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又见红楼034
    好舍不得孩子,为什么老天爷那么不公平呢?我和宝玉好不容易有了这个骨肉,唉!可是仔细想我要是生下孩子我和宝玉迟早是要发现的,而且已经有人在怀疑我们了,祺嫔的事情我到现在还有些后怕啊!

     安公公说明天皇上又要过来看我,本来就挺不舒服的,竟然还要去伺候皇上,而且我也不想让皇上知道我的胎像不稳。

     夜晚待宫人都散去各自回去休息后,只剩下紫娟一个人还坐在我床边陪着我,外面下雨了,竟然还打雷了!

     “轰隆隆!轰……”雷声大得很!

     “紫娟,外面打那么大的雷,你就先回去休息吧?”

     “娘娘,奴婢知道您最害怕雷声,这个时候奴婢怎么能走呢?”

     难得紫娟有这份心。

     “紫娟,你说宝玉如果知道我和他的孩子没了他会怎么样?”我问道。

     “不能告诉他,按照他的性格说不定还会偷偷把娘娘带走,万一被人发现可是满门抄斩的死罪啊!”

     听她一言,我这心里倒更难受了!

     坐在床边,呆呆地,此时的我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听天由命吧!

     “不好了,华妃娘娘,皇……上请您和熹贵妃去安嫔娘娘的宫里去……去一趟!”安公公急急忙忙从永寿宫跑过来,说话都断断续续的。

     “慌慌张张地成何体统,有什么事就快说!”我不耐烦地回答。

     “皇上今晚临幸了安嫔娘娘,结果导致安嫔娘娘小产了。”

     “是吗?”熹姐姐竟然还没有休息,她疑惑地看着安公公问道:“果然如此,看来本宫待在永寿宫还能躲过这一劫,好了,我们就都过去看看安嫔吧?”

     说完又转身看向我和紫娟。

     “姐姐所言极是,安嫔与我们总归是姐妹一场,出了事总该去探望。”

     这个皇后想把安嫔肚子里保不住的孩子嫁祸给熹姐姐,还好姐姐聪明早就发觉了,还真受不了皇后的阴险毒辣,一面让安嫔怀上孩子,一面又设计让安嫔生不下孩子,恶毒至极。

     我们到安嫔房里的时候,一直听到她在那里不停地喊痛,我竟然看到宝玉也进来了,奇怪了,他怎么可以进来呢?还挺闹心的,她是自作自受,活该,还帮安嫔治什么病,死了得了!

     “姐姐,宝玉怎么也会在这里啊?”

     我好奇地问熹姐姐,她的消息最灵通,什么都知道。

     “你还不明白吗?他为了你啊都拜温太医为师了呢!他现在是温太医的弟子了,而且学得也非常快!”

     “是吗?”

     “别说了,皇上皇后都在,说话要小心点。”

     皇上却一直低着头不说话,就算说话也都是自责的话,什么都是朕不对啊,上天要惩罚朕啊什么的,听了就心烦。

     宝玉和温太医就不应该给安嫔看病,典型的卖友求荣的贱人!

     皇上要自责也自责完了,我们也各自回宫了。

     第二天安嫔就被禁足了,她在熹姐姐药膏里放麝香的事情已经被揭发了,安嫔罪有应得,如今皇上每天都命人掌她的嘴呢!好不痛快!

     “呜……”又是一阵恶心,想吐!

     “娘娘您没事吧?”紫娟关切地问道。

     我说:“没事,看来本宫真的不能再等下去了!”

     “娘娘,贾侍郎带到了。”也过不了多久紫鹃就带宝玉过来了,我看着他似乎比往日更憔悴了几分,想必上回的事情他至今仍然心有余悸吧!心上的人儿眼瞧着就站在面前,而我却不能与他亲近,每回见面都是那么陌生,因为我只能把他当作陌路的人。

     宝玉硬是看着我愣愣地呆了半晌才开始发话道:“娘娘,参见华妃娘娘!”

     “大人客气了。”他的额头上两弯眉高高耸起,紧紧相蹙着,他依然是那么俊秀,桃花红润的脸蛋,精致的鼻子,薄薄的淡唇,呼吸间是那样急促,而我却也能感觉得到他的心脏一直在不停地跳动。

     他低头便是好一阵子沉默,为了我,他进了宫,也是为了我,他学了医术,他对我是如此地好,而我过去竟是如此地不懂得珍惜他。

     “小主,就让贾大人为您请脉吧!”紫鹃似乎看懂了什么,突然这一片寂静的宫殿被她的声音掩盖了。

     “好,那就要贾大人为本宫号脉。”

     我后悔,我自责,过去没有好好待他,真想这样一直看着他,谁也不管了,不理了,直到一起老死。

     我缓缓地坐下,伸出了一只手。

     “小主,这……。”

     “既然知道了那就不必说出来了。”我略微抬起一只手暗示他不要再说话。

     他似乎还有点兴奋,嘴角微微扬起了笑意。天啊,这个傻逼,孩子是他自己的现在还不明白,看到他这个样子我打心底就气恼。

     “贾大人可有什么灵丹妙药可保住我这个孩子啊?”我就故意气他。

     “此事,微臣也无能为力。”他到现在还不懂,榆林脑袋。

     “出去!”要你过来又有何用?本来只希望你过来看我一眼,却不想他却还是如此可气可恼。

     “砰砰……”桌子上的茶具已通通被我砸碎在地上,声音响亮。

     “小主,苦了小主了,贾大人他不知情而已,奴婢知道小主心里苦,小主可千万别气坏了身子,这样的话那帮小人不就没人能治了吗?”

     也只有紫鹃心疼我。

     “啊…”我看到紫鹃的手割破了,鲜红的血液一直不停地往指间流淌着,我的意识这才反应了过来。

     “紫鹃,你怎么样了?”我有些心痛了,都是因为我,如果我不砸碎茶具紫鹃又怎么会因为我而割破手指呢?

     “小主,奴婢没事的,小主您就别气了。”她低低的声音说着,焦虑的眼神望着我。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关心我,你怎么不关心关心自己呢?”我下意识地从房间的抽屉里找到平日里放着的金创药,还有我平时发明的创可贴和一些药膏。

     “紫鹃,都怪我。”看到她这样,我的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了,“别再说话了,你就好好坐着,什么都不要再为我操心了好吗?”

     “小主,是奴婢给您添麻烦了!”她又对着我笑了起来,“小主,现在心情可好多了?不气了吧?”

     “你啊,总是要拿我寻开心,谁让你那么让我在乎呢!”

     “你们这主仆俩在做什么呢?”一片欢声笑语荡漾在这永寿宫,熹姐姐看见竟也来凑这份热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