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月圆之夜
    第二章月圆之夜

     凌雪儿看着夙牧迟疑的模样,身旁的老妪早就有些不耐烦,她们放下身段,甚至将辟谷丸这等下品丹药相赠,可这少年依然没有一点妥协的意思。

     夙牧很清楚自己身体的隐疾,经脉不能够流通幻气也是这个隐疾导致,父亲走之前曾告诉过他,苦等三天之后,如果还没有等到他回来,在夙牧二十岁前一定会赶回来,二十岁对于夙牧来说是一道劫,生死之劫,他心里何尝又不清楚每次父亲用雄厚的幻气滋养他体内经脉,只为保留那体内一丝稀疏的幻气,不让它流逝。

     “夙牧哥哥跟我回帝都吧,我想我爹可能有天地荒源果的下落!”凌雪这一句话,无疑抛出来一颗重磅炸弹,险些让一直冷静的夙牧乱了阵脚。

     夙牧沉默不语,但心里早就已经泛起来惊涛骇浪,他看着眼前冰雪聪明的女孩,只觉得自己得脊背发寒,这年龄和他相差不大的女孩,在人畜无害的面孔下,到底是何居心他很清楚。

     秋风瑟瑟,几个人互相对视一言不发,只是下一刻,老妪的耐心像是用尽了,她身影一纵悄无声息的来到夙牧身边,还没等夙牧做出反应就用布满枯纹的手掌,在他脖子上轻轻一拍,夙牧只觉得眼前一黑,便失去了知觉。

     当夙牧在次睁开眼的时候,全身上下全被玄铁锁链锁住动弹不得。黑色的眸子闪过一丝寒芒,在次同凌雪儿相见没有想到会是这种下场。

     “你醒了,对不起夙牧哥哥,雪儿也是迫不得已,父命难违。”凌雪儿低着头很是委屈的说道。

     “呵呵,不用假惺惺的在我面前,有什么话就直说吧,我虽然是个废人,但还没有蠢到那种地步。”夙牧冷哼一声。坚毅的眼眸看着眼前的少女,同一年之前两个人相识的时候判若两人,那时候的凌雪儿天真烂漫,而现在浑身散发着让人为之胆寒的气息,让人很难想象这只是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孩。

     夙牧沉默不语,仔细打量着自己身处得这座牢笼,四周全是黑色铁霖石铸成的墙面,坚不可摧,甚至于缝隙之间的距离连一根银针都无法刺进。

     “我的乖侄儿,这种滋味可好?”当着突兀得声音陡然响起时,夙牧面色凝重的看着,凌雪儿的身边不知何时闪现出来一道魁梧的人影,紫色华服加身,相貌儒雅,手里把玩这一把青色的羽扇,这种怪异的装扮,让原本就凝重的氛围,无形中增加了一丝恐怖,凌飞云凌厉的眸子如同鹰眼一般看着夙牧,嘴角微微翘起狞笑着。

     “凌叔父远道而来是客,不管怎么说我都算是客人吗,只是凌叔父的待客之道,让夙牧有些失望啊。”夙牧淡淡的一番话。让凌飞云有些异样的看着眼前,对于他来说连蝼蚁都算不上的少年。

     即使身上沉重的玄铁锁链很大程度束缚了夙牧的行动,他还是咬牙站了起来。

     “交出来天地乾坤心,叔父可以念你年少无知,同你父亲是旧识的份上饶你一命。”夙牧黑色的瞳孔陡然一缩,心里咯噔一下,天地乾坤心乃是他父亲留给他续命的神源。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夙牧装楞,一脸无辜。

     凌风云把玩着手中的青色羽扇,神色没有一丝波动看着夙牧,只是将青色羽扇轻轻一扇,顿时一道青色的长芒就刺进夙牧的体内。

     嗤嗤!

     肉眼可见的血肉疙瘩在夙牧身上陡然生出,只不过片刻后一道从夙牧眉心处浮现的金色光芒将这些肉疙瘩抚平,而之前那一道青色羽扇发出的长芒也被夙牧逼出体外,溃散成无数光点。

     “果然是这里!天眼神通,我还是小看你了。”凌飞云脸上涌现出一抹骇人的神色,随后夙牧身上的玄铁锁链一节节崩裂,而夙牧对于身上的变化很是不解。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整个人就被一道极其雄浑的幻气包裹,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整个人已经身处一个青色古朴的祭坛旁边,周围也多了很五道身穿黑袍的身影,而将他带来祭坛的凌飞云同那五道身影围绕着祭坛,口中念念有词吟诵着很是晦涩的咒文。

     夙牧不解,仔细打量着周围,愕然发现自己居然身处在这座青色古朴四周已经有些残破的祭坛中心,而他下意识想挪动一下手臂都变得十分困难,冥冥中像是有来自这残破祭坛的力量克制着他的动作。

     他抬头看着眼前诡异的一幕,这是一片被黑暗笼罩的地域,随着六个人吟诵声音戛然而止,这片地域愈发的让夙牧觉得恐怖起来,一道道绿色的条纹从祭坛上浮现,爬满了夙牧的身体,凌飞云看着眼前的一幕虔诚的跪倒在祭坛边,“主人你要的天地乾坤心,就在这少年的体内,我等无能,只能够将主人唤醒。”

     等待许久之后祭坛丝毫没有动静,这让凌飞云很是诧异,苦等无果后其余五道身影渐渐地回归祭坛之中,到这个时候夙牧才猛然发现先前那五道人影居然只是灵魂体,心里顿时泛起来惊涛骇浪。

     “小子不得不说你运气很好。暂时先让你多活几天。”凌飞云有些狰狞的望着夙牧,原本身上还算儒雅的气息被一股极其邪恶的气息取代,那种感觉让夙牧不寒而栗。眼前的叔父同一年之前得那个人相比,根本就不是一个人,像是被什么东西取代一样。

     夙牧孱弱的身躯在祭坛里缓缓的站了起来,而那些爬满他身上的绿色条纹也随着五道灵魂体的消失,也变得暗淡了许多,并未完全消失,在夙牧的皮肤上留下来浅浅的印痕。

     怔怔的看了一眼祭坛之后,夙牧恍惚间有些熟悉的感觉在心里涌现,只不过仅仅刹那就断了。

     不过夙牧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丹田似乎颤抖一下,像是被什么东西填满,只不过他用体内那一丝残留的幻气试图接近丹田时,却被什么东西硬生生斩断。

     凌飞云神色有些呆滞,他不知道为什么祭坛会在他召唤之下没有一丝反应,甚至于祭坛的道文都浮现出来后,也没有半点动静,来不及多想便以最快的速度离开这座祭坛的周围,他深知五道灵魂体回归祭坛本源之后,这片区域会崩塌碎裂,那种恐怖如斯的力量,即使强大如他也无法承受,也会在顷刻间化为飞灰。

     在凌飞云转身离去后不久,那座祭坛并没有消失,远处的地域也没有崩塌,只是一道血色的身影缓缓的从祭坛中浮现,血红的眸子凝视着凌飞云离去的背影,充满了凝重。

     ……

     阴暗潮湿的地下牢狱。让夙牧本就是孱弱的身躯更加的脆弱,他心里很是平静没有一丝波澜,连他自己觉得害怕,那种没有感觉的害怕,说明已经对于死亡麻木,夙牧知晓从小到大自己就属于命运多舛得那一类人,父亲对他虽然呵护有加,常常用雄浑的幻气给他滋养丹田,保留经脉仅存的一丝幻气。

     他试着用丹田里仅存的那一丝幻气在自己体内流转,他却无法触摸,那股气息很强劲,将他隔绝开了,夙牧有些不解。

     体内的这一丝幻气,是他心里最大的希望,却不能够驱动丝毫,不知道在黑暗中独处了多长时间,夙牧黑色的眸子有些倦意,他抬起头看着远处的一道青色的灯光,很是遥远却让他感受到了光明。

     两名老妪居高临下审视着夙牧,那眼神如同看待蝼蚁一般,苍老的脸上涌出一抹讥讽,像是在谈笑这个少年的悲催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