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血魔毒针
    第六章血魔毒针

     看着李寒空一脸颓然的模样,夙牧抬着头看着天,算了算时间,跟父亲约定的期限已经到了,短短几天时间,经历了太多生与死,多次和死亡擦肩,夙牧只觉得像是做了一场梦一样,梦中的场景太过于可怕,太过于真实,只是他心里清楚,那不是梦是活生生的现实,天真无邪的凌雪儿,居然喜欢喝血腥玛丽,每每想到之前看到的那一幕,即使夙牧不曾进食,也觉得胃里翻涌难受。

     夙牧没有注意自己胸前的那块虎型坠,现在已经完全变了颜色,原本古朴的色泽被一种近乎猩红的血色取代。

     “唔…”

     夙牧低声吼了一声,学着李寒空的模样双脚猛的朝着地上一跺,淡黄色的幻气一缕缕盘绕在他身体周围,只是片刻后夙牧就耗尽体内仅存一丝幻气,虚弱的坐在地上。

     “小子,屏气凝神,用心去感受天地间流通的幻气,你已经具备一个武者最基本得凝气了。按我说的做,找到命泉穴试试用最大的力量冲击它。”

     夙牧一怔随后运转体内那仅存的一丝幻气,按照李寒空的指点,一点点的击打着自己的命泉穴,每一次击打都伴随着刻骨铭心的痛苦。在冲击三次命泉穴后,原本就虚弱的夙牧,耗尽了最后的力量,一下子瘫坐在地上,大口喘息着。

     多次击打无果后,夙牧刚刚燃起来的斗志,如同被人从头到尾浇了一盆冰水一样,瞬间消散。

     “别急一步步来,路要一步步走,饭要一口口吃,你天生一条经脉,而且是一条主脉,虽然你经脉闭塞,从刚才来看也不去完全闭塞,至少能够运转一些幻气,从你身体情况来看,你一定有着不小的机缘,至少以我的实力还无法用幻气温养你的经脉。”李寒空头头是道的分析,让夙牧倍感诧异。

     “李大哥你?”夙牧刚开口问,李寒空就装作醉熏熏的模样,在篝火旁边昏昏欲睡。

     两个时辰后,当东方天际泛起来鱼肚白,夙牧伸了伸懒腰,揉了揉眼睛,有些呆滞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幕。

     李寒空面目狰狞,脸上一道道青筋猛的凸起,盘坐在地上,整个人像是承受了巨大的痛苦,他双掌合拢,体内雄浑的幻气爆射而出,他的脸一会白一会黑阴晴不定,随后一根散发着寒气的银针从他胸口慢慢浮现。

     “噗嗤!”李寒空一口逆血喷涌而出,黑色的淤血在地上格外的显眼,只是胸前得那根银针还没有完全逼出,可以看出逼出这根银针,李寒空承受了多大的痛苦。

     “血魔毒针,柳岩你当真是好手段呢!”李寒空猛的站起来,一把抹去了嘴角残留的血迹,喝了一口酒葫芦里的酒,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把锋利的小刀。

     慢慢朝着自己胸前那枚血魔毒针的地方割去,汗水同血水夹杂在一块,浸湿了李寒空残破的道袍,他牙齿紧咬一点点的用小刀割着自己胸膛被血魔毒针,侵蚀已经溃烂的肉,当血魔毒针露出头的时候,李寒空手里的那把锋利小刀,在触碰到血魔毒针的顷刻间化为飞灰。

     血魔毒针霸道至极,李寒空远远的低估了它的毒性,巨大的痛苦不得不让李寒空停下了动作,旋即将自己伤口周围的穴道封住,看着已经溃烂的伤口,依旧肆虐在自己体内的血魔毒,李寒空的脸色阴沉到了极点。

     “李大哥你没事啊!”见李寒空脸色苍白无力,整个人如同脱力了一般,夙牧小心上前用自己瘦弱的身躯搀扶着李寒空。

     “没事一点小伤,死不了人的!”李寒空嘿嘿笑着,不过脸上的皮肤却在不停地颤抖着,说着拿起来酒葫芦,将酒葫芦里的酒一饮而尽。

     “小子你离我远一点,越远越好!我要把这枚血魔毒针用幻气从我身体里逼出来!”李寒空枯败的脸上涌出一抹决然之色,虽然他很清楚这样做会让他损失近三分之一的实力,但是为了报仇为了活下去,只能够这么做。

     夙牧听从李寒空的安排,后退了百米之后,远远的看着如同磐石一样站立的李寒空,不知怎的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丝画面,像极了眼前的一幕。

     幽黑色的幻气陡然从李寒空体内爆发而来,而他上身的已经破碎不堪的道袍。在幻气爆发的刹那化为一块块碎布,李寒空望着自己胸前已经溃烂的部位,殷实流畅的肌肉线条已经被一道道狰狞的青筋取代,他牙齿猛的一咬,旋即全身凝结的幻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朝着血魔毒针在部位凝聚。

     豆大的汗珠从李寒空脸上滑落,他顾不得擦拭,紧张的看着自己孤注一掷带来的效果。

     “嗤嗤!”雾腾腾的白烟从李寒空周围释放着,而原本已经露出一点头的血魔毒针,在李寒空雄厚的幻气逼引下,一点点的从伤口处移动着。

     “啊…”

     李寒空痛苦的叫声回荡在这片区域,那凄厉的叫声让在远处的夙牧都不由得头皮发麻,约摸半个时辰后,李寒空停止了动作。祛除体内的血魔毒,耗尽了李寒空体内所有的幻气,巨大的虚弱感于疼痛交织着,那种感觉让李寒空觉得自己的身体报废了一般。没有一点知觉变得麻木不仁。

     夙牧慢慢的上前,看着面色苍白的李寒空,想要把他从地上扶起,却发现自己力气小的可怜,根本无法移动李寒空半分。

     “李大哥你没事吧!”李寒空强忍着体内的虚弱,艰难的挤出一个笑脸回应道“小子你放心,你李大哥命硬的狠一时半会儿死不了,就算死了阎王不敢来取走我的魂魄。就算收了,你信不信你李大哥在那阴曹地府也敢将那阎王老儿的胡子拔下来几根。”李寒空嘿嘿的笑着,夙牧看着眼前奄奄一息的李寒空强颜欢笑的样子,心里说不出的难受。

     “李大哥我这里还有一枚辟谷丹你先服下。”夙牧从腰间取下来一枚红色的丹药放进李寒空口中,李寒空有些愣神,不过他没有拒绝,旋即将辟谷丹吞咽下去,过了几个时辰后,才在夙牧的搀扶下盘坐在地上,修复着破损的经脉。