,方才的赞叹也一瞬间冷了大半。刘协话中分明设下了圈套,倘若她一时应下这话,她这救驾之举,就从受皇命而来变了味道。无论是受杨奉所招募,还是将皇命当做杨奉书信,都是一桩罪名。这孩子小小年纪,怎么就有这种心思?

     刘协却没察觉孟小满的心情变化,见孟小满仍然举止有礼,心里渐渐又踏实下来,旁敲侧击问起了赵云之事。

     孟小满受曹操影响不小,此时想想曹操效忠的天子就是这般模样,不禁有些说不出的灰心。等听到天子问起赵云,她心中烦闷之意更增几分。

     好容易勉强应付完了天子,又允诺曹军还将有数万兵马前来保驾,孟小满才终于寻得时机,告退而去。她离了天子营帐,没走几步,突然听到一旁有人招呼自己:“前面的这位大人,可是兖州曹孟德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