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一章 信任的小船说翻就翻
    楚瑾一直在跟花静漪煲电话嘛,所以也就没有注意到洛云熙那有一丝愤恨的小眼神。

     林轻风坐在楚瑾的旁边,自然也知道楚瑾在给谁讲电话,无意中撇见洛云熙那眼神,挑挑眉,YY了起来。

     也不知道在手术室门前等了多久,手术室门上的那个灯忽的就熄灭了,荣老大被推了出来,众人都上去看。

     只见荣老大双眼紧闭着,依旧没有醒的样子,楚瑾看到这样的荣老大心里有许多的愧疚,要不是自己,昨天晚上荣老大也不会吃那么多垃圾食品,导致今天在身上动刀子了。

     “医生,他什么时候可以醒来。”看到医生,楚瑾迫不及待的问道。

     “几个小时后就会醒吧,病人病情已经控制住了,只需要静养几天就可以好了。”医生道。

     “谢谢医生。”楚瑾有礼貌的给医生道了谢。

     回到病房,洛云熙已经提前有事情走了,病房里面就只剩下荣老大和林轻风了。

     见她进来,林轻风从病床旁边的椅子上起身,对着楚瑾道:“嫂子,老大就拜托你了,我还要回心脏科去看我的病人,我就先走了啊!”

     咦?怎么一个两个的都在心脏科?米雅也在心脏科,林轻风也在心脏科,这事情真巧啊。

     快到中午的时候荣老大才悠悠转醒。

     慢慢睁开眼睛,看着天花板上一片白色,然后左看看右看看,怎么都是一片白色。

     难道他在天堂?

     一个不切实际的想法冲入荣老大的脑海中。如果这里真的是天堂的话,那他的死相一定很惨,好像还没听说过有人喝啤酒撸串死的。

     正想入非非的时候,病房的门开了,楚瑾提着在医院附近买的粥和面条进来,看到荣老大已经醒了,而且准备起身做起来。

     她连忙跑了过去,把病床摇了起来,没想到荣老大一开口就是胡话。

     “阿瑾,我还以为我死了。”荣老大看到楚瑾进来的时候,就知道自己现在是在医院了,勾了勾嘴角道。

     “说什么胡话呢,你死了还能看见我?”楚瑾瞪了他一样。

     “也是,我怎么跑到医院来了?”荣老大疑惑地问道,他最讨厌的就是医院那一股消毒水的味道,可能是因为小时候来医院来多了的缘故,他对医院是有一个怨恨的感情。

     “你啊,昨晚喝个啤酒都能喝醉,然后今天早上我是在厕所发现你的。送到医院来的时候,医生说你是急性阑尾炎,所以就做了个小手术。”楚瑾简略的说了一下。

     “啊?那我那一副惨样你也见到了?阿瑾,你要对我负责!”荣老大对早上发生的事情依稀还是记得的,他记得他早上吐了,然后就昏迷在了楚瑾的怀抱中。

     楚瑾眼皮跳了跳,什么叫她要对他负责?她又没对他做什么,一没看光他,二没强、歼他,不就是看到他那副挫样吗。

     “……”楚瑾无言以对。

     荣老大见楚瑾没有回话,眼睛看到了楚瑾手中提的东西,便问道:“那是什么?”

     “给你买的粥和面条。”楚瑾扬了扬手中的东西。

     她把病人专用的小餐桌拿到病床上隔着,然后把买的粥和面条放在上面,示意荣老大吃。

     “呸呸。”荣老大吃了一口面条就吃不下去了,嗷嗷的叫嚣道:“阿瑾,你在哪买的面条啊,是不是买上当了,怎么感觉像没放油似的,这么淡,而且为什么没有肉吃!”

     楚瑾斜了他一眼,“你现在只能吃面条和粥,你得的是急性阑尾炎不能吃油腻的东西。”

     “好吧,我吃不下这么多,要不阿瑾你把这碗粥喝了,咱不能浪费是不是?”荣老大皱着脸,似乎很不情愿的吃着面条,再看看旁边还有一碗白粥就更加吃不进去了。

     “吃不下就放着吧,晚上再给你热热吃。”楚瑾刚刚已经在外面吃了的,现在叫她喝她也喝不进去啊。

     “阿瑾,你这是赤luo裸的虐待病人啊!”荣老大用他那控诉的小眼神看着楚瑾,转念一想,又问道:“阿瑾,你吃了饭的啊!”

     “是啊,我在我吃的那家店给你带来的。”楚瑾回道。

     “好吧。”荣老大只好戳了戳碗中的面条,心不甘情不愿的吃下了那晚几乎是放了一点点油水的白面条。

     其实这也不能怪这家饭店了,他们家的面条明明做的蛮好吃的,而且白粥是饭店里面免费送的。但是医生告诉楚瑾急性阑尾炎病人在修养期间只能吃很淡的食物,比如说粥和面条。

     结果医院附近的一家餐厅中午迎来了这样的一位客人。

     “老板,一碗蛋炒饭,一碗白粥,一碗面条。”楚瑾在收银台那点着餐。

     “小姐,我们店里的白粥是免费的,在那里自己盛就可以了,面条你是要哪一种?”老板有些疑惑地问道。

     “白面条你们这里有吗,就是不加任何东西,放点油就可以了。”楚瑾依照医生的嘱咐对老板道。

     然后在店家怪异的眼剩下,楚瑾付了钱,然后将一碗白粥和一碗面条带到了荣老大的病房。

     *

     这两天一直是楚瑾在医院陪着荣老大,因为荣老大住的病房是豪华间,所以病房旁有一个休息室,然后楚瑾晚上在里面睡是没问题的。

     第一天,中午吃面条,晚上和白粥吃面条。

     第二天,早上喝白粥,中午吃面条,晚上……

     荣老大实在受不了了,第一天喝白粥吃面条,他忍忍吧就过去了,第二天还是这样的生活,让他这种习惯大鱼大肉的人吃小清淡而且一吃就是好几顿就实在让他受不了了。

     第二天下午的时候,阳光直直的早射在了荣老大的病房里,让整个病房都蒙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芒。

     楚瑾真细心的削着苹果,荣老大以为楚瑾是削给自己吃的,毕竟自己已经吃了好几顿白粥面条了,以为是楚瑾良心发现,终于不虐待他了。

     结果……

     当苹果的整圈皮落到垃圾桶时,荣老大已经伸出手准备好接苹果的时候,楚瑾已经把削好的苹果往自己嘴中送去。

     荣老大顿时就石化了……

     说好的良心发现呢!说好的不虐待呢!信任的小船说翻就翻!

     五点多的时候,楚瑾再次走出病房,去给荣老大买白粥面条的时候,荣老大已经抄起了手机迅速的给林轻风打了一个电话。

     “喂,老大!”林轻风这两天也听说了荣老大吃面条喝白粥的事情,接到荣老大的电话的时候,说出来的声音有一丝闷笑。

     “林轻风,跟我的主治医生说,对楚瑾说我的病已经养好了,不用在吃清淡的食物了,可以吃油腻的食物,但是还要留在医院继续观察几天,不说的话后果自负。”荣老大在电话一旁冷冰冰的说到,末了,又加上一句,“给我在金色港湾订一份西餐来。”

     说完就挂了,但是并没有让林轻风嘴边的笑容淡去。

     他越来越佩服嫂子了,能让荣老大这让气急败坏。

     果然,当楚瑾提着白粥面条来到医院的时候,荣爵琛的主治医生将她拦住了,对她道:“楚小姐,荣先生的病情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可以给他吃油腻的食物了,天天吃这些粗粮也不好,要荤素搭配才能好的快。”

     “好的,医生。”楚瑾应到。

     *

     进了荣老大的病房后,荣老大看到楚瑾手里依旧提着白粥和面条,有些哀怨地看着她。

     “又吃这些啊!”

     “嗯,今晚这一顿吃了就没了,明天你住院最后一天,我给你做饭吧。”楚瑾淡淡点头道,想着虐待了荣老大两天了,明天给荣老大做三顿饭也不是不可以,她听米雅说林轻风的办公室有小灶。

     “真的呀?”荣老大听到楚瑾要给他做饭吃,兴趣立即就来了,两眼发光的看着楚瑾。

     “我骗你做什么,快吃了。”楚瑾把她买的东西摆在了荣老大的小餐桌上。

     这时,房门被打开了,一个外卖员提着一个大保温箱进来了。

     “请问是荣先生吗?”外卖员把保温箱放在了病房里的茶几上,问道。

     “是的,你是?”荣爵琛装作很疑惑的样子,心里却忍不住窃喜,林轻风办事依旧那么迅速。

     “不是你订的餐吗?”外卖员被荣老大弄疑惑了。

     楚瑾带着审视的目光在荣老大和外卖员的身上晃来晃去。

     “可能是我朋友帮忙订的吧,你放在那就好!”荣老大连忙说着,想着外卖员快点走。

     “这是怎么回事?”外卖员走后,楚瑾看着茶几上色香俱全的牛排、咖啡、各色小吃还有水果沙拉问着荣老大。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